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四、神奇的改编

四、神奇的改编

2018-07-26
26 2018-07

14:28

嘹亮的出发号音在莲花县城上空响起。9月27日上午8时,工 农革命军离开莲花向南开进。


从9月23日在芦溪白泥岭遭袭到打下莲花县城,短短的4天 内,工农革命军的下一步行动方针,又发生了转兵井冈山的变 化。这一变化之快、之大,连毛泽东也始料不及。当下,毛泽东已 无暇考虑别的事情了;面对现实,他只思索一个问题,就是如何 使官兵们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转兵之举,不至于引起军心动乱。毛泽东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应该说是一种清醒的认识和估 计。第一次带兵打仗,看上去一身书卷气的前委书记,能够把问 题看得如此透彻,如此实际,足以体现他的成熟和睿智。


9月29日,将近晌午,工农革命军到达永新县的三湾。这是一 个只有几十户山民的村庄,四周大山环抱,竹树葱翠,秀美静谧。部队进了村,才发现几乎是个空村。群众昨天就听说高溪那边来了上千兵马,都到山上躲藏起来,留下的是些走不动的老人。 情况报到毛泽东那里,前委书记下令部队在村外埋锅开炊,不准 进民房歇息和乱拿东西;同时派人去山下喊话,动员群众回村。


四周山上朝着村中观望的群众,看见这支队伍不像过去的 “南兵”、“北兵”,不抢东西,不进屋门,相信这是共产党的队伍, 便相互传递消息陆续回村。青年党员李立等人主动出面安排部 队的驻扎。

毛泽东住在“协盛和”杂货铺。他进屋的头一件事就是向店 老板借来纸墨,在柜台上写了一封给袁文才的信,交给何长工,

要他找人送往宁冈茅坪。 


开过中饭,毛泽东在杂货店召开前委会议。他对几个前委委 员说:“请同志们来,讨论几个问题,总的是要对部队进行一次整 编。这个整编非进行不可了!我不说大家也清楚,部队的建制已乱了,第二团和第三团的第二营没有了,有的连队剩下不到一个排。


我看头一步是重新编队,缩师为团,只编两个营,加上团部和几个 直属队。另外就是宣布愿走者走,愿留者留。大家认为怎么样?”苏先俊头一个发言:“重新编队是可以的,缩小番号却为不 妥,我们初到新的地面,正要打出师的番号以张声势;至于宣布 愿走愿留,那是行不得的,一旦宣布,怕是收不了场呢。”毛泽东不以为然地摇头说:“未必如此。要走的终究是少数 几个人,让这些思想上动摇的人走了,留下意志坚定的同志,队 ; 伍不是更加精干?缩师为团是有利于统一指挥,搞虚张声势的一 套有什么用呢?”毛泽东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余洒度,问道:“洒度同志,你的看法怎么样?”正在为缩师为团感到惊讶的余洒度,见毛泽东点了自己的 名,只得表态。他不否认重新编队的必要性,但他担心地说:“这么多军官怎么摆布。”


毛泽东回道:“这个好办,没有安排任职的军官,编为一个军官队,以后用得上。”接着毛泽东提出由谁出任团长的问题。又是苏先俊头一个表态:“洒度同志是师长,理所当然由他 出任团长。”余洒度话中有话道:“本人才疏智浅,腹无经纶,恐力不胜 任,还是另选高明的好。”


—两分钟后,毛泽东说:“前委乃是军中的领导机关,洒度同 志为成员,不担任团长也行,另选他人吧。”不仅余洒度、苏先俊听了大为意外,暗自震惊,连一贯善于 调和各种矛盾的余贲民也不好说什么。毛泽东随即提出:“有两个同志可以考虑,一个是张子清,一 个是陈皓,看看哪个合适。”又是一个让人为难的问题。眼见众人缄口不言,毛泽东又点 余洒度说:“请你发表一个意见。”余洒度低声回道:“我看就由陈皓担任吧。”


毛泽东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工农革命军接连打了一些败仗,只剩下这么点人枪。我看,损失也好,退却也好,都不可怕,可 怕的是这支队伍没有健全的党组织的领导。在这次暴动过程中, 指挥上出现了各行其是的问题,比如收编不当、兵力分散、麻痹 轻敌等,导致了军事失利。以后须加强前委领导,不允许自行其 是、阳奉阴违,一切行动都要听从前委指挥。”


毛泽东的神情凝重,稍停,又继续说道:“工农革命军走到今 天,也算是经磨历劫吧。俗话说,一个人要贏得起,也要输得起, 这样方为好汉。一支队伍也要胜得起,败得起。我们还有七八百 人,只要站得住脚,稳住军心,就是一支了不起的革命军队。现在 只整编军中建制还是远远不够的,得有一些动作部队才不至于 垮掉、散掉。”前委书记这些天来对问题的深入思考,形成了具体设想。毛 浲东向委员们提出:“支部建在连上”,“士兵委员会建在连上”。这一创意,让三名前委委员听得心里透亮。


毛泽东提出“支部建在连上”,是有很强针对性的。在工农红 军的初创时期,无论南昌起义的部队,还是秋收暴动的工农革命 军,党的组织都是建在团一级,团有党的支部,基层连队没有党 的组织。这样,党的领导不能在连队得到体现,经常性的士兵思 想政治工作难以即时开展。毛泽东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提出改 变现状,在连队建立党的支部,营、团设立党委,班、排设立党小 组。连以上设党代表,兼任党支部或党委书记,专做党的工作和 做士兵的思想政治工作。


