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二十五、迎还大队,回师井冈

二十五、迎还大队,回师井冈

2018-07-28
28 2018-07

11:04

侵入永新的赣敌11个团,为何在几天内全部退走?原来,驻赣敌军为争夺权势利益发生了内讧,胡文斗第六军与王均第三军混战于樟树,人侵永新之敌奉命急赴樟树参战。


赣敌退走,永新平静了几天。不料到了8月中旬,驻扎在吉安的金汉鼎部得悉朱毛红军主力早已远去湖南,于是又遣兵3个团重入永新。为保存实力,毛泽东率领第三十一团退到了西乡的九陂。这儿离茶陵县境很近。


在九陂住下的第二天,毛泽东主持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总结永新困敌的情况,调整当前的应敌策略。永新县委刘真等人及 特委书记杨开明都到会。


会议没开多久,永新县的交通员领着湖南省委的代表袁德生赶到。袁带来了省委《给湘赣边特委的补充指示》,称“红军向湘东发展的战略在目前形势下是绝对的正确。红军四军应很迅 速的毫不犹豫的取得萍(乡)安(源),武装安源工人,建立赣边、 湘东平江各区暴动的联系,与湘南暴动相呼应。”


毛泽东阅了此信,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愤愤地说:“湖南省委口里说话牙不痛,相隔不到一个月,又要我们向湘东发展,一会儿东,一会儿南,到底有没有定规?现在弄得朱德他们在哪里都不知道?”


心中正为红二十八团、二十九团消息不明深感焦虑的毛泽东,连珠炮似的向袁德生发问:“你说,现在湖南的工人运动怎么样?有多少罢工的?学生运动怎么样?有多少罢课的?白军工作怎么样?有多少哗变的?农民斗争怎么样?有没有新的武装暴动?”


袁德生摇着头无以为答。他说他从湘赣边界回去不久,省委又派他来了,对以上情形一无所知。


毛泽东十分气愤地挥着手说:“省委的那些指示,我们不再听了!尽是些害人不浅的东西!”


会议接着进行。快到吃中饭的时候,莲花县委的交通员找上 门来,带来了第二十九团在郴州覆没的消息。第二十九团在莲花 的时候,曾有30多个农民随军当挑夫到了湘南,几天前从郴州回到莲花。


突如其来的坏消息,让所有的人大惊失色。毛泽东怔怔地坐在那里。只见他的脸色先是涨得一片紫红,继而青白,两眼饱含着晶莹泪花。他的这种惊怒交加的痛苦神情,众人从未见过。会 场里一时静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几分钟过后,毛泽东对众人说:“现在总算得知朱德他们的 消息。第二十九团覆没了,二十八团这个老本是不能丢的,无论如何不能丢!我自己到湘南去,把他们找回来!”


毛泽东见众人没有言语,坚定地说:“挺颖、希先,你们留下吧,我带三营去,伍中豪同我一道下午就走!”


当日下午,毛泽东带着第三十一团三营,顶着盛夏烈日,离开九陂踏上了前往湘南的征程。三营的官兵们也同毛泽东的心情一样着急,巴不得早日找到朱德军长和第二十八团,一路上行军速度很快。


8月20日,毛泽东与第三营进入桂东县境,派出五六拨人员四处探询红军大队的消息。当天傍晚,连党代表罗荣桓带人向群众打听到,寨前圩有一支几千人的红军部队。毛泽东心急火燎地 说:“一定是二十八团,赶紧派人去联系,要他们赶到县城会合。”


由于事先进行了联系,8月23日,毛泽东带着第三营来到桂东县城,与第二十八团会合了。毛泽东见到朱德、陈毅和王尔琢等人,心情十分激动,握着他们的手问长问短。当他听说第二十八团在湘南损失不大时,心里得到一点宽慰。朱德、陈毅等人对于毛泽东率兵前来迎返,深为感动。朱德对毛泽东说:“还累着你上这儿来接我们,我们在郴州的时候就决定回井冈山了。”毛泽东接话说:“大家都说朱毛朱毛,我们怎么能分开呢? ”两人交谈 一会分离后的主要情况后,毛泽东说:“明天开个干部会研究些事情,你看怎样?”朱德点头说:“要得,四军这么久没有开前委会了。”


