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十、枪杆子里出政权

十、枪杆子里出政权

2018-07-27
27 2018-07

11:16

井冈山南侧的遂川,亦是一个物产富饶、人口众多的大县,毛泽东早已把它放在心上。前些时日,中共遂川特支派人送来准 I确的情报:萧家璧带着靖卫团回老巢大坑,驻守县城的只有国民党的一个工兵连。守敌军力薄弱,正是拓展红色区域的良机,前 )委决定工农革命军攻打遂川。


在龙市休整了一周的工农革命军于1928年1月2日出发,4日进抵遂川的重镇、萧家璧老家大坑。去年10月下旬萧匪在大汾偷袭的劫难之仇,工农革命军官兵们记忆犹新。他们将胸中的愤恨化作英勇作战的激情,打得萧家璧匪部狼狈而逃,部队乘势追 击,翌日中午兵临遂川城下。


县城守敌工兵连听说萧家璧靖卫团在大坑惨败,自知不是工农革命军的对手,不待对方发起攻势,便弃城向赣州方向逃去。早已潜人城内的党员们打开城门,迎接工农革命军进城。


进了城的官兵们发现,街上的店铺全部关门,行人也很少,城内显得冷冷清清。毛泽东告诉战士们说:“这是敌人反动宣传造成的,他们造谣说我们要搞‘共产共妻’,见东西就抢,见人就捉。我们一定要向群众做宣传,遵守革命军的纪律,以实际行动 揭穿敌人的谎言,让群众看到工农革命军是穷苦工农自己的队伍!”


以排为单位的宣传队建立起来了,20多个小分队在城内墙壁上刷写了各种标语口号,把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挨家挨户上门向群众宣传共产党保护穷人的利益,动员店老板开门营业。接连几天,群众于事实中看到这支队伍纪律严明,对老百姓利益秋毫无犯,相信这是真正的共产党领导的军队,纷纷打开家门、店门。


县城的局面打开了。前委布置部队仍以连、排为单位,深人 到于田、草林、盆珠等乡村展开宣传,发动群众,开展地方工作。


前委书记毛泽东与中共遂川特支的陈正人、王次淳等人几 次开会,研究建立县工农兵政府和各级红色政权的工作。得知万安县党组织负责人曾天宇也在遂川,毛泽东在县城五华书院召开遂川、万安两县党组织联席会议,指出两县党的当前任务是发 动群众建立革命政权和地方武装。在会议上,前委宣布重建中兵 遂川县委,以陈正人为书记,县委的当务之急是筹备县工农兵政府的建立,制订施政大纲。


陈正人忙了几天,拟就《遂川县工农兵政府临时政纲》初稿《政纲》对于全县的政治、军事、文化、土地、农业生产和群众生活 等方面,制定了施政措施与方法,共有30条。陈正人将《政纲》送:给毛泽东审阅。毛泽东作了一些修改,着重在从文字上用通俗易僅的语言表达,以使群众容易理解。.比如“不虐待儿童”改为“不准大人打小孩”,“废除聘金聘礼”改为“讨老婆不要钱”,等等。


1928年1月24日,正是大年初二,遂川县工农兵政府的成立 就选在这一天。天遂人意,艳阳高照。从各乡赶来的遂川农民2万多人聚集在县城张家祠的大草坪,庆贺这一破天荒的大喜事。草坪上首搭起了一座台子,用木头竖起了扎着松柏枝叶的彩楼,上 方挂着红布横幅,彩楼两边挂有一副对联。对联针对大会将要处 决劣绅郭渭坚,生动地写道:

想当年,你剥削工农,好就好,利中生利;看今朝,我斩杀劣绅,怕不怕,刀上加刀。

这副对联,原本是遂川县委宣传部的同志拟的,经毛泽东看 了修改后,更加气势磅礴,对豪绅地主是个威慑,而贫苦农民感到欢欣鼓舞。


大会在锣鼓、鞭炮声中开始。坐在主席台上的有毛泽东、陈 正人、何挺颖、宛希先、张子清、王次淳等人。陈正人宣布遂川县工农兵政府成立,由王次淳担任县政府主席。顿时鞭炮鸣响,坪 地里的2万多民众一片欢腾。


