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二十一、七溪岭上败”二羊“

二十一、七溪岭上败”二羊“

2018-07-27
27 2018-07

17:06

井冈山的暂时平静,暗含着一场交战即将来临。就在湘赣边界军民分田正忙时,湘、赣两省国民党政府紧锣密鼓暗中筹划对井冈山的更大规模的围攻。


红四军接连两次击败杨如轩师,把朱培德惊得目瞪口呆;但他并不死心,于6月中旬调集赣军对井冈山根据地发动新的“进剿”。朱培德叫来赣军第九师师长杨池生,拍着他的肩膀说:“老弟,这回要仰仗你了! ”杨池生暗自思忖:“如轩兄不算弱呀,为何接连栽了两个跟斗?恐怕朱毛着实不易对付。”但当他听说南京政府已令湘军吴尚第八军一个师向攸县、茶陵逼近,威胁井冈山根据地的西侧,心中又想朱毛红军充其量5000步枪,于是拍着胸脯满口答应。这次赣军出动了杨池生第九师和杨如轩第二十七师共五个团的兵力,杨池生为总指挥,杨如轩为前线总指挥;由吉安向永新推进,攻击目标为宁冈。


红四军早已制定了“对赣敌取攻势,对湘敌取守势”的策略。军部在了解到两省敌军的态势后,朱德、毛泽东决定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佯攻酃县,迷惑湘敌,引诱赣敌出动。6月16日,朱德、王尔琢率第二十八团、二十九团突袭酃县城,击溃吴尚的先遣团。两天过后,红军又探得吴尚的另一个团已从十都抵驻洞里。王尔琢率第二十八团奔袭过 去,在虎爪歼灭该敌一个营。随后,红军经瓜寮回师宁冈,在大陇 休整待战。


红军的扰湘行动果然调动了赣敌。杨池生、杨如轩以为红军远出湘东,欲乘机攻占宁冈,决定兵分两路从新、老七溪岭向宁冈袭去。其兵力部署是:杨如轩师第八十团与杨池生师第二十五团,从永新南乡的白口向老七溪岭进攻;第九师战斗力最强的第二十七团,由龙源口向新七溪岭进攻。杨池生亲率一个团留守永新城,另一个团在南乡的通道上作预备兵力。杨如轩将前线总指挥部设在白口村的罗家祠。


杨池生、杨如轩的三个团向永新南乡移动的当日下午,红四 军军部在新城城隍庙召开军事会议,各团、营以上干部到了 40余 人。王尔琢介绍了军部了解到的敌情后,朱德就整个战斗作了部 署。具体方案是第二十八团和三十二团一营在老七溪岭御敌,第 三十一团一营和第二十九团扼守新七溪岭,第三十一团三营去 宁冈睦村方向警戒湘敌;各部队立即抓紧准备,天亮前进入阵 地。朱德布置完毕,袁文才忽然说道:“我有个建议。”朱德说:“你 讲吧。”待袁文才如此这般讲了一遍后,朱德和毛泽东都连声叫 着:“要得!第三十二团一营从老七溪岭战斗序列退出。”


毛泽东作总结性讲话。他把手叉在腰间,缓而有力地说:“这 一仗关系到四军的安危,打不败二杨的话,我们日后就难以在井冈山立脚了。至于能否打胜,我看是能的。其一,有宁冈、永新两 县的农民参战,民心所向,义者无敌;其二,我们可抢先开上阵地 占据有利地形,居高临下,可胜之基嘛;其三,赣军连连失败,胜而得威,败而挫气;其四,湘、赣军队利害不尽一致,各人拨着各人的算盘,名曰会剿,其实不副。有这四项有利条件,四军必胜无疑! ”毛泽东的这一番话说得干部们信心倍增。朱德点头道:“对咯,这天时、地利、人和全叫咱们占了,岂有不胜之理!”


