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红军渠

2019-05-26
26 2019-05

17:16

红军渠


在山清水秀的上犹县,我们看到一行已被岁月冲洗,但仍依稀可 见的题字:“翻身谋利益,产业归工农”。这是当年彭德怀在水圳头大 青石上刻录的。说起这碑文,乡间还流传着一段彭总在苕前出奇招治水的故事呢。


1931年6月,彭德怀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团南下,途经上犹 i营前。恰逢当地连日大雨,兵困马乏,部队行军缓慢,于是彭总决定安 ;排队伍在营前扎营整顿。当地的群众以客家人所特有的热情、真诚接待红军。


一日,午后的天气异常闷热,彭总身穿便衣来到村里散步,想了解 一下民情。走到村头的一大樟树下,见一群老表正唧唧喳喳地议论着什么,于是凑上前去。


村里的王大爷提着旱烟跺着脚步走过来,然后盘着腿坐在石墩上,满脸愁容地说:“哎,这几天,大雨不止,又遭水灾了,如今谷子刚 抽穗又都淹了。”说着,王大爷的眼中就滚出几滴泪珠。

一老表也唉声叹气地说:“咱农民日子苦啊,虽说最近共产党分 田地,可均田段那些田分了也没用。那里四面环山,地势低洼。一下 雨,叶家山上的洪水就将沙、黄泥冲到田里。天一晴,田里又裂开几寸长的缝子,哪能种什么庄稼?有道是‘天晴一日田裂缝,落雨一阵一包脓’,即便风调雨顺的好年成,每亩也只收两三百斤谷子;耍是碰上旱涝,那可就 颗粒无收了。”


彭总坐在一旁,听到这些,才知老表的疾苻。回到驻地,他叫通讯员小李把营 前区苏维埃主席曾宪祯、乡苏维埃主席何开扬和几位委员请来,见面就问道:“均田 段的田分给群众,怎么没人要?”

何开扬告诉彭总:“那里老遭水灾和旱灾,群众不愿要。”


彭总颇为惊诧地说:“难道你们县委没想过什么方法吗?”

曾宪祯不好意思地说了难处。


彭总听完汇报,浓眉紧锁,突然两腮露出一丝微笑,风趣地说:“难道你们就服 服帖帖地听天由命,没想过修渠开圳,变水害为水利?”

何开扬显得有点为难,说:“曾经荷人提及要修渠开圳,但因工程浩大、又伤及 部分群众的利益,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彭总,那可是要挖十几亩田哪。”

彭总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说:“老何,你笕算看,损失几十亩,救活好几百亩, 哪个合算啊?”


彭总接着说:“从前地主阶级没打倒,要修水圳,地主的田不让挖,穷人的田又太少,也很分散,修不成水圳那是没办法的事。如今,我们是苏维埃政权,自己当家 做主,我们应当积极引导群众,修好水圳,争取多打粮食。群众是咱坚不可摧的后 盾啊,维护群众的利益是咱革命斗争的目的啊。”

听到这儿,区干部都激动地坐不住了,决定要立即开会研究,彭总又说:“我们 还是去实地调査研究吧。”

大家在彭总的亲自带领下进行实地考察,制定好修渠方案,不久水渠修好了, 均田段的水田也变成良田。这条水渠至今仍发挥作用,当地人称之为“红军渠”。


(口述:温庆秀;地点:上犹丰田;整理:张变青、张玉莲、唐庆红)

上一篇:药缸有妙用

下一篇:丫头参军--何桃英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879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