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井冈山精神 > 《井冈山精神》第一章 孕育井冈山精神的伟大革命 二、朱毛会师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壮大 上

《井冈山精神》第一章 孕育井冈山精神的伟大革命 二、朱毛会师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壮大 上

2019-08-13
13 2019-08

17:30

正当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武装割据和党政军建设如火如荼展开之时,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的第二十五师和第九军教导团,在三 河坝激战3昼夜后,为保存实力,于1927年10月5日撤出战斗,与潮汕突围的第三师一部在饶平会合,共约2000余人。在饶平茂芝全德学校,朱德等召开干部会议,讨论革命形势和起义军的去向,作出了 “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战略决策,决定到敌人力量薄弱、农民运动基础较好的湘粤赣边界去找落脚点,打游击。但由于连续作战失利,部队士气低落、人心涣散,逃跑失散严重。在向赣南进军途中,部队从2000余人锐减为1000余人。为了巩固这支部队,保存革命火种,朱德等人于1927年10月初至11月下 旬,先后在安远天心圩、大庾以及崇义上堡对部队进行了整顿、整编和整训,史称“赣南三整”。

“赣南三整”是起义军在转战途中,利用行军作战的间隙进行的,历时一个多月。时间虽短,但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在“赣南三整”中,朱德独创性地把思想教育、组织整顿、军事训练三者结合起来,为人民军队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赣南三整”和“三湾改编”不仅在时间上相近,在做法上也极相似,在人民军队的发展史上,都是光辉的一页。

“赣南三整”后,部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增强了,但粮食、医药、冬衣等没有着落,枪支弹药更是无法得到补充。此时,朱德获悉其在云南讲武堂的老同学国民党第十六军军长范石生的部队从广东韶关移防至湖南郴州,即写信给军长范石生,希望合作。在得到同意后经协商在汝城建立了合作关系,朱德化名王楷,起义部队使用第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0团番号,成建制隐蔽在范石生军中,并补充弹药、冬装、棉被等各种军需装备,拨发了薪饷。范石生还接受朱德的建议,将张子清、伍中豪带领的在遂川大汾劫难中被冲散的三营编为第一四一团;将何举成带领的湖南宜兴、汝城农军200 余人编为第十六军特务营,给他们提供给养和装备。

1928年初,蒋介石得知南昌起义军余部隐蔽在范石生的部队中,下令范石生解除起义军的武装,逮捕朱德。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朱德不得不率部离开范石生部队。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队从粤北转移到湘南,在中共湘南特委和农军的配合下,决定趁国民党李(宗仁)唐(生智)战争爆发,湘南没有国民党正规部队,发动湘南起义。

1月11日,部队利用出身豪门的共产党员胡少海在当地的影响,以第十六军一四0团的名义智取宜章县城。智取宜章的胜利,拉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由于智取宜章是在农历春节前10天,因此又称“年关暴动”。在湘南起义期间,革命风暴遍及近20个县,有100多万人参加了暴动。中共湘南特委编成工农革命军第三、第四、第七3 个师和永兴警卫团、资兴独立团两个团,起义部队共约1万人。先后建立了宜章、郴县等6个县苏维埃政府,开展了插牌分田分地的运动。

起义军的胜利,惊动了蒋介石。他立即给驻湘粤两省国民党军下达了剿灭湘南工农革命军的命令。3月17日,国民党军近9个师从南北西三个方向进攻湘南地区。面对敌军重兵压境,中共湖南省委和湘南特委以“左”倾盲动主义的政策应对,烧毁了宜章至耒阳大道两侧5—30里以内的所有房屋,填掉了全部水井,实行所谓的“坚壁清野”,从而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和党的威信,引起不少农民“反水”,失去了民心和社会同情,工农革命军很难在当地立足,朱德、陈毅等不得不撤出湘南,分两路向井冈山转移。轰轰烈烈的湘南起义到3月底失败了。