毛泽东接着发表讲话,人们认真地听着。精神焕发的毛泽东 用高亢的湖南话讲道:“遂川的父老乡亲们,同志们!在这大家作 揖拜年的喜庆日子里,县工农兵政府成立了!这标志着全县的劳 苦群众从今有了自己的政权,也表明工农民众得到了解放。”毛 泽东指着旁边的王次淳高声说道:“他就是你们的县长,大家都 认得叫王次淳,西庄人。前几天他还在挑大粪,现在当了县长,这 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工农坐天下! ”毛泽东略作停顿,接着说:“不 过呀,革命光靠一个县长是不行的,还是要依靠大家,大家团结 起来了,革命斗争就能取得胜利。一根禾草一拉就断了,而把禾 草拧成一根粗绳,就不容易拉断了,革命也是这个道理。”


毛泽东的讲话,生动形象,农民一听就懂,而且听得津津有味。


毛泽东讲完了话,遂川的各界民众代表也登台致辞。大会的 最后一个程序,是公布劣绅郭渭坚贪赃枉法、鱼肉民众的罪恶, 宣布处以死刑,由县赤卫队立即执行。会议快要结束时,学生腰 鼓队扭起了舞步,边舞边唱。这些唱词是工农革命军连党代表欧 阳健新编的:


过新年,过新年,今年不同往常年,你拿斧头我拿镰,又分谷子又分田。过新年,过新年,今年不同往常年,打倒萧家璧,活捉罗普权!


针对部队进人遂川20多天来的纪律情况,毛泽东和前委对军纪的整饬采取了一个大的措施。1月25日,工农革命军在县城 邻近乡村的几个连队,奉命集合在李家坪召开军人大会。毛泽东代表前委向官兵们宣布了“六项注意”。这六项注意是:(―)上门板;(二)捆铺草;(三)说话和气;(四)买卖公平5 (五)不拉夫,请来夫子要给钱;(六)不打人骂人。


“六项注意”的提出,是继荆竹山宣布“三大纪律”后,前委成 布的又一项纪律规定,并把二者连在一起,成为工农红军的重; 行动准则。 


共产党的秋暴队伍占据赣西宁冈后,又攻克遂川县城,“诗 化”全县,这使国民党江西省政府十分恐慌。省政府主席朱培德 焦虑不安,下令驻在吉安的滇军杨如轩第二十七师,以第八十一 团及七十九团一个营向万安进攻,威逼遂川,另由七十九团的王国政营自吉安进驻宁冈。2月上旬,王国政营经永新开到宁冈县县城——新城。


早在20多天前,江西省政府就委任张开阳为宁冈县县长,名 他上任后从速查清“共匪毛部”在宁岡的情形,以决定是否发; 进剿。此前宁冈的地主豪绅几十人联名向省府呈状,告袁文才勾引共产巨魁毛泽东,欲在井冈山地面图复共产革命,呼吁政府发兵剿之。


张开阳来到新城时,工农革命军已经开往遂川,这可把袁文才、龙超清等人急坏了。他们都很清楚,工农革命军有六七十名伤病员和后勤机关人员在茅坪,倘若敌军来攻,才建起来的后方留守处和医院将被毁。“无论如何要阻止敌人发兵!”袁文才与龙超清经过多日思索,终于想到了利用土客籍矛盾稳住张开阳。


宁冈是湘赣边界客籍人最多的县份。客籍人与土籍人由历史上的渊源,互相之间存在芥蒂,矛盾很深。袁文才等人正夫利用这一点,鼓动十几个有名望的客籍富绅,向张开阳谏言,说驻于茅坪的“毛匪”已开向湖南,留下的几十个伤病兵也逃走了政府发兵进剿茅坪、大陇的话,将给客籍绅民造成危害。与此同时,一些希望两籍止息争端、宁静地方的土籍豪绅,不敢得罪袁文才,也纷纷找张开阳,力谏不要发兵茅坪,以免引起两籍又哀怨仇。张开阳被这些人吵得六神无主,便召集全县的绅士代表开会。会上,反对进剿茅坪的绅士占大多数,理由也很充分,(还提出成立一个“和平委员会”,以监视袁文才和“毛匪”的行动。袁文才等人用这样的计策阻止了省政府的发兵。然而,这样的良策只能起一时之用。半个月后,张开阳还是查明了“毛匪”的巢穴仍然设在茅坪,便向省政府发去电报。省政府也已接 ;到遂川豪绅的联名呈告,称“毛匪”已赤化中共宁闪县委书记龙超清 !全县。于是朱培德下令调动杨如轩第二十七师两个团,对工农革命军实行夹击,同时派王国政营进占新城。这是江西敌军对井冈山的第一次“进剿”。


