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陈家亮不死

2019-05-26
26 2019-05

16:17

陈家亮不死


陈家亮,中国共产党党员,1900年生于寻乌县三标乡一个贫农家 庭。1930年至1932年间,他连任寻乌县第七区(三标)苏维埃政府主 席。他一方而领导三标人民打土篆、分田地,巩固农村革命政权;另一 方面抓紧三标苏区的骓本建设,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做出了显著的成绩。


1933年,广东军阀陈济棠领兵侵占三标苏区,陈家亮带领三十余 人在清溪一带战斗。为了在敌人的后方与侧面开展游击战争,粉碎敌 人对三标苏区的进攻,陈家亮及其队伍风餐露宿,与敌人展开艰苦的 游击斗争。陈家亮每次战斗中都不怕枪林弹雨,总是一马当先。他带 领三十多个队员,缴获了不少战利品。


白狗子侵占三标苏区后气焰嚣张,陈家亮与仅剩的二十余名生死 兄弟坚持与敌人斗争。在与敌激烈的战争中,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 陈家亮受了重伤,不幸被俘,其他兄弟也没能逃脱。两个白狗子押着 陈家亮来到陈济棠前而,厉声喝道:“给我跪下!”


“给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白狗子跪下?休想!”陈家亮把头转向另 一边陈济棠赔着奸笑说:“你们真不懂规矩!怎么能对陈队长这么说 话呢?”



“陈队长啊,看在我们是本家的面子上,你符你能不能把典余游击队扎锊的地 方和我说说?只要你告诉我,我不仅放你一条生路,还让你有享不完的荣华岱贵。”

陈家亮哼了一声:“谁跟你这白狗子是本家啊?我跟你说,游击队就剩下我带 的这些人。”

“哟!还嘴硬,给我乖乖地说出来,可饶你不死!”由匪头子拍着陈家亮的脸说。

他直挺挺地站着,盯着天花板。陈济棠命:他没办法,只好叫人把他押入狱中。

在狱中,白狗子们绑住陈家亮的两只手,把他悬在半空中,用烧红的铁板烫,用 皮带抽,还时不时地往他身上泼辣椒水。鲜红的肉从他破了的衣服中往外翻,全身 血肉模糊,像残败的菊花,但他依旧紧闭双唇。


白狗子要从寻乌转移到安远去了,可恶的白匪头子陈济棠想出了一个惨绝人 寰的招数,他命人拿来一根细铁丝,对若陈家亮踹了一脚之后,说:“猜来你真是不 识好歹,软硬不吃,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们这些白狗子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别想从老子这里得到游击队的消息,没 门! ”陈家亮依然昂首藐视。

陈济棠恼羞成怒了,按住陈家亮的头,把铁丝从陈家亮的毋子上穿了过去,还 扭紧了铁丝,鲜血喷了陈济棠一脸。陈家亮咬紧牙关,疼得几乎昏倒,但还是没有 吭一声。

接着,一个白狗子拉着陈家亮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他满脸的鲜血,衣服也被 染得鲜红,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红线。从寻乌到安远有近五十公里,翻过了一座 又一座的山。“给我快点,别磨磨蹭蹭的!”白狗子时不时地呵斥着。


他快支撑不住了,但他想起自己人党时的誓言:严守秘密,服从纪律,牺牲个 人,为了革命。为了战争胜利,牺牲自己性命算什么。他最终还是守口如瓶,坚贞 不屈。

当行走到一座山顶上时,陈家亮终于支撑不住了,他对着天空用最后的力气大 喊:“共产党万岁! ”便倒下了。

现在,在那座山顶上,在陈家亮倒下的那个地方,有一棵百年大树,树下长年有 一头黄牛,“哞哞”地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


(口述:谢艳秋;地点:寻乌县革命烈士纪念馆•,整理:何卫星、廖胜平、肖云岭)


上一篇:革命之花遍地开

下一篇:堡丁攻安远

no cache
Processed in 1.5769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