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烈火中的绝唱

2019-05-26
26 2019-05

17:24

烈火中的绝唱


1932年10月5日,崇义县思顺圩大王洞的上空布满阴霸,远方 的山巅之上,狂风在低低地怒吼……


“兄弟们,真是对不住,让你们受累啦。彭团长说了,只要你们说 出红军主力的去向,他不但帮你们治好伤病,还让你们今后衣食无 忧。”一个身穿白匪军服的士兵,斜戴着军帽,满脸堆笑地说道。他就 是那个被俘叛变的红军士兵,造成此次大王洞,失守的罪魁祸首。


10月5日上午,粤军团长李振、彭霖生兵分两路,在叛徒的带路 下,很快深入我军后方。凭借其武器精良,人多势众,占领了大王洞。 医院中来不及转移的两百多名重伤员及四百多名轻伤员全部落人敌手。

“放屁!你这个叛徒,有种的给我一枪,不然老子就是做鬼了也 不放过你。”一个头缠绷带的伤病员,睁着铜铃般的双眼怒视着他,脖 子上靑筋暴起,紧握的双拳发出“噼咖”的响声。

“哟,嘴挺硬,看是我的枪柄硬还是你的嘴硬! ”一个身着国军上 校军服的军官冷冷地看着他。腰间挂着一把手枪,手上戴着一双白手 套,他就是白匪团长彭霖生。他朝身边的两个团丁使了个眼色,两个 团丁迅速上前,倒拿着枪,把那个伤病员拖了出来,用枪柄使劲在他脸 上砸了十几下。 

 

伤病员被打得血肉模糊,敁子都快被打烂了……


“你看,这又是何必呢,大家还是早点说出来吧,免得皮肉受芾! ”叛徙假仁假义地说道,一副狗腿子样。

伤病员直瞪着彭霖生,他挣脱开身边的团丁,竭力地往他脸上吐了口带血的哺沫。


彭霖生缓缓地抹去脸上的口水,而后他迅速地从腰间掏出手枪,只听得“啪”的 一声,伤病员应声倒地,鲜血从胸口汩汩而出,染红了身边的草地。

“再不说,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彭霖生冷漠地看箝死去的伤员,嘴角轻蔑地笑 了笑,把手枪机械地挂回腰际。


“团座消消气,他们这帮人就是骨头硬,让我再跟他们好好说说。”

“畜生,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就不该从地主的鞭下救下你,你这个从狗 嘴里抢食的东西,早该料到你不是什么好货色。”一个年长的红军指着他大骂,用拐 杖支撑着的身体气得直晃。

“是,你们是救了我。本以为跟了红军以后就能过上好日子,没想到红军自己 都缺衣少粮,吃都吃不饱,还整天喊什么打仗,为贫苦西姓做主,我呸!看看我,现 在跟了国军,跟了彭团长,天天大鱼大肉,哪像你们过的那个鬼日子。”叛徙谄媚地 望了一眼彭霖生,又松了松那斜戴的军帽说:“兄弟们,乖乖地说了吧,好吃好喝的 曰子等着你们呢。”


红军伤员们没有一个人说话,有的人冷哼了一声,有的人怒目而视。他们直挺挺地站着,视死如归……


彭霖生招数用尽,最终未得到只字片语,绝望的他将手一挥,一帮白匪迅速上 前用刺刀把伤员们逼人孽房中,并放火将他们与医院的草房一起焚毁。


大王洞上空浓烟滚滚,战士们在烈火中依然宁死不屈地高喊:“打倒国民党政府!”“中国共产党万岁! ”他们的铮铮口 f伴着浓烟在苍穹中回荡,黄昏的天空,婆 时如血染般殷红,那是战士们对敌人的仇恨,那是烈士们对信仰的忠贞……


大王洞红军后方医院仍然不复存在了,但是在红军医院中牺牲的烈士们的英魂激励着思顺的革命斗争,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革命志士前赴后继,在中国的革命 史上写下不朽的篇章……


(口述:谢老师;地点:崇义班车;整理:林煌斌、张玉莲、唐庆红)

上一篇:娃娃首长--吴商群

下一篇:被逼举义的知识分子--黄世宰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831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