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宁死不屈黄庭芳

2019-05-25
25 2019-05

17:55

宁死不屈黄庭芳


在永兴县三塘乡玉兰村,有一位党组织的创建者,名叫黄庭芳。 在大革命时期,他积极从事农民运动,领导和发动农民抗税抗捐,惩办税务局长钟昌言,并秉公执法,处决了仗势欺压瓦姓的反动军官曹亚屏。一时间,群众拍手称快,但土豪劣绅却对他恨之入骨,无时无刻不想除之而后快。


1927年5月,国民党右派许克祥叛变革命,在长沙疯狂地屠杀共 产党员革命群众,制造了“马日事变”。消息传到永兴,反动地主和官僚立刻活跃起來,向老百姓发起了反攻倒算。他们捣毁全县的工 会、农会、妇女联合会等群众团体,还组建了“挨户团"等地方武装,疯狂地“淸乡”“剿共”,许多革命志士先后被反动派残酷杀寄。永兴党组织的主要领导人黄庭芳自然成了反动当局的拘捕对象,被迫转人地下活动。白色恐怖笼罩了永兴大地,黑色的阴霾似乎挥之不去。


为了联合革命力量,恢复党组织,黄庭芳决定秘密前往耒阳,寻找共产党员刘泰、刘霞,磋商下一步的行动安排。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黄庭芳一身农夫打扮,逛小路行进在耒阳县上堡村的路上。就要进村时,村口的两个团丁拦住了他,恶狠狠地问道:“哪来的,这么晚了赶路去干啥?”

黄鹿芳泰然自若,拿出两块银圆递给一个团丁,点头笑道:“官爷,我是永兴的挑夫,去往耒阳县城找活干,家里老母患病,孩子吃饭,急着要钱,请行个方便。”


丁接过钱正欲放人,上堡的肥闭总却过来拦人:“这阵子风声紧,永兴那边好几个共匪还下落不明,这家伙不走大道挑小路,还连夜往县城赶,肯定是个共党分子,把他抓回去严加拷问。”

“老总,冤枉啊,我在县城有几桩活计,不信您可以去打听。”不管他如何设求, 团丁们就是无动于衷。


“自己死了倒无妨,但是党组织的任务必须完成。”黄庭芳意识到再不逃脱就会被识破,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乘旁边一个人上厕所的工夫,猛然拽开符守的闭丁,往右一拐,扎进一条小特子,打算逃离,却不料是个死胡同。他只得跑进一间民房里


“抓活的,逮着了老子布赏!”白狗子们仗若人多,拼命往房子里冲。黄庭芳顺手拔出藏在小腿绑带里的手枪,以桌子为掩护,一连打死了十几个团丁。


肥团总气急败坏:“拿干草来,给我烧死他!”白狗子们于是四处放火,浓浓的烟 雾呛得人喘不过气来。黄庭芳丝毫没有屈服,子弹打光了,就拿起凳子和他们搏斗,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敌人五花大绑押进了耒阳县监狱。


捉住了黄庭芳,国民党当局如获至宝,县长亲自出面当说客:“只要你认罪伏法,提供永兴其他共产党员的情报,我保证你升官发财,上而给你的职务,绝对不止是是区区一个永兴县长。


黄庭芳轻蔑地答道:“要升官,我何苦等到今天?既然为了革命,我就没想过!"


反动派见软的不行,就对他施加酷刑,上老虎凳,灌锦辣椒,甚至用铁钉钻手指,如此折磨,可他硬是没有吐半个字。每次提审,他总是斩钉截铁地落下一句话: “要杀就杀,党组织的情况你们休想得到!”


白狗子丧心病狂地折磨了黄庭芳三天三夜,此吋的他被打得皮开肉淀,体无完 肤,十指全部溃烂,双目失明,脸部无法辨认……就连希守牢房的人也流了泪,佩服 他是条硬汉。


敌人终于明白了他的那番话,便干脆砍下了他的头,将尸首肢解成几块,抛入河中……


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收敛黄庭芳的尸首,安葬在家乡三塘村的山上。后来,黄克诚领导板梁暴动后,亲自前往他的坟上祭奠,英雄的魂魄终于可以安息了。


(口述:袁述斌;地点:湖南省永兴县党史办;整理:方昊、郑乃勇、肖菊仙)

上一篇:金鸡窝岩洞脱险记

下一篇:水塘里的忠魂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035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