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浴血尊三围

2019-05-26
26 2019-05

16:16

浴血尊三围


暴雨倾盆而下,雨珠狂乱地敲打着大地。在白茫茫的雨藉里,天 空不时滚过几道惊雷和闪电,使整个世界都陷人一片轰鸣中。

放眼望去,一_断壁残垣静立于茫茫雨鞲中的田陌里,满目的弹 痕野草,让人感到浩劫后的凄凉,这便是尊三围,一个充满了悲情色彩 的古老围屋,位于一个为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并牺牲了两百多名革命 志士的红色村庄里。每当人们伫立于此,不禁触景生情,对这已残破 不堪的围屋肃然起敬。


均:三围位于安远县南部锁岗圩北面一里处。一米厚的围墙总长 230米,全部兩掺了桐油的混合土加上大块鹅卵石砌成,十分坚固。 从依稀可见的弹痕费,子弹对它几乎没葙损害,炮弹也只能留下酒杯 大小的浅坑。围墙的四个角上没有炮楼,四面冇枪眼。这是当地的一 个财主在沾咸丰年间为其子所建的三个土围子中的一个。这种堡垒 式的建筑是民间防备械斗的产物。

1929年4月,红军在向赣南进军途中路过安远,点燃了当地土地 革命斗争的烈火,尊三围周围的村庄,相继插上了革命的红旗。


1931年10月16日,当地党组织领导赤卫队员乘围内地主外出 之机,智取了尊三围,乡苏维埃政府随即迁入围内。从此,尊三围成为 一座红色的堡垒。党组织以尊三围为据点,联络各地赤卫队,先后攻克了附近的一些敌军据点,扩大了根据地,壮大了革命队伍。


1933年7月初,国民党军陈济棠部对安远一带的苏维埃政权进行“闽则”,以 为尊三围内驻着红军主力,于逛用两个闭的兵力,实施IRIK包削。


“里面的人,你们被包围了!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白狗子在围屋外叫跳 “不出来,你们一个也別想活! ”

“有本事就冲进来,耍我们投降,门都没苻! ” 内虽只有赤卫队员六七十人,居 民百余人,却大声回应着。“同志们,我们哿死也要守住这最后一片阵地! ”于逛他 们依托坚固的围屋,用少a步枪和土枪土炮,顽强抵抗达44天之久。

白狗子在机枪大炮久攻不克的情况下,又派来飞机助战,也米能奏效。


无奈之下,白狗子收集了四乡稻草浸湿后,捆成大萆垛,滚推前进才接近并攻人围屋。与敌军多次激烈交手,赤卫队员们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与洗礼。赤卫队 员最后弹尽粮绝,全部壮烈牺牲。

无数烈士的铮铮铁骨和不屈英魂化作红色梢神,一幅令人窒息的惨烈悲壮场 景也随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内。


一面印着镰刀、铁權的红旗横立在设前方,迎风飘舞。战士们面色坚毅。有的战士已衣帽不齐,荷的裤衫破烂,有的遍体鳞伤,有的神态沉重。许多烈士身上浸满了鲜血,一些则头颅已不存在,其中似乎有一具尸身在随行队伍向前艰难地游走着。一些战士的身体残缺不全,还柯一些已身受重伤,仍然坚毅地夼战在队伍之中,步履蹒跚地挪动着沉重的步子,地上血迹斑斑,延绵数里之远……


这样“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众多敢死之士,而对拥有飞机、大炮和敌人的疯 狂进攻,同仇敌忾、马革斑尸,许多烈士至今默默无闻、忠骨无存。


8月14日,围破之日,恼羞成怒的甶狗子官兵,将围屋夷为平地,围内除一个 小孩从狗洞里逃生外,其余男女老少,全部逍到虐杀。


据说,攻打尊三围的白狗子团长惠冲冲地向陈济棠报告战绩,原指望受到些嘉奖。岂料,当陈济棠得知围里的人尽是陈姓人氏后,气得他当场枪毙了这个团长, 恨他灭了自己陈姓一族。

据传,那逃也的小孩在上世纪80年代回过一次故乡,来到辟三围旧址,感慨万 千,黯然神伤。


今天,尊三围残基作为纪念物仍突兀于田畴间,任凭野草疯长,寄托若安远客家人的一份緬怀与思念。


(口述:杜艳芳;地点:安远县尊三围旧址;整理:刘楠、肖云岭、廖胜平)


上一篇:老鼠火攻厘金卡

下一篇:革命之花遍地开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932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