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姐妹智擒杀人魔

2019-05-26
26 2019-05

16:12

姐妹智擒杀人魔


距攸县草田30华里的村子里,有一个臭名远扬的杀人魔头,叫罗 根元。别看他长得瘦小,心眼儿坏着哩!他暗地里操控着当地的挨户 团、守望队、铲共义勇队等敌特组织。他对革命志士残暴至极,凡是落 在他手里的游击队战士都被施以酷刑,据说酷刑如“细火包”、“满身 刺”、“生割活剥”、“开膛破肚”等等,多达四十多种。

李发姑和李秋姑姐妹是攸县游击队队员,1936年来到第四区开 展新区工作。根据上级指示,工作的第一步就是——除掉罗根元。


一天傍晚,李发姑和秋姑换上漂亮的衣服,化妆成商人女儿的模 样,打扮一新,打着小花伞就下山了。

罗根元住在山脚下口子的一栋老房子里,她俩试探着走进去,只 见一个老太婆闲坐在堂屋里。

“老太太,给口水喝行吗?我们赶了一天路,实在渴得不行了。” 秋姑先客客气气开了口。

“院子里的水缸里有,自己舀吧。”老太太有些爱理不理,斜眼瞟 了她们一眼,打fi着她们,仍坐在原地不动。

“老太太,府上当家贵姓? ”趁秋姑上前喝水,李发姑小心翼翼地 问道。

“姓罗。”老太太依旧很冷淡。看来套近乎这一招是行不通的了,得另想高招。

等秋姑喝完水,李发姑站起来牵过她的手,说:“走吧,还布一段路要赶哑!”

话音刚落,只见秋姑皱着双眉说道:“哎哟,姐姐啊,看来这会儿逛不了了,我肚 子疼得厉害啊。”说着一边紧按着肚子,一边拽住发姑的手臂,一脸痛哿的样子。

李发姑只好装出无奈的样子,一脸不耐烦:“你啊,就是事多,一路上都让你给 耽搁了。好吧好吧,那就歇会儿吧,等好些了再走。”说完扶着秋姑坐下,眼咕噜一 转,寻思着怎么激起老太太的说话欲望。


“老太太,你们家有几口人啊?”

“除了我,还有一个儿子。”

“怎么就您一个人在家啊,他待会儿会回来吗?”

“说不准!——你们姐妹俩是从哪里来的? ”老太太突然机瞥地问。

“我是官田‘陈盛记’的女儿,这是我表妹,今天一路去走亲戚。”李发姑不紧不 慢地答道。陈盛记是攸县东乡有名的商号。出发前她们详细打听过陈家的资料, 以免暴露身份。 '

“哎哟!哎哟!”秋姑脸色一下子变白了,从椅子上滑落下来,倒在地板上,不停 地呻吟着。李发姑把她扶到凳子上,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如果实在不行,就向老 太太求个情,看能否借宿一晚,明天再走。”

老太婆急了,忙摆手:“不行不行,你们到别处想办法吧,我家从来不住外人的。“


李发姑装作没听见,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光洋,塞给老太太:说:“您行行好,给我 们弄点吃的吧。小妹可能是饿得胃痛了,早上就没吃什么东西。”

老太太看她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只好收下光洋,说道:“好吧,但是你吃完赶 紧走啊,我这是为你们好啊,信不信由你们。”

李发姑和秋姑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为什么啊?”


“不瞒你们说,上个月外地来了一个男子汉,也在这里过宿。不知怎么回事,趁他熟睡之巵,我那儿子一枪把他打死了。前几天,一个妇女也在这里借宿,我儿子 从她身上搜出一张什么条子,说她是土匪婆,不容分说就用刀宰了……”


老太太的话看来是不会有假的,她也不希望看到有人再死于罗根元的屠刀之下,可是她哪知道她们姐妹俩正是为擒魔而来的!李发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没吭声。

就在这时,推门进来一个人,三十出头,黑胸膛,矮个儿,打扮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要不是老太太亊先打了招呼,寘看不出他就是那个杀人魔头罗根元。


他一进门,老太太就抢先说:“这是官田陈家的两个闺女,走亲戚路过,小姑娘 实在肚子疼没办法,想在俺们家住一夜,明天再走,你看如何?”

罗根元没有说什么,一屁股坐在桌子边的一条板凳上,用手解开上衣纽扣,故 意露出了腰间那两把乌黑发亮的短枪。老太太连忙端来一壶酒,一只清蒸大母鸡。 他喝下一 口酒,撕下了一只肥肥的鸡腿。


秋姑借口上厕所,把放在大门外的雨伞带进来一把,让隐蔽在附近的游击队明白:目标在屋子里,活捉罗根元的时机已到。

罗根元大口大口哨着鸡腿,满嘴流油。他一边吃一边直冲着李发姑和秋姑说: “真神面前烧不了假香,好汉眼里容不得沙子,在姓罗的头顶上的麻雀,没有一只能 飞过去的。”

姐妹俩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朗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手心都不自觉沁出了汗。 罗根元又说:“说吧,你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老实点还能活命。”

“官田陈家的,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李发姑先回答。

“不用你说。”他走过来拍了拍秋姑的肩膀,“还是你这个肚子痛的先说吧!”

“我身上只有五块光洋,你要的话就全拿去吧。”秋姑装作被吓着了,哭丧着脸。 罗根元突然间脸一沉,露出了土匪的狰狞面目。他一边说一边步步逼近:“俺 罗根元好说话,可我这两个家伙不饶人!”说着拍了拍腰间的驳壳枪,“真他妈的到 底是受过训的,装得真像,快说,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就在这时,突然门外有人影闪动。狡猾的罗根元放下酒杯,吹灭了煤油灯,一 脚蹬翻了桌子,然后伸手去掏枪。

说时迟,那时快,李发姑和秋姑$约而同,一左一右,紧紧地把他按倒在桌上。 这时湘赣游击队第二大队长罗维道已经站在了她们面前,用短枪顶着罗根元的脑 门:“不许动!我们是红军游击队。”

罗根元吓得额头直冒冷汗,只好乖乖束手就擒。

李发姑和秋姑勇斗当地恶_的故事成为当地一美谈,她们的勇敢智慧和献身 革命的精神更是广为传颂。


(口述:夏新文;地点:攸县史志局;整理:邱蔚褀、肖发生、肖海艳)


上一篇:假长工真革命

下一篇:神龟退敌兵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415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