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雨夜脱险

2019-05-26
26 2019-05

16:14

雨夜脱险


夜深了,黑暗像凝固了似的笼罩在这近乎焦土的村子周围。村 边,一所简陋的茅草屋中,一丝光亮划破黑暗,点亮的灯儿发出微弱的光。

暗洞洞来黑洞洞,身上寒冷心里红。

日盼太阳夜盼星,日日夜夜盼红军。

 

屋子的女主人在灯旁一边缝补着一家人破旧的衣裳,一边口里低低哼唱着发自肺腑的歌谣。她的身边站着一名赤裸着上身的中年男子,黝黑的皮肤袈着一块块结实的肌肉。他是这个家的男主人,一位忠诚的游击队员。男主人倚靠在窗边,手中那已经点起的烟杆迟迟未送到嘴边,只是望着窗外那一片漆黑陷入了沉思!

“笃笃笃 笃笃笃 ”

一阵急促而又略显迟疑的敲门声打破了夜的寂静!和歌儿一起飘扬的思绪顿时止住,四目相对后齐刷刷地盯住了门的方向。

“这大半夜的会是谁呀?”

“老表,老表,开开门! ”声音陌生而急切,“老表,请开个门吧。”


男主人上前小心製.猓地拉开半扇门,探出半个头,一手扶着门沿,一手早已悄 悄按住了腰间的枪!黑暗中模糊看见门口站着一位身材高大、体格壮硕、身着戎装 的男人。男主人的心一紧,手已经下意识把腰间的手枪掏出身外。而此时那男子 向前靠了猫,男主人急忙向后撤了一步,手中的枪已经停留在半空中,食指紧紧抠 在扳机上。


“红军!他是红军!”一直在身后紧张地注视这一切的女主人,借着灯光看到上 前来的这位访客帽子上有熟悉而亲切的闪闪发亮的红五星,急忙上前唤止住男主 人。而经此提醒,男主人也如梦初醒,眼前这位不是什么敌人,而是我们亲爱的红 军战士!男主人急忙收起手中的枪,把红军战士引进了屋里。


两手相握,四目相对,激动和兴奋溢于言表,一时无言。


“老表你好,我是红五军参谋长……”

“原来是李参谋长?我是刘良益呀!怪不得声音有点熟悉!刚才误会了!”老 刘握紧了那双有力的大手,“敌人在大部队走后对根据地的乡亲们进行疯狂的报 复,烧、杀、抢,无恶不作,刚才以为……嘿嘿,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也怪我太莽撤了,都没打好招呼就往屋里走! ”李参谋长不好意思地说。


话奇刚落,只见刘嫂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南瓜走了过来,“李参谋长,红军什么 时候回来呀?自从你们走后,那群畜生,不!他们连畜生都不如,把好端端的一个 村子硬足烧杀成现在只有几户人家的荒村!几百乡亲就这么……”刘嫂说到这仿 佛往取历历在目,不禁沿然泪下。


“你看我,唉!家里现在只剩下地里残余的这点东西了。我用辣椒炒南瓜,你 就将就蒞吃点吧!”说蒞,刘嫂递过来手中的碗,抽出手擦了擦眼角的泪。

李参谋长接过那碗南瓜,手中沉甸甸的。那可是乡亲们的血泪和期望呀!


“刘嫂別哭!天天吃南瓜,打倒资本家!革命受到了挫折,但只是暂时的。只 要我们军民齐携手,总有一天会夺回我们的胜利果实,消灭这些寄生虫。红军一定 会回来的!”李参谋长接葙把自己如何在红五军撤离赀洋界哨口时因为掩护大部队 而掉队,由于迷路,三日粒米未进,苦苦寻找游击队一一跟老刘夫妇俩道来。


“老刘,你以前就负责这一带的游击工作,你对这里的地形熟,能不能带我找到山里的游击队,让我遺上战场,为乡亲们报仇!”李参谋长热切持看着老刘。

“进山的路重重岗哨,处处白匪,要逃出去都不容易,更何况与游击队接触。”老刘拾起放在粜上的烟杆,浅浅吸了几口,继续说道,“难度是有的,但是我们是什么人?当初突围时,硬是从哨口重道伏兵中拼了出来。虽然突剛时人马四分五散,但 最后也都回来了,依然坚持利用各种手段同敌人继续战斗。李参谋长,你先在我家 修养几天,等我探淸情况后,我们立即出发。”


四天后,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行人从老刘家出发。恶劣的天气M然给他们 赶路带来了麻烦,但是面对重重的岗哨和巡逻兵,夜色是最好的掩护,让老刘他们 在敌人的眼皮底下穿过一道道的关卡。


“穿过前面的村子就到山脚了。”老刘抹了抹沾满泥水的脸说道,“小陈,你家 就在这里,这一带你最熟了,就由你去查探下村子的敌情,我和李参谋长原地等你 消息。”

“是! ”身旁的地下交通员小陈起身朝着村子的方向跑去,迅速消失在夜辎中。 不一会儿,小陈就把探听的消息带了回来。据小陈的家人说,土杂趁着红军撤退, 纷纷带着兵丁回到村子,现在的树背村白匪众多,不宜由此取道。一行人只好从邻 边敌人相对较少的雅村穿过。一路的顺利以及快找到游击队的菩悦让一行人的赘 惕心有所放松。为了尽快赶到目的地,三人挑选了比较好走的小道,但想不到居然 在这里遇上巡逻的一队白狗子!


