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三十六、创建更多更大的“井冈山根据地”

三十六、创建更多更大的“井冈山根据地”

2018-07-28
28 2018-07

16:53

红四军在寻乌县吉潭乡圳下村遭受挫折后,2月3日转移到该县的芹菜塘。前委在一座破庙里急急忙忙举行扩大会议。毛泽东针对所面临的严峻局势,提出部队转移到吉安东固去,与江西 红军独立第二、第四团会合,休整补充后相机打回井冈山。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2月8日,红四军经会昌县境来到瑞金,正要进城住下来,先头部队发现敌情。朱德指挥第二十八团击败了这支敌军。经审讯俘虏后得知,追敌系刘士毅十五旅第二十九团的先遣连,该团主力与第三十团就在后面跟进。朱德不敢大意,下令部队离开瑞金城向北退去,当晚在离城30里的黄柏乡隘前村宿营。


2月9日清晨,红四军继续北退,上午10时到了大柏地。毛泽东与朱德目观两侧山岭耸峙,树林茂密,不约而同地想到:这里是伏击敌人的好阵地。

“可恶的刘士毅,像饿狗寻食那样追击我们,不打掉这条恶狗终究不得安生! ”毛泽东愤然道。

“是呀。生死存亡这一仗了,打吧! ”朱德坚定地回应道。


2月11日这天,正是1929年的大年初一,红四军的官兵却饥肠辘辘,忍受着凄风苦雨,埋伏在大柏地南去不远的前村两侧山上,等待敌人的到来。午后2时,在黄桕、壬田两地大酒大肉过了春节的刘士毅部,钻进了红军的伏击圈。激昂的号音一响,红军官兵以猛虎下山之势扑向敌人厮杀起来。从不带枪的毛泽东,抄起一根树棍,与警卫战士呐喊着冲上去,打倒了几个敌兵。


险处相逢勇者胜。瀕临绝境的朱毛红军,与敌人拼死相搏。 刘士毅部的官兵们从未遇过如此不要命的对手,被打得心惊肉跳。两个小时后战斗全部结束,敌军两个团基本被歼,只有二三 百人逃脱,光是俘虏就有800多人;只是红军当时不知道,敌军的两个团长——肖致平与钟恒,也混在俘虏群里被放掉了。


大柏地一战获胜,对于红四军来说太重要了。这支弹尽粮绝的部队,一下子缴获两个团所携的枪弹和银钱。追敌刘士毅的嚣张气焰被打了下去,其残兵再也不敢来碰红军;李文彬第二十一旅闻讯,也在于都、会昌一线停止了追击的脚步。


2月20日,红四军经宁都县城、蔡江进入吉安县的东固,与江西红军独立第二、第四团胜利会师。两军在螺坑举行了盛大的欢庆大会,毛泽东、朱德和红二团团长李文林在会上讲了话。


在东固,红二团、红四团向红四军赠送了4000银洋和一批子弹,四军回赠4挺机枪和1门迫击炮。在东固休整的第三天,毛泽东与朱德得知并冈山失守,红五军去向不明。消息是中共赣西南特委派人送来的,东固红军与特委保持着经常性联系。特委的来人还讲到,驻在于都的李文彬旅和驻在吉安的滇军第十二师三 十五旅两个团,正从两个方向朝东固移动。显然敌人已发现朱毛红军的踪迹。


在吸收林彪、伍中豪等人参加的前委扩大会上,经过一番争论后,大家同意毛泽东的主张,红四军既不在东固与敌交战,也不再回井冈山,而是采用“飘忽不定”的打圈子战术,再向赣南游击。


毛泽东将自己在东固所听、所看得来的感受,用在对下步策略的分析上。他指出:“我看东固红军‘飘忽不定’的游击战术,与袁文才、王佐的‘打圈’是一回事;只是李文林他们又加上了‘秘密割据’的一条,这对我们是有启发的。四军要在更大的范围打圈圈,争取创造一个更广大的割据区域。”


朱德、陈毅等人思索着。权衡之下,他们同感红四军已是无家可归,只有如此行动。


红四军婉谢了东固红军的热情挽留,按前委确定的“飘忽” 战略而行动。离开东固后,3月9日到达瑞金壬田,获知滇军第十 二师三十五旅已在东固掉头西进。朱德为防滇军暗算,提出红四军从壬田翻越武夷山东进福建长汀。毛泽东表示同意。


