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二十七、井冈山“洗党”

二十七、井冈山“洗党”

2018-07-28
28 2018-07

11:28

9月26日,红四军回到茨坪。谭震林与袁文才已在头天下午闻知信息,赶到茨坪与毛泽东、朱德等人相见。分别两个多月,其间发生了许多变故,毛泽东询问了一些最想知道的情况后,忧大于喜,心情不禁沉重起来。红军大队被拉往湘南后,湘赣边界又 遭受到“八月失败”,各方面的损失比“三月失败”大得多。红色区域遭受敌人严重摧残,被杀之人,被焚之屋,多得难以计数。尤其是许多党政组织塌了台,割据局面亟待恢复。联想到第二十九团的覆没,王尔琢的牺牲,加上个“八月失败”,毛泽东内心痛苦不堪,深感红色政权的创建之难!


9月29日下午2时,茅坪乡工农兵政府主席谢贵山赶到茨坪, 向袁文才报告说,他们抓到驻扎于新城的赣敌周浑元旅周宗昌营买通的两个女探子,挑着货担来到茅坪刺探军情,意在弄清红军主力是否从湘南回来。谢贵山报告的时候,毛泽东和朱德在 场。朱德当即说:“谢主席,你这就赶回去,把两个女探放了,让她们看实红军还没有回来,我们这边另作安排。”袁文才立时明白朱德的用意,也对谢贵山交代:“你回去后多派几拨人到新城去 打探消息。”谢贵山见说心里有了底谱。


10月1日凌晨,前一天晚上10点钟才回到茅坪的红军,由林彪带领第二十八团,朱云卿带领第三十一团,开到距茅坪两里的坳头陇,在两边山上埋伏起来,另有袁文才带第三十二团一营经牛亚陂、坝上绕到赤坑村断敌退路。红四军以6个营的优势兵力等待新城驻敌的入侵。


果然不出朱德所料。驻扎在新城的敌营长周宗昌派人打探到红军尚未回来,于10月1日清早率领本营人马及宁冈县靖卫团 300多人,向茅坪进犯。敌军每人携带草纸10刀,煤油1瓶,想把茅 坪的房屋烧光。


坳头陇是个狭长的山冲,两边山峰耸立,中间一条石阶小 路,就像一个张开口的布袋。敌人放心大胆地钻进了这“布袋” 后,第二十八团从两侧山头杀将下来,第三十一团在前面封住口 子,第三十二团从赤坑开过来堵住退路,仅半个多小时,敌军就 在这汤浇蚁穴般的打击中,全部被歼,敌营长周宗昌被活捉。红 军乘胜追到新城、龙市,一天内收复了宁冈全县。


10月2日,毛泽东、朱德在茅坪与谭震林、袁文才、宛希先和 正在生病中的杨开明等人,对湘赣边界如何重开割据局面,商议了一个整天。


毛泽东通过交谈和询问,对于“八月失败”给边界造成的重大损失,有了更为具体的了解。红军大队被拉往湘南后,边界的 各县城和平原区域概为敌军所占,在敌人有计划的摧残下,红色政权和党组织大部塌台。那些混进党内的投机分子,有的成了缩头乌龟,躲进山里不敢出来领导群众斗争,名曰“打埋伏”;有的 反水投敌,带领敌军捉拿同志。这种情形几乎在每个乡都程度不同地存在。由于党组织的瘫痪和丧失战斗力,严重地影响到群众 的斗争情绪,许多党员和群众悲观地认为,革命的红旗真的打不下去了。


满脸病容的杨开明看了一下宛希先,带着一种歉意对毛泽东说:“润之,我们来不及完成你所布置的工作。”

宛希先接话说:“环境上也不允许。还是你说得对,割据必须是武装的,军事上不能取胜,其他工作无从着手。”


