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六、旗帜插上井冈山

六、旗帜插上井冈山

2018-07-27
27 2018-07

09:58

袁文才听说毛泽东明日要与自己见面,晚上与部下商议很久,感到让毛泽东到茅坪不妥,自己去古城也不便,于是选定在两者之间的大苍村。按照众头领“防人一着不为愚”的看法,决定由周桂春带着特务连埋伏在后山,以防不测。龙超清见袁文才确定了见面地点,带人半夜打着火把赶回古城向毛泽东回复。


10月6日晨,袁文才同着李筱甫、谢觉铭等人,来到只有十几/ 户人家、山明水秀的大苍村,选择富绅林凤和家的吊楼作为与毛 泽东见面的场所。


辰时过后,打探的队员前来报告,说有几个人骑马朝村子走来。袁文才与众头领出去迎接。在村口小拱桥的地方,毛泽东与陈皓等四人下了马,袁文才迎上前去,陈慕平对双方作了介绍,两人握手寒暄,随即走进林家,在吊楼里落座。袁文才趁着陈慕平给毛泽东等人上茶的当儿,走到院子对周桂春轻声道:“人家; 只四个人,连枪都没带,你叫他们赶快撤走!”


袁文才回到楼里,与毛泽东热情交谈。毛泽东讲了“八七”会 议及秋收暴动的大体情形后,把话题转到湘赣边界:“你们的斗争是很英勇的!在新城消灭清乡局,推翻北洋军阀的县政权,驱逐北洋县长沈清源,从吉安捉回龙清标,打开永新城救出80多个受难同志,农民自卫军可谓威震湘赣边界!”


袁文才和众头领见毛泽东这么熟悉他们,又热情地赞扬他 们,心里热乎乎的。


毛泽东接着说了工农革命军按照江西省委的信示,来到湘 赣边界展开武装割据的话题。他问袁文才:“你们现在有多少 枪? ”袁文才答:“100条不到。”毛泽东称赞道:“你们在逆境中保 存了这么多枪,很不容易啊! 一这还不够,要扩大武装,工农 革命军先送你们100条枪吧。”


袁文才不禁一愣,以为听错了,其他头领也惊异地面面相 觑。毛泽东见了这情形,补上一句,明天就派人来担枪,100条。”袁文才和众头领听清楚了,俱是喜出望外,纷纷说着感激的 话。100条枪,对他们来说是多大的数置,一支枪都来之不易啊! 陈皓适时提出了工农革命军安家茅坪的事。众头领感到有 些突然,将目光投向袁文才。袁文才稍作迟疑,慨然回答:“工农 革命军进驻茅坪,我们欢迎!后方留守处和医院的事,由我们包 揽下来,还有粮食的供应也不必担心。”略停,袁文才又说:“听说 你们目下遨袋拮据,我们已备办了一些银钱。”


在座的李筱甫听到这里,叫了一声“上”,立时有人端来两只 托盘,放着1000元银洋。毛泽东和陈皓都说了感谢的话。正在这时有人进来报告,说菜已上桌。袁文才请毛泽东等人去吃午饭。


袁部在林凤和家杀了一头大猪,盛情款待毛泽东一行。春风 得意的袁文才不断地向毛泽东等人敬酒。一场暗中布下的“鸿门 宴”变成了一席“同心宴”。


10月7日,工农革命军从古城、龙市分两路开向茅坪。山乡茅坪迎来了它有史以来最大的喜庆盛事。在一片震耳 欲聋的锣鼓、唢呐、鞭炮声中,袁文才队伍及数百群众在村口迎- 接工农革命军。毛泽东、余洒度等人由袁文才陪同,跨过路口倒- 在血泊里的一猪一羊,走进村子。杀猪宰羊满地红,锣鼓唢呐闹 哄哄,这是井冈山人民迎接客人的最高礼遇。工农革命军的官兵 们强烈地感受到井冈山人民的热情。


井冈山的寨门在袁文才手上洞开了。秋收起义部队在几经 失利几经变化的危难时刻,终于到达了理想的退却基点,将工农 武装割据的旗帜插上了井冈山。袁文才和王佐打开井冈山寨门 的革命功勋,是不可磨灭的。国民党江西省政府在1929年3月的 一份“会剿”报告中写道:“湘赣不靖也,推原始无袁文才不能勾 引毛泽东,无毛泽东焉能结合朱德?”


