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三十、红四军新城整训

三十、红四军新城整训

2018-07-28
28 2018-07

15:17

重新成立前委的第三天,红四军军部接到敌情报告:盘踞在永新县城的赣军周浑元旅以两个团兵力进占宁冈新城。11月9日下半夜,毛泽东和朱德指挥第二十八团、三十一团由茨坪起兵向茅坪出发,翌日凌晨抵达新城后向敌人发起攻击。


敌军退守新七溪岭的龙凤阁,红军又以迂回战术侧击敌军, 迫使该敌向永新龙源口逃窜。10日上午10时,向永新县城追击的红军在途中与一支援敌相遇,歼敌一个连,随即追至永新县城, 正遇上敌人一个团在冬瓜岭抢修工事;朱德令第二十八团在正面发起攻击,三十一团自侧面包抄上去,于下午3时打垮敌人。11 月12日,军部闻报驻于天河的赣军第三十五旅一个团向永新驰援,朱德认为再与敌战对红军不利,下令部队回师宁冈新城。


以上几次战斗,按照毛泽东《井冈山的斗争》一文记载,红军击毙敌营长一人,俘敌营长二人,缴枪数百。经过与赣敌的数次较量,敌军屡屡战败,心胆已寒,不敢再人宁冈攻打红军。至此,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基本上得到恢复,改变了八月以来的不利局面。


新城、龙源口战斗,红军伤亡很少,毛泽东和朱德心里都十分高兴。部队从永新回到新城后,毛泽东对朱德说:“玉阶兄,我们上回在茨坪议过的事,我想趁这个空隙进行,你看如何?”


毛泽东所说在茨坪议过的事,是指11月6日特委扩大会议所 定的红四军整训一事。中央6月4日的指示信中对于边界和红四军今后的任务与工作,有“改造整理你们的军队”一条,明确指出:“因为你们转战千里,七八月来未能得到休息的机会,如果你 们能找到一个机会做改造和整顿的工作是有必要的。”信中所说的“七八月来”,是指发信前的一段时间,实际上,目前部队已是年有余未得休整。“红军迭经巨战,党委干部人材已伤亡殆”,特别是队伍中的非无产阶级现象——流寇主义、盲动思想、取消党代表制度等等,严重影响着红四军的建设。此时毛泽东深感对红四军进行一次整顿更有必要。


朱德见毛泽东征求自己的意见,稍加考虑,点头回道:“抓紧这段时间把整训搞完,也好啊。经过这么几次较量,赣敌暂时不敢来犯,而湘敌也不轻易从茶陵、酃县迈过脚来,算是个空隙吧。 你上回也说到,四军的整训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毛泽东接着说出自己的想法:“前些天我与谭震林、宛希先几人碰过头,眼下,宁冈、永新两县的‘洗党’已告一段落,总的情况是让人满意的。地方党得到了组织、思想的整顿,军中的党也应该有所动作了,包括部队的军事训练。”


“是啊,”朱德也是深有感触,“部队历经年余苦战,鞍马劳顿,尚未得到应有的休整。人家的士兵至少要训练半年才能上阵打仗,我们的战士昨天入伍,今日就要参战,军事素质从何而来? 打仗固然靠阶级觉悟,靠勇敢,可是战斗技能也很重要呀!”


毛泽东听后表示赞同,说道:“这次整训要以军事训练为主, 时间上的安排来个六、四开吧。”


朱德点头道:“那就事不宜迟。眼下除第三十二团一营尚在新七溪岭担任瞥戒,部队都在新城,整训就在新城进行吧,这儿驻扎条件和操练场地比茅坪、大陇都好。”

毛泽东兴奋地说:“好啊,就定在新城。”


毛泽东似乎想到什么,稍停片刻,开口道:“整训之前,是否抽时间召开四军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讨论一些问题,也作为整训的指导方针。”


朱德当即表示赞同,建议下午召开预备会议,然后正式开会。


11月14日至15日,中共红四军第六次代表大会在新城城隍庙召开,到会代表79人。保存至今的大会决议案中“大会记事”写道:“四军全军的支部除三十二团一营远在永新派代表来不及外,所有支部均有代表参加,各代表所携提案计30余种,经一度整理将意见相同者合并计得17种。大会中讨论了政治、军事、党务各种重要问题,尤其对于中国革命性质问题有长时间之辩论, 这是六次大会的特点。”


红四军“六大”选举产生了新的军委,委员23人,朱德担任军委书记。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红军设立政治部,陈毅出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


