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三十二、柏路定计:“围魏救赵”

三十二、柏路定计:“围魏救赵”

2018-07-28
28 2018-07

15:55

湘、赣两省曾组织两次对井冈山的重兵“会剿”,半年来非但没能将朱毛“赤匪”剿灭,反而连遭败阵,折损不小。12月中旬彭德怀的红五军又上了井冈山,这块根据地的红军更加壮大,这使南京政府大为震惊。蒋介石闻报,就像屁股底下坐着了针,猛地弹跳起来,连着骂了两句“娘稀匹”。随即他站在那幅大地图面前,盯着湘赣边界的方位发怔。蒋介石仿佛看到那儿有一团熊熊燃着的烈火,正慢慢地向四周延展。他忽地转过身来,在办公室踱步几圈,自言自语道:“会剿,还是要剿!”


一份由蒋介石签署的“会剿”电令,从南京发往长沙、南昌, 指定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清乡”督办鲁涤平为总指挥。鲁涤平当然不会亲往前线,“派唐希汗敦促何键就代总指挥职,负会剿朱毛全责”;江西方面,赣军第十二师师长金汉鼎为副总指挥。


国良党南京政府“会剿”严令下达后,湘军第十九师师长、新任“剿总”代总指挥的何键忙坏了。1929年元旦伊始,湘赣“会剿” 总部在萍乡成立。接着何键主持了为期两天的军事会议,研究 “会剿”作战计划。总的部署是:两省出动18个团的兵力,分为五路向宁冈推进,然后直捣大小五井。第一路为赣敌李文彬第二十—旅,驻于遂川,由黄坳向茨坪进攻;第二路为张与仁第三十五 旅和周浑元第十四旅,驻于泰和、永新,从七溪岭向宁冈进击;第三路系湘敌王捷俊部3个团驻于莲花,从永新西乡直插韩江,再抵宁冈古城、龙市;第四路为吴尚部1个旅,自茶陵、酃县进攻八面山;第五路是刘建绪旅,自桂东、遂川向茨坪压来。规定各路军队必须在1月15日前进人指定作战区域。“剿总”指挥部还发布了对活捉或击毙毛泽东、朱德、彭德怀、陈毅、袁文才等五人的悬赏令,“花红”是活捉赏给一万银洋,打死赏洋五千。


湘、赣两省国民党军欲对井冈山大举进攻的信息,通过各种渠道不断地传到前委。恰在这时,江西省委通过吉安县的地下交通线转来了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文件、材料。毛泽东同 德商置说:“我看召开一个范围大一些的会议,一则传达中央的文 件,二则对目前的严重局势研究对策。”朱德道:“这回湘、赣两省发来18个团,恨不得一上午就踏平井冈山,咱们是要认真对付呐。 这个会由前委来开吧。”毛泽东提议说:“四军、五军军委,特委,各 县县委都要参加,就叫联席会吧。我叫谭政、贺子珍去准备开会的 地方。军事上的决策你多考虑一下,提出来由大家讨论。”


数天之后,已是1929年元旦了,正是滴水成冰的大冷天。从1月2日起,往日静谧的井冈山柏路村突然人多了起来,边界各地的军政干部纷纷赶到这里。路程较远的都骑了马来,河边沙滩上拴着几匹马。何长工所骑的大白马被老虎咬死在村口的油糟旁边,这样使得干部们不敢把马拴在野外。前委的秘书谭政、贺子 珍带了几名工作人员头天就布置好了会场,安排好会议人员的食宿。


1月4日清早,毛泽东与朱德、彭德怀等人从新城骑马赶到柏路村。众人吃过早饭来到开会的地点。毛泽东向贺子珍要过报名册,见总共来了64人,知道各方面的代表已是到齐。这些边界的党政军负责干部,三个一堆,五人一伙,围着火塘亲热地交谈着, 会场内一片欢声笑语,并无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严重军事局势的重压感。他们看见毛、朱等人进来了,有的点头致意,有的亲切地打着招呼。这时候,谭政将哨子吹响,要大家安静下来。毛泽东、朱德等人在简易的会议主席台就座。毛泽东先将彭德怀、滕代远向众人作了介绍,因为部分地方干部对他俩还不认识。接着,朱德讲了联席会议的主要内容和程序,宣布正式开会。


会议的头一项内容,是由前委书记毛泽东传达中共“六大” 的文件。


“六大”是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在莫斯科召开的。大会制定了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实行土地革命、建立工农民主专政的革命纲领。这个纲领,明确了中国的社会和中国革命现阶段的性质,指出革命性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必须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的政权,实行废除剥削和打倒封建势力内容的土地革命;提出了现时党的任务,指出革命处于低潮,党的路线是争取群众,要用一切力量做组织民众斗争的工作,各个割据区域必须最大限度地发展工农红军,建立红色政权。上述这些,决定了“六大”是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 