毛泽东十分关注南昌起义部队的动向。1927年10月初在茅坪安家后,就有去广东寻找贺龙、叶挺部队的打算。10月中旬,毛泽东率部游击到酃县水口时,派何长工去长沙向湖南省委汇报工作,并要他相机打听南昌起义军的去向。10月22日,在大汾劫难中被冲散的张子清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第三营,游击到崇义上堡时遇到了转战至此的朱德、陈毅部队,此后随朱德部行动,从而开始有了两军的联络,朱德当即派出毛泽东的胞弟毛泽覃前往井冈山寻找毛泽东。11月间,毛泽覃在宁冈茅坪,见到了毛泽东,实现了两军的沟通联络。后来,何长工在韶关的犁铺头见到了朱德、陈毅等人。朱德见到何长工后,进一步了解了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在井冈山区域活动的情况,指示张子清率第三营回井冈山,再一次加强了两军的联络。1928年3月上旬,湘南特委朱毛会师路线图派代表周鲁到达井山,指责边界没有执行“使小资产变无产,然后强迫他们革命”的政策,要“烧、烧、烧,烧尽一切土豪劣绅的房屋!杀、杀、杀,杀尽土豪劣绅的头颅!”,同时在传达中央临时政治局1927年11月扩大会议的精神时,将中央“开除毛泽东的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和“撤销其现任省委委员资格”的处分,误传为开除毛泽东的党籍。周鲁还传达了湖南省委的决定:鉴于毛泽东在领导秋收起义中的错误,取消前委及毛泽东的书记之职, 成立师委,由何挺颖任书记,毛泽东改任师长。师委是军队中党的领导机关,不过问地方上的工作。周鲁还代表湘南特委指令毛泽东、何挺颖带领工农革命军离开井冈山,前往湘南,策应湘南“年关暴动”。对于这些脱离实际的决定,毛泽东和前委多数人难以理解。但是,党的纪律必须遵守,党的指示也不能抗拒。为了执行湘南特委的指令,3月中旬,毛泽东和何挺颖率领工农革命军一、二两个团分兵三路,进军湘南。3月18日,到达酃县中村,在中村发动群众插牌分田,给部队上了一个多星期政治课。接着进至桂东沙田时, 毛泽东正式向部队宣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严明部队纪律。随后,革命军兵分两路,向汝城、资兴方向进发,策应湘南暴动部队安全转移。

工农革命军离开宁冈后,根据地兵力顿空。当地土豪劣绅从吉安请来一个营的敌兵,突入宁冈,“血洗茅坪”。革命根据地遭受敌人的血腥屠杀,龙市、新城、古城等地几十处村庄房屋被烧,茅坪烧杀更烈。在这场浩劫中,宁冈、遂川、永新、酃县的红色政权和 党组织都遭到了严重破坏,宁冈等地被敌军占领一个多月。这就是边界的“三月失败”。

4月6日,毛泽东率第一团在桂东汝城边境的寒岭寨击溃了汝城宣抚团何其郎部,4月8日又击溃了从粤北来的土匪武装胡凤璋部,攻占了汝城县城。毛泽东、张子清等分析形势,认为策应朱德部的目的已基本达到,为避敌锋芒,当即撤出汝城。4月10日,在资兴龙溪与萧克带领的宜章农军第三营会合,随后向酃县退却。至酃县后,发现湘敌吴尚第八军程泽润师张敬兮团尾随而来,即将此部击溃,而后回师宁冈。在毛泽东部的策应下,朱德一路离开耒阳后,直人安仁。4月1日,朱德部占领安仁县城,后绕道茶陵,于4月20日撤至酃县沔渡。陈毅一路4月8日到达资兴,行至资兴彭公庙, 陈毅部与何长工、袁文才的第二团会合,一起从桂东退往酃县,并于4月21日抵达酃县沔渡,同朱德主力会合。

4月24日前后,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回到宁冈龙市,同前两天到达龙市的朱德、陈毅部队会合。根据湘南特委的决定成立 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并召开了第四军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5月4 日,在龙市广场举行庆祝两支部队胜利会师大会,正式宣布成立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改称红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陈毅任士兵委员会主任。第四军下辖三个师九个团。朱毛两军会师是中国革命发展史上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 它壮大了边界的武装力量,促进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发展。

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序列(1928年4月至5月)

军长:朱德

党代表:毛泽东

参谋长:王尔琢

士兵委员会主任:陈毅

第十师师长:朱德(兼)                      党代表:宛希先

第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琢(兼)      党代表:何长工

第二十九团:团长胡少海                  党代表:龚楚

第三十团:团长 刘之至                     党代表:蔡协民

第十一师师长:张子                              党代表:何挺颖

第三十一团:团长朱云卿                      党代表:何挺颖(兼)

第三十二团:团长袁文才                      党代表:陈东日

第三十三团:团长邓允庭                      党代表:邝朱权

第十二师:师长陈毅(兼)              党代表:邓宗海

第三十四团:团长邓宗海(兼)          党代表:刘泰

第三十五团:团长黄克诚                      党代表:李一鼎

第三十六团:团长李奇中                      党代表:黄义藻

军直属单位:

特务营:营长宋乔生                          党代表:敬懋修

红军医院:院长曹嵘                          党代表:肖光球

朱毛胜利会师后,引起了敌人的惊恐。蒋介石命令江西省国民政府主席朱培德,从1928年4月底至6月中旬,调集驻赣国民党军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了三次“进剿”。加上赣敌在2月中旬发动的第一次“进剿”,赣敌先后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了四次“进 剿”。面对这种情况,毛泽东、朱德等根据当时的敌情,实行对湘军取守势,对赣军取攻势的策略,提出并运用“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同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先后击破了敌人的这四次“进剿”。