红四军“六大”通过了《政治问题决议案》《党务决议案》《军事问题决议案》《经济问题决议案》《纪律问题决议案》等五个重要文件,尤其是《党务决议案》,是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第一个加强党对红军政治领导的文件。文件中关于健全党的连以上各级委员会和“党代表制度不应取消”等决议,为即将进行的全军整训明确了指导方针。


按照军部的通知,红四军各团及军直单位全部集中到了新城。第二十八团驻扎在东门外的江边村,三十一团驻于西门街和靳亚,军部特务营驻在城外的露下村,独立营驻在北门外的小粟村,军部设在城内城隍庙。另外有两支地方武装,根据特委的命令开到新城参加整训,这就是莲花县独立团和醴陵县赤卫队。


军部特务营系前文所说的毕占云的起义部队。独立营是半个月前由驻于袁州(今宜春)的国民党向成杰部营长张威所带连余官兵起义后编成的,起初编入莲花红色独立团,新城整训时前委决定张部整编为红四军独立营,张威任营长。莲花独立团随即改称县赤卫大队,军部指派红军连长夏炎担任大队长。


红四军整训开始没几天,前委考虑为确保整训工作顺利开展,便决定莲花、醴陵两县赤卫大队和特务营、独立营开往莲花牵制敌人,同时也为了在走际斗争中考验刚从敌人营垒投过来的两支队伍。前委为此组成北路行委加强领导,指派做改造工作经验丰富、善于独当一面的何长工担任行委书记,着重在实战中对两个营的改造。


这次整训前的头天,毛泽东与朱德、陈毅等人在一起开了预备会后,晚上又商讨了几个问题。毛泽东提出:“第二十八团与三十—团的‘分团主义’已经是由来已久了,不容忽视。我看,是否利用整训之机,对两个团主要军政干部加以调整?


毛泽东提到的“分团主义”,朱德与陈毅也早有耳闻。第二十八团打仗厉害,但做发动群众的地方工作不如三十一团,而三十—团的军事素质与二十八团相比有所逊色,因此两个团的官兵各有优越感,互相不服气,团结方面出现过一些问题。有几次部队打了胜仗,军部决定二十八团缴获的武器挑好的拨给三十一团,可是二十八团的官兵们不乐意,军部决定执行不了。


朱德听毛泽东提出两个团的主要干部进行调整,认为很好,


便说:“是呀,二十八团我带得多,三十一团你带得多,两个团的主要干部对调一下也好。不知你的意思怎样调法?”


毛泽东显然事先有所考虑,他说:第二十八团团长林彪不动,党代表由何挺颖担任;第三十一团的党代表由蔡协民接替,团长改为伍中豪,原团长朱云卿调到军部担任副参谋长。

朱德听后问道:“何长工不任第二十八团的党代表了,对他 怎样安排呢?”


毛泽东答:“我想把他的工作任务放在抓特务营、独立营改造方面,具体怎么操作,过几天我们商议一下。”


陈毅提出建议:“两个团之间的营级干部是否对调几个,军政干部互补。”


“好啊。”毛泽东表示赞同,对朱德说:“玉阶兄去考虑吧。”


事情就是这样,毛泽东、朱德与陈毅意见一致,决定了的事, 无需什么正式会议或任命文件,由军委派人到各团的军人大会上宣布,对调的干部就算走马上任了。


11月17日左右,红四军的军政集训开始了,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的时间比例是六、四开。


军事训练要求非常严格,参照苏联红军的教练方法,从队列、射击、刺杀等基本动作练起,再转向战术要领的演习。训练以连为单位进行,军部统一组织了一批具有军亊专长的干部担任教官,总教官是朱云卿和二十八团参谋长王展程。所有的演练要求按实战进行,比如利用地形地物演习隐蔽、进攻、打运等,除了带枪,还得背上背包。二十八团的做法更加特别,演练抢占山 时,每个人要背上二三十斤的石头,规定多少时间冲上目的地, 达不到要求的再来一次。练习射击时,全部搞无依托瞄准,一练.就是半个钟头,要求做到每颗子弹都能击中目标。至于跨越壕 沟、通过障碍物的练习,也是实战性的,凡不符会规定动作、规 速度的一律重来。所有的干部,从排长起到团长、团党代表,无一例外地参加训练。


