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朱仲然火里逃生

2019-05-26
26 2019-05

16:23

朱仲然火里逃生

 

“朱仲然并非凡人,朱是朱毛,仲是第二,然字底下是四点火,不 怕烧,意即朱毛第二烧不死也。”

这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上犹一老秀才对朱仲然这个名字略带调 侃的解读。之所以这么解读,与“朱仲然火里逃生”的故事有关。

1932年,彭德怀率领的红三军离开上崇地区后,敌人卷土ffi来, 包围了上崇两地。为保存有生力世,上犹县党委书记、苏维埃主席朱 仲然率领县委机关干部和红军家厲进行紧急转移。


这天,朱仲然带领着一名叫周小虎的赤卫队员去鹅行探査转移路 线。谁料这一消息竞被叛徒告诉了匪军的排长。排长知道朱仲然是 个重要人物,于是兴奋地对叛徒说道:“他只有两个人,抓他岂不是轻 而易举的事?只要抓住了他,我肯定又可以立功提拔了。”说着嘴上 露出了狡黯的笑意。


“是,是,是,您说得对。”叛徒弯曲着腰,低三下四,赫然一副奴才相。

于是匪排长召集了二十来号人马,在叛徒的带领下,前往鹅行,搜 捕朱仲然。 


朱仲然和小虎正在探査转移路线,突然小虎看见了远处的敌军, 急忙转身对朱仲然讲道:“主席,不好了,前面有敌人。”


朱仲然朝敌人符了#,发现敌人还有叛徒带路,想躲避恐已不及。


他指荇身旁的一棵树,轻声地对小虎说道:“小虎,你爬到那棵树去上,我爬到这棵树,待敌人走近,我开枪把那匪军头目打死,你把那叛徒打死,擒贼先擒王嘛!”


敌人越走越近,朱仲然和小虎则屏气凝神,早已做好瞄准射击的准备。突然只 听到“呼呼”两声枪响,匪排长和叛徒应声倒地。白匪们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随 后又是几人死在了朱仲然的枪下。剩下的人见此状,吓得豕突狼奔,四处逃窜。他 们甚至还不知道子弹是哪打来的。


朱仲然对小虎说:“我们要抓紧行动,赶紧离开这里,等会儿恐怕会有更多的敌人。”

白狗子排长被杀的消息在白军中很快传开了。

听闻这一消息,由军立刻下令:“三连连长马上率领所有人员前往鹅行搜捕朱 仲然,限你们两天之内把朱仲然给我带过来,杏则军法处置。”

鹅行山高水深,森林密布,白狗子连长在鹅行搜了一天一夜,竟连个人影也没 找到。其实,朱仲然和小虎离白军只有几步之遥。


眼看期限就将临近,白狗子连长捶胸顿足、仰天长叹。无奈之际,他想到了烧山这个歹毒的办法。这天,他带人来到山头,对着山谷喊话道:

“朱仲然,我知道你就躲在这里而,你还是早点出来吧,否则我们连长就耍把整座山给点了。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考虑考虑,半个小时后你们要是还不出来的 话,就别怪我们连长无情了。”

敌人那阴阳怪气的喊声在山谷中固荡着。朱仲然思索了片刻,说道:“小虎,赶紧把由狗子的衣服汆来给我穿上,敌人放火后,我们从侧翼逃出去。”


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见到朱仲然的影子。气急败坏的白狗子连长喊道: “朱仲然呀朱仲然,是你逼我烧山的,不是我不肯放过你,你就等着被火烧死吧 ……”说完便下令放火。

顿时,整个山谷变成了一片火海,火势借着风势不断茲延开来,伴随而来的只 有那大火中噼噼啪啪的声音。


换好衣服后,朱仲然和小虎各举起几块大石头,使劲朝山谷扔去。石头碰撞所 发出发出阵阵“嘟嘟”声以及所过之处树木、草丛的摇晃,使得敌军误以为是朱仲然 想逃跑。于是敌军发出了咎报,紧急集合,只留下几个流动兵哨在原地看守。


趁荇敌人紧急集合时混乱的空档,朱仲然给小虎打了个手势,两个人大模大样 地朝流动兵哨走去。哨兵见来者是一个国民党军官模样的人,便上前询问道:“请问长官是何番号,想前往何处?”

“他妈的什么番号都记不淸,不是我这个当军需的给你们运输粮食,你们吃个屁啊。”朱仲然厉声呵斥道,并顺势“啪”的一声给了哨兵一记耳光。


哨兵被这阵势吓得不轻,一边換着被打的脸,一边小心翼翼地问进:“军官,您旁边这位是?”

“你他妈的想找死是吧?这么啰嗦,小心告诉你们连长,”朱仲然这次蹬鉍子竖耳朵地扯着嗓子叫喊道,“他是给我带路的穷鬼。”话音未落,两人已走出哨卡好几步远。

哨兵见对方来势凶猛,盛气凌人,料想必定大有来头,又想到连长今天确实有 叫人来送货,猜想就是眼前的这位。怕自找麻烦,也没再敢阻拦,还一边望着朱仲然远去的背影一边赔礼说道:“军官,您慢-走,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您能原谅小的不敬。”


就这样,“朱仲然火里逃生”的故事开始在上崇地区传开来。


(口述:李恩春;地点:上犹县党史办;整理:张春侠、张玉莲、唐庆红)


上一篇:小莫生请红军

下一篇:邓子恢金蝉脱売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724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