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十六、红四军两破“进剿”

十六、红四军两破“进剿”

2018-07-27
27 2018-07

15:42

 4月下旬,湘、赣两省国民党政府得知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及湘南农军退到了湘赣边界,在宁冈与毛泽东秋收起义部队会合。国民党南京政府接报后,5月2日,蒋介石签发电文,命令湘、粤、赣三省政府“克日会剿”朱毛红军。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接到电令后颇为挠头,因为江西的军队大部分奉调出省参加军阀大战,整个赣西只有杨如轩第二十七师,且防线拉得很长,分驻在泰和、万安、吉水等县。朱培德火烧眉毛救眼前, 两令杨如轩收缩队伍,先以两个团夹攻宁冈,将朱毛红军扼杀在摇篮中。赣敌第二十七师从5月初开始收拢部队,5月8日从吉安开出第七十九团、八十一团,10日抵驻永新,决定兵分两路向宁冈进击。这是江西敌军对井冈山红军的第二次“进剿”。 


接到军情报告后,毛泽东、朱德在军部所在地刘德盛药店后厅,召开各团团长参加的军事会议。毛、朱对这次迎战十分重视,因为是红四军成立后的头一仗。俗话说,“打架靠头场”,要是头一仗就败了阵,那就折了锐气。在会议上,第四军的战将们都赞同积极迎战。朱德对众人说:“我和润之计议过,我们还是集中精锐,先把一路敌人打跨再说。为什么呢? ”朱德接着解释,“断其一指,胜过伤其十指,能在一路取胜就好办。另外,这仗不能在‘家 里’打,我们要主动迎上前去。一润之你看怎样?”


毛泽东点着头说:“这样甚好。具体部署是否这样,我和挺颖带第三十一团到七溪岭去,挡住一路敌军;朱军长和陈毅、尔琢 把第二十八团、二十九团拉出去,从茨坪、黄坳方向迎上去寻找战机。”


朱德表示赞同。红四军第二十八团、十九团驻于大陇、茅坪一带。5月9日一早,两个团分别向茨坪开进,上午10时抵达。朱德令第二十九团为前卫再向黄坳开去。胡少海团长布置战斗力较强的肖克第三营走在前面。


晌午时分,肖克营沿着陡峭的山间小路走出了朱砂冲。出得山口,尖兵班赶来报告,说黄坳村的河滩上、大路边三三两两坐着许多敌兵。肖克听说黄坳到了敌人,对几个连长说:“敌人也是才到的,咱们乘其不备打过去!”


正在黄坳休息的敌人是第二十七师第八十一团的先遣营。 营长黄兴邦按照团长周体仁的命令,打算吃完中饭向茨坪移动, 没料到在此与红军相遇。当第三营打过来时,正在歇息的敌兵们猝不及防,一转眼工夫就死伤了四五十人。村里的敌军听见枪声赶来参战,一到村口,就遇上一排排子弹迎面射来。敌兵见如此被动挨打,只得退回村里,遇上黄营长持枪立在路口,喝令再往前冲。敌兵又冲到村口,但见一大队红军直扑过来,那亮光闪闪的梭镖,就像6月里沙洲上的大片芦花,只听得喊杀声惊天动地, 其势好不吓人。敌人知道抵挡不住这上千红军,慌忙朝着来的方向溃逃。


第二十九团正在打扫战场,第二十八团跑步赶到。朱德见不到半个钟头就歼敌七八十人,自己只有七八人负伤,甚是欢喜。 他向胡少海、肖克问了情况后,要胡团长去找几个俘虏过来。不多一会儿,胡少海带来两个敌兵,朱德笑吟吟地迎上前,和气地 红向两个士兵问话。这二人都是云南籍,早就闻知朱德的名字,见这位红军的军长如此和蔼可亲,恐惧心理顿时消失,按照朱德所问的如实作答。


朱德又向王尔琢、胡少海等人介绍敌周体仁团的情况:该团今夜在拿山宿营,明天上午将从五斗江插过来,直奔茨坪,再入宁冈。胡少海主张在朱砂冲设下埋伏,因为敌人必定从那儿通过。王尔琢认为敌人已在黄坳吃亏,明天不会在朱砂冲这样的险要之处中伏,主张以一支小部队开往遂川迷惑敌人,主力则在敌人的必经之地布下埋伏。朱德认为王尔琢所言很有道理,同意按此行动。


