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不忘初心 :回望井冈山 > 《不忘初心:回望井冈山》第一篇:道路 三、朱毛会师

《不忘初心:回望井冈山》第一篇:道路 三、朱毛会师

2019-08-08
08 2019-08

10:12

朱德也在寻找一条路。

朱德是一个老资格的军人。1909年,23岁的朱德考入云南讲武堂,同年参加孙中山的同盟会。1911年在云南参加辛亥革命武装起义。1915年参加反对袁世凯复辟的战争。1917年任滇军旅长,在四川参加反段祺瑞的护法战争。1921年任云南陆军宪兵司令部司令官、云南省警务处长兼省会警察厅长等职。如果这样一路走下去,官运和富贵相伴,前途一片锦绣。在别人看好他的前程时,朱德却不愿这样走下去。军阀连年征战,国力消耗,民众受罪,意义何在?

十月革命的炮声引起了他的极大关注,他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22年夏,朱德赴上海找到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陈独秀,提出加入共产党的请求。但出乎意料,陈独秀的态度却比较冷淡。据艾格尼丝·史沫特莱在延安以朱德口述为依据所著的《伟大的道路:朱德的生平和时代》一书记述,陈独秀对朱德请求入党的反应是:“要参加共产党的话,必须以工人阶级的事业为自己的事业,并且准备为它献出生命。对于像朱德这样的人来说,就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和真诚的申请。”朱德明显感到了陈独秀的冷淡和排斥,情绪一度低落,10多年后对此事仍记忆犹新:“我感到绝望、混乱。我的一只脚还站在旧秩序中,另一只脚却不能在新秩序中找到立足之地。”

虽在上海要求入党未成,但朱德并未轻易放弃,反而激发了他对确定目标定要攻克的军人潜质,他改变正面进攻的方式,采取迂回战术,决定转赴共产主义“幽灵”的发源地-----欧洲,去寻找中国共产党的组织。1922年秋,他先是乘坐邮轮,在海上漂泊了40多天,来到法国南部的港口马赛。当天,朱德和他的同伴换乘火车来到巴黎,却得知要找的周恩来等人已转到德国去了。朱德立即赶赴德国,到柏林找到了周恩来。

周恩来比朱德整整小一轮,当时是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中央执委会宣传委员,正在柏林考察德国的劳工运动,同时参与准备在留德学生中建立和发展共产主义组织。与陈独秀一样,周恩来对朱德表达入党愿望一开始也感到有些意外。他回答说,需要继续交流,并征得中共旅欧支部负责人张申府的同意。张申府最后同意朱德入党,主要是认为朱德几次找他要求进步,态度很诚恳。不久张申府和周恩来一起介绍朱德同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朱德和周恩来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时,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一握手让他们成为长达54年的战友和同事,一直在中国历史的舞台中央光彩照人,直到1976年,两人在同一年先后谢幕。

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朱德按照党的指示,仍以国民党的身份进行社会活动。朱德后来回忆说:“从那以后,党就是生命,一切依附于党。”

北伐战争开始后,朱德于1926年7月从苏联回国,陈独秀在上海会见了他,并派他去四川做杨森的统战工作。朱德当年出川前,时任川军第2军军长兼重庆警备司令的杨森专门约见他,许以师长的位置劝他留下,被婉拒后仍表示虚位以待。此次入川,朱德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成功劝说杨森在当年11月改旗易帜,就任国民革命军第20军军长,为大革命做出了贡献。

1927年初,朱德到江西南昌创办国民革命军第3军军官教育团,培训革命军事干部。这一年,是中国历史上血雨腥风、石破天惊的一年,时代的洪流将朱德推向了历史的潮头。

7月是个燥热的季节,比天气燥热更令人躁动的是政治气候。 继四一二蒋介石对共产党人大开杀戒后,7月15日,武汉汪精卫集团宣布“分共”,与蒋介石合流,加人捕杀共产党人的行列。至此,国共合作的局面完全破裂。中华大地一时血雨腥风,中国共产党人被逼上了绝路。

7月19日,屠杀共产党人的血腥味还浓烈地在空气中飘荡, 有4个神秘的人物来到与武汉一江之隔的江西九江,他们是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五人常委之一的李立三和邓中夏、谭平山、恽代英。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计划组织中共掌握的一部分军队,联合第二方面军张发奎重回广东,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

