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泥鳅嬴民心

2019-05-26
26 2019-05

17:14


泥鳅嬴民心


“快看! ”一个正在山上放牛的孩子朝旁边的伙伴们大声喊道。

伙伴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支部队正向他们这边挺进。


“快跑,坏人又来了,快点回去告诉村里的人。”领头的一个孩子 慌乱地喊道,带着其他的伙伴一起跑回了村里。

“坏蛋又来了,又来抢东西啦。”孩子们在街上大嚷道,消息很快 传遍了大街小巷。

“白狗子又来了? ”正在街上卖东西的老表们赶忙收起摊子往家 里跑。村民们牵着牛、背着粮食、拿着包袱、拖家带口纷纷向后山躲 去。

顿时,哭声、喊声交织在一起。


当部队进村时,村里街道已是一片死寂。这令朱德非常惊讶,可一想老百姓被兵荒马乱搞怕了,大多不是躲在山里,就是闭门不出。 现在是见兵就躲啊!老乡们把我们这支起义军也当成匪军、白军了。 于是,朱德立即命令部队退出该賴,驻扎在卖油坝的河滩上,严令士兵不得惊扰镇上任何居民。


躲了一天一夜的老乡们,发现这支部队与之前的军队大不一样,不仅没有烧杀抢掠,就连家中的任何财物也都秋豪无犯。渐渐地,老乡们又都回到村镇,村镇又恢复了往日的景象,但老乡们对这支部队还是敬而远之。


一天,朱德的勤务兵到街上买药材,正欲返回时,看见老表李莹堂在卖泥鳅。


他心想:军长已经很久没沾过荤腥了,近来又忙于部队整训,甚足辛苦,逛该改莕改善伙食了。于是他便向莹堂走去。


没想到李莹堂一见勒务兵向他定来,拔腿就跑。

“喂,老表,你别跑呀,我要买泥鳅,喂……”说着勤务兵边喊边追了上去。
李莹堂迫不得已停了下来。

“嘿,老表,你的泥鳅不是卖的吗?见我跑什么呀?”

“我,我……”李莹堂战战兢兢地正欲解释。

勤务兵看到他害怕的样子,连忙说:“算了,算了,帮我称三斤泥鳅。”

“哦,哦。”李莹堂用他那颤抖的手秤了三斤泥鳅,然后恭敬地递给勤务兵。.
“多少钱一斤?”

“不用,不用,这算我孝敬您老的。”李莹堂胆怯地说。

“老表,我们不是白军、匪军,四处抢掠老百姓。我们是南昌起义军,是群众的部队,为劳苦大众做主的。部队有规定,买东西一定要付钱。说吧,一共多少钱?"勤务兵认真地说。

“两银毫一斤。”李莹堂疑惑地应道。

勤务兵递上六银毫,便提上泥鳅转身走了,留下李莹堂一动不动地站在那,“群众的部队,买东西一定要付钱。”李莹堂还在纳闷。

在回去的路上,李莹堂逢人便说:“我刚刚卖泥鳅,有一个士兵要了三斤,竞然还付了钱。”

“是吗?不会吧?他们向来只会抢我们的东西,怎么还会给钱?”老表也感到惊讶。

“不信,你看,这六银毫还在我手里呢。他说他们是南昌起义军,是为咱群众革命的。”

“哦?哦 ”

“群众的部队,为劳苦大众做主”在老表们中间传开了,起义军的形象在群众心目中慢慢高大了起来。

(口述:李宗汉;地点:崇义上堡;整理:王姣姣、唐庆红、张玉莲)

上一篇:最后的党费--周德

下一篇:天降搪瓷盆

cache
Processed in 0.0328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