“前面干什么的?给老子站住,不然老子就开枪了!”白狗子猜到这边的人影就 追了过来,边追边嚷着。由于天黑看不淸人数,白狗子为了壮胆用枪胡乱地朝前开 着。一时间,枪声、狗吠声以及孩子的啼哭声伴若风雨交织在一起,把本不平静的 夜搅翻了天。


老刘三人奋力朝前奔跑着,身后不断传来子弹“咻、咻、咻”的声音。老刘虽然 对上山的路较熟,但是由于躲避白军的追赶,早已脱离原来的路线,加上天黑,一时 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继续前进。身后的枪声越来越近了,“怎么办?后有追兵,前 无去路。再跑只会越跑越乱,不桓没有把李参谋长带进山,反而把他送人虎口。不 行,我就是死也要完成任务!”

正当老刘打算和身后的白狗子拼了,以掩护李参谋长之时,一道闪电划过天 际,也把老刘眼前的路照亮了。凭借着惊人的记忆,老刘的脑海中迅速判断出了方向。


“跟我来,这个方向走!”老刘带着两人向着游击队所在的方向一路狂奔,但是 那群白狗子还是紧紧在后面追咬着。

“以这样的速度,很快就会被白狗子追上,而且也会暴露游击队的方位!”老刘心中暗暗担忧若,“我死不足惜,把李参谋长安全送到山上,我的任务也就圆满完成 了。”

老刘咬咬牙,把小陈肩膀一拍,用手指示意前进的方向,“小陈,你带李参谋长 沿着这个方向就能找到老王了。我掩护你们,快走!”


“班长,我来掩护,你带李参谋长走……”小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刘打断了, “还不快走,这是命令!”

“老刘,我不走,我们跟白狗子拼了! ”李参谋长说着掏出腰间的手枪。

“李参谋长,前面不远就能遇见游击队的兄弟了,你们快走,别管我!这里我 熟,白狗子抓不到我的!再说了我的脸上又没有刻着‘共产党’的标记,白狗子能拿 我怎么样!快走,不然我们谁都走不了!”说完老刘推开了李参谋长,只身向着来的 方向跑去。看着老刘消失在雨藉里,被小陈硬拽着的李参谋长只好跟着小陈向着 前方继续赶路。


“哎哟!疼死我了!”在离白军不远的地方]老刘故意发出一声受伤的呻吟。吸 引敌人注意后,老刘朝着另一个方向不紧不慢地跑去,那里树木林立。

“嘿嘿,看你小子往哪里跑!弟兄们给我抓活的,要是共匪长官重重有赏!”白 狗子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不一会儿就把跑进树林中的老刘团团围住。老刘在树 林里同白狗子周旋了有一段时间,料想李参谋长和小陈已经脱离了危险,心中的一 块石头也就放下了。现在老刘挑了挑心态,开始准备着和白狗子打起马虎眼。“老 总,别抓我去当壮丁,放过我吧。我家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五口全靠我养活呀!”老 刘假装惶恐地哭求着,脸上涂满了泥浆。


“就你那熊样还想当兵,谁要你!”白狗子军官上前揪住老刘的衣领恶狠狠地吼 道:“你没事晚上瞎跑什么呀!说,是不是私通共匪!快老实交代,不然老子马上毙了你。”

“老总饶命呀,我只是个本本分分的种地的,天气多变,老娘突然发了高烧,奄 奄一息,呜呜。家里穷,买不起药,可是老娘又危在旦夕,想到和雅村的刘老爷有点 亲戚关系,只好厚着脸皮找刘老爷借点钱。谁知路上就遇到老总们,我以为你们抓 壮丁,我害怕,我就跑……”老刘边哭边说,“老总,放我回去吧!我娘还在等着我回 去呢,呜呜呜……”


“刘老爷……”白狗子军官口气缓了点,正想再问什么,突然雷声大作,他们前 方的一棵大树瞬间被闪电击中,削去了一半,正冒着一丝丝轻烟。白狗子见状都慌了神,白狗子军官故作锁定,但是持枪的手却出卖了他。老刘看在眼里,心里偷偷地乐着!


“他妈的,搞这么大动静就抓到你这个废物,寘倒了八辈子霭了我! ”白狗子军 官狠狠朝着老刘就是一脚,以消解心中的火气,“今天看在刘老爷的而上我就放过 你。”这一脚力道之大让老刘猝不及防,倒在泥浆中不断地“咳嗽”,尔后一阵“抽 搐”。而白狗子则骂骂咧咧地狼狈地逃出了树林,窜回山下去了。


瞧着白狗子都下山了,老刘拍拍身上的泥土,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老刘外表 上看很瘦弱,但是干惯庄稼活的身体结实得很。对那抽大烟的白狗子军官的一脚, 当然是老刘装的了。老刘朝着着李参谋长进山的方向望了望,如释道负地笑了:

“嘿,天快亮咯!”

(口述:胡卫华;地点:井冈山会师纪念馆;整理:王棋清、陈钢)


上一篇:神奇的银圆地

下一篇:神奇的缝纫机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