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全史 > 没接到朱德,接到个萧克-井冈山会师

没接到朱德,接到个萧克-井冈山会师

2018-08-02
02 2018-08

09:02

    毛泽东率部前来湖南接应朱德、陈毅的消息,立即被敌人探悉。为了扑灭湘南起义烈火,以李朝芳为“湘南剿匪总司令”,范石生为“剿匪前线总指挥”的湘粤两省敌军,更加疯狂地向湘南发起了攻势,并发出了合围命令。


    在形势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毛泽东率部毅然承担了掩护与决战的风险,于4月5日兵临桂(东)汝(城)边境的寒岭界下。汝城“宣抚团”团总何其朗,已在寒岭界修筑工事,日夜防守。此时,摆在毛泽东部面前的问题是:如何尽快越过寒岭界,楔入汝城,阻击南来之敌,策应朱、陈部队安全退出湘南。


    4月6日,大雾弥漫,寒岭界笼罩在一片浓雾之中。这正是攻击的极好机会。于是,毛泽东下达了作战命令。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兵分两路同时向寒岭界发起了攻击。敌人正在吃早饭,突然闻得枪声四起(其实是当地群众前来参战,用鞭炮燃放在油桶中助阵),仓促上阵,因不明底细,心惊胆怯,被我军一举击溃。我军乘胜进抵田庄圩。7日,毛泽东率部从田庄圩出发,在汝城银岭脚、鸭屎坪一带摆开战场,又再次击溃反动武装何其朗部。8日,在汝城县党组织和群众的支援配合下,又击溃了从粤北来的土匪武装胡凤璋部两个排,一举攻占了汝城县城。


    4月9日,胡凤璋土匪武装主力不甘失败,向汝城县城压来。毛泽东、张子清等当即分析了形势,认为策应朱德部的目的已基本达到,为避敌锋芒,当即率部撤出汝城,回师井冈。


    退出汝城后,毛泽东率部日夜兼程,于4月10日进至资兴的龙溪洞。龙溪洞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清澈的溪水绕山而过,汇入东江。此时,正是南方的初春,绿水、青山把龙溪洞装点得更加娇媚。但这一切,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都无心去领略,只盼朱、陈部安全退出湘南。


    毛泽东部自离开酃县水口后,连日征战,干部战士已是很疲倦了。毛泽东、张子清决定让大家在龙溪洞休整一两日再走。于是,为安全起见,派出一营副营长陈毅安率一个连兵力,南出龙溪洞,四面搜索警戒。

    但不久,陈毅安却回来了。


    原来,陈毅安率连队出发后,没走多远,便碰上了由龚楷、萧克带领的宜章石独立营。


    宜章石独立营是1928年1月19日石暴动胜利后组建的一支农民武装。石暴动的领导者是彭晒、彭睽。彭崎、彭严、彭孚、彭成一、彭东明等都是重要骨干。还有女同志彭、彭娟、彭儒、彭概、彭霞、彭谦、刘浮(黄沙人、嫁到石)、吴统莲(即吴仲廉、彭崎的爱人)等,表现都很突出。当时,工农革命军中都盛赞他们是宜章的“彭家将”。独立营成立后,由彭晒任营长,朱德部派来了龚楷任党代表,后萧克从嘉禾赶来参加暴动,石党支部知道他在北伐时当过连长,又参加了南昌起义,因而萧克被任命为独立营副营长兼第一连连长。


    此后,宣章独立营活跃在宜章西南的黄沙区和靠近广东的莽山一带,发动群众打土豪,坚持游击斗争。独立营共500余人,80多支枪,300多杆梭镖。当退入骑田岭,坚持一个星期后,得知朱、陈部已东移,于是独立营也向东撤。此时,宜章、耒阳、郴县等地均陷敌手。他们昼伏夜行,躲开了敌军的岗哨与民团的搜索,越过了敌人严密封锁的郴宜大道,于4月中旬到达资兴龙溪洞,并在这里遇上了毛泽东部的陈毅安连。


    听了萧克的汇报,毛泽东对宜章独立营的艰苦斗争非常赞赏,拉着萧克的手,高兴地说:“好哇!没接到朱德,接到个萧克!”


    一番话,把大家引得哄堂大笑。


    随后,两部合二为一,继续向东转移上山。


上一篇: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的正式颁布-井冈山会师

下一篇:朱毛会见-井冈山会师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993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