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124.你爸爸同意,我也同意--贺子珍

124.你爸爸同意,我也同意--贺子珍

2019-05-27
27 2019-05

11:29

124.你爸爸同意,我也同意--贺子珍


这时,李敏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读书。早在上一年年底,李敏生病住进了北京医院,毛泽东的医生王鹤滨大夫去医院探视。忽然,李敏拦住了他:“你看这个!”


李敏把手中收到的男同学的一封信,伸到王大夫眼皮底下。


王鹤滨明白了,这是男孩子给李敏的情书。

“你喜欢他吗?”

“这怎么说呀。”她扭怩着说。

“你们的年龄都还小。如果你喜欢他,可以相互通通信,了解了解。”王鹤滨像长者一样告诉李敏。

“怎么回信呀? ”她红着脸请教王大夫,两只手不停地抚摸着双膝。 “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回吧。”

在王鹤滨帮助下,她写下了第一封回信。


李敏的这位意中人就是后来成为她丈夫的孔令华。


两人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李敏觉得该向父亲禀告了,征求他的意见。 “小孔的父亲是哪个呢?在哪里工作呢? ”李敏讲完孔令华的情况后, 毛泽东问。


“这……我没问。他也没有说过。”


李敏爱的是孔令华这个人,他的家人是谁、做什么工作,她都没去想 过。他们平时无话不说,却从未打听过家里的这些情况。


“家长干什么你都不知道,怎么跟他交朋友呢? ”站在父亲的立场,毛泽东考虑得更多一些。

“我是跟他交朋友,打听家长干吗呢? ”李敏大惑不解。

“还是要问一问。了解了解情况嘛! ”毛泽东不希望女儿马虎。


李敏一向非常尊重父亲的意见,等再次与孔令华见而的时候,就把父亲的意思跟孔令华说了。他听后乐了,李敏也乐了。然后,孔令华就把情况都跟李敏说了。


回到家里,李敏告诉毛泽东:

“爸爸,我知道了,小孔的父亲是孔从洲。”

“噢,我熟悉,熟悉。”毛泽东听了连连说,没再问下去。

“那您……您同意吗? ”李敏心情忐忑,怯怯问道。

“好,好。”毛泽东点头,欣悦写在脸上。


初夏的微风和煦宜人,柳枝像孩童荡秋千般轻悠地摆莳,满眼的月季,黄的、红的、橙的、淡胭脂的,芬芳吐艳,娇嫩欲滴。


这天,李敏第一次把孔令华领到家里见父亲。

见他们来了,毛泽东放下手里的书,让他们坐到舟边。孔令华初次来见毛泽东,端端正正地坐着。


像所有爱女儿的父母一样,毛泽东上下端详着孔令华,仿佛要审度女儿的终身幸福是否可托付给这年轻人。生性坦诚的孔令华本来就有点紧张,经不住毛泽东这么看,不自觉地挺直脊背,额头稍稍渗出汗来了。


一会儿,毛泽东的目光转到李敏这儿,李敏也正好朝他看,目光相视, 父女俩同时默契地笑意盎然。娇娇知道父亲的意思了!父亲对孔令华挺满意,他漂亮的娇娃,给他找了个用功好学、英俊魁梧的未来女婿。“考试”完 满结束,李敏人生的这道重大课题,获得通过。


1958年7月,李敏高中毕业准备升人大学的考试。孔令华为帮助她复习功课,住进了中南海毛泽东的书房。毛泽东特别关照他们:要劳逸结合, 不可为了升学而搞垮身体。

升学考试过后,毛泽东提醒女儿:

“你们的事,是个大事,我同意了,还要征得你妈妈的同意。如果你妈妈没愈见,你就跟小孔去见他的父母。俗话说,丑媳妇也要见公婆哩!我的娇娃不丑,更要见公婆。”


其实,寒假到上海看贺子珍时,李敏就把这事跟母亲讲了。贺子珍说: “你要跟爸爸商量,他同意,我也同意。”回到北京后,李敏也没立即把母亲的意思跟父亲说。

遵从父命。李敏和孔令华来到南昌,去见居住在此的贺子珍。他们原原本本地把父亲的话转告母亲。贺子珍还是那句话:

“你爸爸同意,我也同意。”


离开贺子珍后,他们又乘火车来到沈阳。


孔令华的父亲、李敏未来的公公原在杨虎城将军的部队,西安事变时任十七路军警备二旅旅长,兼西安城防司令。现在解放军沈阳高级炮校任校长。李敏这是第一次拜见孔令华的父母,第一次认孔家的门。两位老人像待亲女儿一样疼她、关心她。能让老人们满意、放心,李敏和孔令华也就开心了。


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时髦浪漫,他们两个相爱的人,在征得双方父母同意后,决定结婚了。

上一篇:123.我好悔--贺子珍

下一篇:125.曾志说我去看望了你的一个老相识--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715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