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二十二、理服“钦差大臣”

二十二、理服“钦差大臣”

2018-07-28
28 2018-07

09:44

工农武装割据的突出特征,是红色区域的巩固和扩大取决于红军的军事胜利。红四军粉碎敌军这次进攻后,湘赣边界的红色政权一天天巩固,土地革命一天天深入,红军和赤卫队一天天扩大,进入了边界斗争的全盛时期。


看到这来之不易的发展局面,毛泽东、朱德等人的心头充满了愉悦。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中共湖南省委派巡视员袁德生送来一信,此信写于龙源口大捷前不久。信中肯定了边界武装割据的成就,指示红四军注意造成“罗霄山脉的根据地湘赣边各县的赤色政权”,避免流寇式的行动,尔后运用红四军的军力,发动赣西、湘南的革命高潮。毛泽东、朱德等人深感省委指示得当,是对 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的充分肯定与支持。

然而,令毛泽东等人始料不及的是,湖南省委竟然在相隔一星期后的6月26日,对红四军的下一步行动作出了新的指令:“占领永新县后,立即向湘南发展”,要红四军军委“毫不犹疑的立即执行”;同时要毛泽东“随军出发”,另派杨开明为特委书记。


6月30日上午,杨开明和湖南省委巡视员杜修经一道,经安源、莲花来到永新县城。正带领第三十一团团部人员在永新农村帮助地方工作的毛泽东,接报后立时骑马赶回。见到两位“钦差大臣”,一阵寒暄后,毛泽东面带笑容问道:“省委又给我们发来么子指示?上次的信中赞成我们巩固罗霄山脉中段政权,这是修经同志回去后美言的结果哟。”


杨开明向杜修经交换一下眼色。杜从衣袋中掏出一封省委 给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的信,递给毛泽东说:“你先看看再说。”


毛泽东看完了信,神色骤变,双眉紧锁。


茫然一会儿后,毛泽东摇着头说:“省委的这个指示,四军是不可执行的。”接着他有点光火道:“前次弄得井冈山丢了一回, 半年多的辛苦几乎付诸东流,今番又出尔反尔发来指示。如果不从,则是违抗,从而明知失败。真是难办得很! ”此话一出,毛泽东立马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缓了口气对杨、杜二人说:“我是快人快语,你们莫要见怪呀。”


杜修经听得出毛泽东的抵触情绪很大,态度强硬地说:“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但省委的指示还是要执行的! ”毛泽东听后顿了一下,回道:“信是写给特委、军委的,把朱德、陈毅他们叫来一起议吧。”杜修经点头说:“行呀,这就派人骑马去通知他 们。


是曰晚上8时起,边界特委部分委员和红四军各团主要军政干部共20人,在永新县商会的大厅里举行特委、军委、永新县委联席会议。永新县委出席会议的是刘真、王怀、刘作述等人。


炎夏将至,天气有些闷热。都是从乡村紧急赶回的与会者们,谁都没有洗澡,汗气与吸烟的烟雾混合在一起,气味有些冲 鼻。


因为省委的指示信上有“省委巡视员杜同志及杨开明同志面述一切”一句,毛泽东略作开场白后,由杜修经传达省委的指示信。时年20岁、靑年学生出身的杜修经将省委写给特委、军委 的信念了一遍,又对省委的指示作了阐释:“省委为何要四军在解决永新敌军后,杀出一条血路向耒阳、永兴、资兴、郴州发展呢?这是因为中央把湘南作为湖南革命的中心,只要湘南的革命局势迅猛地向前发展,就能直接促进全国革命的总爆发!”


杜修经引用省委信中的话说:四军到湘南的任务是,“于最短的时间发动耒阳、永兴、资兴、郴州的群众力量,以造成四县的乡村割据。对衡阳取包围形势,然后用全力向茶陵、酃县、攸县、 安仁发展,以与湘东暴动相联系。只有采取这样的积极发展政 策,才能解决一切军事的、财政的、政治的困难”。罗霄山脉这边, “袁文才部队可留一营守山”。


杜修经最后强调说:“确定四军向湘南发展的方针,是绝对正确的,必须毫不犹豫地立即执行!”


