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戴彦凤逃婚从军

2019-05-25
25 2019-05

18:06

戴彦凤逃婚从军


湖南永兴城关坳头有这么一户人家,父亲戴俊昌,是戴氏家族中 很有名望的绅士;母亲许世英,是一个普通妇女。他们生布一男一女, 彦玺居长,妹妹彦凤比他小两岁,正所谓常言道:家中有儿有女就凑成 —个“好”字。父母对其兄妹俩视为掌上明珠,宠爱有加。


女儿戴彦风,从小机灵乖巧,甚是惹人嵙爱。15岁那年考上衡阳省立三女师,求学期间结识了毛泽健、夏明横、何定珍等党团员和很多 进步靑年;在她们的影响和启发下,戴彦凤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大量的进步书刊,自觉地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在政治上她成熟得比较早,对人生观、价值观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从女儿的只言片语中,戴俊昌感觉有点不安,女儿的思想正逐步 地远离自己的规划。而对于受传统思想熏陶的戴家父母来说,女儿的最终宿命还是找个好人家嫁了,然后相夫教子,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对女儿的这些所谓的进步思想,他们不给予支持,反而大力反对。为锁住女儿的心,他四处张罗着给彦凤找个婆家。


一心在外读书、参加社会活动的彦凤并没察觉到父母正给她折腾 着婚事。直到一天晚上从跟班翠儿那得知,父母打算明天把她嫁到隔 壁村一姓刘的财主家。听完消息后的彦凤十分生气,她一直以为父母


是很开明的,哪知也这般迂腐。她冲到厅堂找戴俊昌理论,哪知,平日慈祥,事事依 着她、顺若她的父亲,转身一变成为无法沟通的“关二爷”。


见此情况,彦凤再也坐不住了,她草草地收拾了下,打算夜里等家里人睡着后, 从后院逃走。差不多等到晚上一点多,她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门,正打算从后院走 去,突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这么晚,去哪啊? ”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没错,正 是戴俊昌。戴俊昌命家丁把彦凤抓回了房间,并在她的门外加了把很大的锁。看 来这老爷子来狠的了啊!彦凤没有办法,只有待在房间里。


第二天的鸡叫,早早地把戴家人都叫醒了,戴家张灯结彩准备着小姐的婚庆, 戴俊昌也早就准备着女儿能早些嫁过去,也好了却他心中积压已久的夙愿。


戴彦凤知道这次父亲是来真的了,但她心里绝对不甘就此落寞下去,她的满腔 热血、宏图大志还没开始,她不付心!想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了她的长兄——戴彦 玺。哥哥一直很支持她的想法,每次都能给她很大的帮助。彦凤现在只有靠哥哥 了。


她大声喊道要见戴俊昌。听闻女儿这么紧急的呼喊,戴老爷子赶忙来到女儿 的房前:“彦凤,出什么事啦!"

彦凤故作娇滴滴地哭诉道:“爹爹,女儿今天大喜,怎么不见哥哥回来啊,哥哥 太不厚道了,一点也不关心妹妹,以后我嫁过去了想爹爹、哥哥都很难见啊,在我嫁 过去之前,我好想见哥哥一面……”


听到女儿如此深情地哭诉,戴俊昌心软下来,之前不让彦玺知道彦凤的事,也 是怕彦玺会向蒞彦凤那边。但此时他并没顾忌那么多,毕竟这是他心疼的宝贝女 儿。于是,戴俊昌立马派人把戴彦玺接了回来。


果然,正如彦凤想的一样,彦玺还是向着妹妹这边。


送嫁的队伍离开了戴家,向刘家那边过去,幼年陪读的翠儿在戴彦玺的安排下,在队伍里而跟着。


走到半路上,彦凤突然惨烈地呼喊道:“哎哟!哎哟!哎哟!翠儿你在哪啊?”

随行的翠儿赶紧进人轿中:“小姐小姐,你怎么啦?”


说话间,她们迅速地把衣服对换了。“小姐,你咋天是不是吃坏了啥东西啊?”

“是啊,肚子有点疼。”

“那怎么办啊?”

‘没琳没诉,反正快到刘家了,你下去吧,我没啥大事……”

其实,出轿子的是戴彦凤。

就这样,戴彦凤逃脱了家里包办的婚姻,选择为革命事业奋斗一生!


(口述:党史办徐主任;地点:永兴县党史办;整理:于苗、肖菊仙、郑乃勇)

上一篇:机智的长嫂

下一篇:借酒夺枪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031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