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蜂”“牛”助阵脱险记

2019-05-26
26 2019-05

17:16

“蜂”“牛”助阵脱险记


崇义上堡乡地形复杂,革命年代,游击队常在此活动。游击队员 们多是由天干活,晚上行动。这天,游击队的小李和小陈被派下山来去查看敌情。

不巧,刚下山就被白狗给盯上了。

“大爷,这几天有什么状况?”

“小李,你们怎么这时候来?胡虎那群天杀的才刚走。”

“快走!”王大爷急切地说。

小李、小陈俩快速地向村口跑去。但到村口时,又有老乡说:“快 折回去,那些天杀的又回来了,快从村后走!”

“村长,怎么办?"

“不要慌,我会让小李他们安全离开的!”

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议论道。

“你们几个去……”

白狗子离村子越来越近了,村民们在村长的带领下,都有条不紊 地忙活着:王家大叔从棚里把自己的牲畜都牵了出来,徐家嫂子将牛 粪用铲子铺在了地上,连小孩们也都各自拿上了红布时刻准备着迎接 敌人……大家都紧张有序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白狗子很快就进村了,气势汹汹地踹开房门四处搜索,可什么也没发现。胡虎恶狠狠地说:“给我继续搜,抓那两个游击队员已经是板上钉钉 子——跑不了的事了,你们可别给我出什么差错了。”

甶狗子在村子里四处乱闯乱搜。在走到一家小院时,突然脚下一滑,几个白狗 子摔倒,来了个“四脚朝天”,刚倒在地上,一阵恶臭味顿时扑凫而来,白狗子匪兵哭 丧着脸站起来。原来地上布好几堆牛粪,牛粪被平平地铺在地上形成了一层油腻, 他们踩在这上面才给滑到了。


“哈哈哈……看他的脸。”一个白狗子笑了起来。

“笑你妈!干活!”

“……”白狗子出现争吵。

胡虎瞪了他们一眼:“统统都给我闭嘴!赶紧搜!”


几个白狗子继续收査,走到一老乡家门前,一脚踹开一扇门。刚一进门,从天 而降的好几块红布蒙住了他们的头,被蒙住头的白狗子们一时没反应过来,蒙着头 乱闯,撞了这个碰翻了那个。在骂骂咧咧中,他们将罩在头上的红布扯了,却只见 不远处有一群牛红着眼冲他们冲过来了,白狗子们顾不得身上的红布,或肩头披着 红布,或头上的红布才扯到一半,甚至有的人手中还拿着刚扯下的红布,在慌乱中 甚至还拿卷那块布。一阵哭爹喊娘的声音响起,他们被牛群逼到了房屋最里而,无处可逃。


只见一个个牛勇士们,红蒞眼用它们坚硬无比的牛角将白狗子们一个个掀倒 在地,在追下一块红布的时候,往往将倒地的匪兵踩踏得直哭爹喊娘……胡虎被蜂 拥而上的牛也揽倒在地动弹不得了,队伍也一下子被冲散乱了形。白狗子们吓得 半死,不知所措,傘着枪,像一群受到惊吓的老鼠,到处乱窜。叫喊声、呻吟声响成 一片。


“呵呵,哈哈……”在村头小山坡上,小李和小陈向拿着红布头站在房顶上老乡 挥了挥手,笑了起来。

“啪啪啪”,只听三声枪响。“不捉到那几个土匪,我誓不罢休。我要宰了他 们!”苏醒过来的胡虎气得张牙舞爪。

“头头,你看,那是什么?”喽啰指着一群嗡嗡叫的飞行物小心翼翼地问道。

原来胡虎刚才那几枪刚好打中了他头上的一个马蜂窝,被惊扰的蜜蜂们蜂拥而出。

“啊,啊,哎呀!”甶狗子们叫了起来。白狗子还没来得及多想,就遭到了飞行物的攻击。


白狗子一个个都被蜇成了“马蜂窝”。他们被蜇得鬼哭狼嘹,满村子的乩跑,一 些跳进脏水里,一些用泥巴敷在脸上,更有甚者用猪粪敷脸……

“撤,撤,撤! ”胡虎狼狈不堪地哚叫着。

“这可真是叫屋漏偏逢连阴雨,连马蜂也来对付白狗子了。看来,白狗子是没 多长时间的好日子过喽! ”几个村民拍着手笑道。 .

在撤退的路上,白狗子又遭到了下山来的游击队的袭击,损失惨失。


(口述:李宗汉;地点:崇义上堡乡;整理:张萍、张玉莲、唐庆红)



上一篇:军鞋情

下一篇:剪发歌

cache
Processed in 0.0066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