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石灰捐暴动

2019-05-26
26 2019-05

17:25

石灰捐暴动


1927年春,正值中国革命蓬勃发展之际,蒋介石指示其爪牙倪粥 于3月6日在赣州残杀共产党员、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制造了 “赣州惨案”。


4月12 蒋介石发动了骇人听闻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疯狂 屑杀共产党员、革命人士、进步人士以及工农群众。见此情形,当时崇 义的反动县长蔡舒见革命形势急转直下,以为工农群众再也不能反抗 官府了,便趁机恢S北伐期间早已取消的石灰捐,搜刮民脂民幵。一 时间,民众怨声载道。


崇义党支部见发动群众参加第命的时机已经成熟,打箅借“五 一”劳动节之机,组织群众举行示威游行,抗议恢复“石灰捐”。


4月30日,邓子恢接到县党支部通知,为保证暴动能够成功,要 求对“五一”暴动的具体事宜进行周密部署,并委任他和陈赞雍负责 暴动的领导工作。

“五一”这一天,崇义县各地工农群众纷纷人城,蔡舒早已在去县 城的路上设置了重重关卡,企图阻止工农群众的进入。但群众冲破了 蔡舒的戒严,按预定计划到会场汇集。


这时,邓子恢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会场中央的桌子上,向着人群 大声喊道:

“老乡们,为什么近来大家都过得这么穷苦呢?原因是纸张、木材两大宗销售 不出去。”

“为什么纸张、木材销傳不出去呢?原因是蒋介石淸党反革命,在江浙两广实 行白色恐怖。纸张运送不到广州,木材输出不到南京,纸张、木材的滞销导致价格 骤跌,而粮食因为没法输人,导致粮价天天上涨。”

邓子恢接着说道:“蒋介石反动政府搞得我们已经没饭吃了,日子没法过了,我 们已经受够了。目前,春耕耙田,砍竹取笋,是需要大量使用石灰的时候。”

“可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蔡县长却要恢复早已经取消了的石灰捐,这不是雪 上加霜,存心要我们活不下去吗?大家想想,我们能够交纳这种不合理、不合法的 苛税吗?”邓子恢指着衙门愤恨地说道。


静静的人群顿时像炸开了锅,大家纷纷议论起来。

“不交!坚决不交!”,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喊声。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邓子恢继续问道。

“我们要抗议!”

“对,我们要抗议!我们决不交这种苛捐杂税!”

“老乡们,兄弟们!蔡县长咋天宣布戒严,说今天有土匪进城,不知他指的是 谁,是不是就是我们呢?他要破坏我们合理的集会,要驱散我们!乡亲们,你们同 意吗?”邓子恢的情绪越来越激昂。

集会的群众也开始躁动起来,个个义愤填膺。

“我们逛地地道道的农民,不是土匪!”

“找县长去,向他当面问个淸楚,凭什么给我们扣上土匪的帽子?”

“他凭什么骂我们是土匪?”

人群中的抗议呼喊声越来越髙,几乎响彻整个县城。反动县长蔡舒却许久也 没存来给老乡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老乡们不想就这样等下去,他们决定要行动起 来。大家一致推举陈赞雍为代表,往县衙去“请”县长蔡舒,要他当面解释清楚。


反动县长蔡舒早已被民众的怒吼声吓得躲了起来,哪里还有胆量出来面对群 众,只派了一个秘书出来应付。秘书见到这黑压压一片愤怒的群众,吓得目瞪口 呆,哪里还讲得出半个字来!

邓子恢与陈赞確见时机已到,向群众问道:

“各位父老乡亲,县长老爷自己不来,光派个秘书来行不行?”

不行!不行!”群众呐喊道。


“要县老爷亲自出来解释清楚。”

“他说我们是土匪,给我们戴上土匪的帽子,我们要他讲个淸楚。”群众的怙绗 更加激动了!

“对,我们不能戴这顶可耻的帽子。我们耍找他说淸楚去。既然a老爷脚a 贵,那我们就到县衙去见他! ”邓子恢话音未落,台下愤怒的群众如潮水般湘入县 衙。

县衙的几个武装替察面对几千群众,不敢有任何反抗,被群众卸了武器。群众 冲进县衙,将门窗、桌椅砸了个粉碎。蔡舒吓得两脚瘫软,缩成一团,被群众从枭子 底下拖出来。狼狈不堪的县长蔡舒被群众活捉了。


第二天,人们押着戴着纸高帽的反动县长蔡舒,高呼着“打倒帝国主义! ”“打 倒蒋介石! ”“打倒贪官污吏! ” “反对石灰捐! ”的口号,举行了规模盛大的抗议游 行,并宣布了一系列措施,还建立了工农临时委员会。


(口述:徐影;地点:崇义县党史办•,整理:李正传、唐庆红、张玉莲)



上一篇:施巧计法堂夺枪

下一篇:吴高群坚定从军志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