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药缸有妙用

2019-05-26
26 2019-05

17:16

药缸有妙用


“啪啪啪……”一阵枪声划破了午夜的宁静,犬吠声此起彼伏。 崇义义安的罗先生正收拾着药铺,准备关门休息。听见枪声,罗先生心里微微惊了惊,不出无奈地叹了口气。


突然,只听得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和微弱的呼救声,罗先生开门见到两个满身鲜血的年轻人互相搀扶若倒在门口。

“罗先生,救……救命!”

“什么都别说了,快进来。"

“小李,快,准备手术。”老先生吩咐道。

手术紧张地进行着。老先生拿務银针、剪子、纱布,专心致志地处 理着伤口。其中一位年轻人因为子弹在身体里比较深,离心脏约两厘 米,所以得非常小心,不能有半点闪失。罗先生有条不紊地为患者淸 理伤口,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正当他把患者的子弹从体内取出的时 候,“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


“是,是白狗子,他们追上来了。”手术台上伤得较轻的年轻人惊 恐了起来。罗先生三下两下的给患者包扎好了,额头上的汗珠更多 了。

“怎么办,怎么办? ”几个人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何处才能藏身呢?大家都在慌乱中搜索能藏身的地方。突然,老先生的眼光落在了墙角 的药缸上。

“军爷,这么晚过来,有什么急事?”老先生开了门,镇定自若地问。

“少废话,老头,有没有看到两个共匪? ”几个白狗子探头探脑地往里而瞧,一边 推开罗先生,一边大大咧咧地走进屋内。

“怎么,我们这也来共匪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哼,你们还不知道?那我们可真得搜一搜。”白军头目用手一挥,“给我搜!” 白狗子们蜂拥而人,翻箱倒柜,药店顿时一片狼藉!


罗先生说:“军爷,你行行好,小心我的药哦,那可是老朽花了好长时间才研制 成的。我这儿确实是没有什么共匪啊!我哪敢窝藏共匪啊?”

“滚开,你、你再上那儿去瞧瞧,你们两个跟我来,其他人留在这,留意外面有没 什么可疑的人经过。”白军头目一把将罗先生推倒在地。

“哗哗……”药罐摔碎在地,药柜也被推翻,屋子里一片狼藉。白军们还在继续 搜査,渐渐地靠近了药缸。老先生的心提到嗓子眼,暗暗焦急起来。

“老头,这里是什么?”白军头目指着药缸问。

“啊,药缸,装的是草药。”老先生心里七上八下的,表面上却看不出一丝惊慌, 赔笑着说。

“哦,是吗?来,给我打开了。”小头目晃着刺刀,边说边走向药缸。瞅了一眼, 举起刀就准备刺。

“军爷,草药受了潮治病效果就不好了,您看……”罗先生恳求道。

“他妈的废话真多,再啰嗦,就一枪毙了你,不打开我就砸了它。”头目说着就从 腰间取出来枪来。

“哎,好,好,军爷,真是药,你看,还新鲜着呐!”老先生打开了盖子,捧起一把草 药递到小头目面前。

“少废话!我看看!”小头目说着举起刺刀就要往下刺。

“别别别!”罗先生急得挡在药缸而前。

小头目狐疑地看了看老先生,突然抽出枪对准了他的脑袋:“再说一次,你到底有没有看见那两个受伤的共匪?”

罗先生心中一颤,假装害怕地说:“军爷军爷,行行好,把枪先拿下了,小心走火。


“少废话!”小头自说着挥了挥枪,“再啰嗦叫你脑袋搬家!说,见过共匪没有?! ”

罗先生心里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连连摇头。

“你这么护着这个药缸,这缸里必定有鬼! ”另外一个小头目瞪莳眼,一脸凶悍 地说,“滚开! ”说着便要拿刺刀往里而刺。

罗先生装出一副苦相说:“军爷军爷,小心了我的那些草药,这样,如果您不信, 您可以用手伸进去试试,摸摸看里面有人没,那些草药可经不起刀伤啊……”

小头目不管不顾地就要用刺刀刺,另一个头目突然拦住了他,摇摇头说:“慢 着,如果里面宥共匪,拿刺刀如果不小心刺死了,我们就拿不到情报了,要捉活口。” 说完,用手伸进去摸了摸。

罗先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别被发现了!”


“啊!”突然,那个小头目抽出手来,痛得蹦了好几跳。

“哎呀,我忘了,为了让草药的药效达到最佳效果,我在里面放了条蛇做引子。 这个……”罗先生装作紧张的样子,微微松了 口气。

“什么?”小头目跳起来,掏出枪一把对准了罗先生。

“不急不急,那蛇没毒,敷些药就没亊了。”罗先生一边想蒞如何脱身一边应付 着白军。

“头儿,这有儿块血布。”一小喽啰叫了起来。

“军爷,这是隔壁王二,下午赶车下山,摔破了头,来我这包扎留下的。”罗先生 忙解释道。

“头儿,里面几个房间都没什么发现。”另外两个喽啰跑出来报告。

“两人都受伤了,跑不远,赶紧给我追。”

“啊,是两个受伤了的共匪吗?我记起来了!”罗先生装作顿悟的样子。

“快说!”

“我刚刚看见有两个浑身是伤的人从我门口走过,好像往西边树林里过去了。 我一开始不知道你说的那两个共匪已经受伤了,还以为是两个健全的人,所以才告 诉你们没看见的……”

“混蛋,早不说!快追!要是被那两个共匪逃走了,谁都活不成了!”头目说完 踹翻了凳子,骂着出了店铺。

“我回来再收拾你丨”那个被蛇咬了的小头目骂骂咧咧地和白狗子走出了罗先生的家。


见白狗子已走远,大家急忙将伤员扶出药缸。由于抢救及时,红军得救了。 原来,老先生在药缸里而做了手脚,在药缸的中间放了一块隔板,上面放满了 草药。为了防止白狗子们在药缸里仔细搜査,药铺的伙计小李急中生智,放了条蛇 在隔板上,这才使两个红军逃过一劫。


(口述:徐影;地点:崇义党史办;整理:张萍、张玉莲、唐庆红)

上一篇:先礼后兵巧渡难关

下一篇:红军渠

no cache
Processed in 1.2750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