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十四、湘南接应

十四、湘南接应

2018-07-27
27 2018-07

15:05

朱德部队与范石生第十六军建立合作关系的情况,不久被国民党广东省政府领导人发觉,要范石生解除朱德部队的武装, 并逮捕朱德。范石生不忘旧情,速派军部副官长杨昌龄携带几万元银洋和十来箱子弹,赶到韶关向朱德报讯。朱德与陈毅等人紧急计议,决定率部连夜离开韶关,前往具有群众斗争基础的湘南宜章,与地方党接上联系再作打算。1928年1月3日晚,部队冒着大雨赶往仁化,之后从仁化西进去宜章。


对于范石生又一次冒险仗义相助,使南昌起义军余部躲过国民党反动派的一劫,朱德等人铭记于心。


起义军余部来到宜章县境的莽山洞山区,在休整期间与中共宜章县委书记、湘南特委委员胡世检及县委成员高静山、毛科文等人取得联系,拟定了智取宜章城的计划。决定由胡少海以范石生第十六军第四十七师第一四0团副团长的名义,写信给国民党宜章县长,说要率部开进宜章驻防,保护地方安全。


胡少海是宜章本地人,富家子弟,北伐时在国民革命军第六军任营长。大革命失败后,潜人粤北、湖南边境的乐昌、乳源间梅花地区,与当地的工农武装和宜章县暂时分散潜伏在那里的共产党领导人高静山、杨子达、毛科文等取得联系,进行活动。


1月11日,胡少海先行率两个连开进县城。城内的官绅听说 是“胡五少爷”领着国军进驻,纷纷出迎。朱德率领的主力随后入城。在第二天县政府举行的盛大欢迎宴会上,朱德摔杯为号,随来的战士们将县长杨孝斌等40余名反动官绅逮捕。与此同时,陈 毅、王尔琢指挥部队解决了县警察局和团防局。


智取宜章的胜利,揭开了湘南暴动的序幕。在湘南党组织的密切配合下,1928年1月下旬起,起义军余部先后又攻克郴州、永兴、耒阳等数城,帮助这些县建立了革命政权,实行了广泛的插牌分田运动;各县都组织了农军师、独立团,武装起义的烈火燃遍了整个湘南。胡少海在湘南暴动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看到湘南的革命形势蓬勃发展,湘南特委滋长了强烈的复仇情绪和小资产阶级急性病,积极推行湖南省委“左”倾盲动主义的方针,实施大烧大杀的“赤色恐怖”;又提出所谓的“焦土战略”,要将湘、粤大道两侧的村庄房屋烧光,连水井也填掉。这些极左的做法,遭到了群众反对,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反白事件”。3 月中旬,中共郴州县委在郴州召开群众大会,贯彻湖南省委的烧毁政策时,阶级敌人利用群众的不满情绪,当场杀害了县委书记夏明震等领导干部和一些共产党员。朱德闻讯后,即派陈毅率一 个营赶到郴州平息此乱,并纠正了一些“左”的错误做法。此前, 湖南省委还派人到朱德部队传达省委的“左”倾决定,要求部队执行,受到了朱德的坚决抵制。


湘南暴动的熊熊烈火震动了国民党反动派。混战数月的桂、 湘、粤军阀相互妥协,联合7个师的兵力,分南、北、西三路对湘南工农革命军“协剿”,企图扑灭湘南的苏维埃运动。


在大兵压境、敌众我寡的严重局势下,朱德、陈毅等人从保 存军力考虑,决定南昌起义部队和湘南起义农军共万余人退出湘南,向湘赣边界井冈山转移。朱德听说毛泽东的工农革命军已从井冈山开到湘南来了,多么希望能早日会到毛泽东。就在这时候,毛泽东派毛泽覃率领特务连往湘南与朱德部联系。3月22曰, 毛泽覃在耒阳找到了起义军余部和朱德。朱德大为兴奋,向毛泽覃询问了井冈山的情形后,更是坚定了向井冈山撤退的决心。


虽说撤退,朱德也有忧虑。南昌起义军余部的撤退不成问题,麻烦的是陈毅率领的湘南农军,因为湘、粤敌军都已进入宜 章、郴县境内,必定对南撤的农军进行截击。他把这个忧虑一说, 毛泽覃自然理解,说他明天就返回中村,向毛泽东转达这一情况。朱德点头说:“井冈山的部队要是能够接应陈毅他们一下,当 然最好。我这就给陈毅去信,让他们做好撤退的准备。”