王国政营开到新城后,由县政府协助很快地办成了两件事: 一是加强县城的城防,对城外四周凡是认为有碍于军事的房屋、 菜园,全部拆除夷平;二是派人到吉安购买枪支子弹,建起了有 200余人、60多条枪的靖卫团。张开阳经常带着靖卫团到一些乡村捕捉共产党的农会干部,烧毁这些人家的房屋。


远在遂川的毛泽东接到袁文才、龙超清分别派人送来的敌 情报告,与何挺颖、张子清等人商议,大家都觉得不把进驻新城 的敌人消灭掉,等于让敌人在自己的前胸插上一把尖刀,刚刚建 立起来的割据区域将会被摧毁。毛泽东说,武装割据就是要打仗,用枪杆子消灭敌人,用枪杆子建立红色政权。前委书记分别 给袁文才和龙超清写了信,指示他们组织地方武装不断地扰袭 敌人,工农革命军相机回师歼敌。


工农革命军在遂川收拢后,于2月17日下午回到茅坪。当夜, 前委在攀龙书院召开第一团和新近升编的第二团营以上干部会 议,部署攻打新城的战斗,制定了三面攻击、一面埋伏、在运动中消灭敌人的作战方针。


 这日下半夜2时,工农革命军两个团和茅坪、大陇的上千农民,打着火把从茅坪出发,经过桥上、金源,于18日拂晓前抵达新城,各支部队进人预定的战斗位置。


新城,自元代至正十三年(1353)设永宁县(1914年改宁冈县)以来,一直为县治之地。四周的城墙经过多次修葺,墙高二丈,厚一丈左右,形成坚固的小城堡,辟有四处城门。


18日清晨,城中守敌像往常一样到南门外的巽峰书院操场上操。当敌人架起枪支做徒手操时,埋伏在四周的工农革命军两个连打响战斗,敌人死伤了几十人,慌忙逃回城内,紧闭城门。南门外的枪声一响,担任主攻的第一团一营在东门发起攻击。


工农革命军在各处城门的攻击战持续到下午,仍然没有进展。在城外二里处棋山岭指挥战斗的毛泽东和张子清,经过对战况的了解,传令在东门施用火攻,又将进攻北门的第三营改为伴攻,抽调两挺机枪到东门援战。参战的群众运来许多稻草和柴茅,泼上煤油点火。熊熊的烈火卷起冲天浓烟,薰得城墙上的敌人无法立足。与此同时,一营的一个排在城外一幢民房,揭掉椽皮,利用高度,集中四挺机枪扫射城头。战士们顶着沾湿了的棉絮,踏着云梯爬越城墙。经过一场激烈战斗,第一营攻夺了东门。


东门攻破,城内守敌乱了军心,无心再战。不到半个钟头,南门、北门相继失守。敌营长王国政在张开阳的不断催促下,带领余部打开西门向老七溪岭逃窜。西门正是工农革命军有意诱敌出逃的“袋口”,第二团一营已在城外的露霞村埂和稻田里埋伏多时,待逃敌进了伏击圈,即以猛烈火力痛击,打得敌人成片地倒下。余敌欲退回城内,又被追出来的第一团逼住,成了无处可逃的瓮中之蹩。在纷飞的枪弹中,敌营长王国政饮弹而亡,士兵们纷纷丢下枪举手乞降。反动县长张开阳沿着一条水圳向前进逃去,走不多远被参战的古城大江边暴动队队长文根宗生擒。


晌午过后,战斗全部结束。工农革命军歼灭王国政营和宁网 县靖卫团38餘人,俘虏100多人,取得了秋收暴动以来第一次大捷。毛泽东和张子清等人从新城战斗中总结出了这样的作战原 则: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


枪杆子里出政权。新城战斗的胜利,催生了又一个县级红色政权。


2月21日上午,宁同民众2万多人隆重集会于龙市,庆贺宁冈县工农兵政府的成立。在万众欢腾的盛会上,毛泽东作了振奋人心的讲话,并拉着县工农兵政府的首任主席文根宗的手向台下的群众作介绍。


同曰下午,中共宁冈县委成立,并公开挂牌,在龙市刘德盛药店办公,书记为龙超清。


反动县长张开阳在大会上被判处死刑。

上一篇:九、绿林新生

下一篇:十一、三月春寒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545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