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斗争史话 > 一、霹雳一声暴动

一、霹雳一声暴动

2018-07-25
25 2018-07

14:46

20世纪初年的中国农村,每年九十月间的秋收时节,都是农 民与豪绅地主发生激烈斗争的阶段。农民收割稻谷,地主便抓紧 时机催租抢粮,恶似虎狼,打死人命是常事,农民愤而反抗亦为 普遍。利用秋收反抗地主阶级的剥削和压迫,已成为一种斗争特征。 


1927年7月中旬,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着手制定湘、鄂、 粤、赣四省秋收起义的计划。这一决定是7月12日中共中央进行改组后新组成的中央临 时政治局作出的。陈独秀被停止了中央总书记的职务,临时常务 委员会由张国焘、李维汉、周恩来、李立三、张太雷组成。7月中、 下旬,中央临时政治局作出两项重大决定:一是在湘、鄂、粤、赣 四省发动工农回击国民党反动派;二是将中共所掌握和影响的 军队,在武汉与南京之间的南昌举行起义,然后开到广东建立革 命根据地,取得苏联的军事援助,举行第二次北伐。这时候的中 国共产党已被逼到唯有武装反抗方能生存下去的境地。


1927年的3月至7月,代表大资产阶级利益的蒋介石新军阀 无耻地背叛了革命,反过手来屠杀中国共产党人。而汪精卫武汉 国民政府与之同流合污,以“分共”的方式实现了“宁汉合流”。国民裳反动派先后在上海、广州、南京、宁波、杭州、重庆等地进行 了血腥的反革命大屠杀。根据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在莫斯 科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不完全统计,自 1927年3月到翌年的上半年,全国各地被屠杀的共产党员和革命 群众竟达31万多人,其中共产党员2.6万余人。在反革命的腥风 血雨的摧击下,党内的一些不坚定分子,有的自动脱党,有的叛 变投敌,共产党员的数量由将近6万人减少到1万多人,而工会会 员则由300万人锐减为几万人。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的鲜血 遍洒各地,苏联的《布尔什维克》刊物载文说:“今日的中国,要算 全世界最悲惨的白色恐怖的国家了。”


针对中国共产党总书记陈独秀在敌人的屠杀面前一味妥协 的消极退让政策,共产国际为要扭转中国革命危如累卵的局势, 紧急指示中共改组中央政治局,抛开陈独秀另起炉灶。在南昌举 行武装起义和发动湘、赣等省的秋收暴动,就是首先要烧的两把。1927年南昌八一起义六天后的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 开紧急会议,撤换了陈独秀的职务,正式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 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临时政治局在8月9日的第一次会 议上,指定彭公达与毛泽东回湘改组中共湖南省委,彭为省委书 记,毛为中央特派员,对湖南的秋收暴动负全权之责。

为贯彻“八七”会议的新决策,赶在秋收之前部署好全省的 暴动,中共湖南省委紧张地进行着筹划,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确定暴动的区域。


彭公达等人开始提出了一个四面开花的全省暴动计划,主 张湘中以长沙为4心,湘南以衡阳为中心,湘西以常德为中心, 湘西南以宝庆(今邵阳市)为中心,全省范围内同时举行暴动,并 提出毛泽东到湘南独当一面。


对于彭公达等人这种不切实际、偏于狂热的主张,毛泽东、 '夏明翰、易礼容等省委常委都表示反对。他们不赞成这种脱离自身力量、不顾客观条件的盲动倾向,极力主张从实际出发,缩小范围,集中有限之力在湘中区域举行暴动。对于这一点,彭公达在1927年10月8日向中央的报告中说,“泽东持之最坚,礼容、明翰等均赞同其说”。


那么,究竟是四个中心全面开花,还是只搞湘中的一个地方,实行一点突破?在省委的几次会议上,两种不同意见争论激烈。省委的常委们毕竟是明智的,夏明翰、毛福轩等人对“党的精力及经济力量”加以切实计算,让彭公达等人意识到确实不可好高骛远,否则就会使本来有限的力量更加分散,决然无法取胜,还是脚踏实地为好。省委8月30日的常委会议确定,“只能制造湘中四围各县的暴动”,即以长沙为中心,在宁乡、醴陵、浏阳、平江、安源等地发起暴动。


省委这次会议还对暴动的领导机关、日期、口号、宣传等作 出了决定。会议决定由各军事负责人组成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 员会,以毛泽东为书记;由各暴动地区党的负责人组成行动委员 会,以易礼容为书记。


