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雪地的绝响--蔡会文

2019-05-26
26 2019-05

16:11

雪地的绝响


1936年初春,在与粤敌余汉谋部的遭遇战中,由于敌我力蛩悬殊,湘粤赣游击队全被打散。司令员蔡会文身边只有十几名战士。在 辗转途中,又遭敌人袭击。最后,包括司令员在内,幸存者只有八个人。


午后,下了一场大雪,到处白皑皑的一片,很不利于战士们隐蔽。 蔡会文不顾连日来战斗的疲劳,又带领战士们朝朱观山方向转移。来 到一个岔口,正好碰到湘赣省委书记王用济带领一个班战士前来联系 工作。两支部队汇合在一起,又有二十多个人了,蔡会文非常高兴。 到达朱观山后,他立刻打发中队干部陈钧亮下山买粮,准备好好接待 远道而来的战友。然后,他亲自动手,支好了一间破棚子,让王用济和 又饿又累的战士们住进去休息。


已是黄昏时刻,下山买粮的陈钧亮还没有回来。战士们饿得脸色 煞内,有的蜷缩在地上,连翻动一下身子的力气都没有了。蔡会文见此,一个人摸进了竹林子,挖了几只冬笋,扒了些草根树叶,生火煮了 给战士充饥。没油没盐,冬笋煮草根嚼起来媒淡无味,但是战士们肚子里总箅填了点东西,活跃起来。他们按时接换岗哨,认真听王用济 和蔡司令畅谈革命设想。

“叭!叭!”


天刚亮,哨位上突然传来了枪声。

是陈钧亮!他回来了,还带了一群穿着破烂农民校样的人。哨兵乍一看,喜出望外。不对,这些“农民”怎么会端着枪呢,他们的走向怎么好像在包围我们,哨兵仔细一看,觉察出异样,立刻鸣枪报警。可恶的陈钧亮举起枪,一枪瞄准哨兵……


棚子里休息的蔡会文听到枪声,立刻一跃而起,心组有了不祥的预感:有枪声,什么情况?难道敌人来袭了?他叫醒战士,让他们做好准备,然后冲出棚子侦查情况。

可是,敌人一个营已经压过来了。陈钧亮这个可耻的叛徒,居然背叛组织,偷袭战友。战士们心里恨恨地想,对他咬牙切齿。这时,刚停的雪又开始飘飘洒洒。

“同志们,向麻婆垅转移! ”蔡会文一边举枪反击,-一边锁定地组织突围。


万恶的陈钧亮枪口对准蔡司令不停地开火,还叫喊莳:“哈哈,蔡会文,你朿手 就擒吧,留你全尸。”

蔡会文不理会奸人的得意,以破棚子为掩护,小心翼翼地躲开枪弹,锁定地反击。

“你这革命的叛徒,待我突围一定手刃你,”蔡会文对突刚依旧满怀信心。不幸 的是,蔡会文的肩部和腿部被敌人击中了。


蔡会文只好用枪支撑~体,靠棚缓缓半躺下。鲜红的血液汩汩外淌,染红了衣 服,雪地里绽放出朵朵血七花。瞥卫员小钟见状,赶忙跑过来,扶起司令,嘟囔着说:“司令员,你受伤了,我来背你走。”好不容易,将司令员扛在背上,刚走出儿步, 一颗子弹打在小钟脑袋上。小钟的身体顿时失去控制,兀自倒下。蔡会文“嘭”的 摔倒在地上,来不及缓一缓身体的痛楚,小钟的牺牲让他心痛不已。环顾曲周,不 少战士已经阵亡,皑皑雪地已开满了红色花朵,环绕蓿战士遗体,像在为他们祭奥, 也像在为革命呐喊。


唉,看来这次在劫难逃。没关系,杀了他一个,革命自有后来人。蔡会文一想到 革命的前途,心中燃起一片光。周围两军交火的枪声像滚雷般响在耳际,震耳欲聋。

强忍伤口的疼痛,蔡会文又端起了沉沉的冲锋枪还击,“叭叭叭叭……”一连撂倒四个敌人。


“就用你们这些白匪为我死去的战士陪葬吧。”蔡会文心里恨恨地想。经过一番激战,敌人的包围圈终于给撕破了。蔡会文拖着重伤的身体正欲突围,一颗罪恶 的子弹“噗”地打中了蔡会文的背部。他当即倒下,再怎么挣扎也爬不起来了。原 来是叛徒陈钧亮这条白狗狠下的重手,他还在纷纷扬扬的雪中奸笑着。


瞥卫员张桂见司令员倒下了,急忙跑过去,二话不说强背司令员撤退。不料, 蔡会文一把他推开,低声命令道:“你快走,带同志们找周里,不要管我!”警卫员不听,依旧强拉蔡会文上背。


“我命令你,给我冲出去! ”蔡会文大声吼道,顺手一把狠推蒈卫员逛。


等张桂闪进了山林里,蔡会文紧皱双眉,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流下,艰难地翻过 身子,再次举枪向蜂拥而来的敌人射击。这时,他已是躺在了血泊之中,身中数弹, 周围的雪已被温热的血化开,潺潺的血水静静流淌着。

“同志们,一定要找到周里,好好革命啊。”蔡会文眼前开始模糊,意识却依旧坚 定。直到,最后的子弹耗尽,蔡会文也昏倒在血泊之中。

“嘿嘿,他就是蔡会文司令,那我的赏金……”叛徒陈钧亮狞笑着对敌营长说。


麻婆垅杂树丛生,缠绕山腰,那不足一尺宽的山道上,布满了野兽的足迹。匪 徒们弄来了一张竹椅,要把蔡会文抬回去向上司请功领赏。

“哈哈,这下可赚大了。”匪兵们个个打着自己的金算盘,猥琐地笑着,摇摇晃晃 抬着蔡会文回去了。此时雪花越下越大了,涩盖了来时的路,好像它想掩盖什么, 又想埋葬什么。

蔡会文中途苏醒过来,发觉自己在敌人的竹椅上,“不行,宁死不当叛徒。”蔡会 文顾不上一身伤痛,趁敌人不注意,从竹椅上滚了下来。


“你们这些匪徒,就知道鱼肉百姓、奸杀抢夺,没有人性……”蔡会文一边骂着, 一边挥舞苕拳头向最近的匪徒打过去。陈钧亮见状,连忙过来将他们拉开,还不屑 他讽刺箝蔡会文:“你个臭司令,牛什么牛,还不是败将。”

“陈钧亮,你背叛红军,怎么对得起你在家的老母和被白军杀害的妹妹,你怎么 对得起你在场坪起的®。”蔡会文义正词严地高声谴责道。


陈钧亮脸红一阵白一阵,恼羞成怒,从腰间摸出一把大马刀,残忍地砍向蔡司 令的脖子。瞬间,鲜血从他的喉咙喷薄而出,溅在靑竹椅上,也溅了叛徙一脸……

敌营长见陈钧亮一刀杀了蔡会文,气得大骂:“你妈的是想杀人灭口哇?我们 冒雪杀上山細,是为了抓几个死人么?”他越骂越气,不顾叛徒的惶恐哀求,拔出枪 来,朝莳陈钧亮就是一阵猛射,然后又一脚把他踢下了万丈深渊!

—无耻叛徒的下场,永远不如一条狗。


蔡会文司令员把自己短暂的一生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党,献给了人民。

—他是装着满肚子的草根树叶为革命战死的啊!


(口述:夏新文;地点:攸县史志局;整理:熊辉、肖发生、肖海艳)



上一篇:烧不毁的苏维埃

下一篇:永远的秘密-何新英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088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