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全史 > 三战三捷回宁冈-根据地的恢复与巩固

三战三捷回宁冈-根据地的恢复与巩固

2018-08-02
02 2018-08

11:07

    8月下旬至9月初,红四军主力在毛泽东、朱德率领下,绕道崇义、上犹,一路游击,于9月8日回到根据地遂川黄坳。此时,欣闻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军中人人欢天喜地。

    然而,“我军经崇义、上犹、遂川,到井冈山之际,赣西独立第七师刘士毅部欺我败残,以五营追我至遂川”。

    毛泽东、朱德、陈毅决定教训一下这个刘士毅,一来为井冈父老乡亲献上一份“回归礼”,二来王尔琢血洗冤仇。根据刘士毅部退出县城,驻守城郊,派出小股部队与我纠缠,意欲把红军诱入圈套的情况,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商定:来个“将计就计”。

    9月12日,红军部队运动到遂川堆子前。朱德向红二十八团、三十一团三营及赶来参战的遂川县赤卫大队部署了战斗分工:二十八团和遂川县赤卫大队一分队打前锋,直接进城,突破敌人伏击圈,然后杀个“回马枪”;三十一团三营和赤卫大队二分队作为后续部队,晚两小时出发,出其不意,攻敌之后,形成南北夹击之势;炊事后勤人员带上全部行装工具,紧随二十八团,迷惑敌人。

    战士们听说打仗了,情绪为之高涨。听了朱军长的部署,顿觉信心百倍。

    13日清晨,朱德率红二十八团、遂川赤卫大队一分队、后勤炊事人员,大摇大摆地向遂川县城开进。前卫部队果然与前来诱我红军的敌小分队在草林相遇。我前卫部队遵朱德吩咐,佯装骄兵,步步进逼。

    敌军的指挥官廖某见我红军“上当”,连炊事人员都过来了,自鸣得意,急令设伏在县城附近南面洋林、石坝、新寨一带的各营向县城移动,企图切断二十八团进城后的退路。

    敌人没料到,正当他们向县城移来时,朱德率二十八团又从县城杀了出来。敌人以为我军已觉察他们的计谋,一时合围过来。朱德令二十八团咬住一股敌人,猛打猛冲,突击包围圈,冲杀20余里。

    敌人不知是计,在后面穷追不舍。朱德见敌已中计,即令部队占领有利地形埋伏起来。

    突然,敌兵后面枪声四起。朱德见毛泽东所率三营已得手,立即发起攻击。敌人腹背受击,惊恐万状,一时溃不成军,被打死的,慌不择路跳入泉江的,不计其数。

    是役,“我以四营进攻刘士毅,破之于遂川城,缴枪二百五十,俘营长连长各一,排长三四,士兵二百余,余部退赣州。”毛泽东:《井冈山前委给中央的报告》。红军攻占遂川县城。

    最欣慰的是,激战中击毙了叛徒袁崇全,红军将士为王尔琢报了仇。

    部队上下为之雀跃。遂川群众和红军战士还编了首歌谣,赞颂毛泽东、朱德用兵如神:

    黄坳驻扎,

    遂川做客;

   一个月来三次,

    白匪豪绅怕不怕杀?

    红四军二十八团、三十一团三营攻克遂川城后,以毛泽东为书记的红军大队行动委员会即与遂川县委商量决定,留少数兵力与遂川县赤卫大队驻守县城,其余部队立即兵分四路,向四方开展游击活动,发动群众,分配土地,建立红色政权,发展党的组织,并筹措红军给养。对此,毛泽东曾在《井冈山前委给中央的报告》中写道:“我指挥军队之行委(毛泽东为书记)与遂川县委共同经营遂川的群众,并筹军队之给养,分四路向四乡游击,每路组一行委指挥之,东路曾推进到万安,与万安县委取得联络。”

    东路行动委员会由陈毅指挥。他带领部队来到万安时,部队纪律严明,深受群众欢迎。部队到万安,主要是发动群众起来斗争。

    万安,因远离井冈山根据地,白色势力较大,“自一月间曾与当时的前委在遂川城开过一次联席会之后,大半年被白色势力间阻”,直至这次红军游击部队来到万安,才与红军再度发生联系。处于白色势力统治下的万安,在张世熙、曾天宇(后牺牲)、刘光万等领导下,革命斗争活动一直没有终止。至1928年9月时,仍有着党的9个区委,只是在万安暴动后因敌人力量过于强大,失去了部分枪支。陈毅率红军一营游击到万安时,万安城内及其他地方的革命力量纷纷响应,表现出极高的斗争热情。

