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全史 > 茅坪医院的建立-创业奠基

茅坪医院的建立-创业奠基

2018-08-01
01 2018-08

10:42

毛泽东、袁文才在大苍会面后,一个回到了古城,一个赶回到茅坪,各自忙得不亦乐乎。为了迎接工农革命军进驻茅坪,袁文才和龙 超清等动员茅坪群众用8张砻彻夜砻谷,以解决部队用粮;着人买了 2头大肥猪,准备以山区特隆重的礼仪来欢迎革命军的到来;组织了几十个妇女将攀龙书院、阎仙殿等公产神产族产打扫得干干净净;调集了18杆抬铳,以备明日放铳壮威;邀集读书人赶写标语;请当地采 茶三角班来唱戏;通知茅坪百姓,腾房子,下门板,打地铺,垫好稻草, 以备部队住宿。


袁文才本人还将见到毛泽东的感想告诉妻子谢梅香。谢梅香连夜准备毛泽东的衣衫、布鞋,并叮嘱袁文才准备轿子,因毛泽东脚疼, 要把毛委员抬进茅坪。


毛泽东在古城也向革命军的干部们传达了大苍会面的情况,细致安排了次日去茅坪的行军路线,并宣布了部队纪律要求和应注意的事项。


10月7日,工农革命军兵分两路,向茅坪进发。毛泽东、何长工等率军官队、卫生队走雨露石、大苍、荷花形、马源方向的近路直插茅 坪;陈皓率团部和一、三营走砻市、葛田、大陇进茅坪。


与此同时,袁文才一大早,先组织一部分农民自卫军下砻市,把毛泽东赠送的100条枪挑了回来。随即亲自带领30多人,抬着一张睡 椅轿子,往大苍方向迎接毛泽东。当袁文才一行到达大苍时,毛泽东 的队伍已经到了。袁文才要毛泽东坐轿,换上谢梅香准备好的衣服。 毛泽东坚持不坐轿,也不换衣服,只换上那双新布鞋,依然一身戎装, 走在队伍前面。


当两路部队在马沅会合后开进茅坪时,茅坪群众在龙超清的指挥 ,18杆抬铳一齐扣响,村头阎仙殿前四个汉子把早已绑好的两头大 肥猪架上长凳,以当地传统的最高礼节一杀猪迎接。戏班子敲响锣 鼓,吹起唢呐,老表点燃鞭炮,热烈欢迎工农革命军的到来。


这一切,使工农革命军指战员颇受感动,有的还高兴得流了眼泪, 真好像是到家了。


毛泽东在茅坪作了简短的讲话,大意是说:工农革命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是专门为穷苦百姓打天下的队伍,一路上历尽千辛万苦, 今天来到宁冈的茅坪,终于有了自己的落脚点了。这个地方很好,山 髙林密,地利人和,又有袁总指挥的帮助,我们一定要同袁总指挥和农民兄弟亲密合作,共创大业。


袁文才也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龙超清也代表宁冈县党组织讲了话。


当天晚上,毛泽东参加了宁冈县党组织在攀龙书院召开的党员会。毛泽东在会上讲了话。他分析了全国革命形势,讲了“马日事 变”后党的应急措施,讲了八七会议精神,并询问了宁闪党组织的情 况。当了解到“马日事变”后,宁冈有些党员畏怯形势,逃离到南京、 上海等地,有的躲进茅坪一带“打埋伏”、不敢出来活动时,毛泽东说: “你们要打活埋伏,敌人来了我们先躲着;然后,这里出来,那里出去, 到处打他们,才能把敌人打垮。”他还针对党组织的情况说:“你们。的 党组织根基不稳,光知识分子不行,还要发动工农群众,以后要注^阶 级出身,要深人基层,做发动群众的工作。” 


会后,毛泽东在袁文才安排的住地一茅坪谢慈俚的家里(即现在的八角楼一引者注)接见了永新、莲花县在茅坪藏匿坚持斗争的 共产党员贺敏学、王怀、刘作述、刘仁堪、贺子珍等。


10月7日,工农革命军进驻宁冈茅坪后,在宁冈县党组织和袁文才的帮助下,在茅坪的攀龙书院里创办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一所 医院一茅坪后方医院。院长曹嵘,党代表赵发仲。


说是医院,其实很简陋,条件极差,缺医少药。据当时任职的老中医赖章达回忆:“毛主席1927年10月(割禾后)来到宁冈,卫生队设 在茅坪,有40人左右,红军医院在攀龙书院。中医赖干华、陈金(湖 南人),西医吴鹏飞。11月参加的有赖章达、黄少古(茶陵)、谢贻阶 (茅坪)三位中医。现小膳厅是中医医疗室,轻伤员、担架队住楼上, 床铺摊在楼板上。起初伤病员只有四五十人,伤员用的中药靠大陇、 滩头药店供给……药空了,我们便上山挖了 70多种土产草药,有银 花、土茯苓、木通、麦冬、金英子、茴香、车前草、五瓜皮、厚朴等。19284月,毛主席发动打永新……缴到400多担药放在茶山源(当时,部 队的药库设在茶山源一引者注),这时药材丰富了,部队、群众都来 此买药。”


1928年5月调入茅坪后方医院工作的肖明回忆:“当时的茅坪红军医院里面有队长(姓莫,广东或广西人),党代表姓叶(湖南人,长 征时牺牲)。下面还设医务室(有2个中医和2个西医,一个医师姓 曾,还有一个中医,脚有点跛),看护排有10多个人,排长姓范,湖北 人,担架排10多个人,事务排有10多个人,管理后勤等事务工作。医 院可以容纳四五十个病人,进进出出的病人比较多,当时从永新送来 的伤兵比较多。……医院的药材十分缺乏,虽然各地党组织想方设法 冲破重重困难,把升汞(治枪伤用)、碘片等西药送到根据地里,但总 是不够用(一般是先送留守处,再由留守处分到医院和连队里)。因 此,医院经常组织医务人员和附近的群众上山采草药。采药时,由懂 的人采个标本,然后大家照样子采。当时用中草药一般的病都能治 好,洗伤口用盐水洗,硝盐也能用,但要过滤才行。”


为了解决医疗困难,边界党曾多次向湖南和江西省委以至党中央报告,请求送几名西医和一些药品来,但未能如愿。为此,医院的医护 人员只好自己动手,用竹子制成镊子、软膏刀、软膏盒等,用消过毒的 剃刀代替手术刀,用土布代替纱布,对用过的纱布洗了又用,用完又 洗,直至完全不能用再废弃。


对医院的这种艰苦状况,当年派往湘赣边巡视的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在1928年7月向中共湖南省委的报告中也曾提及:“军中生活 ……医药一买药困难,伤兵很苦……”毛泽东于1928年7月4日代表 中共湘赣边特委和红四军军委《向中共湖南省委的报告》中也说:“伤 兵增至5:百,欲冲往湘南去,则军心瓦解,不去又不能,此亦最大困难问题之一。”


毛泽东对红军医院的建设甚为关心,经常去看望伤病员和医护人员,问寒问暖,还把当地群众送给他的鸡蛋转送给伤病员吃。靠着这种官兵一致,同甘共苦的精神,红军医院不仅是医治疾病的场所,而且成为一个政治大课堂。至今,还流传着许多这方面的动人佳话。

上一篇:大苍会见-毛泽东引兵井冈

下一篇:后方留守处的设置-创业奠基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451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