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三十一、红五军上山

三十一、红五军上山

2018-07-28
28 2018-07

15:29

平江起义发生于1928年7月22日,它是在中共湖南省委指示 下,由湘鄂赣边特委发动并参加领导、在当时来说规模较大的起义。滕代远时为特委书记,贺国中是1927年在黄埔军校时入的党,黄公略是1927年12月入党,彭德怀是1928年4月人党。


平江起义主要领导人之一的彭德怀原名彭得华,1898年出生于湘潭县乌石乡一个农民家庭,幼年时母亡父病,家境赤贫, 13岁起在煤窑上做小工。17岁那年,他在村上与另一个青年组织农民吃大户、分粮仓,受到地主的告发,逃到洞庭湖当挑土工,之后在那里投人湘军。干了两年,他由排长升为连长。又因在军中组织“救贫会”暗杀了当地一个叫欧盛钦的恶霸,事发后弃职逃走。翌年,彭德怀考入湖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后参加了北伐战争。 在北伐军围攻武昌的时候,担任营长的彭德怀结识了师政治部秘书、中共党员段德昌。正是段德昌经常同谈论国事,介绍进步书籍给他阅读,促使他的思想逐渐发生变化。1928年3月已升任团长的彭德怀率部驻防湘鄂交界处的湖南南县,得知在湖北公安县领导农民暴动的段德昌负伤,派人秘密将段接来军中治疗。4月下旬,彭德怀由段德昌介绍,经南(县)华(容)安(化)特委报中共湖南省委批准,秘密加人了党的组织。


彭德怀人党后,南华安特委先把党员邓萍派进来,安排在营部当书记官。不久,又把党员李光派到彭部作交通员。3个党员组成了支部,由邓萍负责。彭德怀只与特委保持单线联系。


1928年5月初,彭德怀所在的独立第五师移防平江,他要邓萍和李光加紧与平江一带党的组织取得联系。


6月中旬,南华安特委派了一名不轻易启用的交通员来到平江,与彭德怀接上了头。交通员带来了中共湖南省委关于彭团在平江举行兵变的指示,彭德怀要邓萍向李光作了传达,并开始考虑兵变的方案。


正在彭团暗中加紧起义准备的时候,湖南省委派滕代远来到彭部。邓萍以宴请老友为名,邀请了彭德怀等人在豪华旅馆作陪,来的都是党员。滕代远与众人相见后,传达了省委关于彭团起义的决定,又由彭
德怀报告了近期在部队展开的秘密活动的情况。当晚,换上滕代远的服装假扮滕的中共党员贺夷,坐着轿子出城离去。滕代远却换上士兵服装隐蔽在新近吸收入党的李灿连。


过了一些时日,彭德怀突然收到地下党员、打进第五师师部担任电台主任的陈玉成给他专门拍发的电报:南华安特委已遭破坏,叛徒供出黄公略是共产党员。同一天傍晚,滕代远也接到湖南省委关于南华安
特委被敌破坏的紧急通知,并指示:说:“独立五师党的情况有所暴露,立即策划暴动,以争取主动。”


彭德怀与滕代远连忙召集邓萍等人制定武装起义的方案, 确定在7月22日午间举行起义,并对撤换反动军官和联络第三团黄公略营等事宜作了具体安排。


7月22日上午10时,彭德怀在他的第一团团部召开排以上军官会议,宣布撤换第三营营长,由不久前被吸收入党的黄纯一接任,扫除了起义的障碍。接着,彭德怀来到天岳书院指挥第一营的起义行动;李光带领两个连占据了国民党平江县党部、县政府,解除了县挨户团的武装,抓住了反动县长刘作柱等人;黄纯 一带领第三营解决了第五师师部和特务连,逮捕了副师长李慧根等军官;李灿带领第一连消灭了驻在上西街的清乡队。整个起义行动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全部解除了平江城内的反动武装,逮捕了大部分反动首恶分子,打开三所监狱救出300多名已判死刑的党员干部。同一天下午,黄公略与贺国中也分别率部起义。