毛泽东提出连以上建立士兵委员会,更是一种从所未有的创新。


这时期的工农革命军,基本上沿袭了国民革命军的一套。军 官与士兵等级森严,待遇相差很大。军官吃的小灶,除了打仗没 有条件,平时要有三四个菜,还得上汤。连长以上配有勤务兵,打 水提鞋洗衣服全包了。那些黄埔军校出身的军官更是威风凛凛。


他们脚穿皮鞋,头戴皮帽,身挎皮包,腰系皮带,再插上一根皮鞭,被称作“五皮军官”。至于打骂士兵那是常事。“鸟是养出来的,兵是打出来的”,这话常常挂在一些军官的嘴上。就是军官之间也是一级一级往下压,官大一级压死人。


毛泽东一口气说出一段时间以来他的构想后,将目光投向三名前委成员,观察他们如何反应。余贲民当即意识到,毛泽东提出的两个“建在连上”,乃是整饬部队的新招、高招,心中深为赞叹。他点着头道:“能这样做当然好啊,早就该这样做了。”毛泽东道:“现在做也为时不晚。从今天晚上起,我们放下斧头放下凿子,专门做这两件工作。”会议接着研究了营连干部的配备。临近黄昏,虽然时间不长、却对工农革命军的前途命运有着决定意义的重要会议,圆满结束了。


9月30日至10月2日‘这三天,工农革命军的工作以两个“建在连上”为主要内容。


9月30日上午8时,一项部队由师缩编为团的决定及干部任命名单,在各连队传达。

改编后的工农革命军建制如下:

团长:陈皓 团党代表:何挺颖

副团长:徐庶 团参谋长:韩昌剑

第一营营长:黄子吉 党代表:宛希先

党代表:李运启
党代表:周子昆

党代表:朱建胜
党代表:何长工.

党代表:(不详)

这份干部名单的公布,在部队引起不小的震动。官兵们看到 前委起用的军事干部,多数是黄埔军校出来的军官,而政治干部 则是知识分子、工农分子。弓丨人注目的是何挺颖,由连党代表一跃为团党代表,还有宛希先、何长工都是连排干部提上来的。6名连党代表中,出现了罗荣桓、熊寿祺、游雪程等新人的面孔。


上午9时,改编后由前委任命的各级党代表,集中在钟家祠 召开会议。毛泽东向他们阐述了党代表的性质、任务和军中党务 工作的基本要求,特别强调了在士兵中发展党员的重要性。


前委书记做起手势打着比方说:“我们的队伍好比一幢房子,士兵是砖瓦,形成了屋架、屋面,而党的支部就是基脚,每一个党员又是一块基石,基脚没有打牢,这幢房子就容易倒塌。”接着,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同志们是代表党在军队中的 领导,能不能抓住部队,就取决于党支部的建设了。党支部建设好了,连队才有打不散的坚实基础!”前委书记的细致指导,使这些党代表学到了支部工作的方 法,一种神圣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心中对下一步的 工作如何开展也有了底谱。


毛泽东不愧为中国工农红军的缔造者。从工农革命军创建 起,他就围绕着如何使这支军队置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作 出了巨大努力,这就是确立支部建在连上”的原则。连有支部, 营、团有党委,班、排有党小组,连以上设立党代表,兼任支部或 党委书记;举凡军中大的事情,都要经过支部、党委讨论决定。这 就为保证党对军队的领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种政治原则,解 决了党指挥枪的问题。要知道,不是所有的军事主官都甘愿听命 于党指挥的;没有树立党的绝对领导,是掌握不住部队的。


罗荣桓在《秋收起义与我军初创时期》的回忆录中写道:“这支部队中,虽然有不少党员,但没有形成坚强的组织领导,也没有明确的行动纲领。军事指挥员大部分是黄埔军校的学生,他们 都是知识分子,没有经过更多实际战争的锻炼,指挥能力较弱, 旧的一套带兵方法,妨碍着上下一致、官兵一致”。


张宗逊也在回忆中谈到了三湾整编的重要性:“毛泽东恰恰是在这个最紧要的关头,通过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通过研究


部队的政治和思想情况,从现实察觉了问题的症结,采取了坚定的措施。”

关于士兵委员会建在连上,是由全连士兵大会推选战士五 至七人组成士兵委员会。各级士兵委员会的任务与职责是:参与 军中的纪律管理,对于军官违反纪律,有权作出罚站岗、挑水、劈 柴和向士兵大会作检讨的处理。


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们欣喜地看到:军官小灶被取消了,军官 们再也没有任何特殊享受,与战士们同在一个盆子里装饭,同吃 一盆菜;再也不准军官打骂士兵了,他们的皮鞭子被丢掉,军官 违犯了纪律也要受到士兵委员会的处罚;士兵有了开会说话的 权利,可以对连队的事务提出建议或质疑。这些过去闻所未闻、 见所未见的做法,是那样强烈地震撼着官兵们的心,使他们感受 到破天荒的新奇,深受鼓舞。


三湾改编,一次神奇的军政改编。它的核心是如何建设一支 新型的人民军队,保证党对这支军队的绝对领导,同时在军中建 立肃清旧军队残余的民主主义制度。它是中国共产党如何建设 自己的军队所进行的最早的、最为成功的探索与实践,奠定了工 农红军政治建军的基础。


毛泽东高兴地看到,经过改编的工农革命军,政治面貌焕然一新,官兵们精神振奋。前委在部队中的领导,就像一个人的强劲跳动的心脏,通过各级党组织的“血管”,把血液输送到部队的 全身。

前委书记的心中掠过一丝很久没有的舒畅。不过,此时的他 另有一个担忧:袁文才怎么还没派人来接头呢?

上一篇:三、莲花转兵

下一篇:五、古城定策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374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