毛泽东对这样的决定感到满意,他是坚决反对不自量力而 盲目行动的。他还在几次省委会议上强调,暴动光靠农民的力量 不行,必须要有军事的帮助,至少要有两三个团的兵力。这位中 央特派员多次讲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他曾这样说: “我们党从前的错误就是忽视了军事,现在应以百分之六十的精 力注意军事运动,用枪杆子夺取政权,护卫政权。政权没有兵力 的护卫或去夺取,那是自欺欺人的话。”


毛泽东在讨论全省暴动时对几个重要问题的主张,是非常 正确的,这在后来湘赣边界秋收暴动的实践中得到了印证。这时侯的毛泽东,对于中网革命的一系列觅大问题——军事力量的 重要性、农氐的茁要性、革命力侃应该退却“上山”等,都有着独 特的认识和考虑,已经走在党内很多人的前面,或者成为党内的 第一人。


8月31日晨,毛泽东由其弟毛泽民护送,乘火车去安源部署 武装起义。途经株洲时,会见了中共株洲镇委宣传委员、株萍铁 路总工会委员长朱少连和湘潭东一区区委书记陈永清等。毛泽 东传达了省委关于暴动的布置,并对株洲各方面的情形做了了 解。


9月1日下午,毛泽东在朱少连陪同下到达安源,与中共安源 市委接上联系。中共安源市委是这年8月中旬根据湖南省委的决 定由特区委改组的,刚从湖南调来的曾是湖北省农民自卫军总 指挥的蔡以忱任书记,前特区委书记宁迪卿、宣传部长杨骏为委 员。省委的意图是以安源市委为湘东赣西秋收暴动的领导中枢, 负责对萍乡、醴陵、莲花各县的秋暴做好准备,特别是在安源路 矿组织工人武装。


9月2日下午,毛泽东在安源的张家湾工人学校召开军事会 议,对湘赣边界秋收暴动进行布置。参加会议的除了蔡以忱、宁 迪卿、杨骏外,还有几天前奉命赶到的中共浏阳县委书记、浏阳 农军负责人潘心源以及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兼安福县农军负 责人王新亚等。


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前委书记的身份主持会议。他首先传 达了“八七”会议的主要精神,即会议确定的总方针——土地革 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传达了湖南省委对于以长沙为中 心的秋收秘动的部署;接着,向与会者了解各地的军事情形和暴 动准济工作。潘心源报告了浏阳、平江两县的农民进入江西后, 与卢徳铭申领的网民革命眾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分别在 修水、侧鼓待命休幣的情形;蔡以忱报告了安源市委在路矿把矿 繁队1取过米,已打千余人枪的怡况;王新亚报告了赣西宁冈、永新几县工农运动的大致情形,包括袁文才、王佐农民自卫军于 7月中旬攻打永新县城,救出80多名被捕共产党员的经过。


会议围绕着军事问题和整个秋暴的行动计划,展开了详尽 的讨论,作出三方面的决定。


一是确定湘赣边界秋收暴动的军事建制。所有参加起义的 武装组建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余洒度任师长,余贲民任 副师长,钟文璋任参谋长。下设三个团,第一团以卢德铭警卫团 为骨干,加上平江工农义勇军和湖北崇阳、通城的数百农民自卫 军,计有2200余人,团长钟文璋(兼);第二团由安源工人纠察队、 安源矿瞥队及萍乡、安福、7欠新、莲花、醴陵等县部分农民自卫军 编成,计有1600多人,团长王新亚;第三团以浏阳工农义勇队加 上警卫团一个营组成,也是1600人枪,团长苏先俊。警卫团团长 卢德铭已赴汉口向中央请示行动未归,其职务另予考虑。


二是确定了各路部队的行动计划。起义部队分为三路向长 沙进击:第一路(第二团)攻取萍乡后再击醴陵,沿铁路线向长沙 行动;第二路(第一团)从修水向平江进攻,夺取平江县城后向长 沙推进;第三路(第三团)由铜鼓向浏阳进击,发动浏阳的农民在 四乡暴动,再汇成大队人马直逼长沙。


三是建立了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各团的团长、党代表 及师部军事主官均为委员,毛泽东任书记。前委为秋收暴动最高 领导机关,按照中央指令,前委进入哪个省的境内,即受该省省 委节制。