但它同时又存在着诸方面的缺点:

一是对中国社会的阶级关系 缺乏正确认识、,否定存在中间营垒,把民族资产阶级当作最危险的敌人;

二是把党的工作重心仍然放在城市;

三是对中国革命的长期性估计不足;

四是在组织上片面强调党员成分无产阶级化和”指导机关之工人化“


毛泽东在传达到《苏维埃政权组织问题》决议案时,念着念着,文件中“对土匪的关系”一段文字,让他突然停顿了下来。他稍加思索,跳过了这一大段没有念。与会者听到内容不甚连贯, 以为文件上的字不清楚,也没在意。毛泽东为何要跳过文件上的一大段文字?这话留在后面叙述。


下午起,会议进入一个重要议程:讨论如何应对湘、赣敌军的第三次“会剿”。


朱德首先介绍敌情。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子,根据各方面收集到的敌情,一一加以介绍;然后对众人说:“这一回两省政府发狠心出动了 18个团,将近3万人马;而咱们拢共才有6000左右的人枪,怎样打破敌人的会剿?有道是众人拾柴火焰髙,大家来出主意吧。”


对于井冈山面临的严峻军事形势,每一个与会者都是清楚的。王佐、宛希先、龙超清等人发言,都主张奋起迎战,利用山险击退敌人。王佐显得很有信心地说:“反动派气势汹汹的,还不是坟头上耍大刀一吓鬼!他们开来18个团,怕不到哪儿去,同他们在这千山万岭打圈圈、捉迷藏,先把他们拖得晕头转向,再关起门来打狗! ”听王佐这么一说,宛希先与龙超清也主张利用井冈山、九陇山两个地势险要的屏障抵御犯敌。


这些主张就地御敌的“主战派”发完了言,那些对敌人超出红军五六倍感到担忧的干部们说话了。他们认为红军的战略是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应该跳到外县去,避免与敌人正面作战;因为红军不单兵力少,武器更是处于劣势,经济上也极端困难,倘若敌人围困太久,定然坚持不住。第二十八团团长林彪与 三十一团团长伍中豪,都认为死守的战略没有出路,弄不好会把老本拼光。


两种不同的主张,各抒己见互不相让,一个下午很快地过去了。


翌日继续讨论。屋外依然寒风凛冽,雨雪霏霏;会场内依旧人声鼎沸,争论激烈。


一直没有发言的红五军军长彭德怀,眼见两种意见的争论还在持续,不由地高声说道:“这么大的战略方针,前委肯定有所考虑,还是请泽东同志讲讲吧。”彭德怀的提议得到了多数人的附和,大家都把目光投向毛泽东。


毛泽东迎着众人的目光,徐徐地讲开了。

“我看是不能死守,敌人强于我们五六倍,尤其是武器装备的精良占绝对优势,又显示出很大决心,气势不谓不凶,死守无疑会导致失败。”

“主战派”们一听,心里有些泄气了。

“不过,决不能丢掉井冈山不管!边界党和红军在此经营了一年有余的时间,付出了许多努力,好不容易建立了罗霄山脉中段政权,这块革命的根基之地千万丢不得!”


听了毛泽东这一段话,主张跳到山外与敌人打圈子的干部感到不对劲了。前委书记究竟是什么样的主张?当他们还在疑惑时,毛泽东提出另一个问题。


“眼下我们的经济上的问题,决然是不可忽视的!湘赣边界的土豪已是打尽,筹款不易,红军的物资匮乏至极,伤病兵其苦更甚,五六千人的衣食难以为继。面对这样的经济困境,我们能够维持多久呢?”


与会者的心弦都紧紧地绷着。毛泽东扫视了一下会场,继续说下去。

“我们要有积极的应敌战略,不能受制于敌!这就是敌人从这边打过来,我们就从那边打过去,迂回敌后,在外线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以这种战略来打破敌人的‘会剿’。这种战略,古人早已有之,叫做‘围魏救赵’。”


毛泽东的这番宏论,让大多数人恍然大悟,觉得茅塞顿开。


毛泽东接下来对红军的出击方向作了阐述。他既否认前往湘鄂赣边界的主张,说那儿离武汉、长沙这样的中心城市太近; 也反对前往湘南,因为湘南敌人兵力太强,湘南各县在去年三四月间遭受湘粤敌军的进攻,群众基础受到很大的破坏。末了,前委书记把出击方向锁定在赣南。


“我与朱军长计议过,目前只有赣南适合红军前去,何以见得呢? ”毛泽东稍停,扳着手指说:“

其一,赣南一带地域宽阔,十五六个县份,山区居多,距离敌人占据的中心城较远,交通上不那么便利,敌人进兵困难;