3月13日,红四军到达长汀。以谭震林为主任的“工农运动委员会”,是专门对地方党进行联系的,只半天时间便与该县的临时县委书记段奋夫接上了头。段奋夫对谭震林说:“郭凤鸣还不知道你们来了,蒙在鼓里呢。”郭是福建省防军第二混成旅旅长,有两个团驻在城外的长岭寨。


3月14日,红四军兵分三路,同时向长岭寨发起攻击,抢占了长岭寨主峰高地。郭凤鸣上阵督战,欲夺回火力制高点,无奈红军的反击极为猛烈,山坡上到处横着敌人的尸体。红军一个总攻压下来,敌人全线崩溃,大败而逃。左腿负伤的郭凤鸣换上士兵服装,由卫兵们轮流背着逃到梁尾头村,被尾追的红军从厕所里拖出来击毙。


红四军消灭了郭凤鸣两个团,占领汀州城,夺得了一个拥有新式缝纫机的军服厂和两个兵工厂。部队在城里筹集粮款,统一缝制服装。官兵们第一次穿上清一色军服,头戴八角形红军帽。 焕然一新的装束。


前委决定部队进行短距离分兵活动,在30里内的农村发动群众斗争。分兵活动陈毅总抓,朱德的任务是帮助长汀县委组建 赤卫团,计划经过军训后挑选一部分编人红四军。


毛泽东在干什么呢?连日来,他在城东的住处辛耕别墅阅读 《长汀县志》等书籍;接着又要段奋夫请来一些社会阅历丰富的代表性人物进行座谈。他在为他正思考着的重大决策做准备。红四军下一步的战略需要他深谋远虑。井冈山的失守,“蒋桂战争”的爆发,红四军进人赣南闽西,毛泽东对今后的革命开展必须重新谋划。


天外有天。走出井冈山才两个月,毛泽东欣然看到,在赣南闽西有一个比湘赣边界大得多的天地!井冈山只是地连两省六个县,而赣南闽西区域至少有20多个县;至于地形、经济,还有党和民众的基础等等条件,与井冈山相差无几,是创立工农武装割据的好地方。


毛泽东在东固休整的日子里,通过与李文林等人的交谈,以及与红二团、红四团干部战士们的座谈,了解到这样一种情形:在东固没有赤色割据的火热场面,不见一块“工农兵政府”的牌子,甚至不见一条红色标语;地方武装不搞守土的赤卫队,党的组织和政权机构不公开,斗争形式完全是一种秘密割据;红军的战术是飘忽不定的,游击区域很广,因而对于经济的解决很有办法,伙食通常是几角钱,没有发生过经济的困难。


这一切使得毛泽东得出这样的看法:东固红军的许多做法,在接近总暴动之前,这种形式可能是最好的!四军应该吸取其中的经验。


前委书记将自己思考成熟的意见,拿到了3月20日在辛耕别墅召开的前委扩大会议上。毛泽东明确提出,四军不回井冈山了,要在赣南闽西开创比井冈山更大的割据区域。他将赣南闽西的各项有利条件,东固红军的割据特色等等,讲得非常的透彻。 他说道:“旧的方略失去了效用,就要调整变更,适应变化了的新情况。”


红四军的这些军政精英们,像毛泽东一样,对于事物的认识不会停留在旧的模式上;他们赞同前委书记目光深远、谋略超人的考虑。


毛泽东看到自己的主张能够顺当地被同志们接受,心里感到高兴。


这次在汀州召开的前委扩大会议作出决定:“四军、五军及江西红军第二、第四团之行动,在国民党混战的初期,以赣南闽西二十余县为范围,以游击战术,从发动群众以至于公开苏维埃政权割据,以此割据区域以与湘赣边界之割据区域相连结。”


这一战略计划和行动方针,勾画了创建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的一幅蓝图。


前委会议结束的第二天,对红四军将士们来说又有一件喜事,朱德军长再续良缘,新娘子是红军战士康克清。这桩婚姻是贺子珍、曾志和十几个姐妹配合张罗而成的。


4月1日,红四军结束了汀州17天的分兵活动,回师赣南向瑞金进发。


红四军一到瑞金,毛泽东、朱德就听到一个又惊又喜的消 息,红五军400余人已在几天前就到达了瑞金。红四军的领导们立即前往红五军的驻地。井冈分别,瑞金重逢,大家真是百感交 集,激动万分。


