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八、打茶陵,“虎口”遇险

八、打茶陵,“虎口”遇险

2018-07-27
27 2018-07

10:42

毛泽东并非军人出身,却对枪杆子的作用极为重视。在“八 七”会议上,他提出用枪杆子夺取政权,以后只要有机会,就会讲 到枪杆子的重要性。


一张出版多日的湖南《民国日报》所刊登的蒋桂战争爆发在 即的报道,使毛泽东的眼前掠过一道亮光。他对何挺颖、陈皓等人说:“桂系拼命排挤鲁涤平,影响到蒋介石的个人独裁,蒋介石 当然不依,已经打起来了。一让他们打吧,我们正好占个便 宜。不是么,吴尚第八军在湘东各县的驻军都抽调走了,我们可 以乘虚而入去打茶陵。”何挺颖和陈皓都知道茶陵是湘赣边界的 大县,在湘东战略位置非常重要,能打下茶陵,战略意义是很大 的,因而都表赞同。毛泽东对他们说:“本来我想到茶陵去看看, 无奈这只脚不争气,我要革命,它不革命,只有劳动陈团长了。” 听说打仗就来劲的陈皓,想到让他率军攻占一座大的县城,更是 跃跃欲试,忙不迭地点头。前委书记想起什么,补充道:“挺颖有 地方上的工作拖累着,走不开身,让宛希先也去吧,他带部队打 过一次茶陵,说得上熟门熟路了。”


1927年11月中旬,工农革命军500余人由陈皓、宛希先带领, 于大陇集合向茶陵进发。11月18日,部队进抵与茶陵县城只有一 河之隔的中瑶。驻守县城的只有罗定保安团300余人,自知不是 工农革命军的对手,当晚与国民党县长弃城逃往攸县。


工农革命军未经战斗轻取茶陵县城,部队在城中驻扎下来, 团部设在县政府内。陈皓团长布置部队向商会派粮筹款,顿时有 吃有喝,生活上比在井冈山不知好了多少倍。在陈皓和副团长徐庶看来,这才像军队走州过府的样子。陈团长当然没有忘记毛泽东的嘱咐。但他并未与宛希先认真商量,便从部队中派出第一营三连副连长、曾于大革命时期当过安徽省旌德县县长的谭樟生,出任茶陵县县长,在县政府例行公事,升堂审案。县政府的几个科长、科员依旧沿用,连那块“县长公署”的黑漆匾牌也原封不动,只是在大门外加挂了一块“茶陵县人民委员会”的长牌。接连许多天,谭樟生等人忙的是印发征税催粮的布告。


茶陵县的总工会主席、共产党员谭震林,来找谭樟生商议县城工会开展斗争的事,谭县长说:“这事我管不上,你找陈团长吧。”谭震林找到正在打麻将的陈皓,这位团长有些不悦地说:“工会的工作,你们开展起来就是,找我有何用? ”弄得谭震林扫兴而去。


中瑶乡的农民乘着工农革命军的胜势,在乡里清算几家大土豪,将持刀砍人的劣绅陈老珊捉到工农革命军团部,正好撞见陈皓。陈皓大着嗓门斥道/捉了人就往这里送,成何体统!不是有县人民委员会吗? ”看见陈团长连连挥手,几个站岗的战士把一群吵吵嚷嚷的农民赶走了。工农革命军第一营党代表宛希先,对于部队打下县城后发生的这些情形,既感到不对头又很着急,与陈皓说过两次,提出将部队分到农村去发动农民建立农会,斗争土豪劣绅。陈皓先说这些不是军队要做的事,后来又推三却四不见动作。宛希先觉得情形严重,便给毛泽东写了一信,派人骑马送往茅坪。


毛泽东在步云山接到宛希先的急信,阅后有些吃惊,当下给陈皓写信,明确指示:“革命的政权怎能搞国民党的一套?赶快撤# 县人民委员会,建立工农兵政府,部队散人农村开展群众斗争。’— 毛泽东还在信中写道:“但凡工作应与宛希先同志商议,不可专一 行独断。”