各支部队辟设了专门的训练场地。第二十八团的演练场在北门的校场坪,第三十一团在南门外巽峰书院的操场,野战演习均在新田湾的山脚下进行;特务营与独立营在露霞村利用几块晒谷的坪地作为训练场所。


政治教育的讲课、听报告与讨论相结合。军部统一编排了课程表,由毛泽东、朱德、陈毅等人轮流到各部队上课、作报告,听 完报告后由连队组织讨论。


综合参加过新城整训的老同志回忆资料,毛泽东、朱德等人讲课、作报告的主要内容,紧扣在三个方面:一是红军要不要设立党代表制度,二是怎样加强士兵委员会的作用,三是部队开展群众工作的重要性。在讨论的时候,要求按照报告人的主题,结合部队的实际情况发言。比如,对于红军大队在冒进湘南期间, 曾经取消各级党代表这件事,讨论得最多。


红军第二十八团、二十九团冒进到湘南后,过去就抱怨“党代表管得太宽,一支枪也要党过问”的部分军事干部,这时情绪更加激烈了,有人竟喊出“反对一切归党支部”的口号,提出取消各级党代表;这就造成各级党代表无法开展工作,无形中被取消了。连队的政治工作无人过问,顿失中心,种种非无产阶级倾向纷纷暴露,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的执行大不如前,军事干部无人管束。朱德、陈毅等人目睹这种状况,果断地决定恢复党代表制度。


在红四军“六大”会议上,代表们对取消党代表的做法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六大”《党务决议案》明确指出:“连支委为红军党的工作的核心,党代表则为此工作核心之负责者,并同时负有计划督促政治工作之公开任务,在事实上目前党代表制度不应取消。”


红四军官兵们通过对这件事的讨论,更加深切地认识到取消党代表的危害,增强了加强党对部队政治领导的意识。在讨论加强士兵委员会作用和部队开展群众工作的问题时,引导大家提高对改善官兵之间和干部之间关系的认识,提高对部队开展群众工作重要性的认识,从而提高干部战士的思想觉悟。正如毛 泽东在向中央的报告中写的:“经过政治教育,红军士兵都有了阶级觉悟,都有了分配土地、建立政权和武装工农等项常识,都知道是为了自己和工农阶级而作战。因此,他们能在艰苦的斗争中不出怨言。


红四军军部特务营和独立营在莲花不到两个星期,完成任务后返回宁冈继续参加整训。对于他们来说,还有另外一项内 容,就是戒禁鸦片烟;特别是原来川军出身的特务营,许多人除了钢枪,还有一杆烟枪,人称“双枪兵”。在以何长工为书记的行委领导下,当时对他们施以强行戒烟。陈毅也多次到特务营来关注这项事情,指出把改善伙食、增加文体娱乐活动、进行阶级教育与戒烟结合起来。通过一系列春风化雨般的工作,对改变这些兵的劣习收到了良好的效果,部队的政治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 “双枪兵”们丢掉了烟抢。建国后,已是解放军中将、河南省军区司令员的毕占云,在北京遇到何长工,两人谈起往事时仍感慨不已。他曾讲过:“要是没有新城的这次整训,我们那个营能否走完革命道路还是个问题。”


红四军在新城的军政整训,也被称为冬季整训。其实,所进行的时间只是一个月左右。时间虽然不长,但所起的作用是显著的。不仅部队的军事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政治思想面貌亦是焕然一新,全军上下,干部战士之间,团结一致,斗志高昂。


正在部队的整训热火朝天进行之中,12月上旬,红四军前委接到交通员传送来的湖南省委的指示信。信是写给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的,题为《关于最近发生的蒋桂冲突、平江独立第五师的兵变以及省委对工作的指示》,写于8月12日。信中告知以彭德怀的第一团为主,加之黄公略所率第三团第三营,贺国中所率该师随营学校,分别在平江、嘉义、岳阳举兵起义,随后改编为红军第五军第十三师。


毛泽东与朱德等人阅了湖南省委来信后,感到十分髙兴,都觉得如果红五军也能够到井冈山来,该有多好呀!前委当即召开小范围的会议,决定由何长工带领军部特务营、独立营,向北迎接红五军。


红五军根据湖南省委指示,在彭德怀、滕代远率领下,于8月底从平江出发向井冈山转移,11月27日进抵万载一带。此时正继续向南开进。

何长工接受命令后,翌日带领两个营向北出发。

上一篇:二十九、八角楼的灯光

下一篇:三十一、红五军上山

no cache
Processed in 1.6263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