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家书 > 【82】活着一天就会有一天的希望-冯和兰狱中给姐姐的信

【82】活着一天就会有一天的希望-冯和兰狱中给姐姐的信

2018-07-25
25 2018-07

14:33

本篇红色家书作者生平简介


冯和兰(1917—1947),女,浙江鄞县人。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以教书为掩护从事地下工作。1947年4月12日,因中共四明地委工委交通站遭敌人破坏而不幸被捕。捕前,曾机警吞下情报,并巧妙地发出信号,使其他同志免遭不幸。同年11月5日,在宁波江北岸草马路就义,时年30岁。

本篇红色家书全文

活着一天就会有一天的希望


(狱中给姐姐的信)

阿姐:

来信收到了,甚慰!没有经过组长检查,执事先生递给我了,所以这封信也只得偷偷地寄出。近来物价飞张[涨],币值大跌,影响我的营养,请你写信告知三哥,款已告罄,谅他们总也知道耳!


你在原处任教甚慰,小敏姆妈仍在原地方任教吗?春假里你家失窃,究竟东西有否损失,这是日夜记着中,我在这里承几位执事先生厚待,请你们千万放心!尤其是父母亲,请你及妹妹安慰老人家,此刻我是无能为力,唯一的祷告你们健康就是我的安慰哩!


只要能活着一天就会有一天的希望,希望滋润了狱中枯竭了的生命,虽然这盏希望的明灯,是如此地微弱的光线,保定在今朝,在明晚,会被突然的吹熄!


许多人生前刻苦修行,为的是怕入可怕的地狱,其实能够入地狱的人还是幸运的,因为佛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千百万苦难众生,挺身而步入地狱,佛是何等伟大的行动。好多难友对监狱生活是满腹牢骚,这是只有暴露了自己的天真与幼稚,地狱本来是黑暗的,整日怨天尤人,苛刻些讲,只是阿Q精神的复活,无言的沉默才是最大的咒诅。


六个月来,同情是囚禁生活的最大安慰,虽然我们是可怕的红帽子,但难友们十九是同情我的,除了谢谢他们外,也证明了时代是进步的,说得太多了,你会厌烦的,就此匆匆搁笔!


下次来信仍不要说来信收到。你这封信写得很好,我可知道你仍在所处任教!阿山为何写墨笔字啦!以他年纪应该用硬[笔]较好!此复祝好

十月十一日


上一篇:【81】我已经历得多,什么都无所谓了-李育才狱中给哥哥的信

下一篇:【83】每一回忆都成了心海沉重尖锐的创痕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986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