在宁冈与永新交界的地方,横亘着一脉气势磅礴的大山,东头是新七溪岭,西头是老七溪岭,两岭相距七八里。进到山里,只见山势巍峨雄险,树木繁茂葱茏。


1928年农历5月端午节这天,风轻云淡,天气晴朗。上午9时左右,杨池生师第二十七团由师参谋长兼旅长的李文彬指挥,从龙源口登上了新七溪岭。当前锋上到离山脚4里的永宁亭时,遭到了红军第二十九团肖克营的阻击。红军战士早已在亭子两侧的山上挖设了两道壕沟,敌军一到,他们便集中火力一阵猛打; 只见气喘吁吁爬行在陡险山道上的敌兵们像冬瓜一般咕噜咕噜滚下山去。不久,敌人用七八挺机枪向山上扫射,并用几门迫击炮轰击红军的阵地,接着以两层梯队轮番冲锋。终于,敌以伤亡百余人的代价夺得永宁亭红军阵地,迫使肖克营退守第二道防线泰山亭。


泰山亭是新七溪岭红军的主要阵地。在望月亭指挥战斗的朱德,将第三十一团陈毅安营和第二十九团两个营摆于两侧的山梁上,以交叉火力封锁那条蜿蜒的古道。敌军连着攻了两回, 都是苦于地势陡险不能得手。时至中午,李文彬赶上来指挥战 斗。这个深受杨池生器重的青年团长心里明白:要在这样险恶的地方打通向前推进的道路,只有用火炮开道,用尸体奠基。他召 集连以上军官了解了战况,决定集中所有的火炮等重火器向地势略低的右侧山梁进行猛攻。


扼守右侧山梁的是陈毅安营。全营官兵沉着应战,3门迫击炮集中轰击敌人的机枪火力点,其余的武器待冲锋之敌到了离阵地八、九丈远的地方才开火。阵地上尘土飞扬,柴枝翻飞,弥漫的烟尘遮天蔽日。第一营连续打退了敌人的两次强攻。参战农民 不断地把水和弹药送上来,并有几百人的赤卫队帮助整修壕沟工事。


话分两头。这时在老七溪岭,第二十八团与杨如轩的两个团 正在激烈地争夺制高点百步墩。王尔琢带领的部队是天不亮从 新城出发的汐时许,赶到了与百步敏相对的茅管坳。前卫第一营的战士们刚拐出山咀,就看到那条百余级石阶的险道上走着大队敌人。他们端起枪就打。林彪赶上来一看,知道敌人欲占茅管坳,便命令留下一个连阻击,另两个连抢占这座次高于百步墩的山头。


不到半个时辰,龙超清带着抬伤员运弹药的500农民陆续赶到。王尔琢与何长工等人登上茅管蝴察看地形,在这里不用望远 镜就可以看到对面山顶、山半腰到处是敌军。敌兵们有的在选择火力点,有的用石块垒掩体。王尔琢对何长工说:“趁着他们也是刚到,还没有立稳阵脚,立即攻上去! ”何长工表示赞同。当下,王尔琢对三个营长发出命令:“一营火力掩护,二、三营抢攻,机炮连给我轰!”


—营及机炮连的轻重火器立时向百步墩开火。第二十八团自砰石战斗消灭许克祥部后,装备精良多了,战士们用的起码是五响枪,各班都有两挺以上花机关枪,机炮连有8门迫击炮。这时,子弹像蝗虫一样密集,打得百步墩满山的树木枝断叶落;一发发炮弹带着刺耳的尖叫声呼啸而去,炸得敌军阵地树倒石飞。 二、三两营在袁崇全和肖劲带领下,分为左右两翼,利用树木山石向上运动。然而,敌人的火力也是极猛,部队被压在半山腰,两次试图猛冲上去,结果都败退下来。在山脚下指挥战斗的王尔琢见状,为要避免过大伤亡,传令撤退。


部队撤下山后,王尔琢在山谷里召开战地紧急会议,讨论下一步如何行动。林彪抢先说道:“新七溪岭的枪声越来越密,似乎在慢慢向宁冈移去,看来那边的阵地也很吃紧,这百步墩难攻得很,不如撤出战斗。”三营长肖劲立即反对:“怎可撤出战斗?新七溪岭还在打呢!朱军长也在那边。咱们一撤,他们岂不两面受敌? ”林彪又道:“仗打得这么艰苦,退出去未尝不可,与敌人换个防嘛,撤到莲花去,若有战机,再袭永新。”肖劲叫道:“撤不得,一 撤井冈山就丢了!”何长工见两个营长激烈争论,扭头问王尔琢: “王团长,你看怎样? ”王尔琢瞪了林彪一眼,带着火气说:“林营长,你往昔打起仗来挺硬,今天怎么说出这泄气少力的话来?若要换防,开到这儿做什么?咱们一走,人家第二十九团和第三十 一团陈毅安营不是完了?我看没啥说头,只有来个铁匠掌锤一一 硬打! ”何长工和肖劲等人都表示赞同。王尔琢又道:“我来带队冲锋,党代表指挥掩护! ”何长工道:“还是你指挥全局,冲锋由我来带队。”这时,肖劲和二营长袁崇全都争着要去,王尔琢遂决定:“肖劲上!”