朱德一声令下,两个团的红军从黄琐向下七方向开进。在村东坪地上,朱德向几十个俘虏兵讲话,宣布释放他们。这些俘虏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回过神来,便惊喜万分地往原路而去。


红军两个团走出五六里地,在路边停下来,王尔琢宣布部队折向遂川的五斗江,前卫换成后卫,急步前进。


次日上午9时左右,敌周体仁第八十一团开到了五斗江。昨日下午,黄兴邦带着败兵逃回来,被周骂了一通;黄昏之时,几十个被红军释放的俘虔赶到,说是朱德率部去了遂川。周体仁觉得正是打逬井冈山的良机,因此率队向五斗江赶来。


周体仁团的官兵在村里开炊弄早饭,忽然村东的永公祠那边枪声大作。正在一个豪绅家喝茶的周团长大惊失色,与团参谋长赶往村东。只见一群群士兵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叫着:“红军来 了!朱德来了! ”周体仁连连开枪,又喊又骂稳住了这些士兵,下令部队集中火力向村外突围。


敌军到了村外,正觉得松了一 口气,突然从长窝口冲出红军第二十八团的两个营迎头截住他们。周体仁和那些营连军官声嘶力竭地叫喊着鼓动部队冲过去,无奈红军的火力猛烈,连冲两次都通不过那片水稻田。筻糟糕的是,埋伏在长岗山的红军第二十九团和第二十八团三营从两面杀过来,枪声和呐喊声震得敌兵耳麻心颤,夭多无心恋战,只顾四散逃命。那些被吓得跑不动的,看见红军就像秋风扫落叶般席卷过来,干脆立着不走,等待缴枪。


这场伏击战打了一个多小时,敌第八十一团被歼灭过半,另有200名官兵被红军俘虏,周体仁带着不足一个营的残兵拼命奔逃。红军留下一个连打扫战场,主力由朱德、王尔琢带领,经拿山向永新县城赶去,当天下午3时红军占据了县城。


从新七溪岭向宁冈进攻的敌第七十九团,被红军第三十一团挡在半山腰不得前行。黄昏之时,该团得知周体仁团在五斗江大败的消息后,团长刘安华不等师部命令,带着部队撤走,绕开永新县城退往吉安天河。


红四军第二十八团、二十九团占据永新县城的翌日,毛泽东带着第三十一团一营赶到,组织建立了井冈山区域的又一个县级红色政权——永新县工农兵政府,彭文祥担任主席。过了几天,毛泽东对朱德说:“我们得回宁冈去,眼下有件很急的事要做。”朱德听了,表示同意。


红四军回到宁冈所做的“急事”,是召开军委会议讨论由湘南农军编成的几个团去留问题。原来,红四军12000人驻在宁岡, 加上各县的农民四五千人,每天至少需要300多担稻谷,吃粮成为大问题。毛泽东在永新给中央的报告中惊呼:“吃饭大难! ”负责后勤供应的余贲民、范树德等人,每天为筹集粮食昼夜忙碌。 这些由农军编成的几个团,因为不少人携儿带女,老幼相随,无法出征打仗。而且这些人思乡心切,吵着要回湘南,纪律便松松垮垮。


红四军军委会议经过讨论作出决定:鉴于进攻湘南的敌军相继撤走,让第十二师的三个团,加上第三十团、三十三团,除留 ,下极少数负责干部外,全部返回湘南。


军委的决定很快得到执行。湘南农军除留下胡少海第二十九团,其他五个团及随军群众全部返回家乡。近万人一走,第四军保持了第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一、三十二团四个主力团,全军5000多人,变得精干多了。


压在毛泽东、朱德心头上的这块“石块”终于落了地,然而新的敌情又来了,他们的心情无法轻松。


红军占领永新县城,虽然打破了前些日赣敌这次“进剿”,但是杨如轩部的元气并未受到大伤。不到一个星期,杨如轩又重新纠集兵力,带领本师全部和第七、第九两师各一部,对井同山根据地发动第三次“进剿”。


红四军按照毛泽东与朱德在五斗江战斗后总结出的“敌进我退”、“声东击西”的游击战术,主动撤出永新县城,退到宁冈; 并以一支小部队闪击茶陵,将已进驻永新县城的敌军引出来相机下手。