毛泽覃带着特务连回到酃县中村,向毛泽东报告了见到朱 德的情形和湘南的局势。这位已成“民主人士”的毛师长,凄然道:“湘南暴动果然成了这个局面!朱德的忧虑不无道理,现在要由我们出手救援了,不然湖南省委又要问罪的。”电泽东当即召来张子清、何挺颖、袁文才、何长工等人商议,制定了兵分两路挺进湘南的行动计划。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向桂东、汝城 行进,接应朱德所率起义军余部;何长工、袁文才率第二团进入资兴县境,掩护从郴州方向开过来的大队农军。


3月28日,在中村停驻了十余天的工农革命军,开始分路向湘南前进。


4月1日,在桂东大岭坳打跨何鉴挨户团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到达桂东的沙田。这天正好是圩日,部队在圩场外召开群众 大会,毛泽东登台讲话,号召贫苦农民团结起来打土豪分田地。 桂东籍的第一团第三营八连党代表陈奇,在会上宣讲了工农革命军的宗旨和性质。当天下午,部队在万寿宫成立中共桂东县委 和县工农兵政府,毛泽东宣布陈奇任县委书记兼县政府主席。部 队拨出40支枪充实汝桂边区的赤卫队,并将其改称湘赣边区游击大队。


第一团在沙田开展地方工作的几天内,发生了一些侵犯群众利益和对豪绅地主的烧杀现象。这些现象引起了毛泽东的关注。他与何挺颖等人对加强部队纪律问题进行了研究。4月3日上 午,第一团集中于一片尚未翻犁的干田中,毛泽东讲话,批评部队中违反纪律的现象,正式宣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并且一 条一条作了解释,要求指战员们必须记牢,部队早、晚点名时,党代表都要重申一次。


4月6日,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在桂(东)汝(城)边境寒岭界,击溃了何其朗反动武装,兵临汝城;8日,消灭土匪武装胡凤璋部一个连,占据汝城县城。井冈山的红军出现在汝城,使得从广东追过来的一支敌军闻讯后停止了追击的脚步。两天后,毛泽东通过地方党得知湘南的农军已从郴州方向撤出很多天,正向资兴移动,决定部队尽快进人资兴接应这些农军,于4月10日退出汝城, 进人了资兴县境。


这天,第一团到达资兴的龙溪洞。这是一个山明水秀、瑶民居住的美丽山村。毛泽东和官兵们无心观赏此处美景,只希望早点接应上湘南农军。为了安全起见,张子清团长派出第一营营长陈毅安带一个连继续向前寻找。


晌午过后,陈毅安返回,说是接到一支湘南农军,将同来的一个年轻人介绍给毛泽东:“他是农军独立营的负责人肖克。”肖克倒是没有一点拘谨,大方地对毛泽东说:“你是毛师长?我们早就闻得你的大名了!”


毛泽东高兴地与肖克握手,望着颇显英俊的独立营副营长, 风趣地说:“好哇,没接到朱德,接到个肖克!”在周围人的笑声中,毛泽东问肖克:“你们有多少人枪?”肖克答道:“人有600多,枪只有七八十条,其余的多是梭镖, 人家也叫我们梭镖营。”毛泽东赞叹道:“好啊,揭竿而起!农民起义就是这样。”


第一团与农军独立营会合在一起,离开龙溪洞向东行进,4天后到达酃县的水口,又会合了胡少海带领的宜章农军第三师2000余人。毛泽东与胡少海交谈后,得知朱德已率南昌起义军余部从耒阳向安仁方向北进,而陈毅与湘南特委带着郴县、永兴、资兴等地的农军1万多人,尚在向资兴移动,不禁担忧地说,他们要是遇到敌人的追击就不好办了,袁文才的第二团倒是挡在那一边。目前第二团的情况怎么样啊。”