李立三和已经在九江的叶挺、聂荣臻一碰头,了解到张发奎的政治立场已经改变,他紧跟汪精卫,在庐山表露出“分共”的意向。此时,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已陆续集结九江,拟经南昌南下广东,中共掌握和影响的其第4军、11军已向南昌开进。根据以上情况,李立三等感觉形势紧迫,即向中央提出新的建议:放弃依靠张发奎,“在军事上赶快集中南昌,运动20军与我们一致,实行在南昌暴动”。

20军军长是贺龙。

李立三等人的建议得到瞿秋白、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和中央的同意。翟秋白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27年7月12日,共产国际指令改组中共中央的领导,陈独秀被停职,由张国焘临时代理主持中央工作。7月13日,瞿秋白和鲍罗廷秘密前往庐山, 一是商讨中共中央领导层改组问题,二是计划武装暴动。

7月24日,中共中央正式决定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组织前敌委员会,派政治局常委周恩来任前委书记,委员有李立三、恽代英、彭湃。

7月26日,周恩来到达九江,与在九江的同志商定了起义的行动计划,随后与李立三赶赴南昌,与在南昌的朱德等及中共江西省委会合。周恩来与朱德在南昌第二次相见。

27日,周恩来在南昌的江西大旅社正式成立前敌委员会,决定30日举行起义。但此时接到通知,中央派常委张国焘前来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张国焘来到后,不同意立即起义,周恩来等向张国焘耐心说明当前面临局势的紧迫性,说服张国焘同意起义,将起义时间改为8月1日凌晨。

此时,在南昌的起义部队有: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11军第24师、第10师,第20军全部,第4军第25师第73团、第 75团,以及朱德为团长的第5方面军第3军军官教育团一部和南昌市公安局保安队一部,共2万余人。第4军第25师暂驻扎九江马回岭策应起义。驻扎南昌的敌军主要为朱培德所部约6个团5000人。起义军在兵力上占有较大优势。

从7月25日起,第11军、第20军分别在叶挺、贺龙指挥下,陆续由九江、涂家埠等地向南昌集中。

朱德此时还有一个职务:南昌市公安局局长。他住在南昌市花园角5号,位于军官教育团的后面,距设在中山路的江西大旅社起义指挥部步行十几分钟即可到达。7月31日晚,朱德以请客和打麻将为由头,将朱培德手下的几个团长、团副拖住,配合起义。

8月1日凌晨2时,在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委领导和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的指挥下,震惊中外的南昌起义爆发,打响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按照中共前委制定的作战计划,第20军第1师、第2师向旧藩台衙门、大士院街、牛行车站等处守军发起进攻,第11军第24师向松柏巷天主教堂、新营房、百花洲等处守军发起进攻。激战至拂晓,全歼守军3000余人,缴获各种枪5000余支(挺)、子弹70余万发、大炮数门。当日下午,驻马回岭的第25师第73团全部、第75团3个营和第74团机枪连,在聂荣臻、周士第率领下起义,8月2日进入南昌。林彪和许光达在这支部队。

起义胜利后,召开了有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参加的联席会议,选举成立了由宋庆龄、周恩来等25人组成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2日,革命委员会举行就职典礼,任命吴玉章为秘书长,刘伯承为军事参谋团参谋长,贺龙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兼第20军军长,叶挺代前敌总指挥兼第11军军长,朱德为第9军副军长,郭沫若为总政治部主任。

革命委员会对江西省政府也进行了重新任命,免去了朱培德原政府主席的职务,任命姜济寰代理省政府主席。

陈毅于8月4日才得知南昌起义的消息。当晚,他们一行从九江赶往南昌,步行一夜,才走了三四十里,天亮后又走了约60公里。他们不认识路,一番打听,老乡告诉陈毅,可以从姑塘坐船经鄱阳湖到南昌。经过一番曲折,陈毅等人到南昌时已经是6日晚上,起义部队早已离开南昌南下。陈毅又拔腿追赶,终于在10日追上了大部队。

南昌起义的枪声,让国民党反动派感到极大震惊。蒋介石、汪精卫急忙从南京、武汉、广州等地调集大批军队向南昌猛扑过来,妄图一举消灭这支起义部队。大军压境,敌强我弱,前委决定起义军按原计划于8月3日至6日,分批撤出南昌,南下广东,准备实现占领广东,进行第二次北伐的战略意图。