毛泽东的信送到茶陵,陈皓阅了这才有些发急,怪怨宛希先 “背后搞鬼”;但还是派人将宛找来,同他研究如何执行前委书记指示。


当日下午,由宛希先召集茶陵县委、总工会、县农协负责人, 与部队排以上干部开会,落实毛泽东信示的几个问题。


11月28日,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成立了。这是湘赣边界的第一 个红色政权。由于来不及召开全县的工农兵代表会议,各界推选 代表组建政府。工人代表是谭震林,农民代表为李炳荣,士兵代 表是陈士榘,谭震林被推举为县工农兵政府主席。


这样,在原国民党县政府县衙,“县长公署”的漆匾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扎着红布的竖式挂牌,上面写着“茶陵县工农 兵政府”八个红漆大字,财经、内务、青工、妇女等部门由知识分子出身的共产党员杨绍震、罗青山、罗尚德、陈叔同等担任负责人。与此同时,由陈韶任书记的中共茶陵县委,也从潭湾搬到县城办公。


做法一变,带来的结果完全不同。随着工农革命军以班为单 位分散到县城附近的各个乡村,广大的农民闻风而动,组织起来 清算土豪劣绅,将没收的浮财分给群众,焚烧租约债契;各地纷 纷建立乡级红色政权,成立赤卫队、妇女队,少年儿童也组织了 赤少队。他们手持梭镖,打上红旗,押着劣绅头戴纸帽游乡游垄。 贫苦老百姓扬眉吐气,地主豪绅威风扫地。


茶陵局势的根本转变,让工农革命军的绝大多数官兵感到 欣慰。然而也有人心情与之相反,这就是团长陈皓、副团长徐庶、 参谋长韩昌剑与第一营营长黄子吉四人。


陈皓这次率队占据茶陵县城,开初几天确实感到舒心畅意。部队一切由他说了算,在城中指令县商会派粮派款,并没收一些 大商号,每天都有人送来鱼肉酒菜,伙食丰盛。部队也没有仗打, 除了派哨,连上操都很少,终日吃喝玩乐。那些没收来的金银首 饰,全部上交到团部,由徐庶掌管,陈皓、韩昌剑想拿就拿。


然而好景不长。这种惬意生活不久就被毛泽东的一封信打破了。按照前委书记的指示,推翻了原先一切做法,从头开始。重 新建立的县工农兵政府,与县人民委员会的一套做法大相径庭, 部队的行动完全是按毛泽东的指示,分散到农村做发动群众的 工作。这些不但让陈皓他们有一种权势失落的感觉,而且对前委 的严厉批评感到忧心忡忡。


在陈皓等人看来,天无绝人之路。有一天,陈皓接触到了一 个叫陈明义的湖南人,从他那儿得知,国民党第十三军有一个团 驻于安仁县城,而第十三军的军长方鼎英正是陈皓几人原先老 上司一黄埔军校的教育长。陈皓想到在井冈山吃着红米南瓜, 缺油少盐,真是苦得很。而比艰苦生活更让人心焦的是,跟着毛 泽东在山沟里这样混下去,能够成什么气候。稍微有个人前途考 虑的人,都不会呆在这闭塞落后的井冈山,余洒度师长和苏先俊 团长不是离开了么。这次打茶陵弄成这么一个局面,毛泽东肯定 对我们几个人有看法,或者说失去信任。想到这些,陈皓不觉萌 生了拉上队伍投奔方军长的念头。他将徐庶、韩昌剑、黄子吉叫 在一起,关上门计议很久,三人都对陈皓的想法表示赞同。为要 慎重起见,陈皓修书一封,以双挂号从邮局寄出。


就在写给方鼎英的信寄走后几天,茶陵的敌情起了变化。12 月下旬,湘敌吴尚第八军在蒋桂战争告一段落之际,派出一个团 从醴陵、攸县向茶陵扑来,急于收复这块富庶的油米之地。


12月22日,吴尚第八军一个团进抵茶陵城外,联合罗定的保 安团向工农革命军发起进攻。茶陵县委、县工农兵政府调集各乡的赤卫队上千人配合工农革命军作战。战斗从上午10时持续到 下午3时。正在工农革命军弹药将尽、处于势不能支的危急关头,一支援军赶到,投入战斗打退了敌人。


这支及时赶到的援军,正是张子清带领的第三营。原来,他们在遂川大汾的遭袭战斗中,被萧家璧靖卫团隔断后向南突走, 夜幕中偏离方向,误入湖南桂东县境,后来一直在桂东、崇义—— 带进行游击活动。他们曾在崇义与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军余剖5 相遇。朱德对张子清说:“我们也打算到湘赣边界去,你们马上回去。”张子清等人早已从报纸上看到,湘东茶陵有一支共产党: 队伍在活动,便离开赣南向茶陵赶来。没想到他们的突然而至给 第一营解了围。


