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123.我好悔--贺子珍

123.我好悔--贺子珍

2019-05-27
27 2019-05

11:28

123.我好悔--贺子珍


1958年夏天,贺子珍来到了南昌。江西省委安排她住在洪都宾馆。 不久,贺子珍提出要在江西南昌住下来。江西是她的故乡,这里的一切她那么地熟悉,又那么地留念。特别是江西省的现任领导,杨尚奎、邵式平、方志纯都是江西人,方志纯又是她苏联的同班同学,朱旦华原来是毛泽民的妻子,副书记刘俊秀还是永新的老乡,这一切使贺子珍感到非常亲切。江西省委将贺子珍的意见转呈给中央,经同意后,1958年秋在江西省委大院附近,为贺子珍安排了一处二层楼房的小院,即南昌三纬路20号。


方志纯对贺子珍的生活考虑得很周到,给她分配了一个年轻女孩子卢泮云做身边护士。


卢泮云1958年8月刚从江西省卫校毕业,分配到江西省人民医院仅十几天,因“另有工作任务”来到江西省卫生厅人事处,通过人事处又到江西省委组织部,最后被带到副省长方志纯家里。方志纯一见卢泮云,亲热地问长问短,像自家人一样介绍朱旦华和刚从学校放学归来的一对儿女。 最后他说道:“毛主席原来的夫人贺子珍,组织上安排你去照顾她,她身体和精神不太好,不喜欢不熟悉的人在身边。你以后去照顾贺子珍,好不好?”


方志纯看见卢泮云认真地点着头,又继续说道:“你在贺子珍跟前就说是我弋阳的姨侄女,不知道的不要多问,也不要对外乱讲。”


年轻的卢泮云有着胖胖的一张笑脸,对组织的信任既兴奋又紧张。


当天方志纯带着卢泮云来到洪都宾馆贺子珍住的房间,笑着说:“这次我把弋阳老家的表侄女送来照顾您,好不好?”

贺子珍一把拉着卢泮云的手问:“你多大了?家里有哪些人?”

卢泮云是万载人,和弋阳口音区别不大,贺子珍信以为真,当晚就高兴地要卢泮云和她一起睡在宾馆的“弹簧床”上。


第二天,方志纯和贺子珍还有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三纬路的小 院。这里很幽静,几棵高大的梧桐将庭院遮掩得疏落有致,庭院中央一座 二层楼的别墅虽然陈旧,却整理得洁净。贺子珍一眼就看上了这所房子。 几天后,贺子珍就和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在三纬路20号安居下来。


在贺子珍的工作人员中,除新来乍到的卢泮云外,还有上海来的医护人员查元清、专门做饭的50多岁的“江西妈妈”,专门看门的赵伯。江西妈妈和赵伯都是贺子珍从永新老家带出来的,由公家付给工资;还有一位是由江西省委组织部分派的秘书,叫刘洪经,30多岁,他不住在三纬路庭院, 但经常来,担任贺子珍的秘书工作,他只向江西省主要领导同志汇报,对江西省委组织部部长都保密。


三纬路小院,据说是解放前国民党旧省长熊式辉的房子,虽有10间房间,贺子珍还是要求卢泮云和她住在一间房子里,在房里铺了两张小床。


晚上贺子珍睡眠不好,常常半夜坐起来对卢泮云说,房上有坏人要害她, 有时要半夜起来打“壁虎”。卢泮云是个性格很好的姑娘,总是揉着睡眼劝慰“贺妈妈”。贺子珍比较清瘦,喜欢穿列宁装,穿戴很整洁,每天都是卢泮云帮她梳头,两条短辫用黑卡卡在脑后。贺子珍细眉长眼,嘴唇薄薄的小小的,给人一种忧郁的古朴的美。贺子珍不爱说话,在院里喂了一条小狗, 有什么都先让小狗吃,没事自己才吃。


贺子珍住的小院离方志纯家不远,大概有10分钟的路程。她经常到方志纯家里来。来时静静地坐着,女公务员给她倒的茶,她从来不喝。碰见吃晚饭,朱旦华和方志纯邀请她一起吃,有时她摇摇头,表示她吃过了,有时她点点头。当她留下来吃饭时,朱旦华总是吩咐保姆再专门为她炒一个菜,可菜端上来,她开始时总是不去夹它。为了客气,朱旦华和方志纯总是先敬她,她坚决不吃,这盘菜别人动了筷子后,她才吃。开始朱旦华不知道,怪她太客气了。她望着朱旦华,认真地说,有人要害她,她恐怕菜中有毒,别人吃过后,她就放心了。


唉,茶水也是这样,贺子珍喝朱旦华喝过的茶,为她专门泡的新茶她从来不喝。贺子珍比朱旦华大两岁,参加革命也比朱旦华早,对她的这种 “臆想”习惯,朱旦华不知道怎么办好,往往迁就她。她一来,总是新泡两杯茶,一杯喝了一口后,递给她。方志纯比贺子珍大4岁,认识她早一些,说话也直,总是劝说贺子珍,不会有人害她,江西上上下下对革命老同志都是很敬重的,什么事情都要看得幵。方志纯说话,贺子珍总是望着他,认真地点头。可下一次再来,还是原先那个样子。贺子珍是一个很讲旧情的人, 方志纯有些话说得很直,她心里明白他劝说她的好意,虽不能改,但一点也不计较,还是照样来方家坐坐。


这时候,朱旦华在江西省妇联工作,一天到晚忙不完。贺子珍因身体方面的原因,江西省妇联没有叫她和大家一起忙。有一次,江西省有关部门利用星期天举办一次工业展览,朱旦华特地邀上贺子珍两人专程前去参观。门口是开国领袖毛泽东的一座立像,挥举巨手。贺子珍一下子站在那立像前,呆住了,泪水像一粒粒珍珠滚落下来。她痴痴地望着,一动也不动。


朱旦华心酸地站在旁边,不知道怎么劝才好,内心里责怪自己,应该先来看一下,注意有没有触动贺子珍那根筋的东西。


看到贺子珍这副模样,朱旦华轻轻地走上前扶着她的肩,说:“子珍, 我们进去看展览。”


“不。我就在这里看。”贺子珍还是呆呆地注视着毛泽东的立像。好半天,好半天,才轻轻地说出三个字:“我好悔!”


结果,朱旦华劝了好久好久才劝动她离开。回来的路上,两人的心都沉甸甸的。


在那样一个激情澎湃的时代,毛泽东的画像出现的场合比较多,贺子珍一遇到就伤感,长期下去身体和头脑只会越来越差。这件事后,朱旦华再也不敢轻易陪同贺子珍在南昌各处参观了。


上一篇:122.从收音机一夜没关,贺子珍从此病了--贺子珍

下一篇:124.你爸爸同意,我也同意--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2.538384 Second.