事实正是如此。毛泽东等人在井冈山为中国革命开辟了一 条正确的新路,袁文才、王佐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否认的。陈伯钧 于1960年曾说到:“那时是革命的低潮时期,不依靠袁文才、王 佐,我们就没有办法坚持武装斗争,没有井冈山就无法生存。在 井冈山一年多渡过了革命的难关。”


于三湾改编期间作为士兵代表的身份成为前委委员的熊寿 棋,在1963年中央民族学校的一次报告中讲到:“三湾改编后的 工农革命军只有两营多人,没有袁文才答应在茅坪安置伤病员, 没有袁文才联合王佐支持我们,我们是不容易进去的,就是进去 了也难站住脚。”


工农革命军在茅坪安下家来,得到了袁文才农民自卫军的全力支持。袁文才派李筱甫协助主管军中后勤的余贲民,只三天就把后方医院和留守处建立起来,伤病员得到了安置,后勤辎重也有了筹办的机关。


连曰以来,毛泽东由袁文才陪着在牛亚陂、坝上、桃寮等村 庄走了一次。前委书记对茅坪的重要地理位置感到满意。这里下 连宁冈的丘陵、城镇,上通大小五井和茨坪,中间有黄洋界为屏 障,进退自如。工农革命军能够在这样的地方立下足来,是非常 理想的。毛泽东想起自己近几年来一直在考虑“上山”的问题, “八七”会议后对瞿秋白说要上山找绿林交朋友,现在这个愿望 总算实现了,真的在井冈山交上了袁文才这样的绿林朋友。另一 个“山大王”王佐,也要去与之相见,取得他的支持。


工农革命军在茅坪休整了六七天,元气大复。前委决定部队 主力轻装行动,沿着酃县、遂川两县的边境游击一圈,一则在湘赣边界扩大政治影响,二则熟悉边界的地形民情。


10月中旬,工农革命军游击到了酃县的水口,部队停下来发二 动农民打土豪分财物。毛泽东在叶家祠的楼上,主持了军中第一 批新党员的人党仪式。赖毅、刘炎、李恒等6名新党员,是三湾改二 编后由毛泽东和宛希先等人培养发展的。


部队在水口停驻的第四天,中共酃县特别支部负责人周里 赶来团部报告敌情:湘敌罗定所部的一个团已从茶陵出发,前锋 到了浣溪,欲向水口攻来。毛泽东立即与余洒度、陈皓等人商汉 对策,决定速派两个连绕袭茶陵县城,迫使罗部回兵。余洒度自 告奋勇担任袭茶指挥,苏先俊也愿意同往。毛泽东却要宛希先领兵前去。


宛希先带着两个连下午出发茶陵,部队定于次日离开水口。 就在翌日凌晨,发生了余洒度、苏先俊带着勤务兵逃跑的事件。 他们堂皇的理由是前往湖南省委状告毛泽东,说毛根本不懂军事,几次阻挠反攻才使秋暴归于失败,此后又假江西省委的密 信,更改退往汝城占据湘粤大道的计划,跑到井冈山与土匪滚在一起。带哨的赖毅排长让他们等一下,派人急报毛泽东。前委书 记回话道:请他们留下,有事好商量,实在不愿留的话就请便。


不愿留在井冈山、早就对毛泽东满腹怨言的余洒度和苏先 俊逃出水口,几天后到了长沙,找到了省委负责人之一郭亮,大告毛泽东的状。就在几天后,受毛泽东派遣向省委报告工作的何长工赶到了,郭亮方知余、苏二人乃是逃兵,所谓的状告毛泽东 乃是诬陷。余、苏失去党组织的信任,心里郁闷不乐,被国民党特 务抓捕,经不起威逼利诱,双双叛变,出卖了郭亮。1930年7月下旬,红三军团攻克长沙,苏先俊被红军抓住,落得个被处决的下场。余洒度后来在国民党军队任校级军官,因与别人贩卖鸦片, 被军事法庭处以死刑。


