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135. 饱经风霜的老人去了--贺子珍

135. 饱经风霜的老人去了--贺子珍

2019-06-02
02 2019-06

09:48

135. 饱经风霜的老人去了--贺子珍


时光飞逝。1984年4月初,贺子珍就断断续续出现体温升髙的现象, 到了中旬,突然变成髙烧,而且便血,结果,又住进了华东医院。在医院,医 生们用很多药都没能把体温降下来。


4月15日,孔令华正在辅导孩子们写作业,突然,电话急剧地响了,孔 令华一接电话,原来是中办来了个电话,说:贺子珍病重,已经准备好去上 海的飞机票,请李敏全家马上到上海去。

李敏听到这消息,知道母亲的病情已是十分严重了,马上对丈夫说: “母亲病重了,我们马上去上海!”


孔令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这时接他们去机场的汽车已经来了。 孔令华搀扶着李敏上了汽车。


李敏早几年就患了心脏病和淋巴结肿大,此时也正在病中,听到妈妈 病重的消息更是紧张,上了飞机,心仍咚咚咚地跳着,脸色苍白,她为了减轻心中的痛苦,用手捂住胸口,竭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孔令华马上给她服了治心脏病的药,安慰她不要过于担心,女儿东梅僙琪地说:“我姥姥会好起来的。”


飞机到达上海后,一部小汽车已经等候在机场,他们被直接送到了华东医院。


李敏来不及听医生介绍母亲的病情,直奔病床前。这时,贺子珍呼吸急促,两颊通红,消瘦憔悴,非常虛弱,眼晴微微闭着。


李敏俯下身子,刚想叫声“妈妈”时,贺子珍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女儿和孩子们都来了时,脸上的肌肉动了一下,似乎在微笑。她的嘴唇动了一下,似乎在说:“你们来了。”李敏俯身靠近母亲,轻轻地说:“妈妈,你好吗?我们看您来了。”


贺子珍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声音,她看着女儿深深地点了点头。她嘴唇动了几下,还用眼睛示意:站在李敏身旁的医生,就是为她看病的医生。贺子珍自从偏瘫后,说话就不太清楚,现在在高烧中,没有力气,说话更轻。李敏听不清楚妈妈说什么,但她明白她的意思,这是母亲在向她介绍给自己治病的医生,告诉她:自己生病住院了,医生们在照顾。李敏向医生说了声“谢谢”后,问母亲:“妈妈,您哪里不舒服?”“我肚子痛。”贺子珍的神智非常清楚,只是衰弱得很。


这时,贺敏学一家也从福建赶到了。他们接到居住在上海的女儿贺小平打来的电话,知道贺子珍病重,怕有什么不测,也马上赶来。贺敏学一来,听说贺子珍高烧不退,立即建议服用安宫牛黄丸,这是危重病人退烧的良药。贺子珍服了药后,体温降下来了, 并沉沉地睡着了。李敏这才放下心来,离开病房让母亲休息。

在以后两天,贺敏学一家和李敏一家天天去看望贺子珍。


贺子珍退烧后,神智清楚了,她看着身边的亲人说:“你们是不是怕我 不行了,都来了。”她还让护士给外孙女儿东梅弄点好吃的。大家一颗心放 了下来,以为病情好转了,谁知这是回光返照。18日晚上,贺子珍的病情突 然加重,体温两次升高,人又陷入昏迷的状态。医生们进行紧急抢救,李 敏、孔令华等人通宵守候在外间。到19日下午,贺子珍的心脏跳动越来越 微弱,心电图再也没有显示了。


贺子珍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终于去了,享年75岁。

上一篇:134.坐着轮椅到毛主席纪念堂--贺子珍

下一篇:136.不同寻常的遗体告别仪式--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131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