击破赣敌第一次“进剿”。2月上旬,江西省国民政府主席朱培德命令驻吉安的杨如轩第二十七师,以八十一团和七十九团的1个营进攻万安,进逼遂川;以七十九团的另1个营进占宁冈新城,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一次“进剿”。工农革命军当时在遂川分兵发动群众。毛泽东闻讯后,即召集部队返回茅坪。2月17日,毛泽东和前委在茅坪攀龙书院召开会议,决定集中兵力全歼新城之敌。 由革命军第一团第一营主攻东门;第三营攻打南门;教导队和第三营一部攻打北门;袁文才率第二团第一营在西门外设伏,实施“围三阙一”的战术。17日深夜,工农革命军各部进入指定位置。毛泽东和张子清登上新城外的棋山亭指挥战斗。18日清晨,城内守敌照常来到南门外操场,当其架起枪支做徒手操时,张子清发出战斗信号。敌兵弃械逃入城内顽抗,一时成对峙状况。战至中午,在当地群众的支援下,火攻东门得手,随之南门、北门相继被攻破。工农革命军是役击毙敌营长王国政,活捉敌县长张开阳,歼灭敌独立营和靖卫团300余人,俘虏100多人,取得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以来的首次大捷。

击破赣敌的第二次“进剿”。朱毛胜利会师后,朱培德根据蒋介石的电示,命令杨如轩以全师兵力向井冈山根据地发动第二次“进剿”。杨如轩以七十九团从七溪岭进逼宁冈,以八十一团从五斗江、拿山迂回切入,企图对宁冈形成南北夹击之势。毛泽东、朱德召集红四军军委分析了敌情,实施“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的策略,部署了避敌主力,攻敌侧翼,集中兵力歼敌一路的作战方针。朱德、陈毅、王尔琢率红二十八、二十九团担任主攻,击敌八十一团;毛泽东、何挺颖率红三十一团到七溪岭阻击敌七十九团。月底,朱德部在遂川五斗江设伏击溃敌八十一团,敌团长周体仁知道遇上了朱德的主力,于是夺路而逃。朱德部奋力追击,一直追至永新。驻永新的杨如轩起初还率部抵抗,但在我军的凌厉攻势之下,只得弃城而逃。七溪岭方向的七十九团亦向吉安溃退,红军第一次占领永新城。

击破赣敌的第三次“进剿”。蒋介石得知工农革命军占领永新的消息后,急令朱培德“加紧剿匪,不得有误”。朱培德命杨如轩第二十七师由吉安回攻永新,增派王均第七师一个团、杨池生第九师一个团,由樟树进攻永新。5月13日,敌军开始了第三次“进剿”。 毛泽东、朱德获悉敌情后,主动撤出永新,退回宁冈。在龙市刘德盛药店,商定了声东击西,调动敌军,分而歼之的迎敌策略。遂命令红三十一团一营于5月16日奔袭茶陵高陇。高陇是国民党政府主席谭延闾的家乡。奔袭高陇果然调动了杨如轩。杨如轩急令主力南渡禾水,令七十九团进逼浬田,自己则随师部和一个特务营坐镇永新。5月19日,朱德率红二十八团等在浬田草市坳设伏,全歼敌七十九团,击毙敌团长刘安华。随即乘胜攻向永新。坐镇永新的杨如轩被打伤,率部逃往吉安。敌军其他各部得知七十九团被歼,师长 受伤,永新失守,纷纷退回吉安、樟树。

击破赣敌的第四次“进剿”。6月中旬,朱培德奉蒋介石之命,以第九师师长杨池生为总指挥,率第九师三个团,加上杨如轩第二十七师两个团,再次从吉安向井冈山发动了第四次“进剿”。

同时,湘敌吴尚第八军的第二师也由平江调防攸县,加强对湘赣边界的防堵。面对敌人的攻势,红四军从永新撤回宁冈。6月20 日,毛泽东、朱德等在宁冈古城召幵连以上干部会议,商讨迎敌方案,决定集中力量打击由永新来犯之敌。21日,敌人向根据地推进,主力逼近新、老七溪岭。6月23日,决战打响。红二十八团会同红二十九团及三十一团一营,在龙源口将敌二十七团包围全歼。 敌总指挥杨池生闻知二十七团被歼,遂连夜从永新退回吉安。龙源口战斗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以来规模最大、最为激烈的一次战 斗,击溃了敌两个团,歼灭敌一个团,缴枪七八百支,红军第三次 占领永新城。边界军民欢欣鼓舞,作歌谣赞道:不费红军三分力, 打败江西两只羊(杨),真好,真好!快畅,快畅!

