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不忘初心 :回望井冈山 > 《不忘初心:回望井冈山》第一篇:道路 五、星星之火 上

《不忘初心:回望井冈山》第一篇:道路 五、星星之火 上

2019-08-08
08 2019-08

11:00


20世纪初叶的中国版图,是由军阀们分割的,叫武装割据。大大小小的军阀拥兵自重,各据一方,一个完整的国家被军阀们割裂成一个个独立王国。谁也不听谁的,动辄开战,整个国家战火频仍,民不聊生。当时,北洋政府控制在以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手中;直系军阀吴佩孚沦为附庸,占据两湖、河南三省和河北、陕西,控制京汉铁路;直系军阀后起之秀孙传芳则占据长江中下游。

推翻军阀统治,结束连年征战,还民于休生养息,是国内民众的一致呼声,也是各革命团体的政治主张。

1926年2月,中共提出了北伐以推翻军阀统治的政治主张: “党在现实政治上主要的职任是从各方面准备广东革命政府的北伐”,“帮助国民军成为民众抵抗帝国主义与反动军阀之有力的武装”。

7月9日,在苏联军事顾问的帮助下,国民革命军从广东出师北伐。

十万北伐军分三路挺进:

第一路为第4军、第7军、第8军进攻湖南、湖北。第4军是以共产党员为骨干的叶挺独立团为北伐先遣队。7月进入长沙,8月在湖北咸宁汀泗桥、贺胜桥两次战役击溃军阀吴佩孚主力,10月10日攻克武昌城,取得了重大胜利。

第二路由第2军、第3军、第6军进攻江西。11月占领南昌、九江,歼灭了军阀孙传芳的主力。

第三路由第1军进军福建、浙江。12月占领两省。

在北伐的滚滚铁流激荡下,各地广大工农群众积极响应配合。

1927年春,上海工人举行武装起义,占领了这座东方大都市;以湖南为中心的全国农民运动势头猛烈;革命势力迅速扩张到长江、黄河流域。

就在北伐军节节胜利、革命力量迅速高涨、革命眼看就要取得胜利的情况下,局势却突然发生了逆转。

先是帝国主义的武装干预。1927年,北伐军向长江下游进军时,美、英、法、意、日增兵上海,并调集军舰到南京江面进行武力炫耀和威胁。3月24日,国民革命军第2军、第6军攻克南京,美、英帝国主义借口侨民和领事馆受到“暴民侵害”,下令炮击南京,造成2000多名中国军民死伤和房屋财产损失无数的惨案。

而此时的蒋介石也从原先的坚决北伐,开始了他与共产党决裂、向帝国主义靠拢的背叛革命的卑劣行径。到4月12日,形势急转直下,蒋介石首先背叛了革命。以此为标志,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就此失败。

北伐仅消灭了少部分军阀,所形成的统一在很多方面来说都只是形式上的,中国仍然处于军阀割据状态。

秋收起义在攻打长沙失利后,毛泽东选择根据地时分析:以宁冈为中心的罗霄山脉的中段,最利于我们的军事割据。在反动势力强大的城市范围之外,敌人军事力量部署的空白地区或薄弱地区,革命力量靠武装占领并建设为根据地,这在当时叫军事割据。意思也很直白:靠武装力量活生生地割出一块革命根据地。

在一块块军阀割据的白色版块缝隙中,突然出现一块红色根据地,犹如一颗楔入军阀们身上的钉子,让敌人欲除之而后快。

当国民党反动派采取突然手段屠杀共产党人的时候,是想将弱小的中共一举铲灭。但他们没料到,平日里表现得文弱的共产党却能在无还手之力的极度危险时刻,爆发出惊人的勇气和力量:从八一南昌起义开始的一年时间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武装,用大大小小上百次的起义和暴动,向国民党反动派宣示了自己的立场和个性。中华大地起义暴动的枪声,犹如节日的爆竹声四处响起,此起彼伏,令反动派和各地军阀们头疼不已、惶恐不安。

现在,秋收起义的余部和南昌起义的余部已会合至井冈山,敌人是不会容忍这支革命力量在大山里坐大的。

朱毛红军会师后,连续打退了国民党军对井冈山根据地的两次“进剿”。

5月中旬,赣敌第27师师长杨如轩率5个团再占永新。朱德、王尔琢率第4军主力将进犯之敌打败,杨如轩带伤而逃。

6月下旬,杨如轩卷土重来,任前线总指挥,带着第9师杨池生部、湘军吴尚部又气势汹汹占领永新,并向酃县、茶陵逼近。红军在朱德、陈毅、王尔琢指挥下,在永新的新、老七溪岭和龙源口歼敌一个团、击溃两个团,第三次占领永新,粉碎了敌人的“进剿”。对这次红军的胜利,根据地人民高兴地传唱“不费红军三分力,打败江西两只羊(杨)”。

