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全史 > 湖口风波和三大任务的制订-三县红色政权的建立

湖口风波和三大任务的制订-三县红色政权的建立

2018-08-01
01 2018-08

16:57

正当工农革命军在茶陵开展群众工作的时候,湘敌吴尚第八军趁两广军阀混战结束,返回老巢,以一团之众从安仁、攸县方向向茶陵扑来。


形势非常严峻。工农革命军只有一营人马,硬拼是十分危险的。此时本应及早回师宁冈,但团长陈皓却下令拆除东门浮桥,与敌决战。


拆去东门浮桥,即断了工农革命军回师的后路。宛希先等据理向陈皓陈述了此举的不利因素,却遭到团长陈皓、副团长徐庶、参谋长韩庄剑、一营营长黄子吉等人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背水一战是激发士兵奋勇杀敌的“良策”。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宛希先等只好执行命令,暗中采取防范的态度。


12月26日,敌吴尚第八军一个正规团,纠集湖南方面几县的挨户团,向茶陵发起了猛烈进攻。工农革命军在茶陵县委、县政府组织的各界人民及游击队、赤卫队的配合下,英勇奋战,凭险抵抗。战斗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敌人未能把茶陵城攻破。可是,就在这时,我军弹药即将耗尽,而且得到报告,中瑶方向又有一支部队急驰而来。


失败的情绪一时笼罩着茶陵城。然而,团长陈皓等却显得“异常镇静”,且表现出欣喜之色。宛希先等似觉疑惑,联系到陈皓等人终日吃喝玩乐,私吞缴获黄金,排斥党的领导,以及二连连长的私逃,东门浮桥的拆除等一桩桩可疑举动,意识到陈皓等人有可能密谋叛变。


事情果然不出宛希先所料。原来,在敌人到达安仁、攸县时,陈皓一伙即胆战心惊,对革命丧失信念,开始进行阴谋反叛的活动。有一天,陈皓接待了一个叫陈明义的湖南人,原是敌十三军军长方鼎英的外甥。陈明义向陈皓说:十三军军长方鼎英是我舅父,也是你在黄埔军校的教育长,我可以为你联络,请他给你一个名义番号,暂时存身,再图后举。陈皓闻言大喜,立即修书一封,交与陈明义暗中与方鼎英联络。刚才,当闻报中瑶方向来了支部队,陈皓以为是方鼎英派来接应他的,一时倒暗自欣喜起来了。


然而,陈皓失算了。中瑶方向来的队伍是在大汾遭袭时走失方向的工农革命军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第三营。他们折入桂东后,游击到赣南崇义一带时,无意中遇上了朱德、陈毅领导的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暴动队伍,随后补充了弹药装备,并按照朱德指示,返回湘赣边界。当行至茶陵边境时,发现湘敌重重围困茶陵,断定城内是我军守部,于是挥戈参战,从后面杀来,解了茶陵之危。


当晚,军事领导人围绕革命军的退向问题进行讨论。宛希先、张子清、伍中豪等一致认为:天亮后,敌人将组织反攻,我军必须立即撤离茶陵,回师宁冈。陈皓等人本想拖延时间,等待方鼎英部进逼茶陵,然后迫使部队就范,却又慑于眼前张子清等人的威力,不敢公开反目,于是借故提出“南撤”,退往湘南。


因情况紧急,不宜再争论不休,于是,宛希先等暂时接受了“南撤”计划,决计出城后再定退向。


半夜时分,部队秘密出城。茶陵县委及游击队随军南撤。翌日天亮,部队到达湖口。


湖口,是茶陵城南的一个集镇,位于东向宁冈、南向湘南的岔道上。由于连续作战和急行军,战士们显得很疲惫。宛希先和张子清商定,部队先休息一阵,然后东向宁冈。


当部队开拔时,面对何去何从的问题,宛希先、张子清、何挺颖、伍中豪与陈皓、徐庶、韩庄剑、黄子吉展开了激烈的争论。面临这种僵局,陈皓心急如火,摆出团长架势,以进一步扩大政治影响为借口,强令部队南撤,企图投靠敌方鼎英部。


在陈皓一伙握有军权的情势下,部队只好改道南向。但因军心、人心不服,进军速度缓慢。工农革命军面临着改弦易辙的危险。


正当革命军处于危急之际,毛泽东率部到了湖口,并赶上了正在行进的部队。


“停止前进!部队重回湖口宿营!”护送毛泽东前来的陈伯钧传达了毛泽东的命令。


原来,毛泽东对茶陵的情况一直很关注。当时,去茶陵的部队是工农革命军的主力,毛泽东时刻牵挂着这支部队的命运。因之,部队临行前,毛泽东千叮咛、万嘱咐,告诫陈皓注意各方面的工作;又叮嘱宛希先,打下茶陵后,务必保持每周联络一次,并把报纸及时带回。宛希先的来信,使毛泽东对这支部队更加忧虑,当从报纸上得知湘敌反攻茶陵的消息,更觉得部队凶多吉少。于是,他不顾脚疾,要陈伯钧带上一个排,匆匆赶往茶陵。当走到茶陵县城东门时,见浮桥被拆,又获悉部队南移,即断定情况有变,连夜追赶上来了。


前委书记毛泽东的到来,使陈皓等失去了一时的专横。夜晚,毛泽东在湖口王其生家里召开了连以上干部紧急会议。会上,宛希先、张子清、何挺颖、伍中豪等揭露了陈皓等人在茶陵的丑行。正当开会之际,工农革命军截获了方鼎英派人送给陈皓的复函,陈皓等人叛变阴谋暴露无遗。在确凿的物证下,毛泽东当即下令逮捕了陈皓、徐庶、韩庄剑、黄子吉四人。


第二天清晨,在湖口圩的草坪上,毛泽东召集了工农革命军700余名指战员的大会,代表前委公布了陈皓一伙阴谋叛变的罪行,宣布撤销他们的职务,任命张子清代理团长。毛泽东在讲话中指出:“革命的叛徒是可悲的,革命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现在屁股坐在罗霄山脉,两脚伸出江西、湖南,向东有遂川、万安,向南有桂东、崇义,向西有酃县、茶陵,向北有永新、莲花,周围十多个县,上千万人口,不愁没有回旋的余地,革命大有前途!”谭家述:《井冈山根据地创建时期的茶陵》。内部采访资料。至此,湖口风波遂告平息。


毛泽东讲话后,部队向东疾进,返回宁冈大本营。茶陵县游击队200余人,也跟随工农革命军退到宁冈,后编入第二营。


12月29日,部队在砻市沙洲上召开大会,毛泽东在会上列数了陈皓等四人叛变投敌的罪行,并处决了四个叛徒。在大会上毛泽东还总结了打茶陵的经验教训,首次宣布了工农革命军的“三大任务”:第一,打仗消灭敌人;第二,打土豪筹款子;第三,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


毛泽东为工农革命军制定的“三大任务”,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人民军队的建设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三大任务”的制订和颁布,明确了军队政治与军事的关系,说明工农革命军是一个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外,还要做群众工作,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还要筹粮筹款,自己解决经济给养,不能全依赖地方,从而使部队的政治工作、军事斗争均有了更具体明确的目标。

上一篇:攻占茶陵——边界第一个红色政权的诞生-三县红色政权的建立

下一篇:遂川县工农兵政府的成立-三县红色政权的建立

no cache
Processed in 1.21689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