湖南省委数天内就推翻前论,完全变更政策,这个变化太大的急转弯,使得与会者们为之惊讶,大惑不解。朱德头一个提出质问:“四军主力去了湘南,只留下袁文才一个营,守得住井冈山吗?省委不是6月19日来信指示了我们的发展战略,这样何从谈得上巩固罗霄山脉中段政权?”


王尔琢语带怒气地说:“如此方针大计,岂能像儿戏一样变化不定?四军总共4000多条枪,要我们脱离宁冈大本营,岂不成了孤军冒进湘南!这样怕要造成失败的哟!”

杜修经对王尔琢的话感到刺耳,不满地瞪了对方一眼。王尔琢更不服气地补上一句:“军事上的进退哪能在城市的屋子里指手画脚嘛!完全不看湘赣边界的现实,这也叫正确方针?”


王尔琢的两段话,引起多数与会者共鸣,纷纷发言,批评湖南省委的错误指示。


军委书记陈毅讲话了。他的语气庄重而不失诙谐:“省委不能把话说得太满了嘛。前不久派袁德生来,赞成我们巩固中段政权的策略,现在又要杜同志来,又是一个‘绝对正确的方针’,这不是大变卦么。我看王参谋长说得倒没有错,要四军主力冲往湘南,恐怕是一种冒进哟。”陈毅略停,又补充道:“省委对湘南敌人的估计,与我们是不是大相径庭;或者是方枘圆凿,我看有些像。 四军的策略是对湘敌取守势,现在偏要我们取攻势,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吗?”


陈毅的话柔中有刚,让与会者听、得舒心解气;杜修经却不安了,不觉脑门沁出了细汗。杨开明见状,欲缓和一下这种紧张的气氛,说道:“省委的指示,自然有对头的地方,毕竟站在全局的高度嘛。还没有听泽东同志的意见呢。润之,你谈一谈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毛泽东,知道会有这么一种情形的。他一面听着同志们的发言,一面思考着。杨开明要他发表意见,他尽量以一种平和的态度缓缓地说:“我们特委、军委,要服从省委的领导,这是组织原则。现在的问题是,明明知道是错的指示,执行了就要造成失败,是不是还要盲从?党里有没有这样的原则?”


稍停片刻,毛泽东明确表态:“我与同志们所言有同感,省委的这道指示与边界的现实不相符,四军难以执行。何以见得呢?” 毛泽东将经过思索成竹在胸的看法说了出来,“其一,中央及省 季前几次赞同我们大力经营罗霄山脉中段政权,指出四军转战千里近于流寇,必须择地休息以资改造。此意非常正确,不可轻易变动。其二,湘南的敌人可谓力量雄厚,今有桂系范石生第十六军一个师,湘系尚成杰和李朝芳各一个师。湘、桂二系虽有内讧,对付工农革命军却是一致的;敌人实力大我五倍以上,四军一去即会陷入包围。其三,宁冈为我军事大本营,胜可守败亦可退,敌人绝对无法把我围着;若加上各县党与群众的基础,实可与敌长期斗争。此刻若轻易脱离宁冈,真是‘虎落平阳遭犬欺’, 四军异常危险。其四,红四军必须巩固已经建立的根基之地。过去各地暴动曾经蓬勃一时,一里失败便是一败涂地,此皆因不求巩固、只求声势之故。我们此间力矫此病,全力在边界数县巩固 割据,业有成绩并已向安福、吉安西南推进。赣敌被我连败三次, 丧魂落魄,谅其短期内不敢再犯。从以上四条来看,在新军阀的 '混战未爆发之前,四军万不可离开宁冈而冲往湘南!”

毛泽东一口气讲了上述四条理由,听者无不折服,钦佩他对问题的考虑如此之深,分析得如此透彻。杜修经也在心里大为惊叹:毛泽东果然名不虚传,对罗霄山脉中段政权的建设有如此深层的考虑,看来要让他们离开湘赣边界很不容易呐。


杜修经正在思考如何说服毛泽东,'朱德发言了: “去湘南还有一条经济上的困难,四军每日需现洋700以上,湘南各县土豪打尽,焚杀之余,经济破产。给养,怎么解决?还有,四军今有伤兵 500,主力冲往湘南,带去羁绊行程,留下则瓦解军心,不好弄呀! ”朱德说着用军帽扇了扇风,继续道:“泽东同志说得对,这样的硬性指示,不从则违抗命令,从则明知失败,真是为难得死。”


朱德说完之后,干部们纷纷陈言,强烈反对冲往湘南。尤其是王尔琢态度激烈,讲到激昂处,竟联系数月前湘南的“焦土战略”,谴责湖南省委的错误政策。年轻气盛的杜修经听得怒起心头,指着王尔琢斥道:“是你领导省委还是省委领导你?”