起义部队南下途中,遭国民党军沿途阻击。第8路军总指挥李济深,调钱大钧部9000人,由江西赣州进至会昌、瑞金地区,并以一部前出至壬田,阻止起义军南下;调黄绍竑部9000人由广东南雄、江西大庾(今大余)向雩都(今于都)前进,支援钱大钧部作战。两军在瑞金、会昌激战,起义军先后击退钱大钧部、黄绍竑部。

会昌战斗后,起义军改道东进,经福建省长汀、上杭,沿汀江、韩江南下。9月20日,做出了分兵部署:周恩来、贺龙、叶挺等率领主力向潮州、汕头进发;朱德率领3000多人,据守三河规,掩护主力南下。

国民党钱大钧部2万余人,由梅县松口镇扑向三河坝,敌开始三面包围起义军,并切断与主力的联系通道。朱德和第25师师长周士第、党代表李硕勋指挥了这场阻击战。从10月1日开始,三河坝战役持续了5天,战斗异常激烈,敌我双方伤亡惨重,起义军消灭敌人1000多人,我方则遭到了重大挫折,损失2000多人。

驻守三河坝的第25师,在给钱大钧部以重大杀伤后,向潮安转移,10月5日在饶平县境同由潮汕撤出的第3师一部会合。

10月5日,三河坝的起义部队突出重围,撤至饶平县茂芝,6日晨,从潮汕突围出来的起义军数百人到达茂芝与朱德部会合。当时,这支匆匆会合的部队2200多人,四周数万敌军环伺。朱德起义军在茂芝召开军事会议,做出了摆脱强敌,绕道闽南向湘粤赣边农村寻找立足点的决定,即“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战略决策。同时,朱德大声疾呼:愿意继续革命的跟我走,不愿意的可以回家,不勉强。

朱德率领这支起义军左冲右突,四面都是敌人,经常受到地方武装和土匪的袭击。为避免和敌军大部队作战,部队不得不在山谷小道上穿行,在林中宿营。时近冬天,官兵们仍然穿着起义时的单衣,有的甚至穿着短裤,打着赤脚,连草鞋都没有;无处筹措粮食,官兵们常常饿肚子;缺乏医疗设备和药品,伤员得不到治疗;枪支弹药也得不到补充,战斗力越来越弱。一股沮丧的情绪在部队中弥漫。不少干部战士纷纷离队,一些高级领导干部有的先辞后别,有的不辞而别。

像激流中的孤舟,这支部队漂浮跌宕,来到江西境内的安远县。此时,需要开一次会,向大家讲明当前的形势来鼓舞斗志。

在天心圩军人大会上,朱德首先站出来讲:“大革命失败了, 我们的起义军也失败了。但我们还是要革命的,同志们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

朱德接着说:我们今天革命就像俄国的1905年一样。俄国人1905年的革命失败了,1917年他们成功了。我们今天就像是俄国的19055年,我们也有我们的1917年。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但黑暗是暂时的,我们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

我们也有我们的1917年!

简短的一句话,传递出带有热血温度的坚定。

前有毛泽东里仁学校的讲话,后有朱德天心圩的讲话。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内容,但传递的都是同一种信念。

信念凝聚成力量。

12月上旬,朱德、陈毅率领起义军800多人,准备到广州参加起义。当他们经粤北韶关城郊时,得知广州起义失败的消息,遂带兵转移至曲江犁市,并以当时国民党军范石生16军140团的名义,驻扎在犁市街的一家当铺里。起义军休整期间,正值农民暴动风起云涌。起义部队对农民武装暴动的大力支持,激发了农民的斗争热情,燃起了粤北革命的熊熊烈火,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粤北农民武装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28年1月上旬,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近800 人,由韶关北上进入湘南宜章县境,与宜章党组织取得了联系。朱德、陈毅经与宜章县委研究,决定趁国民党李(宗仁)唐(生智)战争爆发、湘南敌人兵力薄弱之机向湘南发展,夺取宜章,发动武装起义。

1月12日,南昌起义军余部利用宜章县委委员胡少海(出身豪门,曾任程潜第6军营长,因不满国民党军叛变大革命而弃甲还乡,并秘密参与领导农民斗争)在当地的影响,把部队伪装成国民革命军第16军第47师所部,公开开进宜章县城。果然,全县官吏劣绅听到胡少海带领军队进城的消息后,都纷纷出城相迎。 县长还设宴为朱德、陈毅、胡少海等“官长”接风洗尘。席间,部队按计划一举拘捕了国民党政府官吏和豪绅,解除了团防400 余人的武装。接着发动群众开仓放粮,并打开监狱,解救被关押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