杨、宛所说的是同一件事情。对于湘赣边界地方党组织在7 月和8月上旬出现的那些不良倾向,毛泽东是有所了解的,他在赴湘南迎返红军大队的前夕,就对宛希先郑重交代,要他协助杨开明在永新、宁冈抓党组织的整顿教育这项工作。然而,在8月下旬至9月中旬这段时间,边界仍旧处在白色恐怖之中,无法重开割据局面;加之杨开明重病几乎丧命,特委人手不够,所以对这项工作没有着手。


毛泽东听了杨开明、宛希先之言,叹了一口气,理解地说: “我对这场失败的后果也是不曾料到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当然无法进行党的整顿工作了。”


众人的话题仍然围绕在党组织问题上。谭震林感慨地说: “教训是深刻的,今年5月间吸收党员的门槛太低了,很多问题都是从中派生出来的。”


毛泽东和在场的其他同志对谭震林的话都表示赞同。


边界党的“一大”以后,鉴于军事斗争的节节获胜,红色区域 得以巩固发展,党的组织也进人了大发展时期。到这时候,不但党的机关公开了,而且突击性地公开发展党团组织,甚至下达指标规定完成多少任务。有的地方挂起公开征收党团员的牌子,由群众报名,填个表格就行;还有采取“串联发展法”或拉夫式的方法。由于没有认真履行在斗争中培养、考察的手续,特别是没有把住新党员的质量审査关,完全只图数量的发展;因此,造成了太滥的现象,使一些投巧分子得以混人党内。到6月中旬,宁冈县党员发展到3000多人,永新县有4000余人,莲花县也增至上千, 边界各县的党员数量一时增加到1万人以上。


大量的事实使毛泽东等人形成了共识:党组织的发展只图数量上的增加,而不把好质量关,结果只能是党组织缺乏战斗力,白色恐怖一到,投机分子纷纷反水。“八月失败”期间的情况就是这样。


在下午的商议中,毛泽东提出:“情况已经很淸楚了,要重新打开边界的割据局面,头一件工作是党组织的整顿。我看马上召开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专门计论这一问题,兼及其他紧要工作。


毛泽东的提议,得到大家一致赞同。一年来井冈山武装割据的经验,使他们充分认识到:“斗争的布尔什维克党”的建设,是 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很多的问题不从党内得到解决,是不能打开斗争局面的。大家经过讨论,决定于10月4日召开中共湘赣边界第二次代表大会。


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于10月4日至6日在茅坪步云山的白云寺举行。红四军中党的负责人及边界各县党组织负责人, 共100多人,从各自岗位连夜赶来参加会议。


“二大”的重要议题,是讨论边界党组织的现状和改造办法。 主持会议的毛泽东,首次提出了“工农武装割据”的重要思想,进 —步回答了“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问题;并将“共产党组织的有力量和它的政策的不错误”,列为红色政权的长期存在并且发展的“要紧的条件”。他强调要从思想上加强党组织的建设,增强党的战斗力。毛泽东心里很清楚,边界各县的党,几乎完全是农民成分的党,党员良莠不齐,存在着很多问题,如果不进行组织上的整顿和思想上的再教育,党的组织将难以领导艰苦的工农革命斗争。


毛泽东在《政治问题和边界党的任务》的报告中,对于“八月 失败”期间各地出现的党内机会主义现象,作了多方面的列举, 给予了严厉的批评,以一种急迫的心情提出立即在边界厉行“洗党”。


会间讨论中,代表们对毛泽东阐述的“洗党”问题,思想上引起了共鸣,他们列举了各地党组织严重不纯,投机分子反水叛党 的例子,表示坚决拥护对边界党实行组织整顿。


大会决议案作出了厉行洗党,对于党员成分加以严格限制 的决定。《决议案》中写道:“指出过去一切党内的错误,洗刷党内机会主义的遗毒,改造各级党部,使之走上真正无产阶级领导的 道路,是今后各级党部重要的责任。”决议中还特别指出:“在党的改造当中,应完全站在无产阶级的观点上,极力注意讨论和执行党的新政策,坚决与过去党的小资产阶级、自由独立、浪漫的分子作斗争,严密防止‘独立国’的倾向。”


