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水塘里的忠魂

2019-05-25
25 2019-05

17:52

水塘里的忠魂


    在永兴县油榨墟西街,有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小水塘,镇上的老 百姓对它百般呵护,即便再缺水,也从不打水塘的主意;孩子们游泳也 都跑到镇外的小溪去,因而这片水塘格外清凉透彻。每逄盛夏,塘内 的荷花总是开得异常鲜艳。村民们都说,那是刘传芝的鲜血染红了 它,英雄的忠魂一直静静地安息在这片水塘之中,默默地守护着他的家乡和群众。


1928年的2月,在湘南起义的鼓舞下,永兴县也爆发了革命的洪 流,工农赤卫队上千人浩浩荡荡打下了永兴县城,反动派狼狈逃窜,红 旗插上了永兴城头。全县随即传檄而定,在油榨墟也成立了以刘传芝 为领导的八区苏维埃政府。作为党支部书记,他来回奔定于八区,落 实分田分地的土改政策,让老百姓实实在在获得利益,同时大力支持 农会、工会的建设,宣传男女平等,还依法处置了作恶多端、民愤极大 的土豪陈振昌。一时间,八区的工作欣欣向荣,成了永兴红色政权的 试验田和标杆,穷苦老百姓无不欢欣鼓舞。


被抄家的陈振昌对苏维埃政府恨得牙痒,可一时又无力反抗。他 一面伪装进步、主动悔过自新,一面又四处招罗反动分子,暗中积蓄力世准备反扑。


3月17号的晚上,他勾结土匪出身却混人革命队伍的三区赤卫队大队长刘福亮,在家中密谋叛乱。陈振昌愤愤地说:“共产党抄了我的家,搞得老 子吃不上肉,喝不了酒,还得给那帮泥腿子点头哈腰,真他妈反了天了 !”

“谁说不是啊,原以为在赤卫队混能捞几个现大洋,逛几固窑子。谁知道这兆 产党纪律严得很,从不让乱来,头儿天开大会还大骂老子生活作风有问题。”

刘福亮恶狠狠地一拍桌子,凑到他的耳边,小心翼埏地说:“千脆咱们一不做, 二不休,把刘传芝一刀结果了?”

“哪冇那么容易,现在他身边有百来人的赤卫队,如何下手?”

“大哥,这你就不用愁了! ”刘福亮眼神里满是凶光。


第二天一早,刘传芝正在区政府办公。儒林村的两个屠夫李仁秀和陈千发手 提屠刀,杀气腾腾地走进区政府办公的大院里。“姓刘的,给老子滚出来,我今天非 砍死你不可!”

“同志,有话好商量,干吗这么凶呢!”一位工作人员试阌劝说他们俩:“把刀子 放下,我叫刘书记出来和你们谈。”

“少啰唆,再不滚开小心你的脑袋! ”工作人员正欲阻拦,李仁秀竞一刀将他砍倒在地!

“杀人啦……”院子里一片混乱,他俩见事怙败露,便索性见人就砍!


这时,刘传芝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非但没逃,而是冲进院子,大喊迫:“住手, 这里是区政府,你们也敢乱杀人,不怕赤卫队赶过来吗?”

李仁秀和陈干发轻蔑地吐了一口痰:“我呸!赤卫队的陈梦古,已经和我们大哥刘福亮结成了拜把子兄弟。识相的跟我们走,要不然就把这里的人全杀光!”

刘传芝为了保全大伙,毫无畏惧地说:“跟你们走可以,但要放了其他人……”


原来这都是刘福亮和陈振昌一手策划的,他们趁八区的赤卫队刚撤走,而中队 长又反水之机,纠集了四五百人发起了反攻倒筇。控制了K政府后,陈振1残忍地 杀死了十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捣毁了八区苏维埃政府的办公场所,甚至还带 人血洗刘泉芝的老家车田村,八区顿时血流成河。


陈振昌把刘传芝押到西街的水塘边,恐吓说:“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老实交代 其他共产党,要么就把你大卸八块,扔进水塘喂鱼!”

刘传芝却面不改色,对着在场的父老乡亲沉稳地答道:“乡亲们,不用怕,这几 个毛贼有啥了不起,整个永兴都是苏维埃,他们这些白狗绝对活不长!”

陈振昌气急败坏,狂吼道:“给我砍死他! ”


面对反动派的屠刀,刘传芝毫不畏惧,高声呼喊:“打倒土豪劣绅! ”“中国共产党万岁!”


只见内晃晃的屑刀在空中起落,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池塘,在场的群众无不声泪俱下。


陈振昌得意洋洋,竞割下刘传芝的头颅示众,“谁当共产党,就畏这样的下场!” 话音刚落,天空刹那间乌云密布,下起了狂风暴雨,儿个刽子手突然全身痉挛, 瘫倒在地!

“是刘书记显灵啦! ”混乱中布的老百姓兴奋地叫道。


过了一会,天空更是电闪雷鸣,陈振昌故作镇定:“根本没有那回事,荷本事来 杀我啊!”他环顾四周,狂笑道:“看见没有,我就不信这个邪!”

此时,只见一道强烈的闪电呼啸而过,这个暴徒当即倒毙在地上,浑身烧得焦黑,像条死狗……


几天以后,县赤卫队及时赶到,把这帮白匪一网打尽,几个反叛分子被肖众枪 决,大快人心,而英烈的传说一直流传至今。


(口述:邓一初;地点:湖南省永兴县板梁村;整理:方昊、郑乃勇、肖菊仙)

上一篇:宁死不屈黄庭芳

下一篇:红军成国军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891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