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屋顶枪声

2019-05-26
26 2019-05

16:12

屋顶枪声


据说地球上每有一条生命消逝,天空便会有一颗流星陨落。傍晚 时分的空气显得格外凝重,伴随着那一声枪响,天空划落一颗闪亮的 星,照亮了所有人的眼。


在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时期,后勤储备显得尤为重要。没有粮 食,没有药品,没有弹药,一切无从谈起。作为安仁县粮草局的副书 记,唐机珍对自己的工作谨慎认真。为了确保一切粮草供应正常运 转,他每天都亲自监督接收和派发粮食,晚上在办公室把一天的账目 一笔一笔理淸才回家休息。


这天中午,唐机珍回到家吃饭,发现家里多了一位客人。妻子正 忙着准备午餐招待客人,家门口堆放着一些礼品,看上去价格不菲。 妻子见他回来,忙出来迎接,一边笑着一边跟他说:“村里胡三来家里 做客了,还提了一些礼品,说来家里串串门。”


唐机珍一下子紧张起来,心里犯了嘀咕:这胡三,平时跟他交往并 不深,而且早就听说他好像和白狗子走得比较近,难道……

胡三见唐机珍回来了,忙走过来握住他的手:“唐大哥,呵呵,真 是辛苦了,快进来休息休息,刚刚我和嫂子聊了会,呵呵,快进来。”

唐机珍微微点点头,进去了。两人坐在桌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着。唐机珍倒是想看看,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饭桌上,酒杯推盏间,胡三眼咕噜一转,问道:“大哥啊,咱现在粮草局有多少储备啊?”

唐机珍这下豁然幵朗,知道来者不善,果然是替白狗子来挖掘情报了。他干笑 两声,说:“怎么,对我们粮草那么关心?”

胡三打着圆场,笑道:“呵呵,这不是硝烟四起嘛,没有后勤保障哪能行,我也就 随便问问罢了。”

唐机珍答道:“还真是难为你了,这么关心战事。这储备有多少我也不是很淸 楚,反正绝对够用打到白狗子败退就是了。”

胡三脸色忽然变白,干笑了两声,没说话了。


吃完午饭,胡三告辞说家里还有事。唐机珍把他送到门口,把那些他提来的礼 品一股脑儿全部塞回到他手中,说道:“以后来家里玩可以,但是东西就不要送了, 大家乡里乡亲的。”

胡三尴尬地看着,两手提着大包小包,讪笑着走了。


一切都平静如水。和往常一样,唐机珍吃完晚饭,照例来到办公室准备淸点今 天的账目。正傍晚时分,夕阳还没落尽,有一支白狗子悄悄潜入粮草局,很快包抄 了周围,准备掏空储备。

唐机珍听见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些奇怪,走出门去想探个究竞,哪知一开 门,一把枪正对着自己脑门。他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今天要出事了,这时候大家 都在家里吃晚饭乘凉,有谁听得见这边的声音呢?


他用尽全身力气踹开挡在身前的人,转身一把夺过白狗子的枪,迅速扣动扳 机,一枪结束了白狗子的性命。其余白狗子听到枪声,纷纷赶过来支援。唐机珍和 他们展开了殊死搏斗,一个人顶十几个人,显然势单力薄,很快便败下阵来。白狗 子把他绑起来扔在一边,派两个人看守,其余人拿了他的钥匙,通通去仓库搬储备唐机珍眼看如此珍贵的战略储备一点儿一点儿被搬空,心里火烧火燎。他知 道自己落入白狗子手中无疑只有死路一条,他不停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慌张,越 危急的时候越要冷静。扭伤的脚踝更加疼痛,额头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悄悄从袖子里滑出一个打火机,开始烧绑着手的绳子,距他不远的地上有一 根长木棍,看守他的两个国民党士兵正在门口抽烟。绳子很快就烧断了,他缓缓挪 动,拿起了那根长木棍,一点儿一点儿靠近那两个看门狗。空气一瞬间凝固,他握 紧了手中的长棍,用尽全身力气劈下去,只听一声闷响,其中一个便倒下了,剩下的那个国民党兵赶紧大声呼叫外面的人,唐机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敌人,敌人 立刻瘫倒在了地上。他迅速夺过他们的枪,扫射听到动静准备冲进来的白狗子。 一拨白狗子倒下了,他趁间隙检奄了一下枪支的子弹,两把枪,还剩4发子弹,可是 第二拨白狗子又冲进来了,这下他反倒更加冷静了,因为他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 三发子弹出去,弹无虚发,一弹命中一个。外面的敌人见里面没了动静,又开始往 里冲,只见屋里已经不见人影。


镜头切换到屋顶。一个坚定而执著的身影高高站立在那里,面对夕阳,静默。


唐机珍静静地站在屋顶,这一刻,他没有退路。他想到了家中的妻儿,勤勤恳 恳的妻子跟着他没少受苦,他走了以后,家里一切都靠她一个人了。孩子还小,以 后的路还长,希望他将来能有出息,等到革命胜利了,一定要到坟前来告知一声,这 样死也就瞑目了。身后有白狗子靠近的声音,他知道,落入白狗子的手中只有死路 一条。但是他唐机珍宁死也不会让这帮土匪摧残的,奔赴死亡,他义无反顾;为了 革命,他宁死不屈!


白狗子一拨一拨爬上屋顶,步步逼近,唐机珍无路可退。他举起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正要靠近的白狗子一见情形不对,把他活捉回去,说不定还能挖出点什么信息 尼,他死了,回去怎么交代啊?领头的白狗子赶紧停下脚步,慌张地说:“别,別冲 动,有话好好说……”

唐机珍瞟了他们一眼,眼神中尽是藐视与不屑。比起受尽凌辱而死,他宁愿自杀。


领头的白狗子见他这样,大手一挥,后面的小兵就要冲上前强行拦下。


唐机珍手里举着的枪开始颤抖。里面还有一发子弹。

“砰!——,’

声音淸澈而空灵。

稻田里,是一望无际的嫩绿。远望天空,血染透了整个天幕。

唐机珍牺牲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誓死捍卫战略储备。那最后一发子弹,他留给 了自己。

屋顶的枪声,响彻云筲,也震惊了正在赶来支援的战士们……

 

(口述:阳启明;地点:安仁县史志办;整理:邱蔚祺、肖发生、肖海艳)

上一篇:神龟退敌兵

下一篇:北伐第一枪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