会议还改选了中共湘赣边界特委,第二届特委委员为19人, 他们是:毛泽东、朱德、陈毅、谭震林、陈正人、袁文才、宛希先、何挺颖、杨开明、王佐、龙超清、刘天干、盘圆珠、谭思聪、谭兵、李却 非、朱亦岳、王佐农、朱昌偕。谭震林为特委书记,陈正人为副书 记。是年12月,谭震林调井冈山前委工作,邓乾元接任书记。


“二大”结束后,边界特委以主要精力在宁冈、永新两县抓 “洗党”工作,两县党组织全部解散,党员重新登记。红四军派出 了20多名连以上干部下到两县的农村主持“洗党”。永新的工作由宛希先主持,宁冈方面由陈正人主持,毛泽东与谭震林总揽全局。


“洗党”工作程序是,在宣布原有党组织解散后,由县委或特 委派下来的干部指定支部的召集人,再由这位召集人召开秘密会议,确定哪些人参加重新登记。没有接到开会通知或参加登记的人,就算已被除名清洗。被清洗的党员有以下几种情况:工作消极,起不到党员作用的;被敌人捉去而没有弄清情况的或有嫌疑的;有叛变投敌行为的。经过重新登记的党员,要在会议上检查“八月失败”期间的工作和思想状况,谈对“洗党”的认识。重新成立的党支部处于秘密状态。


经过严格、认真的清査,一些存在上述问题的人被清洗出去 了。其中那些叛党投敌后犯下了罪恶者,受到了严惩。这样的人和事各地都有。宁冈乔林乡党支部成员陈彭寿,向酃县十都挨户团团总贾少梯暗传情报,被乡赤卫队的哨卡截获;“洗党”时被抓起来予以处决。宁冈上寨乡的党员刘定桂,叛变后带着茶陵罗克韶的挨户团袭击几个村庄,烧掉群众的房屋80多幢;“洗党”开始后,他躲在山上不敢回家,重新建立的党支部派人将他抓住,予以了严惩。永新洋溪乡的小地主汪玉瑞,混进党内当上了乡工农兵政府的财经委员,与另一个党员汪满德包庇大土豪汪回生,与之密谋破坏分田;汪玉瑞被处决,汪满德被清洗出党。


湘赣边界各县党的组织经过清洗后,党员人数大幅度减少。 例如宁冈柏路乡党支部原有72名党员,清洗后只剩下19人;大 陇区在6月统计的党员有400多人,重新登记后只有130人;绝大部分的乡党支部有三分之二的被清洗。


根据杨开明等人的材料记载,经过清洗,湘赣边界各县的党员人数在4000左右。从数量上看减员是很大的,但战斗力则大大地加强了,更能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一些老同志回忆说,通过这次“洗党”,党员得到很大的思想教育,接受任务不讲价钱,工作很努力,处处注意发挥党员的带头作用。


组织上的整顿完成后,接下来进行的是思想教育。10月下 旬,特委在步云山、象山庵两地举办党团训练班,轮训区、乡以上 的党务干部。宁冈、永新两县委也开班训练基层支部的干部。毛 泽东、陈毅、谭震林、宛希先等人,抽出时间深入训练班讲课、作 报告。特委翻印了《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共产党纲领》等讲 义,旨在增强对党员的基本知识、基本理论教育,纠正非无产阶级思想倾向;针对性地引导受训人员谈认识,借以“铲除一般同 志的机会主义思想和封建小资产阶级思想,确定无产阶级革命人生观”。


井冈山洗党,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早进行的一次整党运动,着重从组织上、思想上、提高战斗力这三方面加强党的建设, 以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这一运动的进行,为湘赣边界重开武装割据的局面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也为其后加强党的建设积累了经验。 



上一篇:二十六、黄洋界上,众志成城败湘敌

下一篇:二十八、辟建军事根据地

no cache
Processed in 1.3271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