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画画巧脱身

2019-05-26
26 2019-05

16:06

画画巧脱身


这天阳光明媚,醴陵县城的大街上熙熙攘攘,很是热闹。赶集的 农民在叫卖着他们的农副产品,炎炎烈日丝毫不能减退他们心中的那 份热情与激情。无聊的人在街上无聊地闲逛着,忙碌的人在辛勤地忙碌着。


唐天际就是其中“忙碌的人”之一,这段时间他经常在醴陵县城 里活动。这天,唐天际从大清早进城一直忙到中午,但他并不觉得累。 下午他又和一位同志在一家露天的茶馆悄悄地攀谈着,出于警惕,他 时不时抬头看下周围。


果真,有群穿着灰长袍、带着黑帽子的特务鬼鬼祟祟地看着唐天 际这边。他察觉到后,便大声说:“下雨啦,我们该走啦。”

随即他放了块大洋在桌子上,和那位同志起身,准备分头离开。


那群特务见他们起身要走,就大喊:“站住! ”

唐天际和那同志并没有回头,那群特务追了上来,追得很紧,接连 几个拐弯口,唐天际都没能甩掉他们。当追到一条长弄堂的时候,他 们开枪了,连开了五六枪,幸亏唐天际身手敏捷,才没中弹,但情况仍 不容乐观。


突然他看见前面又有个岔口,他一个箭步跑了过去。到了岔口, 他看见有户人家,几个画师在大厅画着佛像,其中有幅佛像画就差脸 部空在那里。他灵机一动,心想:“真是天助我也,画画可是我小时候的绝活。”

他气喘吁吁地跑了进去,找了件脏衣服便换上,顺便往脸上抹了点墨,迅速锁 定下来后,便开始在那专心致志地画画。


画师们看到唐天际身材魁梧,一副器宇轩昂的样子,猜到他亦非常人,可能是 遭到特务的追捕了;他们也明白了该怎么做,转过身又继续若无其:事地_箝刚。

不一会儿,那群特务便追到了岔口,他们见另一条路没人,转过掛矜见冇几个 人在一户人家里画着画。特务走进去,便用枪指着他们大声嚷嚷:“你们刚才猾见 有个人从门口跑进来没有?要是敢撒谎,老子一枪崩了你们! ”


画师们也很痛恨这些平吋仗势欺人、盘肉乡里的狗特务,但此吋并不敢显露出 来,他们便一个个憨笑着说:“没,没有看见,老总,我们一直在这画着_呢。”

说完,画师们又转过身去继续画画了。此时,特务头子朝着其中一位画师走了 过去,而那画师正是唐天际。周围的画师瞥见后,心里很紧张。庙天际隐约听见脚 步声似乎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内心也开始紧张起来,但他还是强作锁定,继续“悠 闲”地画着画,壁上佛像画也只差眼睛部分了。脚步声停了,就在他身后。周围的 画师看到特务头子在看唐天际的両,不禁暗自松了 口气。

但唐天际并不知道此刻身后的情况,是一支手枪指稭他后脑勺或者是其他的 什么,他内心在想:“要是被认出来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可不能连累这些无辜的老 乡。”虽然想着这些,但唐天际仍旧在画着。


那特务头子一直在后面看着那幅佛像画,他越猾越不对劲,觉得那画上的佛像 似乎在用一种“凶神恶煞”的眼神看着他,他不禁打了个冷颤。起初他以为只逛幻 觉,便揉了揉眼晴,再看还是一样;但他的身上开始不断柯冷汗,害怕起来,心虚起 来,可能亏心事做太多了。他想挣脱那佛像眼神,于是他战战兢兢地跪了下来,对 着那幅佛像说:“打扰您了,大仙,是小的错,是小的们的错,我们不该来这打扰您。”


几个手下都在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跟着特务头子狼狈地逃了出去。

唐天际如释重负,一块悬在他心中的巨石终于落了地。此时,他也露出了笑 容,既笑自己以前学的画画,现在居然派上了大用场,而且还救了自己一命,也在笑 那些狗特务们的愚繇。

唐天际走了出来,外面太阳依旧明媚,高高地悬在空中。


(口述:唐厌民;地点:湖南省安仁县华王乡;整理•.付志萊、肖海艳、肖发生)


上一篇:神奇的陈梅连

下一篇:不朽的忠魂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