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全史 > 边界党的一大-红色区域的拓展

边界党的一大-红色区域的拓展

2018-08-02
02 2018-08

09:37

    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二占永新,打破赣敌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第三次“进剿”后,根据地的形势为之一变,边界的武装力量顿增,军事斗争迭获胜利,红色区域不断拓展,着实令人兴奋。更令人兴奋的是,几经报告要求成立边界特委一事,终于从吉安县委转来江西省委的指示信,明确核定“批准湘赣特委之组织(茶、攸、酃县、宁冈、莲花、永新、遂川),批准于五月廿一、廿二两日召集各县代表大会,决议政治问题,政治纪律,暴动口号,政纲,选举负责人”。


    关于建立湘赣边界特委一事,毛泽东于1927年10月率工农革命军来到边界后,在12月间就曾以前敌委员会名义向江西、湖南两省委以至中共中央报告边界的情况,“建议组织边界特委”。1928年3月,湘南特委代表周鲁来到宁冈,取消了前委,致使边界“顿失中心,各自为政,起不良之现象”,因此,召集边界各县党的代表大会,形成统一的领导核心,成立湘赣边界特委,就显得非常急迫和势在必行。4月24日前后,朱毛两军在宁冈砻市胜利会师后,割据区域日益巩固与扩大,除建立有较巩固的宁冈全县红色政权外,还拥有了遂川、茶陵等县红色政权,并积极向永新、莲花、酃县,以至安福、吉安推进。形势的发展需要有一个坚强统一的党的领导机关。


    随着边界斗争的不断深入与发展,江西、湖南省委以及中共中央都注视着这种局面的发展。1928年2月21日《湖南省政治任务与工作方针决议案》中,就有“属于湘赣边特委之茶陵、攸县、安仁”的提法,可见湖南省委已同意了毛泽东的意见。1928年5月2日毛泽东向中央的报告也有“间以安源市委来信中,偶有湖南省委已核准”的话,同时,5月湖南省委还拟“派人前往成立湘赣边特委(管茶、攸、酃、宁冈、永、遂、莲花七县)”。


    在得到上级党组织正式批复的情况下,毛泽东等决定乘二战永新后的稳定之机,召开湘赣边界各县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式组建中共湘赣边界特委。


    中共湘赣边界第一次代表大会,于1928年5月20日在宁冈茅坪的谢氏慎公祠召开。出席会议的有宁冈、永新、遂川、莲花、酃县5个县委和茶陵特别区委及军队党的代表共计60余人。综合“访问何长工同志记录”、“访问刘型同志谈话记录”、“陈正人同志回忆资料”等史料。毛泽东主持这次会议。大会的议程是:(1)总结井冈山根据地创建半年来的经验教训;(2)讨论、制定巩固和发展根据地的政策,政纲等;(3)讨论如何深入土地革命问题;

(4)选举产生领导机构,成立中共湘赣边界特委。


    在总结半年来的工作时,毛泽东在会上发了言。毛泽东的发言主要是针对在困难和危急的时候,有一些人失去信心,认为前途渺茫,产生了悲观情绪,提出“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毛泽东分析了中国革命的形势,阐明了中国革命的特点,指出中国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政治经济落后而又发展不平衡的受帝国主义间接统治的国家,这样,帝国主义支持的各派新旧军阀的割据和战争不断发生,中国小块红色割据也就有长期存在的可能性。对此,毛泽东后来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曾记叙说:“当着一九二七年冬天至一九二八年春天,中国游击战争发生不久,湖南江西两省边界区域——井冈山的同志们中有些人提出‘红旗到底打得多久’这个疑问的时候,我们就把它指出来了(湘赣边界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因为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不答复中国革命根据地和中国红军能否存在和发展的问题,我们就不能前进一步。”


    大会讨论和制定了巩固和发展根据地的政策。即:坚决地和敌人作斗争,造成罗霄山脉中段政权,反对逃跑主义;深入割据地区的土地革命;军队党帮助地方党的发展,军队的武装帮助地方武装的发展;对统治势力较强的湖南取守势,对统治势力比较弱的江西取攻势;用大力经营永新,创造群众的割据,布置长期的斗争;集中红军相机迎击当前之敌,反对分兵,避免被敌人整个击破;割据地区的扩大采取波浪式的推进政策。毛泽东:《井冈山的斗争》。这七条政策的制定,对根据地进入全盛时期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大会就如何深入进行土地革命问题进行了广泛热烈的讨论。大会决定在湘赣边界全面深入地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活动。大会还通过了政治问题、政治纪律、暴动口号、政纲等决议。


    大会选举产生了中共湘赣边界第一届特委会。选举毛泽东、朱德、陈毅、刘寅生、宛希先、谭震林、刘天干、谢桂标、龙高桂、王佐、龙寿宇、贺志华、刘炎、谭普祥、陈竞进、陈正人、刘辉霄、陈韶、刘真等19人为特委委员,毛泽东、宛希先、刘真、谭震林、谢桂标5人为常务委员,毛泽东为书记,宛希先负责组织工作,刘真负责宣传工作。


    边界“一大”会议选出的特委委员名单,后曾刊登在特委“通告簿”上。1928年7月,红四军二十八团、二十九团曾与敌作战于湖南郴州,战斗先胜后败,四军文件被敌人截获,国民革命军十六军政训部摘录了这份名单,把它编在题为《湘赣共产之阴谋》文中。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湖南安化县档案馆所存的敌伪档案中发现。这份名单与毛泽东的《井冈山的斗争》所载的人数稍有不同,毛泽东记载为23人。这是因为在1928年6月26日《中共湖南省委关于军事工作给湘赣特委及四军军委的指示信》中,有“省委派杨开明同志为特委书记,袁文才参加特委,并指定莲花两个最有能力的同志到特委工作”的缘故,加上杨、袁等4人刚好为23人。因此,这一特委名单是可靠的。