彭德怀将井冈山失守和红五军突围的主要情形作了介绍。


毛泽东叹着气有点自责地说,井冈山没有守住,也怪前委失算,‘围魏救赵’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接着又道:“敌我力量过于悬殊,当初就不该让你们这么单薄的兵力守山。”


朱德安慰说:“井冈山失守不怪你们,五军是吃了大苦的。红四军不回井冈山了,要在赣南闽西开展更大范围的武装割据。”


“啊,不回井冈山了? ”彭德怀感到惊讶,红五军的其他领导同志也吃惊不小。


陈毅当即将前委在汀州会议上的决策告诉彭德怀等人。


毛泽东看出红五军同志心情凝重,缓而有力地说:“井冈山是不能丢的,那是革命最早的根基之地呀!”


彭德怀听出毛泽东的话中有话,马上表态说:“我们打回井冈山去,恢复湘嬅边界的割据,争取与赣南这边相连接!”


1929年春光明媚的4月上旬,红五军从赣南回师,一路展开游击,又补充到700余人枪,月底到了井冈山。


“红五军回来了! ”“彭军长回来了! ”茨坪和大小五井的群众奔走相告,拥到李家祠来看望红五军的官兵们。彭德怀与这些饱受敌人摧残的乡亲们握手叙话,眼里流出了激动的泪水;五军的将士们纷纷把自己的衣服、毛巾、布匹送给他们。彭德怀对军部司务长喊着:“把所有的银洋都拿出来,乡亲们每人发一块!”


5月2日,彭德怀率部到茅坪,与特委的负责人和王佐等人相见。这些大难不死、劫后重逢的战友们,沉浸在万分喜悦之中。


众人坐下来交谈。王佐等人急切地问红四军的情况,彭德怀将四军前委新的战略决策讲了一遍。王佐等人一听,惊叫道:“毛委员不要我们井冈山了?”


彭德怀和颜悦色地耐心解释,说道:“怎么不要呢,如果不要井冈山,怎么会派我们回来?红四军要在赣南闽西创建更多更大的像我们井冈山一样的红色区域呢。”


王佐等人听彭军长这么一说,惊讶的神色顿消,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红五军重返井冈山,使湘赣边界的斗争又有了活力。5月10 日,湘赣边界特委第四次执委扩大会议在古城联奎书院召开。会议传达讨论了红四军前委给边界特委的指示信,根据信中的“集兵政策”,制定了新的游击大纲,确定以永新为中心区域,建立新 的革命根据地。


古城会议后,湘赣边界恢复了五个县委与一个特别区委,宁冈县委以谢希安为书记,永新县委以朱昌偕为书记,莲花县委以徐白沂为书记,遂川县委以王佐农为书记,酃县县委以周里为书记,茶陵特别区委由宛希先兼任书记。


6月上旬,红五军在红三十二团配合下,在新城击败5月下旬开来的赣敌两个团,收复了宁冈、遂川两县城。7月中旬,红五军攻打安福县城,在迎宾桥重创敌军。此后,一个以永新为中心的,包括宁冈、莲花、遂川、茶陵、酃县、攸县、醴陵、安福在内的湘赣红色区域形成了。与此同时,赣西南的革命斗争也发生重大转折,特委将斗争的目标放在了攻打吉安上面。


毛泽东、朱德等中国共产党人在井冈山点燃的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越燃越旺,正以燎原之势卷向湘赣边和赣南闽西的广阔区域。一个比井冈山更大更多的红色区域正在形成。


在井冈山,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冲破教条主义的束缚,为革命探索出了一条前人未曾走过、切合中国国情的新路,开辟了建设新型人民军队、实践为民执政的新纪元,造就了人民共和国的一代治国精英,孕育了伟大的井冈山精神。井冈山的斗争,将以“摇篮”和“母腹”的独特而重要地位,镌刻在中国革命的史册上!

上一篇:三十五、井冈山失守

下一篇:没有了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630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