7月24日下午,平江县党组织在县城月池塘广场召开数万人的军民大会,庆祝起义胜利,宣布成立平江县工农兵苏维埃政 府,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彭德怀任军长,滕代远任党代表, 邓萍任参谋长。起义部队编为红五军第十三师,师长和师党代表分别由彭德怀和滕代远兼任。下辖第一团,团长雷振辉,党代表李灿;第四团,团长陈鹏飞,党代表黄公略;第七团,团长黄纯一, 党代表贺国中。


国民党湖南省政府看到自己的营垒與塌了一角,迅速调集三个师的兵力,在湘鄂赣边境地主武装的配合下,于7月25日兵 分五路向平江进攻。红五军在与强敌的十几次激战中,第七团的兵力损失惨重,牺牲了团长黄纯一;第四团攻打长寿街失利,团长陈鹏飞叛逃;进攻浏阳城的第一团亦遭受挫折,部队退到龙门进行休整。这时,敌人仍有12个团向红五军实行围截。为了避免与强敌硬拼,部队于8月上旬转攻江西修水县城,与当地党组织共同发动群众斗争。8月中旬,江西敌军以7个团的兵力从武宁、 万载方向进攻修水,红五军退回到平江的黄金洞一带。一个月以 来,红五军每天要与敌人血战数次,最多时达八次。在频繁的战 斗中,部队减员很多,伤病员日渐增加,给养非常困难,有时每天只能吃上两顿红薯煮稀饭。在这种艰难困苦的环境下,有些经不起考验的官兵逃跑了,部队剩下千人左右。


8月20日,红五军军部接到湖南省委的指示信。省委要他们向萍醴一带发展,以与红四军联络,但应避免与敌军主力作战。


在传达省委指示的会议上,彭德怀语气坚定地说:“省委的指示是对的,五军要得到保存和发展,只有走乡村割据这条路; 这一点毛泽东、朱德比我们高明多了。没么子多讲的,这就到井冈山去! ”军部在没有异议的情况下作出向井冈山挺进、会合朱毛红军的决定。


1928年9月初,红五军从平江的黄金洞出发向井冈山移动。


国民党湘军迅速增调两个师前堵后追。红五军边打边走,冲破敌军一道道封锁,沿着修(水)铜(鼓)边境前进。部队至万载县的大桥时,遭到赣敌朱耀华旅的伏击,伤亡惨重,携带的军需物资丢失殆尽。军部决定退回修铜边界休整,第一次上井冈山没有成功。


为要稳定军心,鼓舞士气,为再上井冈山作准备,红五军进 行了组织和思想上的整顿,将一些思想反动的军官和思想动摇且身体差的官兵遣散回家,吸收那些作战勇敢、意志坚定的工农分子加人党组织。彭德怀与滕代远亲自做稳定军心的思想工作。


9月下旬,红五军第二次向井冈山进发。这一次采取了欲南先北、迷惑敌人的策略。部队先向湖北通城运动,在修水的渣津歼灭了敌人一个宪兵营后,转人湖北境内,在通山一带沿途发动 群众斗争,帮助地方上建立游击队,吸收贫苦工农青年入伍。在 湘鄂赣边境的石堰乡,部队一次性接纳了 160多名青年。经过一 路上的扩军,红五军在通城突然向南回师,欲从江西修水、铜鼓、 万载上井冈山。在修水的台庄,红五军军委与湘鄂赣边特委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将五军与地方武装合编为五个纵队,每个纵队 450人左右;并决定第一、三纵队在平江、修水一带活动,第二纵队在浏阳、平江一带进行游击,第四、五纵队及军部直属队共800 多人由彭德怀、滕代远率领奔赴井冈山。


由于有三个纵队在湘鄂赣边界拖住敌人,红五军主力采取了灵活的游击战术,冲破敌人多道封锁线,通过了修水、万载、萍 乡等6个县境,于12月初进入莲花的九都。


再说由何长工率领的井冈山红军两个营从新城出发,一路急行军向莲花赶来。、12月6日抵达路口镇时,莲花县委派人来报 告,说路口聚集着永新北乡及莲花的靖卫团30餘人。何长工与 毕占云、张威商议,决定消灭这股敌人。特务营和独立营的官兵战斗劲头很足,一个冲锋过去,消灭靖卫团近200人,莲花靖卫团团总杨良善、副团总刘晴鼠都在战斗中被击毙。正在打掊战场时,侦察人员赶来急报:一支近千人的队伍正快速向这边压过来。何长工感到惊讳,令号兵用号音进行联络,同时布置部队准备战斗。不多久,与对方的号音接通,原来是红五军开过来了。何长工等人大喜,带着部队迎上去,与彭德怀、滕代远等人见了面。