其二,赣南盛产粮油,能够自足,我们的军需问题便于解决;

其三,赣南国民党的驻军不多,战斗力一 般,且为红军在遂川击败过一次,远比湘南的敌军好打;

其四,党 在赣南有相当的基础,许多地方在大革命时期受到洗礼,另外在吉安、兴国交界的东固山,有江西红军独立第二团、第四团,能在

军事上起到策应作用。有上述的四项有利条件,四军足可以在那里立下脚来,一则开辟新的割据区域,二则吸引围攻井同山的敌军。”


毛泽东的主张,分析透彻,合乎情理,又切实际,得到了大多数与会者发自内心的钦佩。


毛泽东讲到这里,将手一挥道:“部队如何部署,请玉阶兄说吧。,’

朱德向会场看了一眼,缓缓地说:“前委的打算是,留下部分力量守山,第三十二团是义不容辞的;另外还想让五军留下,不过尚未与五军商量;红四军主力出击赣南,实行‘围魏救赵’的战略。大家看这样行不行。”


朱德讲完后,会场上顿时活跃起来。人们你一言我一语,或是表示赞同,或是表示反对,一片喧嚷之声。红五军的参谋长邓萍站起身来高声说道:“我们五军不同意留下!”


干部们顿时停止议论,听邓萍说下去:“平江暴动本来就使得敌人推迟了对井冈山的会剿,而目前敌人对湘鄂赣边界的进攻力量也有所增强,五军应当北返回师,扩大原来的割据区域。 再者,五军上山才20来天,各方面的情形均不太熟悉,又只有800人枪,怎样与第三十二团守得住这偌大的井冈山?”


邓萍刚停口,李灿接话说:“你们说大小五井只有五条小路才上得来,前些时候老彭带着我们到几个哨口走了一遭,看到根本不止这五条小路,有不少地方有羊肠小路可以上山。敌人的兵力是3万人,单留下这么点力量是难以扼守井冈山的!”


邓、李二人直率地讲了自己的意见后,红五军军委委员贺国中、彭包才也表示不同意留下来,强调要留大家留,要走大家走。 这时,其他干部不便插言,会议气氛为之一变,原先热闹的会场突然冷了下来。

毛泽东见干部们缄口不语,站起身来,在桌子后边背着手踱了几步,自言自语道:“地形不熟悉,有文才和王佐同志在,前委还会留下些人;力量太悬殊,这倒是不假,只有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和凭借有利地形了。哎,蒋介石巴不得一个清早踏平井冈山。 扯了龙袍要死,打死太子也是死。大家说该怎么样办?”


毛泽东徐徐转过身来,看着坐在头一排的彭德怀问道:“彭军长,你说个意见吧。”

邓萍他们发言的时候,彭德怀一面听着一面思考,他听毛泽东要他表态,语气坚定地说:“就这样定吧,服从党的决议! ”说完,他扭过头看了看会场,见邓萍、李灿等人都惊讶地望着他,便神情严肃地说:“四军五军一盘棋,怎么老是看着自己的脚趾头? 还有党组织和井冈山的群众嘛。你们几个的思想先要通,回去才能说服大家。一代远同志,你的意见怎样? ”滕代远本来早就想表态,只是看到邓萍等人一致反对,又不详彭德怀的态度。这时见军长作了明确表示,便也坚定地说:“大敌当前,五军军委理应无条件服从前委领导!”


邓萍、李灿等人见彭德怀、滕代远作了这样的表态,也就不再吭声了。


这时候的毛泽东和朱德,见彭、滕二人力排众议,毅然承担守山的任务,心里都像一块石头落下了地。毛泽东看了看朱德, 说道:“这次守山的任务极为艰巨,五军和三十二团的担子很重呐!具体怎么部署,还得专门研究。”


“围魏救赵”的战略确定之后,会议围绕着如何守山作了进 一步研究。具体安排是:加强对红五军军政干部的配备,任命张子清为五军参谋长,陈毅安为副参谋长,陈伯钧、游雪程、李克如等四五名富有作战经验的连级干部调任五军军部参谋;成立宁冈中心县委,统一领导边界六县地方工作,何长工为书记;宛希先留在特委,协助接替谭震林担任特委书记的邓乾元工作,指挥六县的地方武装。


1月5日下午5时左右,联席会议结束,朱德宣布散会,干部们向屋外走去。忽听毛泽东高声叫道:“仲弘、震林、乾元几人再留一下。”已经出到屋外的陈毅和谭震林听见喊声转过身来,不解地回到屋里。

上一篇:三十一、红五军上山

下一篇:三十三、挺进赣南,艰难的征战

cache
Processed in 0.0067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