5月15日,朱德与王尔琢率领第二十八团和三十一团一营, 从宁冈奔袭茶陵高陇。翌日上午,先行的第三十一团一营与湘敌 吴尚部一个团接战,牺牲了营长员一民,只得退守谭延闾府第, 朱德率领第二十八团赶到后才得以解围。军部任命陈毅安继任第三十一团一营营长。部队正要离开高陇回师宁冈,军部传令兵飞马传信。毛泽东在信中写到:红军远袭茶陵,果然调动赣敌,杨如轩将以两个团的兵力向宁冈进击,另派一个团在永新西乡警 戒茶陵方向,杨本人随师部坐镇永新城督战,要朱德速率部队东进奔袭永新县城。


军情紧急。朱德与王尔琢商量后,立即率部向永新方向前 进。部队急行130里,于天黑时分赶到永新澧田,又连夜赶到澧田 以北的草市坳露宿。


5月17日上午10时,敌第七十九团团长刘安华率部从永新县城赶到,进入了红军布设在草市坳的伏击圈。该团的官兵们只知道他们的任务是在澧田一带担任茶陵方向的警戒,防备已到茶陵的朱德红军打到永新来。他们认为朱德的队伍昨天还在茶陵的高陇一带,不可能从一百几十里的地方插翅般地飞过来。因此,当部队行进在草市坳那条山间的小道时,没有人想到红军就埋伏在柴茅丛生、矮树茂密的山上,附近的制高点黑栋山已架着六七挺火力可及的机枪。


突然,一声信号枪响,密集的枪声顿时大作。骑在马上的刘安华惊骇得差些从马背上坠落下来。他挺身放眼一望,看见自己的士兵成片地倒下,迅即跳下马奔到不远处的土堆旁,观察一阵后,传令一营长赶紧带人抢占左边的山头,掩护部队朝前突围。 这个营的士兵们刚到半山腰,机枪子弹雨点般密集地扫了过来, 一发发迫击炮弹从天而降。敌兵知道上了当,急忙退下山来一道突围。


此时的敌军已是无心抵抗,争先恐后地奔逃。前面的人跑到黑栋山山脚的时候,山上又有一股红军压下来,打得敌兵们人仰马翻,刘安华也饮弹毙命。余敌眼见三面被围,只有往河边逃命。 随着冲锋号音响起,红军2500人从几个地方冲出来,敌军个个吓得魂不附体,许多人干脆举枪投降。


战斗基本结束,朱德传令留下第三十一团一营二连打扫战场,部队马不停蹄地向永新城追去。


正在永新城师部听留声机的杨如轩,接报第七十九团在草市坳被红军歼灭,红军已向县城追击,简直不敢相信有这样的事。直到城外枪声大作,又有几个参谋慌忙进来报讯,杨如轩才赶紧奔到院子里,骑上一匹马向北门逃去,突然一颗子弹擦耳飞 过。杨如轩惨叫一声跌下马来。后面的参谋、副官赶紧勒马下地, 扶起杨师长又看又摸,发现只是耳根的地方皮破血流,并无大碍。众人忙将惊魂未定的师长扶上马,继续向城外奔逃。红军第二次攻占了永新县城。

这次战斗,红军基本歼灭了敌第七十九团,歼灭敌第二十七师师部和第二十七团一个营,俘敌将近300人,击毙团长刘安华, 击伤师长杨如轩,缴获迫击炮7门和许多弹药,还有20多担银洋。赣敌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进剿”又被粉碎。


草市坳战斗,是一次成功的长途奔袭战,实际上运用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那是毛泽东在吸收朱聋子“打圈”战术和万安农民暴动经验总结出来的,朱德通过这次战斗又加上了“敌疲我打”一条,形成了红军游击战术中的“十六字诀”。这是毛泽东、朱德等人将井冈山绿林的“钻山”战术与割据现实完美结合起来的伟大创举。


朱德率部在永新县城休息了一天。5月18日下午,军部传令兵带来了毛泽东写的信,信中说部队可分散到永新的农村做群众工作,要朱德、陈毅、王尔琢、何长工赶回茅坪有重要工作。朱 德将信给他们看,四人都猜不透有什么重要工作等着他们。


上一篇:十五、井冈山会师

下一篇:十七、毛泽东“一大”释疑问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157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