智取宜章县城打响了湘南暴动第一炮。南昌起义军占领宜章县城后,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1师,朱德任师长,陈毅任党代表。与此同时,建立了宜章苏维埃政府和农军独立团。

工农革命军占领宜章给反动势力以打击和震动,驻防广东乐昌的国民党军独立第3师师长许克祥深感受到严重威胁,亲自率部直扑宜章,企图趁工农革命军在湘南尚未站稳脚跟之际,予以剿灭。为给许克祥部队坚决打击,扫除湘南革命斗争的障碍,朱德率部和农军主力主动撤出宜章城,向黄沙堡方向转移。

国民党军占领宜章城后,即向南追击工农革命军。工农革命军在农军配合下,在运动中创造战机,在岩泉、栗源地区击溃独立第3师一部,并乘胜追击到乐昌县的坪石,歼该师主力10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和物资,后回师重占宜章县城。2月6日,建立宜章县苏维埃政府。

工农革命军打败许克祥和宜章苏维埃政府建立的消息很快传遍湘南。中共湘南特委和各地党组织抓住这一有利时机,纷纷组织领导工农群众起义。为支援农民起义,工农革命军挥师北上,在黄泥坳打垮国民党军何键部两个营后,于2月上旬占领湘南重镇郴县,帮助建立了县苏维埃政府。随后分兵协助当地农军占领资兴、永兴、耒阳、桂东等县城,并相继建立了县、乡、村工农兵政府。

在此期间,安仁等11个县也爆发了农民起义,建立苏维埃政府的运动在湘南轰轰烈烈地展开。

3月中旬,湘南特委在永兴县太平楼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了湘南苏维埃政府。在湘南各地起义过程中,中共湘南特委将宜章、永兴等5县的农军,分别编成工农革命军第3师、第4师、第7师和两个独立团,共8000余人。3月10日,南京国民政府向湘粤两省国民党军下达了“协剿”湘南工农革命军和苏维埃运动的命令。国民党军7个师向湘南地区反扑。为保存革命力量,朱德、陈毅率部于4月上旬撤出湘南地区,决定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转移。

起义军从江西南下,到广东、湖南,再折回江西。在转战千里的过程中,朱德、陈毅领导这支队伍慢慢地实现了从打大仗到打小仗的转变;在残酷的斗争中开始了从城市到农村、从正规战到游击战的探索和实践。

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南昌起义部队在三河坝的分兵,给了朱德一个淬炼信念的考验和独立施展军事才华的舞台。朱德不仅经受住了考验,他的军事才华在这个全新的舞台上更是得以充分显现。

做出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转移、和毛泽东会师的决定,是朱德一生中最关键和重要的决定,这也是中国革命历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新中国成立后,谭震林在回顾井冈山斗争时有过一段话: “假如朱老总不把南昌起义队伍拉上井冈山,光凭我们秋收暴动的 力量很难坚持下去。”

谭震林的话可以这样理解:朱德率领南昌起义的队伍有2000 多人,其中800余人为南昌起义军余部,其余为湘南农军,有近千支枪。在军事素质上,这支部队是以北伐劲旅叶挺独立团为基础形成的,战斗力很强;而毛泽东带上井冈山的700余人中,多数同样为屡立战功的第2方面军警卫团余部。朱德的队伍上井冈 山,大大增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实力。

朱德选定了一个人去井冈山寻找毛泽东建立联系,这个关键人物叫毛泽覃,是毛泽东的亲弟弟。

毛泽覃是毛泽东的小弟弟,比毛泽东小12岁。毛泽覃身材长相酷似哥哥毛泽东,以致他辗转到井冈山,找到毛泽东的住处时, 第一次见到他的毛泽东秘书贺子珍还以为他是毛泽东。

受毛泽东影响,毛泽覃从小思想进步,并经毛泽东的引导, 逐渐走上革命道路。1918年,他随大哥毛泽东到长沙,进入湖南第一师范附属小学学习,同年参加新民学会。1921年7月,他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春,受党组织派遣,毛泽覃赴常宁水口山铅锌矿从事工人运动,在工人倶乐部任教育股委员兼教员,同年10月,转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春,他奉调返回长沙,任社会主义青年团长沙地委书记处书记。1925年秋,跟随毛泽东到广州从事革命活动,先后在黄埔军校政治部、中共广东区委、广东省农民协会和省港罢工委员会工作。19927年5月,毛泽覃从广州秘密转移到武汉,在国民革命军第4军政治部任书记,后随叶挺独立团开往江西参加南昌起义,任起义军第11军第25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起义部队南下后,他随朱德、陈毅所率部队转战闽粤赣湘边。

毛泽覃辗转上井冈山,找到了毛泽东和革命军,转达了朱德这支部队准备到井冈山来和他会师的信息。毛泽东大喜:有这支南昌起义和北伐劲旅加入,井冈山的军事力量大增!