    陈毅所部在万安罗塘等地工作数日撤出后,万安有80多个革命农民,在刘光万率领下,跟随陈毅部队上了井冈山。

    曾随部队一起上山参加红军的康克清回忆说:“1928年中秋节后,大概是9月间,陈毅同志带领一营红军来到罗塘湾。部队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宿营在村头。部队先后三次到罗塘湾。第一天,我在家里,我家的窗户正对着大路。见来了部队,我没有去开门。当天部队在远离罗塘湾的一个地方宿营,那个地方离遂川于田圩只有15里路。部队在那里刷写张贴了不少标语口号,我们派了几个识字的人到那里去看,被派去的人回来对我们说了标语的内容,说红军不进老百姓屋,宿营在外面。我心想,这些部队是红军,可敬可爱。第二天,红军又来到了罗塘湾。我和我的婶婶出去,在街上碰到才苟(下街人)。他说:你们怎么不出来,要筹备军粮。我们就组织妇女立即给红军筹集粮食、蔬菜,把地主的猪捉来杀,德盛堂的谷子也都挑出来了。我们把粮食筹集好了后,部队没有来要,就走了。第三天,红军又来到罗塘湾。这天敌人八十一团也从河西开到了罗塘湾。我们把埋藏的枪、梭镖也挖出来了。红军见敌人兵力比我们强大,立即撤走,我们100多人也跟着红军撤出,其中有7位女同志。我们随部队到于田圩时天还没有亮,红军与敌人战斗了一天,第二天在遂川县城边宿营。我们边打边撤,向井冈山转移。我们经堆子前、黄坳,当时路很不好走,只有条羊肠小道,终于第三天到达井冈山。途中有些人吃不得苦,有的人不愿意离家,半路上离开了部队。到井冈山时,随红军行动的万安农军只剩下80人了。这就是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提到的万安农军。”

    毛泽东所说的“八十个革命农民跟随到井冈山”之经过,即如此。

    万安农军上井冈山后,被编为万安赤卫队,配合红军作战。

    9月26日,红四军主力回到茨坪。在茨坪,会合了红四军三十一团一营和三十二团二营。硝烟中重逢,大劫下余生,大家都高兴得流下了眼泪。

    鉴于部队长途征战,毛泽东、朱德决定让部队休整数日,择日再回宁冈。

    月底,部队正欲下山,突然,茅坪乡政府工农兵苏维埃政府主席谢贵山受袁文才指派,前来报告说:他们抓到新城驻敌周浑元旅二十七营营长周宗昌派来的两个女探子。据女探子交待,驻新城的周宗昌营,欲乘红军主力未归之际,血洗茅坪。为谨慎计,先派她们前来茅坪察看有没有马粪,下了门板没有,弄清红军主力是否返回宁冈。

    敌人血洗茅坪的消息,引起了毛泽东、朱德的重视。茅坪,是红军的大本营,根据地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岂能让敌人为所欲为!毛泽东、朱德听了报告后,商定认为:敌人气势汹汹,正好智取。于是,交代谢贵山回去把两个女探子放了,造成红军大队未归的迹象,诱敌深入,待我集中兵力,一举歼灭之。

    谢贵山回茅坪后,向袁文才作了汇报。袁文才依计而行。被放回的两个女探子不知其中有诈,回新城向周宗昌讲了侦察的情况。

    为保卫茅坪,收复失地,毛泽东、朱德率领二十八团、三十一团,于9月30日晚悄悄地回到茅坪,并连夜在茅坪攀龙书院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具体部署歼敌方案。在这次会议上,考虑到王尔琢牺牲后,二十八团团长由朱德兼任的情况,决定由二十八团一营营长林彪继任二十八团团长,并由林彪具体指挥部队在茅坪的坳头垅设伏,歼灭来犯之敌。

    坳头垅,坐落在新城通向茅坪必经之道的一个狭长山冲上,密林峡谷,山峰对峙,进口小,中间大,极似一个张开的口袋。

    10月1日天未亮,部队即开始行动。朱德、林彪率二十八团从瓦屋里登高岭山,担任正面埋伏,毛泽东率三十一团从牛亚陂占领西山制高点;袁文才率三十二团二营绕道坝上截断敌赤坑退路。全部兵力为6个营,占绝对优势。

    事情果然不出毛泽东、朱德所料:敌二十七营营长周宗昌误以为两个女侦探的情报为真,于10月1日纠集宁冈挨户团数百人从新城倾巢而出。周宗昌营是周浑元旅的“尖子营”,作战能力很强,从未在红军面前失过手,一向很骄横。出发时,周宗昌命令所属每人带上10刀草纸,1瓶煤油,把茅坪烧光!然而,周宗昌哪里知道,红军主力已悄然回归,此刻已在坳头垅张开了“布袋”,专等他们进“袋”呢!