当晚,陈皓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工农革命军不与湘敌硬拼, 撤出茶陵县城回师宁冈。


工农革命军的回师路线应该是从东门过浮桥再上路,可是 陈皓已于头天晚上命令把浮桥拆掉了,理由是原先打算背水一 战。浮桥既已拆除,部队只有从南门出城走大路。


部队行军大半日,来到茶陵东南的湖口。这里东去可到坑 口,西往可由垸溪至酃县的船形。各连在圩镇外埋锅煮饭吃过 后,团部传令继续出发,但把前卫换成第一营,由徐庶、黄子吉走 在前头,不是往坑口方向去,而是向垸溪这边走。战士们嘟嚷着 走错了方向,徐庶说没错,刚接到团部命令往酃县船形开拔。宛 希先从后面赶上来,拦住徐庶说,不能向酃县开进;两人大起争 执,徐庶下令将宛希先捆绑起来。


正在部队处于混乱的当口,传来停止前进的号音。少顷,只 见毛泽东与陈伯钧等人气喘吁吁地赶到。陈伯钧命令随行的战 士将徐庶缴枪逮捕,解开宛希先身上的绳子。宛希先看见毛泽 东,奔上前激动地说:“毛委员,你们可来了!好危险呀! ”毛泽东 说:“是啊,真是好危险哟! ’:宛希先见周围的战士们不明白怎么 回事,告诉大家说:“陈皓他们要把部队拖往安仁投靠国民党方 鼎英的部队! ”战士们听了大为吃惊。


宛希先为何知道陈皓几人欲拖走部队投敌的阴谋呢?毛泽东又为何及时赶到湖口,截住部队?那是有情由的。数日之前,宛 希先带着战士在城外巡查,从邮差的包里截获了陈皓写给方鼎 英的信,顿时急得身上直冒冷汗。他立刻回到驻地写了一信,派 战士骑马赶往宁冈。毛泽东接信后大吃一惊,当即从袁文才部队 带上一个连,叫上陈伯钧一道出发。他们赶了一个通宵的夜路, 正好在湖口截住部队。


毛泽东带着部队赶到湖口,真是一场“虎口救险”的行动!倘 若再晚半个钟头,就不知道部队往哪儿开了,即使要追赶也来不 及。湖口之险,让毛泽东大为震惊。工农革命军的这一点点血本, 差一点就损失殆尽了!部队一旦被陈皓带走,不知毛泽东的井冈 山武装割据会是何种局面。这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又一次 渡过危机。毛泽东功莫大焉!宛希先功不可没!


使毛泽东感到庆幸的是,张子清的第三营终于归队,到这时 候,前委书记的一颗悬了两个月的心才回落到位。


经历了这次惊心动魄的事件后,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于 12月24日回到宁同龙市。当晚,他召集何挺颖、宛希先、张子淸等 人开会,研究对陈皓等四名叛徒的处理。前委书记提出明天要召 开军人大会,宣布工农革命军的“三大任务”,同时处决这些叛 徒。毛泽东心情沉痛地说:“不是我心狠要杀陈皓几个人,实在是 他们心肠歹毒,差一点断送了秋收起义保留下来的老本,这等于 要了共产党的命!要了我毛泽东的命!他们完全成了革命的凶恶 敌人,对这样的人还讲么子仁慈? ”众人也觉得陈皓与徐庶等阴 谋得逞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赞成处以死刑。


12月25日上午卯寸,工农革命军团部在龙市沙洲上召开军人 大会,毛泽东在会上针对打茶陵初期存在的严重单纯军事倾向, 宣布了工农革命军的“三项任务”。前委书记扳着指头道:

“第一,打仗消灭敌人;

   第二,打土豪筹款子;

   第三,做群众工作。”

“三项任务”的规定,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部队执行这三項塵 任务,不仅能够打胜仗,而且能广泛发动群众,既解决经济来源问题,又密切军政、军民关系。


陈皓等四个叛徒得到了应有的严惩。前委任命张子清继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团长。

上一篇:七、红色军校

下一篇:九、绿林新生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240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