离开水口的工农革命军主力,两天后进入遂川县境,由营盘 抒向大汾开进。就在黄昏之际快要进入大汾时,受到遂川县靖卫团萧家璧部400余人的袭击。萧匪早已派人探实了工农革命军的行踪,欲趁机发动突然袭击。张子清指挥第三营攻夺圩外被敌占据的制高点后,被敌隔断,无法与团部联系,沿着山梁向左侧撤走,夜幕中不辨方向,离大汾越走越远,以至于偏向桂东境内。当夜,毛泽东只率团部与特务连从大汾退出来,一直跑到井冈山南麓黄坳,收集失散人员共百来人。这样的险情是秋收起义以来最 井闪山的“末代绿林”王佐严重的。跑累了的官兵们稀稀落落地散坐在地上歇口气。大家又饥又饿,无精打采。几个战士带着 钱从老百姓家里买来一点剩饭和泡菜辣椒,没有碗筷,毛泽东和 大家一起用手抓饭吃。饭后,毛泽东站起身,说了一句“继续出发吧”。接着朝中间空地迈了几步,双足并拢,身子笔直,精神抖擞 地对大家说:“现在来站队!我站第一名,请连长喊口令! ”毛泽东的举动,强烈地感染了大家,陡然生出战斗勇气,纷纷从地上一 跃而起,按照连长曾士峨的口令列队,向井冈山转移。随后,第一 营一连赶了上来。


10月24日,部队行至荆竹山,很快就要进入大井。毛泽东想到一路上有些战士饿急了,饥不择食,跑到群众的地里挖红薯、 掰苞谷的事时有发生,就在村前“雷打石”坪地,向官兵们郑重地宣布了三项纪律:一、行动听指挥;二、不拿老百姓一个红薯;三、 打土豪要归公。


这是中国工农红军“三大纪律”的最早雏形。


部队从荆竹山走出不远,遇上了王佐队伍的侦察队长朱斯柳等人,他们是奉王佐之命前来迎接工农革命军的。早在十几天 前,袁文才就写了信派人送给王佐,将农民自卫军协助毛部在茅坪安营扎寨的情形告之,信中写到:“工农革命军系仁义之师,是 为穷苦民众谋利益的队伍,毛泽东又是文韬武略都了不得的‘中央才’,你我须明知事理,跟随他成就大业。”王佐这才知道毛部 将从遂川过来,派朱斯柳留心打听工农革命军什么时候开过来。


工农革命军由朱斯柳带路来到大井,受到王佐队伍和村中 民众的热情迎接,当晚在邹家祠杀猪办席隆重款待。部队在此休 息了两天。毛泽东知道不可“厚此薄彼”,从部队中抽出70条步枪 送给王佐,作为见面礼。向来对枪格外看重的王佐,一下得到这 么多枪,极为感动,夸赞毛泽东“够义气”。随即给工农革命军回 赠了500担稻谷。


10月27日,王佐陪同毛泽东和部队来到茨坪。这天正逢村民李珍珠的弟弟结婚办酒,本来要坐首席的王佐,一定要毛泽东坐上首席,毛委员成了茨坪人的第一贵宾。王佐将自己的“司令部” 腾给工农革命军官兵们住,晚上还要毛泽东与他同睡一张床,讲了大半夜的话。


地连遂川、宁冈两县的茨坪,四周群山逶迤,峰高插云,满目 苍松翠竹,几十户山民居住在一块小盆地上。部队在茨坪住了三天,毛泽东由王佐陪着到小井、坳背、草坪等村庄走访群众,向老 人了解山势分布、道路走向。前委书记深深感叹:这就是李少山 推荐的“金刚山”!这个历来为散兵游勇、草莽绿林出没之地,果 真驻得千军万马,工农革命军就是要在这样的地方凭险据守,创建革命根据地!


毛泽东要带部队返回茅坪了,王佐恋恋不舍地挽留。毛泽东对他说:“工农武装割据就是群众的斗争,我们先到宁冈一带发动民众,把斗争的局面打开再说。这里经常会来的。”10月30日,毛泽东带着部队回到茅坪。

上一篇:五、古城定策

下一篇:七、红色军校

no cache
Processed in 5.3512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