第二十八团从各营抽集了200多久经战阵的老战士和班、排 长,组成10个冲锋集群,每人都配备花机关、短枪和马刀。准备停当后,何长工作了简短的动员,王尔琢下令,进至半山腰后,采取交替式的跃进战法向上冲。只见这10个冲锋集群,冲在前头的人倒下了,后面的跟着涌上。十来分钟过后,冲锋集群以半数人伤亡的血的代价冲到了山顶。战士们先用短枪打,再抽出马刀砍杀,与围过来的敌人绞成一团。经过一场惨烈罕见的肉搏战,牺牲了营长肖劲和近;&人,守敌终于被赶下百步墩。


敌人下狠心欲夺回百步墩,也组织敢死队从正面猛攻上来。 我军第二十八团的官兵们打红了眼,拼死抗击。就在战局对红军非常不利的危急关头,敌人的背后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枪声。 敌兵们回过头张望,发现是红军打过来了,顿时军心大乱。百步墩上的红军官兵们一鼓作气,将敌人打了下去。


从敌人背后猛扑过来的红军,是袁文才带领的第三十二团一营。该营于昨天晚上从新城出发,赶了一个通宵的山路,经棋子石、猪脑冲等地,天渐亮时赶到白口村后面的武功潭山上。上 午10时左右,第一营突然从山上扑下来,消灭了在村外担任警戒的敌警卫连。坐阵罗家祠的杨如轩接报后,知道情况不妙,慌忙带着参谋人员骑马往永新县城逃去。第三十二团一营在白口村打掉了敌人的前线指挥部,顾不上歇一口气,立即跑步赶到老七 溪岭,在敌人的背后发起猛攻,打乱了争夺百步墩的敌军的阵脚,敌军落荒而逃。


王尔琢在山窝里看到袁文才,握着他的手说:“你们来得真是及时!晚一点我们就顶不住了。”袁文才说:“赶快到新七溪岭去! ”王尔琢点头称是。遂留下一个连打扫战场。


再说新七溪岭一边,红军在泰山亭一带挡不住敌人的攻势, 已退到“吊谷上仓”与敌鏖战。各连都遭到程度不同的损失,连、 排干部牺牲比例很大,机枪、火炮被炸坏不少。敌人仍在一个劲地猛攻。朱德在望月亭接到报告,带着军部警卫排冲下来一阵猛打,迫使敌人溃退下去。朱德的军帽都被一颗子弹打飞了。正午 时分,四五百抢修工事的赤卫队还未完全撤走,敌人又发起较前几回更猛的强攻。正在“吊谷上仓,,战斗白热化的时候,密集的枪声从敌军背后传来。敌人发现红军夹攻上来了,顿时军心大乱, 战阵变得一盘散沙。


从老七溪岭赶来的第二十八团与第三十二团一营在敌人背后一阵猛打,退守“吊谷上仓”的红军也不失时机杀下来;两路红军乘势向龙源口追击。残敌逃到龙源口处山脚,又遭永新南乡千余赤卫队、暴动队的拦击,再受重创。


下午2时左右,战斗全部结束。龙源口的冲垅里到处是敌兵扔下的枪支子弹,红军和赤卫队喜气洋洋地淸理战场。此次七溪岭战斗和龙源口大捷,红军共歼灭敌军一个团,击溃两个团,俘虏500多人,缴获了大跫枪支弹药。红四军乘胜追击,第三次占领永新。国民党军对井同山革命根据地的这次名为“会剿”实为赣敌的“进剿”,再一次被粉碎。当天,红军宣传队刷写了 “不费红军三分力,打垮江西两只羊(杨)”的标语。


新、老七溪岭战斗,是红四军建立以来规模最大、最惨烈的战斗。在最危急的时刻扭转战局的,是军部事先设伏于白口村附近的袁文才第三十二团打掉了敌人前线指挥部,又驰援第二十 团;敌军在战后的总结材料中也是这样写的。这次战斗,红军影响之大遍及湘、赣两省,苏联《真理报》对此都做了报道。


上一篇:二十、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

下一篇:二十二、理服“钦差大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1409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