朱德自1922年远涉重洋到柏林寻党,到八一南昌起义公幵自己共产党的身份,再到准备上井冈山,苦苦寻找的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终于找到了。

1928年3月上旬,毛泽东决定兵分两路去迎接朱德、陈毅部上山:一路由他和何挺颖、张子清率工农革命军第1师第1团,从宁冈的砻市出发,楔入湘南的桂东、汝城之间;另一路由何长工、袁文才、王佐率领第2团从井冈山大井出发,向资兴、郴州方向前进。毛泽东还派毛泽覃带着一个特务连赶到郴州,同朱德、陈毅领导的部队取得联系。

3月29日,朱德部完成了转移的准备。在毛泽覃的接应下,朱德、王尔琢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1师主力经安仁、茶陵到达酃县的沔渡。4月中旬,陈毅带着工农革命军第1师主力一部以及何长工、袁文才、王佐带领的第2团一起到达沔渡,和朱德率领的主力部队会合。接着,朱德、陈毅带领直属部队从沔渡到达井冈山下的宁冈砻市。

4月28日,毛泽东率领部队返回砻市,立刻到龙江书院去见朱德。

对于这次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会师,作为毛泽东身边联络员的何长工记得十分清楚:毛泽东和朱德会见地点是宁冈砻市的龙江书院。朱德、陈毅先到龙江书院,当毛泽东来到书院时,朱德连忙偕同陈毅到门外迎接。我远远看见他,就报告毛泽东说:“站在最前面的那位就是朱德同志,左边是陈毅同志。”毛泽东点点头,微笑着向他们招手。

快走进龙江书院时,朱德抢先几步,毛泽东也加快了脚步,早早地把手伸了出来,两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使劲地摇着对方的手臂,是那样热烈。

当毛泽东、朱德的两双大手紧握在一起的时候,一位文学家用诗一般的语言描绘道:“地球一阵轻抖,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这并非夸张的语言。朱毛联手,在今后22年的时间内,将中国的旧世界打了个落花流水,真的打出了一个让世界震动的新天地。

大家一道登上书院的最高层文星阁,进行了亲切的交谈。毛泽东说:“这次湘赣两省国民党军竟没有整倒你们!”朱德说:“我们转移的快,也全靠你们的掩护。”毛泽东向大家介绍了井冈山根据地的主要情况;朱德谈了湘南暴动和部队转移上山的经过。 陈毅、王尔琢、张子清、蔡协民、何挺颖、袁文才、何长工、胡少海、黄克诚、龙超清等在场见证了这次意义重大的会见。

龙江书院始建于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春,完工于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秋,是由原宁冈、酃县、茶陵三县的客籍绅民捐款集资修建的,是三县客籍人的最高学府。书院位于宁冈县城砻市西北的龙江河下游,背倚五虎岭,山上草木葱茏;前面,清澈的龙江河蜿蜒流淌而过,书院因龙江而得名。龙江河上有座桥,旁边有一块开阔地。

毛泽东同朱德的这次历史性的会见,是屮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历史上光辉的一页。从此,毛泽东和朱德的名字便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两人在中国历史舞台上共同战斗、工作了近半个世纪。 1976年7月,朱德逝世,两个月后,毛泽东逝世。

在埃德加·斯诺去陕北之前采访过朱德的尼姆·韦尔斯女士,在她的笔记中对毛泽东和朱德是这样评价的:“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进程,如果没有它的两个孪生天才‘朱、毛’,是无法想象的,许多中国人实际上都把他们看作是一个人。毛泽东是这一斗争的冷静的政治头脑,朱德是它的热烈的心,以行动赋予了它的生命。……朱、毛的联合不是相互竞争的,而是相辅相成的。” 韦尔斯女士把采访朱德的笔记材料提供给了斯诺,斯诺把它引入到他的《西行漫记》一书中。