这次大捷,使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扩大到宁冈、永新、莲花三县的全县,吉安、安福、遂川、酃县、茶陵各一部分,面积7200 多平方公里,人口50多万,成为根据地的全盛时期。

1928年7月中旬,湘赣两省的国民党军队向井冈山发动了第—次“会剿”。

这时,红军主力已离开井冈山,山上只有第31团第1营和第 32团。敌人乘虚而入,侵占边界各县城和平原地区,烧杀抢夺,湘赣边界根据地受到严重破坏。第一次“会剿”,敌军得手,井冈山根据地遭受重创,史称“八月失败”。

“八月失败”红军的一个重大损失,是红4军第28团团长王尔琢的牺牲。

王尔琢是黄埔军校一期生,在校期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让他留校,担任第二期、第兰期的学生分队长和党代表。北伐时,周恩来派他担任第3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第26团团长。北伐军攻入上海不久,蒋介石叛变革命,王尔琢跟着周恩来参加南昌起义。起义部队在三河坝天心圩分兵,他跟着朱德转战上井冈山。在井冈山根据地的艰舌岁月里, 他蓄发明誓“革命不成功,不刮胡须不理发”,得到“美髯公”的雅号。他没牺牲在战场,而是死在叛徒的枪下。1928年7月,红4军主力进人湘南,先胜后败,部队受损,第29团的一部分士兵便脱离部队回家,余部约200人编人第28团。8月中旬,毛泽东在江西永新得知这一信息,立即率第31团第3营去湘南接回第28 团。部队进入崇义县新义圩,第28团第2营营长袁崇全胁迫5连和迫击炮连准备投奔国民党军。王尔琢得到报告,不顾下属提议武力解决的方案,带一个排追赶叛逃队伍,想利用自己在部队的威望,把这批队伍拉回来。追上了这支部队后,王尔琢亲自喊话,被蒙骗的战士们听到团长喊话,不少跑了出来。袁崇全见自己的计划要泡汤,恼羞成怒,突然向王尔琢开枪,王尔琢当场牺牲。

当时在第28团第3营的杨得志回忆:“不到半小时,团长王尔琢带着警卫班上来了。走到前面十多里时,已经天黑,突然听到枪响,这是袁崇全军事哨警戒时放的枪。团长王尔琢在部队威信很高,他大声讲:‘你们不要打枪,我是团长王尔琢。不要害怕,我是来接你们回去的。’这样就不打枪了。营长、党代表还在打麻将,可外面部队乱了套。袁崇全带了两支驳壳枪,他一出 就‘啪啪’两枪,把团长打死了……第二天,我们看见团长死在路上,用白单子盖着。”

王尔琢的意外牺牲,令红军上下痛心不已。10月,部队在宁冈砻市为王尔琢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朱德致悼词,毛泽东亲拟挽联:一哭同胞,‘二哭同胞,同胞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担? 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念如何,得到胜利始方休。

王尔琢牺牲,留下第28团团长职位的空缺,由朱德暂时兼任,到这年底,林彪接任团长一职。

王尔琢倒下了,他的学弟-----黄埔军校第四期的林彪有了一个崭露头角的舞台,他开始进入红军最高领导人的视野。

“八月失败”使红军受到了重大损失,但主力还在,就意味着革命的本钱还在,就不算输。

得手的湘敌吴尚第8军4个团进攻井冈山,妄图一举荡平这一个红色根据地。

留守井冈山的何挺颖、朱云卿指挥红军第31团第1营,于8月28日星夜赶往黄洋界,扼守天险,加固工事。30日,敌人以4个团的优势兵力轮番发动密集进攻,均被我红军击退,敌人死伤百数十人,战斗异常激烈。

31日,在双方交战的紧要关头,红军从20多里外的茨坪搬来一门迫击炮,仅有的3发炮弹头两发没打响,最后一发炮弹呼啸出膛,在密集的敌群中爆炸。

参加了这场战斗的王耀南后来回忆:“刘显宜同志的迫击炮打的很好。他是湘南暴动的,炮打得非常准,一家伙就打到破屋前面敌人指挥所的那个山坡子上面。一炮打过去,把破屋的敌人打乱了,敌人就慌了。”

红军的炮弹让敌人误认为是红军主力回山了,赶紧收兵撤退。

红军取得了第二次反“会剿”的胜利。

毛泽东闻讯红军得胜,诗人的豪情大发,挥笔写下一首《西江月·井冈山》: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在永新三湾参加红军的李立回忆:“贺敏学、贺子珍、贺怡三个人是在大革命失败后,躲反到井冈山的。贺敏学是赤卫队负责人,他曾经跟我说过,他在黄洋界保卫战时是连党代表。保卫战的时候,他在小井一个仓库里找到3发炮弹,搬到哨口上,在俘虏里找到一个炮手,结果3发炮弹,只打响一发。主席的《西江月,井冈山》中,‘黄洋界上炮声隆’,讲的就是这发炮弹。”