    约9时许,周宗昌营肆无忌惮地进入了坳头垅。

    宁冈挨户团充当先锋,一进坳头垅便烧了垅头的油槽坊,接着又点燃了几栋民房。冲天的大火激起了埋伏在山中红军指战员的满腔怒火。但这不是周宗昌的正规部队,张开的“布袋”还不能过早收缩。

    这时,走在后面的周宗昌更加相信茅坪无红军,于是命令部队加速前进。在敌人全部进入包围圈时,朱德的枪响了。顿时,号声、枪声、杀声骤起。二十八团在高岭背挡住敌人进口,三十一团在王冲山上凭借制高点,控制敌中段,三十二团从赤坑堵住退路,把敌人往“布袋”中逼,三面火力交集,打得周宗昌叫苦不迭,惊呼“上当”。

    战斗仅用了半小时即结束了。此战活捉了周宗昌,我军大获全胜,遂收复宁冈全县。对这场战斗,毛泽东在《井冈山前委给中央的报告》中欣喜写道:“十月一日,与熊式辉师周浑元旅之二十七团一部战于宁冈,俘营长一,连长一,排长一,士兵百,缴枪百一十支,余敌退永新,遂复宁冈全县。”

    此战又称“坳头垅布袋战”。

    坳头垅一战后,红军又威名大振。

    为了迅速地挽回“八月失败”后的局面,10月上旬,毛泽东、朱德采取飘忽不定的游击战术,又率兵重回遂川。10月13日,红四军出击驻遂川的刘士毅部。守城的刘士毅在一月前被我红军击溃,深知朱毛厉害,即不战自退,红四军再次占领遂川城。

    红军占领遂川城后,再次进行了短距离的分兵,开展群众斗争、土地革命、筹措给养等工作,缴获金银药材甚多。

    这时,毛泽东、朱德仍深感忧虑。因为,永新仍在敌手。11月上旬,留守宁冈的袁文才部飞马遂川来报:周浑元之二十七团残部又开出永新,窜踞宁冈新城。对敌周浑元的屡次进犯,毛泽东、朱德十分气恼,商议: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于是,命令红四军主力重回宁冈,再战周浑元。

    11月9日,红军主力从茅坪出发,凌晨时分赶至宁冈新城。朱德即令部队散开,占领城外高地。天亮后,周浑元部照例出早操。他们做梦也未想到:朱毛红军主力正在一旁观看表演。

    朱德一声令下,战斗打响了。二十八团发起猛攻,三十一团迂回敌后。敌招架不住,仓皇退向城南,窜上新七溪岭,并在山口架起机枪,向红军扫射。红军几次冲锋,都被敌人打回。为尽快消灭该敌,朱德命二十八团一营绕道翻上新七溪岭,从背后出击敌人。敌见腹背受敌,霎时慌了阵脚,一部分举手投降,一部分夺路向永新方向逃窜。

    是日,红四军收复新城。

    10日,毛泽东、朱德又率领部队进逼永新。当部队来到永新四教书院,恰遇溃敌与援兵会合。于是,双方拉开战幕。红军战士奋勇争先,打垮了敌人,继而追至永新城下。当时,敌十四旅二十八团和二十七<q></q>团残部已在城外东关岭、南屏山修筑了工事,以强大火力阻挡红军,企图固守永新城。一时,敌我双方僵持不下。这时,投诚部队毕占云特务营从侧面包抄过去,终于在下午3时许打垮了敌人。红军前锋部队两个连乘势进占永新城,此为红军四占永新。

    但是,这时闻报敌三十五旅从天河赶来增援。于是,毛泽东、朱德下令进城部队立即退出,返回宁冈。对红军主力四占永新一战,萧克回忆说:“这个战役是由三个战斗阶段组成的。第一战打新城,击敌一营;第二战打四教书院,又击敌一营;第三战是打永新城,未胜,撤出了战斗。但整个战役,我们红军是胜利的,收复了新城、龙源口一带,打击了敌人,巩固了宁冈,对边界恢复有不小的意义。”

    毛泽东在《井冈山前委对中央的报告》中记载道:“十一月九日,击破周旅二十七团于宁冈县城及龙源口,缴枪百六十枝,毙敌营长一,士兵数十,俘副营长二,连长一,排长一,士兵百以上。翌日清晨,进攻永新与周旅二十八团及二十七团残部,战至下午三时,始将敌击退,前锋占领永新城。不料敌三十五旅自天河(吉安永新交界)增援赶到,我军恐战不利,遂向宁冈引退,是日敌死伤虽多,然我方亦死伤百以上,为重回边境以来最大之战。”

    红四军主力从9月回师井冈后,三个月内,采取飘忽不定、避实就虚的游击战术,三战三捷,取得了遂川、坳头垅和新城—龙源口战斗的胜利,迫使敌人转入守势,恢复和巩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到11月,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已恢复到:“南自遂川井冈山南麓,北至莲花边界,包括宁冈全县,遂川、酃县、永新各一部,成一南北狭长之整块。此外莲花之上西区,永新之天龙山区、万年山区,则与整块不甚联属。”毛泽东:《井冈山前委给中央的报告》。


上一篇:黄洋界保卫战——第二次反会剿奇观-八月失败与黄洋界

下一篇:毕占云、张威部投奔红军-根据地的恢复与巩固

no cache
Processed in 2.1297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