两军会师后,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4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陈毅任教导大队大队长。辖3个师,朱德、毛泽东、陈毅分任第10师、第11师、第12师师长,共1万余人。接着在宁冈召幵了中共工农革命军第4军第一次代表大会,会上选举产生了中共第4军军委,毛泽东任书记。

1928年5月4日,毛泽东和朱德两支铁军胜利会师,双方指 战员在桥上通过,汇聚在这块开阔的广场。顿时,寂静的场地沸腾起来,战马的嘶吼、将士们的欢呼声聚集在天空翻滚,滚烫的双手紧握,热烈的双臂紧抱,激动的泪水流淌。高兴、激动的情感在这一刻宣泄迸发,是战友相见的激动,是英雄胜利的呐喊,是情感压抑的释放。

半个多世纪后,这激动人心的一幕凝固在这会师广场上的 “会师纪念碑”上。1980年5月4日,“会师纪念碑”在当年的会师地落成,碑高19.28米,寓意会师时间。碑的正面是“井冈 山会师纪念碑”8个贴金大字,两边是毛泽东、朱德的诗词。

会师大会上正式宣布工农革命军第4军的建立(6月4曰,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改称为工农红军第4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

朱毛会师已成为历史,但在中国革命历史的无数事件中,这件事被后人反复提起、研究,探寻-----为什么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的两支劲旅,却先后走上井冈山,开辟、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找到了一条中国革命的胜利道路?

这是一个偶然事件,还是历史的必然走向?

12月,彭德怀、滕代远率领在平江起义中创建的红5军主力800多人,突破敌人的围追堵截,来到井冈山同红4军会合。井冈山又多了一支革命劲旅。

1935年10月21日中央红军主力到达陕北吴起镇时,宁夏马鸿逵、马鸿宾的骑兵尾随追击而来,彭德怀指挥将追兵击溃,目睹这场战斗的毛泽东赠诗彭德怀:“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被毛泽东赏识称为“彭大将军”的彭德怀,1922年考入湖南陆军讲武堂,1923年毕业后回湘军第2师6团1营任连长。1926 年5月任营长,后随部队编入国民革命军参加北伐战争。在进攻武昌时,彭德怀结识共产党员段德昌,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

1928年4月在大革命失败后的革命低潮时期,彭德怀经段德昌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7月22日与滕代远、黄公略等领导平江起义,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任军长兼第13师师长。8月,率部在湘鄂赣边界开展游击战争,建立革命根据地,成立中共湘鄂籍边界特委,任特委委员。年底率红5军主力到井冈山,同朱德、毛泽东率领的红4军会师,彭德怀任红4军副军长兼第30团团长,所部编为第30团。

1959年,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遭到错误批判,被免去国防部部长职务。1974年11月29日,“文革”中遭到揪斗、批判的彭德怀在北京含冤辞世,时年76岁。1978年11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彭德怀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同月24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为他与陶铸同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朱毛会师,革命根据地的实力大大增强,这使敌人感到害怕和不安,他们千方百计调兵遣将,想要剿灭这支红色力量。

1928年5月,赣军5个团在第27师师长杨如轩率领下占领永新,并向宁冈进攻。朱德、王尔琢率革命军第4军主力,采用调虎离山之计,在草市坳全歼其第79团,收复永新城,粉碎了敌人对井冈山的第三次“进剿”。

6月下旬,赣军以第9师杨池生部为主力,杨如轩为总指挥,以5个团占领永新。湘军吴尚部也出动3个团向酃县、茶陵逼近,策应进攻。红4军在朱德、陈毅、王尔琢分别率领下,在新、老七溪岭和龙源口歼灭敌一个团、击溃两个团,第三次占领永新。

此役令根据地军民兴高采烈,大家纷纷传唱:“不费红军三分力, 打败江西两只羊(杨)。”

三下永新城,朱德评论:“三打永新消灭了朱培德的主力。朱培德主力被打垮了,国民党其他军队就不敢配合了。三打永新是一个关键,是根据地发展和红军发展的关键,与后来红军取得胜利有关。”

龙源口大捷后,井冈山根据地扩大到宁冈、永新、莲花三个县全部,吉安、安福各一小部,遂川北部,酃县东南部,区域面积达7200多平方公里,人口达50多万。

毛泽东在他的著作《井冈山的斗争》中判断:是为边界全盛时期。


上一篇:《不忘初心:回望井冈山》第一篇:道路 二、寻路上井冈 下

下一篇:《不忘初心:回望井冈山》第一篇:道路 四、土地,土地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