边界武装斗争的胜利,促进了红色政权的发展和红色区域的扩大。1928年4月底击破赣敌第二次“进剿”后,毛泽东于5月2日在永新县城以军委书记的身份向中央报告了战况,提出建立以宁冈 为大本营的罗霄山脉中段政权问题。同月上旬,永新县工农兵政府成立,彭文祥任主席,政府机关设在县城左家祠。永新县工农兵政 府是湘赣边界继茶陵、遂川、宁冈之后的第四个县级红色政权。毛泽东在成立大会上作了讲话,提出“大力经营永新”。

井冈山斗争的形势发展,迫切需要进一步加强党的领导,统一指导边界的斗争。经湘、赣两省省委批准,1928年5月20日至22 日,毛泽东在宁冈茅坪主持召开中共湘赣边界第一次代表大会,组建中共湘赣边界特别委员会。出席会议的有宁冈、永新、遂川、莲花、酃县五个县委和茶陵特别区委及军队党的代表共计60余人,毛泽东主持了这次会议。大会总结了根据地半年来的工作,讨论和制定了 “深入割据地区的土地革命”,军队的党帮助地方党的发展、军 队的武装帮助地方武装的发展、割据区域的扩大采取波浪式推进等 适应当时对敌斗争的正确政策,回答了少数人提出的“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大会选举产生了中共湘赣边界第一届特委会。选举了毛泽东、朱德、陈毅、刘寅生、宛希先、谭震林、刘天干、谢桂标、龙高桂、王佐、龙寿宇、刘炎、贺志华、谭普祥、陈竞进、 陈正人、刘辉霄、陈韶、刘真等19人为特委委员,毛泽东、宛希先、刘真、谭震林、谢桂标为常务委员,毛泽东为书记,宛希先负责组织工作,刘真负责宣传工作。6月下旬,根据湖南省委指示, 增补杨幵明、袁文才和“莲花县两个最有能力的同志”参加特委, 书记改由杨开明担任。湘赣边界特委是边界党的最高领导机关,统一领导边界各县党的组织。特委机关设在宁冈茅坪的攀龙书院。大会后,在边界特委领导下,各县、区、乡党的组织普遍建立。

军事斗争的胜利,推动了边界各项工作的全面发展。湘赣边界党的一大后,毛泽东又于5月底在茅坪主持召开了湘赣边界各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了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选举产生了执行委员会。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的组织为:主席袁文才,军事部长张子清,财政部长余贲民,土地部长谭震林,司法部长邓允庭,青年部肖子南、刘真、胡波,妇女部吴仲廉、彭儒,工农运动委员会宋乔生、毛科文。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是边界地方政府最高权力机构,设在茅坪苍边村的袁家大屋。下辖宁冈、永新、遂川、莲花、茶陵、酃县等县政府。宁冈、永新、莲花、酃县先后还建立区、乡工农兵政府。

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的成立,对推动边界各县的土地革命,发展红色政权,起了重要作用。从5月至7月,湘赣边界各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各级政府按照没收一切土地,按人口平均分配的政策,开展分田运动。土地革命的深入开展, 激发了广大农民群众极大的革命热情,边界地方武装也有大发展,县区建立了赤卫队,乡有暴动队,莲花县还建立了独立团。此时,井冈山的红色割据区域有宁冈、永新、莲花三个全县,吉安、安福各一小部分,遂川的北部,酃县的东南部,茶陵的西南部,总面积为7200余平方公里,人口 50余万,边界进入全盛时期。

界进入全盛时期后,湖南省委加强了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指导。1928年6月,湖南省委派袁德生携省委19日指示信来到边界,信中明确表态“完全同意”湘赣边界特委关于“以宁冈为大本营的罗霄山脉中段政权的计划”,毛泽东等人感到很是高兴。但是,湖南省委的这种观念却并不牢固,26日,中共湖南省委又派杜修经为省委巡视员、杨开明为特委书记(取代毛泽东),携带省委指示信来边界,指令红四军“向湘南发展”,“泽东须随军出发”。声称这是“绝对正确的方针”,要“毫不犹豫地立即执行”。毛泽东及边界特委、红四军军委接到这种强硬指令很是为难,“不从则迹近违抗,从则明知失败,真是不好处”。


上一篇:《井冈山精神》第一章 孕育井冈山精神的伟大革命 一、向井冈山进军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开创

下一篇:《井冈山精神》第一章 孕育井冈山精神的伟大革命 二、朱毛会师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壮大 下

no cache
Processed in 1.5841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