用敌人的武器装备和技术来打败敌人,井冈山时期的红军在后勤补给没有来源、物资极度匮乏的情况下不断打胜仗,靠的就是这样独特的方式。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解放战争的胜利。

井冈山保卫战的胜利不仅让毛泽东高兴得诗兴大发,也让山上的红军指战员兴奋不已。

参加过这场战斗的开国上将杨至成回忆:“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给湘赣边界的群众和红军战士以很大鼓舞和深刻的革命斗争教育。同志们深深感到毛委员的伟大,有的同志说:‘我们的主力部队不在,留守的人这样少,还有伤病员,可敌人就是上不了山,这倒有点象诸葛孔明的空城计哩。’另一个同志接口说:‘这不是空城计,是毛委员给敌人摆的空山计。我们也编段戏文唱唱倒不错!’这个提议立刻得到大家的赞同,几个人就仿照京剧 《空城计》,你一言我一语凑起唱词来。最后凑成了一段戏文,还给他起个名字,叫《毛泽东的空山计》。

“这段唱词是:我站在黄洋界上观山景,忽听得山下人马乱纷纷,举目抬头来观看,原来是湘赣发来的兵。一来是,农民斗争经验少,二来是,二十八团离幵了永新。你既得宁冈茅坪多侥幸,为何又来侵占我的五井?你既来就把山来进,为何山下扎大营?你莫左思右想心腹不定,我这里内无埋伏,外无救兵。你来!来!来!我准备着南瓜红米,红米南瓜,犒赏你的众三军。你来!来!来!请你到井冈山上谈谈革命。

“这以后,我们山上文娱活动又多了一个项目,一到休息的时候,就找些破洋铁皮子敲敲打打,弄床毯子一披,就唱起这段戏文来。”

朱毛红军返回根据地,恢复根据地的各项工作,并对进入根据地的敌人连续作战,取得三战三捷:9月中旬,红军主力收复遂川县城;10月初,在茅坪附近歼敌一个营,收复宁冈县城;紧接着,红军主力又在龙源口歼敌一个营,第四次占领永新县城。

自此,红军打破了湘赣两省国民党军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第二次 “会剿”。

红军主力的回山和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恢复,令赣湘两省国民党当局感到震惊和苦恼,也令国民党中央政府感到如芒在背,十分不安。在大革命的岁月里,这些国民党人知道共产党人是一群怎样的人,这些人一旦结团抱伙和国民党对着干,实为心腹之患,如任其发展,其后果不堪设想。

1928年11月7日,蒋介石任命何键为赣湘两省“会剿”代理总指挥,金汉鼎为副总指挥,调集6个旅约3万兵力,开始了第三次“会剿”,要一举扑灭这一革命的星星之火。

“会剿”发动的时间,选择在1929年的第一天。敌军分成五路向井冈山大举进攻,井冈山根据地又一次面临严峻考验。

 这次还能不能打破敌人的“会剿”?怎么打?

1月4日至7日,毛泽东在宁冈柏露村召开前委、湘赣边界特委、红4军军委、红5军军委联席会,研究和部署如何打破敌人的这次“会剿”。

经过分析,根据敌强我弱、井冈山大部队作战不宜展开、红军缺少物资补给等实际情况,会议决定釆用“攻势的防御”作战方针:由红5军改编的红4军第30团和袁文才、王佐的第32团留守井冈山,由彭德怀、滕代远指挥;毛泽东、朱德率红4军主力第28团、第31团和军直属队攻击赣南,用“围魏救赵”的方法打破敌人“会剿”。

彭德怀、滕代远的部队是1928年10月间上井冈山的,对这次留守井冈山,红5军不少干部不愿意。关键时刻,彭德怀力排众议,挑起了保卫井冈山的重担。

1月14日,毛泽东、朱德率红4军主力约3600人离开井冈山,经遂川向赣南进发。

毛泽东没想到,这次计划的暂时离开,竟然要等到36年后才回来。1965年5月,72岁的毛泽东重上井冈山,留下了依旧气势磅礴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诗中依然充盈着“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的豪气。

朱德是1962年3月重上井冈山的。时隔33年,这位76岁的当年的红军总司令依然豪情不减,挥笔为井冈山题写“天下第一山”。

朱毛红军下山的当晚就打了一仗,把驻守在遂川大汾的国民党军一个营灭了,冲出了敌人的封锁线,一路突击,占领了大庾县城。

尾随追击的国民党军李文彬第21旅三个团趁红军没站稳脚,突然向大庾发起猛攻。


上一篇:《不忘初心:回望井冈山》第一篇:道路 四、土地,土地

下一篇:《不忘初心:回望井冈山》第一篇:道路 五、星星之火 下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455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