    毛泽东出任边界特委书记后,四军军委书记改由陈毅担任。


    大会开了三天,至5月22日结束。湘赣边界特委成立后,为边界党的最高领导机关,统一领导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军委和边界各县党的组织。特委机关设立在宁冈茅坪的攀龙书院。


    湘赣边界党的“一大”的召开和边界特委的成立,有力地推动了根据地的迅速拓展和边界各县的工作。此后,边界各县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由于边界党的政策的正确,“于是才有四月至七月的各次军事胜利和群众割据的发展。虽以数倍于我之敌,不但不能破坏此割据,且亦不能阻止此割据的发展”,相反“割据地区一天一天扩大,土地革命一天一天深入,民众政权一天一天推广,红军和赤卫队一天一天扩大”。边界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边界党的“一大”以后,毛泽东幸得军事斗争之空暇,在袁文才的保媒下,与贺子珍在茅坪象山庵结为伉俪。


    贺子珍,原名贺桂圆。1909年桂子飘香的时节诞生在永新禾川镇一个叫“海天春”的小茶馆里。老家祖居永新烟阁乡黄竹岭村。贺子珍4岁那年,其父受一场官司牵连而破产,后在永新县城开了家茶馆维持生计。贺子珍懂事后,不喜欢“桂圆”这名字,她要自强、自立、自我珍重,遂改名“自珍”,又称“子珍”。大革命爆发后,贺子珍随兄长贺敏学一起,积极投入了反帝反封建的伟大斗争,从而在斗争中显示出才华,担任了永新县首任团支部书记和县党部妇女部长。1927年3月,中共永新县委批准她为中共正式党员,并委任她为县委妇委书记。贺子珍与兄长贺敏学、妹妹贺怡(银圆)当时都成为永新县委委员,成为著名的“贺氏三兄妹”。大革命失败后,贺子珍随王兴亚、袁文才率领的农民自卫军,参加攻克永新的战斗,后撤往宁冈茅坪一带坚持“打埋伏”,成为井冈山上的第一个女战士。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来到宁冈茅坪。在袁文才为毛泽东接风洗尘的酒席中,袁文才将宁冈、永新坚持革命斗争的“头面人物”刘真、贺敏学、贺子珍、龙超清、肖子南等请来作陪。席间,毛泽东结识了贺子珍。这时的贺子珍已出落得秀美、成熟,英姿勃勃。11月初,毛泽东在茅坪象山庵召开了宁冈、永新、莲花县党组织负责人会议,贺子珍出席了这次会议。在这次会上,毛泽东那伟岸的身影,丰富的学识,超人的胆魄,给贺子珍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她对毛泽东甚为敬佩、仰慕。象山庵会议后,贺子珍时患疟疾,留在茅坪养病。毛泽东也因为行军引起的脚伤未愈,没有去打茶陵,留在茅坪一面养伤,一面从事调查研究工作。这样,他们又有幸见面了。当贺子珍得知毛泽东在搞社会调查时,便把自己对边界的宁冈、永新一带的土地占有情况、阶级状况一一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她讲得有根有据,头头是道,认为要发动群众,首先必须争取农民,而要争取农民,就首先必须实行土地革命。她的见地,很受毛泽东赞赏。毛泽东这才发现,贺子珍不仅外貌标致、美丽,而且很有主见,很内秀。贺子珍身体康复后,在茅坪一带协助地方做群众工作。12月间,前委书记毛泽东要前去茶陵查陈皓等人叛变投敌之事,但前委的工作又无人料理。于是,毛泽东将贺子珍抽调到前委工作,担任前委和毛泽东的秘书。她按照毛泽东的嘱咐,认真地搜集报纸,分门别类,剪贴收藏好,重要的地方做上记号,或画上粗线条,以备毛泽东参阅。贺子珍的字写得也很工整,毛泽东的文稿修改一遍,她就誊抄一遍。


    四军第一次占领永新后,毛泽东率三十一团从宁冈来到永新。为了指导边界的土地革命,毛泽东决定在永新西乡塘边一带搞试点,摸索土地斗争经验。为了协助毛泽东工作,永新县委派贺子珍随同毛泽东前往塘边。在塘边,贺子珍与毛泽东一起,走乡串户,召开座谈会,进行土地革命的深入调查,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


    他们在塘边相处了40天,相互间产生了爱情。有一天,毛泽东主动地把自己的经历、家事和杨开慧杳无音讯的状况告诉了她。贺子珍被毛泽东的坦诚所感动,觉得:毛泽东为了革命,四处奔波,抛家离室,备尝艰辛,身边需要有人照料。毛泽东与贺子珍的恋情被人觉察后,热心的袁文才便趁着边界“一大”以后的宽松日子,从中撮合,当了毛泽东的红娘。1928年5月下旬的一天,袁文才备了几道菜及宁冈老酒,弄了些山里特有的土特产,为毛泽东、贺子珍在茅坪象山庵筹办了简单的婚礼。是年,毛泽东35岁,贺子珍18岁。


    贺子珍晚年在回忆井冈山这段美好历史时说:“我们终于结合在一起。没有举行什么仪式,热心的袁文才做了几个菜,大家热闹了一下。”从此,“我担任毛泽东的生活秘书和机要秘书”,成为毛泽东的亲密战友。


上一篇:草市坳战斗——击破赣敌第三次进剿-红色区域的拓展-

下一篇:红四军党的一至五次代表大会考析-红色区域的拓展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331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