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鲤鱼跳“竹”门

2019-05-26
26 2019-05

16:14

鲤鱼跳“竹”门

 

保存在寻乌县吉谭镇的圳下战斗旧址一恭安围,是一座具有鲜明客家特色的围屋。走进围子里,墙壁上斑驳的弹痕随处可见,大风刮起的时候,“翟霍”的声浪便如炸雷般滚过围屋周围。伫立其中,闭卷眼睛,圳下战斗的硝烟,还有俏丽矫健的“女将”伍若兰的身影仿佛历历在目。


当年,伍若兰24岁,性格杂爽,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双枪女将”。工作扎实的她被选为妇女部长。她响应组织号召,积极投身到农民运动中,宣讲革命道理。为了能够让百姓认识到当前的形势,伍若兰自编了歌谣:

如今世道大不公,富的富来穷的穷。

富人高楼饮美酒,穷人赤膊喝北风。


歌词朴索自然,却有很强的感染力和鼓动性,起到了启发群众、发动群众的宣传作用。


1929年初,毛泽东、朱德亲率红四军主力从井冈山出发,经遂川、大余、安远向闽西挺进。一路上同尾随的刘士毅部且战且走。到达群山怀抱的寻乌县圳下村时,红四军就地修整。当时,毛泽东、朱德预计敌人需要到明晨后才能赶上,故将军部和政治部安排在文昌阁,只派特务营驻守, 担任瞥戒。


翌日凌晨,部队还没有整装完毕,敌刘士毅部六千多人突然出现在圳下村,很 快将红四军分割包围,我军仓促应战,圳下战斗打响了。

战斗中,由于部队被分割,很难连成一片,形势十分危急。为了军部首长,也为 了自己的爱人,伍若兰挺身而出。机智的她,带领瞥卫排从敌人包围圈侧興突击, 敌军的火力被吸引过去。军部首长趁机打开缺口,冲出包围圈,顺利撤退。伍若兰 且战且走,不幸被流弹击中小腿,受伤被俘,押解到了赣州。


经此一役,刘士毅十分嚣张,他一方面电告蒋介石请求封赏,一方面加紧对伍 若兰的审问,企图获知我军的机密情报。匪兵们在昏喑的地牢里摆出各种各样诸 如烙铁、老虎凳等刑具。匪兵“刀疤脸”拿着皮鞭问道:“朱德、毛泽东在哪里?”

伍若兰回答:“在红军队伍里,在人民心里! ”

碰了一毋子灰的敌人哪里肯罢休,各种酷刑施加在伍若兰身上:用杠子压,灌辣椒水,插竹签。但是,这些丝奄不能动摇她的意志。

“刀疤脸”恶狠狠地继续逼问:“说还是不说?说还是不说?”

伍若兰轻蔑地笑道:“要想从我嘴里得到你们想要的,除非日从西方出,赣江水倒流。”

敌人使尽浑身解数,仍然不能压弯革命者坚定的气节,只得灰溜溜地收起他们 的如意算盘,将年仅26岁的伍若兰杀害于赣州的卫府里。敌人丧心病狂,竞然把 她的f级挂在赣州城门示众,而后把首级放在竹筏上,立下木牌,上面写着“敌酋朱 德之妻”,打算沿赣江运往湖南长沙。


匪兵们操着竹竿在赣江上行驶不久,竹筏便怎么也撑不动了。


此时,江面上突然涌起无数漩涡,数不清的鲤鱼现身江面。它们紧挨着竹筏, 用脊背拱着竹筏;还有许多硕大的鲤鱼围绕着竹筏跳跃,仿佛跃“龙门”似的。竹校 上的白狗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撞入水中,他们在水中拼命地呼喊,声嘶力竭,曾经 嚣张的脸上满是绝望的表情,没多久便淹死在漩涡里。


鲤鱼们抬着竹筏,没多久就消失在远方,只留下吓得腿脚发软的白狗子们,心 胆俱丧,纷纷跪倒在江边,嘴里念叨着“……饶命,饶命……”


(口述:樹艳秋;地点:寻乌革命烈士纪念馆;签理:王文胜、摩胜平、肖云岭)


上一篇:银洋脱险记

下一篇:泥菩萨守夜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886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