从永新高坑、三湾向宁冈进发的红五军,经药浒、棋子石等 地,于12月11日下午4时到达新城。已经得到信息的红四军及上千民众,在西门外的靳亚埂敲锣打鼓列队迎接。两军的官兵们相聚在一起,热烈握手,亲切交谈。不少红五军的战士将带来的草鞋、袜子和裹在头上的布,拿出来送给红四军的战士,四军的战 士也回赠了珍贵的子弹,那种热烈亲密的气氛十分感人。


红五军进到城里,彭德怀、滕代远、邓萍等主要军政干部由何长工带着,来到红四军军部所在地城隍庙,会见红四军及湘赣边界党的负责同志。毛泽东、朱德同着陈毅、谭震林、袁文才、林 彪、伍中豪、何挺颖、宛希先等20多人,已在城隍庙门口迎接。众人见了面后握手交谈,一片欢声笑语。


按照红四军军部的安排,红五军驻扎在距新城两里的黄下村,军部设于村中祠堂敬爱堂,彭德怀、滕代远就住在祠堂里。


12月12日上午,是个难得的晴天,太阳晒在人们的身上暖融融的。在新城西门外的干田里,举行了庆祝两军胜利会师的大会,到会的军民有2万多人。两支部队的战士们全副武装,抬着重机抢和迫击抢,威武雄壮地进入会场。新城各乡的农民敲锣打鼓从四面八方赶来。会场上用门板、禾桶搭起了一座台子,两边扎着彩楼,柱子中间贴着一副引人注目的大幅对联,苍劲的大字写道:

在新城,迎新年,欢迎新同志,打倒新军阀;

趁红光,当红军,高举红旗帜,创造红世界。


上午10时左右,陈毅宣布大会开始,几十个司号员列队在大会主席台前吹响军号,同时点着十几串鞭炮,激昂的号音和齐鸣的鞭炮声响彻云霄。


毛泽东首先代表红四军前委讲话。他在讲话中赞扬了红五军英勇奋战的革命精神,号召两支部队加强团结,在党的领导下巩固罗霄山脉中段政权。


彭德怀接着讲话。他望着人头攒动的会场,心情振奋,激动地说:“四军老大哥在井冈山搞得很出色,分配了土地,武装了农民群众,建立了巩固的红色政权。中国革命的搞法,就是要像井冈山这样建立武装割据的根据地,这样才能积存和发展革命的力量。我们五军要向四军看齐,共同战斗,巩固罗霄山脉中段政权,促进革命高潮的到来!”


朱德代表红四军致了词。他挥着手含笑说道:“半年前我们与秋收起义部队在井冈山会了师,今天又和平江起义的队伍会合在一起,这是一件大喜事啊!现在我们有两个军,以后会有十几个军、几十个军,这是肯定的嘛。红军的斗争是艰巨的,但是前途是光明的!”


登台讲话的还有宁冈县党政和团体代表,他们热情洋溢的讲话,不断激起台下军民们的热烈掌声。最后,红四军军部宣传队表演了文艺节目。


红五军在新城休息了两天,按照红四军前委的安排,也参加了军政整训。前委从红四军抽调了十余名军政干部到红五军帮助工作,着重于连队党支部和士兵委员会的建立。


红四军、红五军会师井同,使得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军事力量更加强大,罗霄山脉中段政权在全国更具政治影响;同时也引得国民党南京政府把对湘赣边界红色区域的“会剿”当成一件大事。


从12月下旬起,湘、赣两省调兵遣将欲大举进攻朱毛红军的情报,不断传到井冈山来。前委决定结束两军的整训,以主要精力应对敌人的第三次“会剿”。

上一篇:三十、红四军新城整训

下一篇:三十二、柏路定计:“围魏救赵”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660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