王尔琢愣了一下,旋即答道:“哪个的领导也要对革命负责! 为什么要把革命引向失败?”


杜修经正要反驳,被毛泽东的手势制止。他仍控制着自己的态度,温和地对杜说:“不要争吵嘛,大家的意见也应该考虑。”


会议刚开始的时候,第二十九团党代表龚楚和团长胡少海说了“到湘南去也好”的话,但此时,二人也不再作这样的表态


毛泽东见杜修经没有回话,又对杨开明说:“你是要来湘赣边界掌盘子的,省委已把盘子交给了你,你说到底怎么办?”


杨开明真是感到两头为难。会议上绝大多数人的意见,他是听得明明白白的,尤其是毛泽东、朱德等人的分析,他觉得很有道理,完全切合湘赣边界和湘南的实际,如果来前对情形有所了解的话,也许会提出自己的看法。问题是已经接受省委的派遣到了这里,配合杜修经完成令调红军前往湘南的任务。看来这一使命是难以完成了。想到这里,他对毛泽东婉言劝道:“省委的指示,是不是顾全一下?”


毛泽东软中有硬地回道:“顾全什么?要不要顾全四军的安危?顾全罗霄山脉中段政权的安危?”


杨开明无奈地看了一眼杜修经,摇摇头苦笑一下,没有回话。


毛泽东转向杜修经道:“修经同志呀,大家要求重新考虑去往湘南的问题,暂缓执行省委的指示,你看如何?” 


比毛泽东小15岁的杜修经,见毛泽东的话既郑重又委婉,感觉到再不下台梯子也没有了,便回道:“这事须由省委才能决定。


毛泽东接话:“你是省委巡视员嘛,你看怎么样呢?”


杜修经觉得毛所阐述的理由无懈可击,只得回道:“我看你们先向省委请示吧。”


毛泽东客气地说:“特委和军委暂不执行省委的指示,由我们向省委陈情,不能让你巡视员为难,这个报告由我来写。不过, 湘赣边界的实际情况,也望你向省委反映。”


杜修经听到这里,知道这次完不成省委任务了,心里怏怏不悦,无可奈何地“嗯”了一声。


毛泽东再次征求杨开明的意见:“情况你都清楚了,你看 样如何?”


杨开明的内心对毛泽东还是佩服的,一是敢于承担向省委 写出报告的责任,二是对自己还是够尊重的,既然杜修经作了“你们向省委请示”的表态,还能再说什么?于是回答道:“那就请省委重新考虑,再作定夺。”


时间已是午夜12点钟,坐落在禾水边上的县商会,河风吹来,凉快多了。毛泽东、朱德等大多数与会者,觉得如释重负,心情轻松了许多。联席会议最后作出的决定是:暂不执行省委的指 示,四军留在湘赣边界做发动群众的地方工作,巩固罗霄山脉中段政权。


毛泽东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7月4日,他在县商会的住处, 由贺子珍研墨相伴,以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的名义,写成报告,从红四军内部思想建设、军事策略以及大本营的地位、扩 大红色区域和经济问题、伤兵安置等六个方面,向湖南省委陈述红四军继续留在湘赣边界的理由,指出,“若此刻轻易脱离宁冈, ‘虎落平阳被犬欺’,四军非常危险”。报告的末尾写道:“上项意见,请省委重新讨论,根据目前情形,予以新的决定,是为至祷!”


毛泽东将这个1500字的报告给朱德、陈毅、杨开明等人看 后,又拿到特委、军委的会议上进行讨论,尔后由永新一莲花一 安源的地下交通线传送给湖南省委。



上一篇:二十一、七溪岭上败”二羊“

下一篇:二十三、冒进湘南“走麦城”

no cache
Processed in 1.4321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