毛泽东所记挂的第二团,此间正在资兴境内,与陈毅和湘南特委所带领的大队人马会合在一起。在此之前,该团已在郴县的滁口几个地方挡住了粤敌的追击。


第二团是从酃县中村进入资兴的,4月1日到达资兴县城。全团官兵除了袁文才、何长工,还是头一次走出山沟“见世面”,因此闹了不少笑话。团部设在县城的县商会里,晚上屋里的电灯一亮,战士们惊奇地围上前,有的人喊起来:“哎呀,石头上着火 啦! ”王佐也挤到灯下,望着灯泡自言自语道:“奇怪,里面怎么会着火? ”排长李少恒掏出短烟斗装上烟,说看看点得着火不。有 端来凳子,李排长踩上去把烟斗贴在灯泡上,吧嗒吧嗒地抽着, 怎么也接不上火。他自作聪明地说:“你们没看见这火套在里面? 我把它抽出来。”说着用手又辦灯头又扯皮线。忽地,只见他一甩手,哎哟一声大叫。众人哄笑起来。原来他的手触了电。他摸着自己发麻的手嚷着:“这东西咬人好厉害!不要动它,不要动它!” 众人当真,没有谁敢再动了。正在这会儿,袁文才走进来,见许多人围着电灯叽叽喳喳地说话,问了方才的事,忍不住仰面大笑。 袁文才对众人说:“你们何时见过石头着火?那是电灯泡哇! ”李少恒道:“这灯点起来不用油,又亮堂,就是咬人厉害! ”袁文才笑道:“还说呢,那是触电。幸好不是高压电,不然要了你的小命!” 李少恒啧着舌说:“这样的厉害,情愿点松枝篾片。”大家听了又耍笑一阵。


第二团在资兴城住了两天,沿着滁水继续南下,两天后到了离滁口几里外的地方。党代表何长工从老百姓口里得知,滁口开来了一支上千人的广东敌军,也是才到不久。何长工对袁文才和王佐说:“广东的敌人压过来了,咱们还是抵挡一下吧。”袁文才与王佐都答道:“那还用说!好歹来了一趟湘南,总得打一仗!”


第二团共有700多人枪。自进入湘南以来,还没有与敌人交过火,战士们都憋着一股劲。部队赶到滁口镇外,利用敌人忙于开午饭疏于防范之机,发起突袭,敌军措手不及,顺着原路逃去。 第二团追击了一阵,退回到镇上打扫战场。这股折损了上百人的敌军,是范石生第十六军的一个团,从良田方向赶过来拦截湘南农军的。若不是被第二团挡住,就要插到渡头去了,陈毅和特委带着的队伍正好在那儿。


第二团担心退走的粤敌又会赶过来,在滁口警戒了几天。团部派人探听到何键的部队也已从衡阳出动,直逼郴州,而郴县的大队农军已退到资兴。何长工与袁、王经过商议,带着部队转回资兴。走到离资兴彭公庙不远的地方,遇上了从郴州撤出来的农军和特委机关:。4这支队伍有1万多人,除了农军战士,男女老幼都有,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嗷嗷待哺的婴儿,有些六七岁的小孩就由父母用萝筐挑着走。行动起来大人照料小孩、老人,小 孩呼唤爹娘,速度非常缓慢,一天只能走二三十里。第二团的官兵见了都摇头,这样的队伍遇上敌人怎么办?


何长工与袁文才、王佐,在彭公庙见到了陈毅以及湘南特委 书记杨载福、湖南省委代表席格思等人,互相交谈情况后,陈毅 提出应该召开一个会议,决定一些事情。此时,特委机关是否撤向井冈山都没有定下来。

会议上,杨载福和席格思提出特委机关不到井冈山去,留在湘南打游击。杨载福说:“我们是湘南特委,不能离开自己的地盘。”席格思说:“共产党员应该不避艰险,特委机关不能躲在井冈山上。”陈毅一再苦口婆心相劝:“你们男女老少七八十人,各种口音都有,还挑着油印机,这一带常有敌人出没,你们怎么过得去呢?到了井冈山,以后还可以回来嘛。”杨、席二人根本听不进,态度固执得很。袁文才和王佐听得心头火起,只是不便发作。 会议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决定农军撤向井冈山,特委机关留下打游击。


第二天,这支1万多人的农军队伍离开彭公庙向酃县开进。 为防意外,工农革命军第二团在后面七八里的地方慢慢跟进,担任警戒任务。


陈毅和袁文才等人后来听说,被杨载福、席格思强留下来的湘南特委机关,果然在安仁、耒阳交界处被敌人前后围住,所有人都惨死敌手。一个党的特委机关就这样被葬送了。


4月23日,第二团与这支庞大的农军队伍来到宁冈龙市。袁 文才已于头两天派人急赶回来,向县委、县工农兵政府报告情 况,要求准备好食宿。紧接着,南昌起义军余部由朱德率领,经由酃县沔渡到达龙市。人们等了两天,迎来了宜章农军第三师近 3000人。


此时,袁文才与何长工等人在想:朱德的部队和湘南农军这么多人都到了宁冈,毛委员和第一团为何还不早赶回来?他们现在在哪里呢?


上一篇:十三、两军不约而同的联络

下一篇:十五、井冈山会师

cache
Processed in 0.0178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