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奇怪的鹿声

2019-05-26
26 2019-05

16:07

奇怪的鹿声


在安仁县福星村,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时常可以听到山鹿凄厉的叫喊声响彻山谷,让人感觉非常奇怪。

这个故事还得从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说起。


1930年的一天一大早,白匪就得到了叛徒的情报一有人自称知道游击队长陈梅连的下落,并愿意亲自带路去捉牮陈梅连。白匪甚是高兴,终于能够一解心头之恨了!

那天早晨,陈梅连在山间悠闲地逛着,欣赏山间早晨美丽的景色, 但威胁正在一步一步地向他靠近……


陈梅连环视四周,看到了平时放哨的苟子,想要跟他打招呼。但 再仔细看了看,陈梅连感觉事情有点蹊跷,苟子后面怎么跟着一大帮 白匪?

陈梅连迅速地反应过来了,像箭似的,向着不远处的山洞飞奔而 去。他屏住呼吸,把耳朵靠在洞的岩壁上,静静地听着外而的动静。

白匪们赶到陈梅连住的小茅屋前,仔细找过四周后都没发现陈梅 连的踪影。白匪头子凶神恶煞地说:“你他妈的,不是说知道陈梅连 在哪吗?现在人呢?你骗老子呀。”

“长官,真的是这里,我哪里敢骗您啊。”叛徒苟子半弯着腰,一副 哈巴狗的神态说道。


白匪头子趾高气扬地说:“贤你也不敢,就筲挖地三尺也要把陈梅连给老子找 出来!”

话音刚落,那些白匪们就开始在山间认真地搜奄起来了。

不久,白匪们把目光锁定在一个幽深的山洞上。甶匪们都站在山洞口,迟迟不 敢进去……

“ 你给老子进去看藉!”头子指着苟子呵斥道。

“我……我……”苟子身子濒抖蒞,踉踉跄跄地向着山洞里逛去。


陈梅连听到外面的动静,明白敌人来势汹汹,他屏住呼吸,做好准备与敌人拼 死抵抗。

苟子刚要踏进山洞里,突然,一只野猫从山洞里“喵”的一声扑在苟子脸上,在 他脸上划了几道。苟子一边疼得直咬牙,一边脚直打哆嗦。

苟子飞速地跑回来报道:“长官,洞里没有什么,就是一些野猫。”他说着还摸着 自己受伤的脸,一脸无奈。


白匪没有太在意,开始在別的地方找了起来。陈梅连听着动静越来越小了,悬 着的心放了下来,但他还是保持翁替偈……

过了整整一上午,白匪仍在山间穿梭着,寻找着。白匪们个个筋疲力尽,像霜 打的茄子,有气无力,都想回去美餐一顿。

这时,一只肥肥的山鹿出现在那群如饥似渴的“饿狼”们面前。“饿狼”们脑中 闪现出红烧鹿肉,他们纷纷咽了咽口水。

山鹿在山间穿梭翁•,白匪们紧紧跟着,他们怎么会放过这难得的大餐呢?


不久,山鹿出现在刚刚那个山洞前,白匪们紧随着。陈梅连听到外而的动静又 大了,刚刚悬下的心又紧张起来,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但是他尽盘让自己保持 沉着冷静。

山鹿跑进山洞,在洞里来回走动。陈梅连仔细听敌人动静,一不小心被山鹿的 角扣住了衣服。陈梅连使劲拉扯衣服,想要挣脱,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无可奈 何。

这时,白匪追赶山鹿来到洞里,看见被山鹿扣住衣服的陈梅连。白匪头子大笑 道:“哈哈,这是天助我也啊!我看你陈梅连有什么能耐?来人,绑起来!”

“老子虽然被你们抓住,但是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什么!”陈梅连一脸坚定地说。

“早就听闻你骨头硬,我今天倒要看看是你骨头硬,还是我的鞭子硬! ”白匪头 子阴笑地说道。


小喽啰们卷起衣袖,使尽全#力气鞭打着陈梅连。他们个个咬牙切齿,一脸的 恶,你抽一顿我抽一顿……

由匪们打累了,停了下来。可是,他们还是不罢休,找来铁丝穿过陈梅连的双 肩。悬吊在树的半空中,用鞭子往陈梅连身上抽打。

不一会儿,只见陈梅连嘴角上,胳膊上,头上血流不止,身上也被打得皮开肉 绽。但陈梅连紧紧地咬着牙,那双眼暗还是狠狠地瞪着卩-丨匪们,口中还在嘀咕苻。

白匪头子走进陈梅连,把耳朵凑近,仔细听着他在嘀咕什么。


“你们别得意,成功是屈于我们的!牺牲我一个,还苻后来人。”陈梅连凭借M 后一口气坚定地说着。

打了整整一个下午,太阳快落山了,而陈梅连早已被内匪狠狠地打死了。由匪 们什么也没得到,只得沮丧地回去了。

夕阳照在山间,一片红彤彤的,每个角落都是鲜红的,仿佛那是陈梅连的鲜血 洒满了整座山。


这时,那只肥肥的山鹿出现了,它在陈梅连四周走来定去。突然,山鹿流下了 眼泪,发出了壤厉的哚叫声,仿佛在后悔。那叫声久久没有停下来,响彻整个山谷, 那是为革命英烈在哭泣、在号叫。叫声响了很久,只见山鹿站在山崖边,回头朝陈 梅连深情地望了望,再看了看四周,纵身而下。山鹿在半空中还祚嘶吼避。

不久,当地的百姓来了,他们找到那山鹿,把它和陈梅连烈士埋葬在一起。

也是从那时起,福星村就会响起奇怪的山鹿嘶叫声。


(口述:杜洪香;地点:安仁县羊垴乡福星村;整理:尧雨晴、肖海艳、肖发生)


上一篇:大脚丫帮大忙

下一篇:三枪打攸县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