8月23日,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在桂东县城召开,部队的营以上干部全部出席。因湘敌吴尚部阎仲儒师袭击桂东城,经激 战,毛泽东、朱德率部转移至县城西南的寨前村,继续开会。朱德 在会上通报了红军大队冒进湘南的主要情况,对这次冒进行动承担了应有的责任。陈毅也接着讲话,站在军委书记的角度作自我检讨。对于这次冒进行动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杜修经,也初步认识到自己的严重错误,心情懊悔而沉痛,在会上作了较为诚恳的检查。


会议根据杜修经在冒进湘南中造成第二十九团覆没以及导致湘赣边界的“八月失败”所犯的政治错误,建议湖南省委给予处分。在讨论今后湘南的工作时,会议决定另组织湘南特委领导湘南各县的斗争。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毛泽东提议由杜修经暂任湘南特委书记,龚楚为副书记,先展开工作再报省委核批。毛泽东的大度,使杜修经深为感动。


8月25日,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率领下,从桂东的十八坳转入江西崇义县境,欲从崇义、上犹回师井冈山。


担任前卫的是第二十八团二营及团部机枪连、迫击炮连,统由营长袁崇全率领。本来,朱德不大赞同二营作为前卫,因为近 段时间以来不少人对袁崇全有议论,原因是第二十八团在援救第二十九团时,第三营与敌人打得非常激烈,王尔琢接报后令第二营增援上去,可是袁崇全对团长的命令压根不理,后来幸亏三 营撤得快,不然要吃大亏。朱德对此很是恼火,想拿掉袁的营长, 同乡又是同学的王尔琢从中打圆场,事情才拖了下来。这次二营走在前面,也是由王尔琢指定的。


黄埔军校出身的袁崇全,早已萌生了反叛之心。他听说自己在黄埔同窗的校友,有的已经做到了国民党的军长、师长,自己 还是个营长,内心老是平静不下来;加之井冈山的野菜红米生活 让他忍受不了,总觉在红军待下去没有意思。第二十九团在郴州的覆没,强烈地刺激着他的思想,更是决意投靠国民党军队。这一次遇上良机,让他掌握了统领几个连的权力,于是打定将部队 拉到赣敌刘士毅部的主意。军部本布置部队到崇义三江口宿营, 而他下令所率的前卫营、连向新地圩开进,脱离了大部队和军部。


机枪连的党代表何笃才、二营六连党代表赵尔陆和四连连长粟裕等人,凑在一起商议一番后,由何笃才去询问袁崇全是怎么回事。袁正与营党代表杜松柏在计议着什么见问,有些紧张地回答道:“团部另有通知。”

何笃才把情况向赵尔陆、粟裕等人一讲,他们更是怀疑有问题。当晚人夜时分,靠得近的4个连队悄悄拔营离开新地圩,于次日凌晨赶到三江口。


朱德看到他们归来,又惊又喜;对于袁崇全擅自拖队脱离军部,十分气愤。一营长林彪和在桂东任命为三营营长的肖克等人,都主张把部队开到新地圩去,将袁崇全抓回来,追回迫击炮连和二营另一个连。王尔琢却很有把握地说:“崇全不至于投敌吧,我去把他喊回来,他会听我的。”朱德表示同意,并嘱告王尔琢“一路小心”。


翌曰上午10时,王尔琢率领两个营追到新地圩时,袁崇全已胁迫两个连向思顺圩开去。


黄昏时分,王尔琢率部队赶到思顺,向老乡打听得有一支几百人的队伍住在奸镇上,便布置部队包围上去,自己带警卫排上前喊话。 被裹胁的两个连的官兵听到王尔琢的喊话声,迅速从圩镇上跑出来,只有袁崇全、杜松柏等人还在祠堂里。王尔琢思忖自已与袁情谊深厚,全然没往危险的一面去想,也没注意隐蔽自己,站在祠堂外大声喊话;突然,几颗子弹向他射来,王尔琢当场气绝身亡。手持双枪的袁崇全打死了平时

