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先礼后兵巧渡难关

2019-05-26
26 2019-05

17:16

先礼后兵巧渡难关


一天,张书杜的妻子尹迪夕一踏进家门,就止不住地咳了起来,满 屋子弥漫着烟味,地上有点东西忽明忽暗地在黑暗中闪烁着。

张妻摸索着划着火柴点起了煤油灯,昏暗的灯光下,只见满地的 烟头,有的还星星点点的冒着些微的烟火。张书杜眉头紧锁,手上的烟又已燃了一半。


“书杜啊,到底出什么亊了?这么黑,灯也不点。还抽这么多的 烟,成天眉头紧锁的。”张妻心疼地埋怨道。

“唉,刚接到组织任务,要筹一笔活动经费。现在革命军费的开 支越来越大,花钱的地方也越来越多,组织上经费紧缺啊。前些曰子 开会,动员工会、农会会员缴纳的会费和个人捐钱也只是杯水牢薪。” 说完,张书杜又猛抽了几口。

“拿这些首饰先去应应急。”张妻捧着首饰盒来到他面前。

“这可是你压箱底的嫁妆,我……”

“拿上,拿上,今天怎么磨蹭起来啦! ”

“好,为了革命,也就顾不上什么了。只是委屈了你。”说完,张书杜红着眼走开了。


第二天,张书杜用首饰换取了一笔钱,党组织的工作才得以继续 开展。但要更进一步开展工作,经费还是明显不足。怎样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党员们苦思冥想。


一次党支部会议上,荷人提议说:“县城有不少的大土粢,如尹迪沄、尹洛生,他 们平时搜刮民脂民苻,现在该是他们出点力的时候了,也许只苻这样才能真正解燃 眉之急了。”

可党组织还处在秘密活动时期,怎么才能不暴鋸@标呢?张书杜思索了片刻, 说道:“尹迪沄是我的内兄,我可以以亲戚的私交给他写封信。”

“那尹迪沄狗仗钱势,平日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向他借钱肯定行不通,谁不 知道他是咱们上犹数一数二的吝啬鬼啊。”一个同志劝说道。

“要不,让你妻子出面劝劝,亲妹妹总是好说话点,就说家里遇上什么事,急需 一大笔费用。” 

“这,前些日子,上头搞宣传活动,缺少经费,她把自己H箱底的首饰都拿出来 了。现在,再让她出面借钱,我开不了口啊。”

“弟妹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会答应帮我们的。”

“豁出去了,咱们明着借不着,那就暗着借。”“砰”的一声,只见何翊奎拍案而 起。

“怎么暗着借?”

“你们明天就知道了。”说完,何翊奎面对张书杜,“记住明天把弟妹叫上。”

这天,何翊奎率领何远煌、尹郁林等一行人抬来了一顶非常漂亮袞华的花尼大 轿。

“我们先在陡水石角寺设下鸿门宴,然后上尹家礼请尹迪沄,弟妹跟着我们去, 那尹迪沄也会放松戒备,就好办事了。”何翊奎低声地跟身旁两个人说。

说话间,轿子已经到了尹家门口,“大哥,我公公今天摆宴,让我过来喊你过去赴宴。”张妻喊道。

“张老爷,哈哈,好,好,我马上就来。”尹迪沄说着,“快帮我把那件黑马褂拿过 来。”穿戴整齐后,他笑容可掬地上了花尼大轿。


转悠了几圈,那花轿被抬到了石角寺。


“大舅哥,屈驾光临,有失远迎,请进,请进。”

“张书杜,怎么是你小子,张老爷呢?”

“不急不急,呵呵……大舅哥,多日不见,咱们也该叙叙旧了。

“你,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没安好心吧。”尹迪沄对他参加革命的事早有耳闻, 平曰里就没好脸色给他。

“大舅哥,一来我们哥俩喝一杯,二来呢现在手头有点紧,想看兄长能不能挪借 点,过些日子我们一定还给你。”

“借钱给你搞革命,打击我,想得美!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红军为了百姓,为了革命,专门杀你们这些大土豪,要不是看在你是书杜内兄 的分上,我们早就一刀下去了。”何远煌说着,做出一个砍头的动作。

“你……你敢。”尹迪沄结结巴巴地指着何远煌说。

“好啊!要命一条,他不写条子、不出钱,我们就把他拉出去杀了,小李,过来, 把他拖出去砍喽! ”何远煌吓唬他说。

“等……等会,我……这就写。”尹迪沄见没有退避的余地,无可奈何地写了封 信,要母亲连夜将钱送到陡水。收到钱后,尹迪沄才被释放。

“你,以后别再登我尹家门,我没有你这个妹妹,联合外人算计自己亲哥哥的 钱。哼!”尹迪沄对妹妹一甩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镇上的土杂听说了张氏夫妇认党不认亲的行为,都惶惶不可终日,害怕哪天革 命的刀就架在自己脖子上了。几个土杂还主动派人给张书杜送了钱。

就这样,党组织经费紧缺的困难解决了。


(口述:骆玉梅;地点:上犹政协文史办;整理:张萍、张玉莲、唐庆红)

上一篇:剪发歌

下一篇:药缸有妙用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