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在烈火中永生

2019-05-26
26 2019-05

16:05

在烈火中永生


中国的革命烈士成千上万,他们为了新中国的建立,为了挽救被压迫的民众,勇往直前,甚至不惜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在攸县,余来、谭志道、刘谭染就是他们中独特的一群。


那是在1927年6月初,余来、谭志道、刘谭豪三人一起来到攸县,组织群众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沉重打击了土豪劣绅。这引起了白狗子的极端仇恨,他们一面加紧对共产党实施血腥的屠杀政策,一面大举抓捕革命群众。因叛徒傅继七告密,余来、谭志道、刘谭豪三人于1927年6月16日同吋被国民党湘东司令部抓捕了。


6月17日,攸县代理县长余真得知三人被捕后,欣喜若狂,亲自设立法案,妄图打压革命者的气势,杀一儆百。


他露出狰狞的面目,凶祌恶煞地看着他们三人,咬牙切齿地讥笑余来:“上个月你要杀我,料想不到今日我要杀你!


余来昂首挺胸,大声怒斥余真:“革命者的头是杀不尽的,我为攸县三十万民众的利益而死,虽死犹荣,像你这样的苟延残喘,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衣冠禽兽……要杀要剐,随你便! ”说完就猛地将法案一脚踢倒。


余真一个手势,两个刽子手把他拖到一旁,紧接着那俩刽子手就拿着鞭子幵始狠狠地抽打余来。


余真在一旁吼道:“快说,你们还荷哪些同党?他们现在身在何处?念你还逛条汉子,你说了之后,我就放了你。”


余来大笑起来,说道:“你这狗贼,就算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吧。”


余真气得冒火,叫人继续打。不一会儿,余来就被打得皮开肉绽,聚厥过去。可是刽子手还是不肯放过他,一盆辣椒水泼在了余来脸上。叛徙傅继七拽着余来的头发继续吼道:“快说!”

“呸!”余来扭过头去,还是什么都不肯说。


傅继七擦干脸上的口水,谄媚地对余真说:“你看他敬酒不吃吃罚酒,长官,让我来整死他。”

余来的气势把余真吓倒了,余真只得气冲冲地叫刽子手扶起法案,继续审问地政委员刘谭豪。余真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捉胞兄,斗叔公,打土楽,就是为了当个县农协主任吗?”

“否,那是卑鄙小人的推测!”刘谭豪威武不屈地驳斥道。

“那是为什么?”

“我是为受苦的穷人办事! ”刘谭豪自豪地说道,并白了余真一眼,转过头去。

“现在你们被我们捉拿了,该怎么办? ”余真奸笑着说。

“要杀要剐由你!”


同样地他也被抓到一旁,被刽子手一阵残酷暴打。更残酷的是,刽子手还用火钳在他身上烙下印记。忍着剧痛的刘谭豪,没有喊痛,只是一个劲地大骂刽子手:
“老子可不是豆腐做的,你们就这点能耐吗?有什么更残酷的尽管给老子拿来,老子可不怕你们!”


看到他们一个个嘴那么硬,又没套出任何情报,还和自己结下很深的仇恨,余真只得草率收场,结束了审判。他知道谭志道同样是一个强韧不屈的人,审问他也是自讨没趣。于是,刽子手决定将他们杀害。


1927年6月27日,这天晚上,天空一片漆黑,没有一丝月光,也没有一颗星星出来给他们送行。余来、谭志道、刘谭豪被押往刑场,他们的手脚被镣铐锁住,衣衫早已被血迹染得鲜红,但是他们还是从容不迫地大步向前走去。


在行刑前他们强烈要求刽子手点亮火把,不希望自己在黑灯瞎火中死去。他们三人的目光一致投向火把,仿佛看到了红旗在前方高高地飘扬着,工人、农民一起参加革命,打倒了土豪劣绅,打倒了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解救了人民,民众扭着秧歌,夹道欢迎,锣鼓声、鞭炮声夹杂着,形成了一首交响乐,人民高喊:“共 产党万岁!”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齐声呼喊:

“打倒土豪劣绅!”

“中国共产党万岁!”

他们声音洪亮,撼动山河,连行刑的士兵都为之震撼,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

铁窗内很多被关押的政治犯都从窗口往外看,共同髙呼。


三位革命战士在微笑中就义于攸县县城城南门外沙洲。


当天夜里,叛徒傅继七在家里自得地喝着老酒,突然嘴里冒出了鲜血!是的, 他的耳朵仿佛听见了一声枪响;他瞪大了眼睛,还没回过神来,就倒在桌上扑腾着 见阎王去了。

他的门上,贴着共产党除奸队的布告。


(口述:夏文生、尹润阳;地点:攸县史志局;整理:张丽、肖海艳、肖发生)

上一篇:肝肠寸断思夫君

下一篇:满门英烈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875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