待他亲如兄弟的王尔琢后,带着杜松柏等人从后门逃走,投靠了赣敌刘士毅部。


王尔琢的牺牲,使全军将士无不悲痛。朱德与毛泽东赶到后,部队在思顺以东的虎形山悼唁这位年轻有为的红军团长。官兵们人人眼睛潮红,不少人哭出声来;朱德的神情尤为悲恸惋惜,眼圈乌黑,暗然神丧,像是大病一场。


时年27岁的王尔琢不幸英年早逝,深为红四军将士们的缅怀。红军大队回到宁冈,于10月上旬在龙市沙洲上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将士们用松柏枝叶扎了一座丧楼,楼门上写着“赤潮澎湃”四个大字,两边用棉花缀成由毛泽东拟就的悼联:

  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

  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念何如?得到胜利方始休! 


话说红军大队离开思顺奸后,继续向上犹进发,第三天宿营在该县的陡水村。晚上,毛泽东与陈毅来到朱德住的地方,一则看望,劝他不可为王尔琢的牺牲过分悲伤,二则商量几件事情。 毛泽东提出第二十八团不可没有团长,征询朱德由谁接任。朱德思考二会儿说道:“可惜肖劲在七溪岭牺牲了。”毛泽东问:“肖克这个人如何? ”朱德道:“肖克的文才武略都很不错,但他一直是在第二十九团,对二十八团不怎么熟悉。就让林彪担任吧。”毛泽 东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林彪打仗是有几下,遇事也拿得出主意, 就不晓得体质怎样。”朱德道:“没什么,只是单薄一些。——要 么从第三十一团挑选一个同志? ”毛泽东摇头道:“不必,林彪也行。”接着,三人议定把胡少海调到一营接任林彪,王展程任第二 十八团参谋长兼二营营长,三营长仍由肖克担任,并决定次曰出发前由朱德当众宣布。


红四军在回师井冈山的路上,还遇上了意外“收获”——湘军吴尚部阎仲儒师营长毕占云,率领所部126人投奔红军。


毕占云原是川军营长,1928年1月被“裁军”精简到了湘军阎仲儒师。早在几年之前,毕占云就对蒋介石的独裁统治不满,内心赞同共产党解救贫苦工农的政策和主张。他的部队在桂东一带参加“剿赤”,深切感受到穷苦工农对朱毛红军的拥护。在桂东县城一战,毕营被俘虏了30多人。红四军第二十八团党代表何长工经请-示军部同意,将他们全部释放了。朱德与陈毅都听说过毕占云的情况,联名以同乡身份向毕写了一信,劝毕“好生思考,红军是随时欢迎他们的”。毕占云见朱毛红军如此仁义,想到自己的队伍在湘军中尽受歧视,决定投奔红军。他在桂东派出副官蔡达景找到何长工,接上了联络。随后率队于上犹的金盆追上红军。毕营编为军部特务营后,以毕占云为营长。


9月中旬,红四军从上犹回到遂川。驻于赣南的刘士毅独立第七师,“欺红军湘南新败,以五个营从南康追入遂川”。那个叛变投敌的袁崇全也在其中,而且是他提出袭击红军的。毛泽东与朱德制定了“引敌人城,城外合围”的战术,将主力隐伏在城外的有利地形待敌,以小部队佯装主力入城。这一仗,红军大获全胜, 歼敌500余人;为虎作伥的叛徒袁崇全被红军抓住,愤怒的红军战士以其头颅祭奠王尔琢。


9月17日,红军大队到达黄坳,已是闻得信息的何挺颖、朱云卿从茨坪赶了过来。毛泽东与他们相见,真有说不出的激动与兴 奋。毛泽东离开湘赣边界已有一个半月,他对边界近来的情况全然不知,急切地向何挺颖、朱云聊询问。


“说来话长! ”何挺颖慨然道。顿时,半个多月前黄洋界上激烈鏖战的场景,浮现在他的眼前。


上一篇:二十四、永新困敌:群众战争的奇观

下一篇:二十六、黄洋界上,众志成城败湘敌

no cache
Processed in 1.4069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