会议还对起义部队的退路作了考虑,提出无论如何不能放 弃萍乡、安源,以防起义失利被敌军断绝退路。正是在讨论这一 问题时,王新亚提出,要是我们打不赢的话就跑,跑到赣西的宁 冈去,我有两个老庚在那儿,一个是袁文才,一个是王佐,他们那 儿住得下千军万马。这在毛泽东的头脑里留下了印象。


张家湾军事会议,贯彻落实了“八七”会议和湖南省委的决 议,具体部署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行动计划。会议结束后,毛泽东通过书信向湖南省委报告情况,并特别提出,长沙暴动要与 前方军事行动相配合,否则会失败;相约11日安源发动,18日进 | 攻长沙。湖南省委接到毛泽东来自安源的急信,于9月8日发出 《中共湖南省委关于夺取长沙的命令》。《命令》要求“各地赶紧动 员,限于本月16日会师长沙,夺取省城,建立中国革命委员会湖 南分会”;指令“安源决于11日发动,自岳至长至株铁道9日起破 坏,各县农运亦应特别加紧工作,即于11日齐发动”。


安源的工作安排就绪,毛泽东由潘心源和党员易绍钦陪同,于9月6日前往铜鼓,领导余三团的起义行动。


安源、铜鼓相距200余里。毛泽东等三人沿萍乡、浏阳的边境 走了一天半,到得浏阳境内的张家坊,竟被当地的反动武装团防 队抓住了。 


这是毛泽东一生中唯一的被抓遇险。所幸他身上带有十几 块银洋,给了押送的团丁八块,团丁有意放他逃走。毛泽东走不 丨 多远,又被别的团丁发现,一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过,若是他 稍一伸腰抬头,就会被不偏不倚打在头上。毛泽东赶紧跑到转弯 处一个水塘边,在茂密的草丛里藏了起来,幸亏团丁们没有搜出 他。毛泽东躲至黄昏,进到一座山冲,遇上打柴农民陈九兴,自称 是农民协会的委员长。陈九兴带着毛泽东走过了“鸡鸣三县”岔 路多条的绞车坳,向山下的铜鼓排埠赶去。


毛泽东在排璋住了一宿,次日上午来到铜鼓县城,向人打听 到工农革命军第三团团部设在肖家祠,便找到那里。两个站岗的 战士不让他进去,毛泽东在旁边店里借了纸笔,写上“前委毛泽 东来见”几字,要哨兵交进去。第三团团长苏先俊看了纸条后,立时出来迎接。


这天正是中秋节。毛泽东在肖家祠召开第三团排长以上干 部会议,苏团长首先向干部们介绍:“他是中央特派员毛泽东,又 是党的前委书记,大家可以称他毛委员。现在,请毛委员讲话。”

一阵鼓掌声后,毛泽东传达中央及湖南省委关于秋收暴动的指示精神。前委书记充满豪气地道:“这次暴动,我们有正规军 队,也有农军,人数达500@众。而比这个力量更为强大的,是湘 赣边界广大农民群众,他们会同我们一起向反动派开战的!”


毛泽东挥动手臂接着说下去:“今天是中秋节,又叫团圆节, 我们这么多人团聚在这里干什么呢?就是拿起枪杆子举行武装 暴动,打倒国民党反动政权,建立贫苦工农自己的政权!”

干部们的情绪受到感染,个个心情激奋。他们听到毛委员宣 布“明天举行暴动”后,热烈地鼓起掌来。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又一次大规 模起义,在湘赣边界爆发了。按照湖南省委的指令,9月9日,以破 坏铁路为标志,湘赣边界秋收暴动序幕拉开。同一天,从汉口赶 回部队、由前委任命为起义总指挥的卢德铭,在修水县城向第一 团授旗。这面以镰刀、铁锤为标志的中国工农红军的第一面战 旗,是师部参谋何长工和副官杨立三共同设计、制作的。鲜红的 旗帜升起,标志着毛泽东在延安同斯诺所说的“工农红军最早的 部队建立起来了”。


才情横溢的毛泽东,看到起义军所到之处,广大群众纷纷响 应,揭竿而起,奋勇参战,不禁引发一腔豪情,吟词一首《西江月- 秋收起义》:

军叫工农革命,

旗号镰刀斧头。

匡庐一带不停留,

要向潇湘直进。

地主重重压迫,

农民个个同仇。 

秋收时节暮云愁,

 霹雳一声暴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二、文家市变计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477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