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家书 > 【33】我的行踪愈无一定-​张霁帆给十哥的信

【33】我的行踪愈无一定-​张霁帆给十哥的信

2018-07-25
25 2018-07

14:33

本篇红色家书全文

十哥:

此间战事期中,交通四塞,久不通信,现国民军已被吴佩孚部下赶走,交通略开。但战事仍在近处相持,国民军且有卷土重来之势。开封政局虽经此一番变革,但人民尚未受牺牲,与川中情形稍异。


我原拟新年中赴南京养病,惟因战争患难之际,不便弃人而独就逸地,故竟未成行。现在政局尚毫无定势,所以我的行踪愈无一定,不过亦不出几天就可定了。现急于相告的,就是我原来那个通信地方靠不住了,以后来信都暂交上海竹贤转。


我病仍无转变,近因事稍多略剧,但少息又必减,盖此类病或愈或厉均非短时能转变也。只要局势稍定,仍将觅地少息。

此信阅后务速转付十三弟一阅,恐乡中又来信交此间也。


霁帆 正月十九日


本篇红色家书作者生平简介

张霁帆(1901—1926),四川宜宾人。1921年在四川泸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上海、南京、开封等地从事革命工作,曾任共青团河南省委书记等职。1926年6月途经徐州时,被军阀孙传芳逮捕,同年被毒死于南京小营陆军监狱,时年25岁。

上一篇:【32】我将必定要总报答我最可爱的人类-俞秀松给父母亲的信

下一篇:【34】殊为乡梓所念念也-龙大道给父亲的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58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