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最后的党费--周德

2019-05-26
26 2019-05

17:15


最后的党费--周德


上犹档案馆陈列着两颗金黄色的铜纽扣。它们逛周徳、刘晋中两 位烈士对敌大义糜然、对党赤胆忠心的历史见证。


1930年5月的一个夜晚,周德这个昔日的由而书生,现在逛沾湖地下党组织的创建人、淸中区革委会主席,从崎岖的山路走来,他机矜 地看了看贴在石壁上捉傘他的“通绀令”。

正当他伸手去撕的时候,一双粗壮布力的手臂,像铁钳似的把他 拦腰抱住:“大胆后生,竟敢到老虎嘴里拔牙! ”


周德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可声音又是那么熟悉。他扭 头一看,唢怒道:“杀不死的刘哥,你让我找的好苦啊。”

两人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二话没说,便顺着上犹江大步流星地走了。


这刘哥是谁?原来是暴动队长刘晋中。淸湖暴动失败后,周德和刘晋中被白狗子冲散,这次相逢,他们决定再次联合,与敌人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俩时而乔装赶圩农民,时而扮成卖苦力的穷人,时 而佩戴某校校徽,化装成师生四处贴革命标语,进行革命宣传活动。 穷人奔走相告:“暴动队又来了!”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周德和刘晋中在淸湖、陡水、窑下、江 口一带活动的情况,被一个曾经参加暴动队的懒鬼知道了,他便去“铲共团”团长曾三家告密领赏。

农历九月十五,正是江口圩日,懒鬼谎报敌情,引诱周、刘二人到附近山洞躲藏。他们刚进山洞,便被敌兵抓住。


“铲共”团长曾三是个反共反人民的刽子手,他认为周德、刘晋中都是上犹共产党的头目,知道许多机密,说服他们就可以把上犹共产党斩草除根。为了达到各个 击破的目的,他把两人分别关押在不同监狱。分手时,刘晋中深情地说:“周主席, 请你保重身体,也请放心,我一定会坚持到底。”说着,乘敌人不注意的时候,低下头 用牙齿咬脱一颗金黄的铜纽扣,郑重地交给周德说:“这颗铜纽扣,作为我最后交的 一次党费吧。”


周德激动地望着腰圆眉粗的刘晋中,双手颤抖着接过铜纽扣,这是比金子还珍贵的共产党员的红心。


“铲共团”团长曾三对他们俩是软硬兼施,却没得到任何信息。恼羞成怒的他不仅杀掉了刘晋中,还派人提着刘血淋淋的头去威胁周德,问:“周德,你想走那条路?”

“要死要活随你的便!”周德悲愤地回答。曾三狞笑着走向前来,咬牙切齿地对 周德说:“我要你半死不活!”

这天夜里,曾三把各种刑具都用上了,要周德把共产党的名单交出来。周德同 志的身体遭到了极大的摧残,右耳朵被打聋,左臂被打断,但始终没有屈服。


一天傍晚,周德同志借着透过窗口射进来的夕阳余晖,小心翼翼地散开内衣的 衣角,取出刘晋中的那颗铜纽扣,捧在手中。突然,牢门“砰”的一声打开了,他仔细 一看原来是自己的爱妻素梅。素梅看着伤痕累累的周德,痛哭了起来。周德忍着 剧痛扶起妻子,说:“哭有什么用?和敌人斗争,只能流血不能流泪,你记得吗?”


“记得。”素梅边用衣襟擦泪边点头。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素梅把她如何被敌人抓来,如何被威胁引诱,让她劝丈夫投降,及她怎样与敌 人作斗争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周德深情地说:“好妻子,做得好,不过……”

“不过,以后不要来看我! ”周德严肃而又和蔼地对妻子说。

素梅神色有点紧张,急急追问:“为什么?”

周德神情坦然地望着妻子说:“曾三是不会放过我的,你来这里,救不了我,你 应该早点出去。”说完,从自己的胸前摘下一颗铜纽扣,连同刘晋中秘密给他的那一颗一起交给素梅,庄严地说:“你要是还能活下去,就好好保存这两颗铜纽扣,等到革命胜利了,把它交给党,告诉党组织,这是我和刘大哥交的党费!


刽子手们的劝降最终还是落了空。

1930年11月22日下午,年仅21岁的周德同志也被反动派杀害了。

两位烈士最后的党费一两颗铜纽扣,那是烈士对党的金子一般赤诚的心呵! 两位烈士对党的赤诚精神,对永远激励着后人奋勇向前。他们的精神将与日月同辉,与江山永存。


(口述:骆玉梅;地点:上犹政协文史办;整理:王姣姣、张玉莲、唐庆红)

上一篇:朱范合作

下一篇:泥鳅嬴民心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306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